首頁 > 搜索 > 錯愛拍攝地點

錯愛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30 17:51:01

「她偷走過我們的心,偷走過我們的精神,還偷走過我們的腹部贅肉。」 性感女神、反戰人士、健美皇后…… 簡・方達的人生何其精彩!兩屆奧斯卡影后榮銜足以擔當起「唯一兩個真正會演戲的美國女演員之一(和伊麗莎白・泰勒齊名)」的讚許;身為「健美操皇后」,她對全球女性在健康方面的影響同樣無人能出其右;她一度是全美公敵「河內簡」;她還擁有三段引人注目的婚姻:第一任丈夫、放浪的法國導演羅傑・瓦迪姆以一部《太空英雌芭芭麗娜》將她改造成了全球性感女神,第二任丈夫、美國激進派政治人物湯姆・海登使她成為自由主義的犧牲品,與CNN 創始人、億萬富翁泰德・特納的一段情更讓她時時牽引媒體的目光。 在剛剛出版的自傳《迄今的生活》中,簡・方達披露了自己與這3個男人之間最隱私的生活,既講述了他們的愛情、友誼,也沒迴避感情的破裂和自己內心的屈辱。尤其是與羅傑・瓦迪姆的一段情,讓她受傷最深,她回憶說:″為了能與羅傑在一起,我就要讓其他女人和我們同床。這種做法似乎駭人聽聞,但是我設法說服自己這是對的,並且努力這麼做,哪怕自己心痛欲裂。″ 當時擔任《太空英雌芭芭麗娜》攝影師的大衛・胡恩記錄下該片拍攝前後,方達與瓦迪姆工作、生活時的故事和片斷,目睹了方達的幸福和痛苦。 假如不曾遇到他…… 如果不是神魂顛倒地迷上了羅傑・瓦迪姆,簡・方達還會擁有如此獨特的人生嗎? 1963年,簡・方達邂逅瓦迪姆,當時她是循規蹈矩的美國女演員,後者則是聲名狼藉的法國導演,前任妻子正是法國「性感小貓」碧姬・芭鐸。瓦迪姆蔑視社會道德,到處和女人睡覺,更喜歡讓女演員光著身子在電影里走來走去。他也是激進的左翼分子,對越南戰爭發出的種種抨擊足以讓美國政客恨之入骨。 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沒掉進瓦迪姆的軌道,簡・方達燦爛的演藝生涯不會用寬衣解帶來點綴,甚至還可能避開「河內簡」的噩夢,直接成就「健美操皇后」的輝煌。 但這個世界沒有假如,也正因為如此,才造就了今天獨一無二的簡・方達。 他是她真正愛的第一個男人 來自威爾士的攝影師大衛・胡恩記錄了方達與瓦迪姆這段婚姻的部分片斷。1967年的一天,胡恩接到一個電話,正在義大利拍攝的科幻電影《太空英雌芭芭麗娜》?穴Barbarella?雪需要攝影師:「他們(原來的攝影師)和簡相處得不太好,」現年70歲的胡恩回憶說,「他們問我是否願意到羅馬和她一起工作,我答應了。幸運的是,我們很合得來,和瓦迪姆也是,我們一起度過了9個月的時間。」 胡恩拍下了方達身穿種種「太空專家」性感服裝的鏡頭。他認為,27歲的方達和她39歲的導演丈夫瓦迪姆值得信賴,而且很慷慨,「電影拍攝過程中,我的攝影器材被偷了,他們甚至沒說什麼,就給我買了全新的,那可不便宜。」 與此同時,胡恩也目睹了工作中的瓦迪姆對妻子既不憐香也不惜玉。「他們把她和一群鳥關在一起,故意製造出可怕的噪音,受驚的鳥兒像沒頭蒼蠅一樣圍著她亂飛,身處其中,一定很可拍。還有一個場景,她得沿著一個管道滑下來,結果皮都破了,但她表現得很敬業,只管進到裡面,繼續進行。」 《太空英雌芭芭麗娜》中有大量的暴露鏡頭,正是這部電影,讓簡・方達一夜之間變成了性感女神。作為有幸目睹影片拍攝過程的旁觀者,胡恩說:「我個人以為,當時方達在攝影機前寬衣解帶很是害羞,但她很容易就被說服:一切都是出於劇情需要。」 結束了《太空英雌芭芭麗娜》的拍攝工作,簡・方達和瓦迪姆邀請胡恩一起到了法國。他們在巴黎以西37英里的一個農莊建起了自己的家。那個階段的方達看上去很幸福,好像打算永遠待在法國,胡恩回憶說:「她突然決定建一片私人樹林,用卡車運回一車車楓樹、樺樹,一棵棵深植於大地,昂首挺立,就好像她也打算馬上把自己的根牢牢固定在那裡。」 在最近出版的自傳《迄今的生活》(My Life So Fa)中,方達承認瓦迪姆是自己愛上的第一個男人。瓦迪姆全名羅傑・瓦迪米爾・普利米揚尼科夫,是個長相古怪的法俄混血兒,臉很長,長著個大鼻子,牙齒還參差不齊,但卻是手段一流的情場浪子,除了方達,「性感小貓」 碧姬・芭鐸、凱瑟琳・德納芙和丹麥美人安妮特・斯特伯格都曾為他神魂顛倒。對地球上這些最具魅力的女人來說,這個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我不可能一生只跟一個女人做愛」 胡恩也認為瓦迪姆「魅力驚人」,對女性的關懷無微不至,但他的騎士精神和紳士風度中卻混入了極端的性解放觀念。邂逅方達沒多久,他就定下了兩人間的遊戲規則,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他向記者透露說:「我告訴簡,『我不可能一生只跟一個女人做愛,而一旦出軌,絕不會對你撒謊。但有一件事我可以保證,這真的是無足輕重。』」關於這一點,在《迄今的生活》中也有痛苦的描述,第154頁上,方達寫下了讓自己無地自容的一幕:一天晚上,瓦迪姆找來了一個紅頭髮的應召女郎,陪他們夫婦共度良宵,「有時候是三個人,有時候更多」,方達解釋說當時只能絕望地說服自己會喜歡那種體驗,以掩蓋心底難言的屈辱:「我設法說服自己這是對的,並且努力這麼做,哪怕自己心痛欲裂。」 胡恩當時很注意提防瓦迪姆的濫交哲學,拒絕加入這種「遊戲」:「瓦迪姆認為只對一個人忠誠的想法簡直就是胡說八道。但我不喜歡別人把想法強加於我,於是離開。」 不過胡恩曾經加入到方達夫婦朋友圈對越南局勢的爭吵中,他說:「我認識簡的時候她仍搖擺不定,不過還是很支持美國,但瓦迪姆的朋友個個都是左翼分子,我想,她在漸漸被他們說服。」 20世紀60年代即將結束時,方達的歐洲冒險之旅也步入尾聲,她的第一段婚姻將步上無數演藝圈羅曼史的後塵。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她告訴「脫口秀女王」歐普拉,當電視上播出部分美國人反對越南戰爭的畫面時,她正在法國農莊的家裡,肚子里懷著女兒溫妮莎,過著有點意思但也十分空虛的生活。很快,芭芭麗娜化身「河內簡」的時間到了。1972年,她跑到了北越,不僅在河內電台痛批美國士兵為戰犯,甚至還坐在曾擊落無數美國飛機的北越防空炮上留影,那張照片刺痛了美國,也讓她背負沉重的包袱走過了之後的30載光陰。 (程華玲譯自《星期日泰晤士報》)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