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蟲師拍攝地點

蟲師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26 21:15:27

《蟲師》的影評10篇

《蟲師》是一部由長濱博史執導,中野裕斗 / 坂本真綾 / 土井美加主演的一部動畫 / 劇情 / 奇幻 / 恐怖 / 懸疑 / 驚悚類型的電影,特精心從網路上整理的一些觀眾的影評,希望對大家能有幫助。

《蟲師》影評(一):玄妙的世界

這幾天實在閑得無聊,就翻出很久以前買的動畫片《蟲師》來看。其實買它的時候也斟酌了很久,首先這個名字讓我感覺不怎麼舒服,理由大家應該可以理解。其次封皮的畫面給人一種很陰鬱的感覺,而我現在對輕鬆明快比較感興趣。但是如今的漫畫動畫雖然很泛濫,我喜歡的卻很有限。

蟲師這部動畫(漫畫還沒看過)的整體感覺果然很。。。陰鬱,很有和風。我是分了幾天來看得,沒有讓人一口氣看完的衝動,但卻讓人很想將它看完。到最後結束時心中竟有些不舍,希望它能繼續下去。蟲師的畫面很美,但即使是春天百花齊放蝴蝶飛舞,那種貫穿整部動畫的憂傷感還是揮之不去。。。音樂也是隨著情節的發展很好的烘託了氣氛,最喜歡的還是主題曲the sore feet song.裡面有各種不同的人物,看的時候,心底不禁生出了一個疑問:這裡面的孩子怎麼都那麼早熟啊(汗。。。)每個故事都讓人有感觸,雖然看的時候讓人覺得很傷感。但現在回想一下,貌似大部分都是happy ending啊。。。曾經也喜歡不完美的結局,但現在覺得其實這是很沒必要的。

總之,蟲師是部值得一看的動畫,也許你看完後會喜歡上那些神秘的蟲(。。。也許)。

《蟲師》影評(二):說說第24話....

這集回到這部作品的大主題(或者說是總主題?):人類與生物的共存。

人類總是懼怕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因恐懼而憎惡。因為想消除自己無處而至的恐懼感,人類所採取的方法往往是想方設法把這個事物毀滅掉,為此,人類也往往會遭到相應的懲罰。這集中銀古與野荻的一番對話顯得很有意義。在兩人討論如何除去不知名的蟲體(後來證實這是種名為「陰火」的蟲的幼蟲)時野荻提議燒山,銀古卻說不可以那麼做。野荻驚訝地問了句:「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做出犧牲?」銀古則說:「只能是我們做出點犧牲」(大意如此)。同為蟲師,一個人站在人類的角度,一個卻站在眾生平等的角度分析著這一問題。

然而無奈的是,銀古算是個四海為家的流浪者(我就不知道他叫野荻有困難是給他寫信——這信他怎麼收得到呀~~),而野荻卻是背負著全村上百號人口的生命。——與不知危險性的蟲類們共存,野荻冒不起這個險~~~ 當後來野荻被蟲子侵入體內,想拜託銀古在她走後守護村莊時,銀古拒絕了,理由是:如果那樣,我可能會和你做出一樣的決定。真是個有意思的悖論,任誰都知道天下所有的生物的性命一樣值錢,但是一旦其間的衝突威脅到自己一方的團體時(有時也會包括個人),大家都會以自己的這一方為優先考慮——其實這也是生物的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吧!為了擺脫這種本能,銀古才不願意固守在一個地方做研究,寧願形單影隻地翻山越嶺吧!

另外,這一集對「火」這一物體的解釋的確是相當準確——人類用火的初衷是為了趕走野獸(意即消除恐怖)。於是但凡出現令人類恐懼的東西,火都會被當成防禦工具而被考慮在內(中世紀對巫婆啦巫師啦的火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又是一個悖論的是——這集里出現的蟲子卻是在通過人們所認為最安全、最溫暖的火來奪取人類的體溫繼而使其致命的。

同時,這一集也在試圖告訴我們,解除恐懼的唯一方法是拋開偏見、努力去了解你所不知道的這個事物。只有了解了它的特性,你才可能有準備來預防或者與它共存起來相安無事。

《蟲師》影評(三):最原始的感動

本以為會是一部充滿正義與邪惡之戰的動畫

卻很意外的走進了一個我所不知道的童話般的世界

這裡就象一片世外桃源,與世無爭

在這裡,沒有什麼是對或者錯

只有共為生命體的一種存在

以各自的生存方式而存在

很喜歡這部動畫,除了它的畫面和音樂很美之外

我被這部動畫深深的打動

在稱之為蟲的生命原的面前

那種沒有思想,卻又有著最原始而又最強的毅力適應著大自然的生命體

雖然每一個獨立體都是小小的,微不足道,卻可以匯合成如銀河般美麗的「光原」

人類在這群沒有思想只有毅志的「蟲子」面前,慢慢的表露出人性最最原始的感情

那種最發自以內的自然流露是我每看一集所被打動的東西

人其實也可以象蟲一樣

單純、堅持、生存

《蟲師》影評(四):越沉悶越恐怖--《蟲師》

早知道《蟲師》是部很沉悶的動畫片,但我還是對他很感興趣。但在看了四集之後,我只想說一句-好悶的恐怖片啊!

作為一部經典的動畫,他所表現的關於人類的無力感非常地深刻。一種介於動物和植物之間的東西-蟲,甚至都不能稱之為物質,它可以是任何形態,也可以沒有任何形態,但它就這樣存在於世間。它們以各種方式寄生在人類身體內,眼睛、耳朵,甚至夢裡,它們無處不在。這裡的主角是獨眼白髮的蟲師銀古,背著行囊,叼著皺巴巴的煙遊走在各個村莊,幫人們除去影響了生活和健康的蟲。

雖然在片中總是有人被蟲害得很慘,但整個動畫表達的觀念卻是,被害的人類是無罪的,而寄生於人體的蟲也是無罪的,只要保持兩者之間的平衡就可以了。就算被蟲寄生而死,也不是蟲的罪,真是無理的觀念。在這裡我想到了日本的恐怖片,雖說大部分的鬼是由於怨念而生,但它們往往是不分對象把人弄死,讓人死得不明不白的。但這種沒有理性和原由的殺害,卻可以讓人產生徹骨的恐懼。這裡的蟲也是如此,它們是無意識的給人帶來恐懼和死亡。

這部動畫片的故事總是緩緩的、安靜的,講著可怕的故事,卻慵懶冷漠得如銀古的表情。這些都是很陰暗冰冷的故事,被害者總是無故被蟲寄生,然後墜入無盡的痛苦,甚至家破人亡。在銀古除蟲的時候,綠色黏液如潮水般從眼睛或耳朵湧出,噁心的程度遠超過了真實拍攝的效果。這部動畫絕對不適合在吃飯時觀看,也不適合低齡和心理承受力差的人來看。

從題材和創意上來說,《蟲師》是很優秀的。關於蟲寄生在人眼睛和耳朵的故事很讓我很震撼,從這兩個故事可以看出作者是個敏感和神經質的人,他關注著微小到甚至很少有人去提起的感覺,彷彿他沉迷在一個寬闊無邊的微觀世界。眼睛里寄生了蟲的小女孩說,人有兩層眼瞼。當閉上眼睛時感覺的並不是完全的黑,因為還有一層眼瞼沒有閉上。如果兩層都閉上了,就感覺到真正的黑暗。也許這是一種很唯心的說法,但讓我感到共鳴的是閉上眼睛並不是完全的黑這種說法。記得在年紀很小的時候,會玩這樣沒人知道的小把戲。在陽光下閉上眼睛,感覺看到橙色的花和光圈在閃爍,在暗處閉上眼睛,看到的是灰色的光點閃爍。曾分析原因是眼皮並不完全不透光,所以當光線透過眼皮時,血管就會隱隱閃爍。這種幼時的感覺,我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只是這樣無聊的感覺應該沒有人會想要去表達吧。所以當看到這個故事時,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對於耳朵的故事也是類似的,被寄生的人會聽到各種奇怪嘈雜的聲音,沒完沒了的噪音讓人心焦力竭。這個故事應該更接近耳鳴的癥狀吧。不過一般人都有這樣的感覺,安靜到聽不到任何聲音時,就開始聽到耳朵里像知了般的鳴叫,像夏天正午的樹林。這種聲音讓人發瘋,但越是不想聽,噪音就會越大。

關於蟲寄生在人夢境里的故事就更玄了。擁有做預言夢能力的人,發現並不是自己的夢能預見未來,而是自己的夢能變成現實。當災難和病毒的夢境變成真時,奪去了家人和朋友的生命,真是很可怕。後來銀古發現這種蟲在無夢的白天,竟藏身在枕頭裡。這真是個另人寒毛豎起的故事。據說枕頭連接了兩個世界,蟲通過這個通道往返。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靠著枕頭,所以有種說法是人的靈魂就寄生在枕頭裡,這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這部動畫講述著的恐怖故事沒有暴力和血腥,但這種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蟲讓人恐懼到戰慄,它可能就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里,或是無意識的夢境里。

不知道自己是否太過於敏感,覺得本片有輕微的BL傾向。冷冷的銀古暫且不談,片中出現的大多是些可愛的小正太,連偶爾出現的女孩子都是短髮,性格中性,甚至比片中的男生還男子氣。更萌的是耳聾的小正太在下雪天溜出門時,不巧正好被銀古發現,小正太竟瞬間Q版,扭扭捏捏地臉紅了。對於這種曖昧派片的類型的屬性還有待考證,所以我不能明確下定義,但應該不是我多心了吧!

《蟲師》影評(五):一些小感悟

枕邊小徑:蟲師的生死觀--太強勢了...

作者很有情懷。

吸露之群,蟲子一日一生一死,生命短暫卻充實。人類卻追求生命意義一生不可得,實在是可笑。

沉睡之山:責任與守護

一夜橋:殉情的少年

籠之中:愛你,卻不願困住你

虛幻之春,竟能把人對一個地方的留念也抽象化為美麗的蝴蝶,實在是美極了。

曉之蛇:並不是被吞噬了,是自我保護機制在保護那顆柔軟的心,一個被傷透了心的女人,先是強迫自己忘記丈夫的出軌。再次見到丈夫才恍然大悟,單忘記這個是不夠的,自己會在對丈夫渴望之中又一次尋找,又一次心殤。

最後強迫自己

忘記了與丈夫所有的一切。

人生,反而前進了

總結

原作者是在是天才!把三觀與情感全部抽象化,糅合入唯美的畫與平靜的樂中,洞破的旁白。 堪比天物, 若用兩字形容:優雅

《蟲師》影評(六):非常棒

把蟲師看完了 整體感覺很不錯

畫風細膩清新 故事新奇動人

印象深刻的故事有綠之座 嘯春等

即使是再卑微再弱小的生命 也應該有與之共存的方法

「對於微小下等生命的傲慢,由於對異形的東西無理由的恐懼而招來的殺生,那種事,我一點都無法贊同。」

淡幽小姐給銀古的 應該不止是感動而已吧

——筆之海

凍結的山巒里,萌發虛幻之春。雪地里的燈火,仿若邀君停駐。生物與蟲,人亦然。

——嘯春

單純的漂流 也可以是生活的目的

——大雨來臨 彩虹升起

活在另一種時間 過著別樣的生活

重新回來 必將茫然失措

——吸露群

試著閉上第二層眼瞼,通往黑暗的通道就會打開。

據說當人類得到光的時候,就忘記了閉上第二層眼瞼的方法。

但,那也許對生物來說是幸事。

第二層眼瞼,真正的黑暗,異質之光。

銀古給我的感覺 很像D

或者是D之前的那種生活狀態

隨心所欲 隨遇而安

雖然 銀古是因為本身吸引蟲的體質而不得不四處漂泊

但是對於他來說 這已經是他的生活

我想 也許內心 銀古還是萌發過安定下來的念頭吧

命運總是這樣捉弄我們

安定的時候 想要漂泊

漂泊的時候 想要安定

《蟲師》影評(七):散文詩動畫

「不要讓恐懼和憤怒蒙蔽了雙眼,萬物總是遵循自己的規則生存著。能夠逃脫的話,聰明的我們當然會逃走,所謂蟲師就是自古以來一直在探求這種方法的人。」

如果說要在動畫里選出一部可以稱之為「藝術珍品」的,那麼,我只會選《蟲師》。

旁白、台詞、配樂、色彩……每一集都互不相同,卻又融為一體。靜謐的、空靈的、深邃的、悠長的;或喜悅,或傷感,但喜悅都是淡淡的,即便傷感也是淡淡的。

蟲師,讓我無法感覺到它是一部動畫的存在,反而更像——

一部敘事散文詩集,飽含哲思的詩句經由旁白或人物口中款款道出,仿若流淌出的山泉或溪流;

一卷長長的水墨畫卷,春夏秋冬,人情冷暖,在百變的山水顏色里呈現,綠的沼澤、白的雪、粉的櫻花、七色的彩虹、金黃的蝴蝶……;

一套清新而帶傷感的民樂組曲,每一個故事都有自己的曲子;每首曲子都彷彿是為那一個特定的故事量身定做的,以至於你感覺不到那時配樂,而誤以為是故事本身在輕聲彈奏,或吟唱;那樂聲,淡淡地流淌出來,又淡淡地持續下去,一直到沒入片尾的字幕中去。

即便蟲師並不是我最喜歡的動畫,它也不見得是故事講得最好的,也不見得是畫風最美的,也不見得是配樂最出神入化的,但卻是所有的東西加到一起宛如一塊碧玉,一朵奇葩,或者說,宛如故事中那些異世界的、神奇而靈異的「蟲」一樣。蟲師絕不是那種讓人一口氣看完的,而是像每天一小杯酒,品一點足夠,意猶未盡,並期待著第二天還會有。

蟲師的哲學理念,或者說是自然觀,倒的確有點宮崎駿的味道:所謂的「人與蟲和平共處」。在某些集里特別明顯:例如第十一話「沉睡的山」,殺山神而讓人取而代之,最後還是以無奈和悲傷的結局收場,山復歸它本該歸屬的主人;第十八話「抱山之衣」,人需要與其家鄉土壤中的蟲共存方可健康生存;第二十四話「篝野行」,人們不計後果地毀壞自然,本為了自保的目的,實際上卻帶來了更大的災難;第二十六話「踏草之聲」,山有生命,物產的富饒來自對山的保護,當這些都被捨棄,最後被捨棄的是人們自己。而其中,在第二十話「筆之海」中,則借淡幽之口直白地說了出來:「不想再聽殺蟲的故事了」。

蟲師的詩體旁白和台詞,幾乎在每一集里都得到了很豐富的體現。給我印象最深的大概是第六話「朝花夕露」,第十五話「嘯春」,以及絕對經典的、無可取代的第十二話「眇之魚」。特別是開場的旁白,用那種蒼老的聲音讀出來,更帶哀傷和感悟之情。

蟲師的色彩,很難用言語描述。我想大概看過的人都很難忘記「旅行的沼澤」里少女那一頭的碧綠吧,或者也感慨於「抱山之衣」中繪於衣服上的青山,詫異於「嘯春」里皚皚白雪中一片繽紛的、令人眼花繚亂的春之角,或迷戀於「踏草之聲」中紫的、紅的、金黃的、變幻莫測的山霧。

令我更覺得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無論蟲師想要傳遞的是怎麼樣一種哲思,或者是世界觀,作品的好多處都感覺藏著現代醫學/生物學問題的影子,只是作者用一種奇特的「蟲」的世界觀來一一解釋了。比如,第十五話「嘯春」里,其實是在解釋動物冬眠的現象;第十六話「曉之蛇」里,則充斥著早老性痴獃的癥狀;還有,最奇特的當屬第二十二話「海中龍宮」了,那種奇特的「蟲」能夠將人的細胞還原成胚胎狀態,從而實現人的「重生」(喂!這不是所謂克隆技術最想做到的事情嗎?能夠把所有已分化的細胞還原為具有全能性的胚胎幹細胞……)

所以,蟲師真的不是一部動畫,它只是以動畫為載體的、奇特的、流動的生命形態……

《蟲師》影評(八):一些不總是幸福的童話

《蟲師》的第一集到最後一集,斷斷續續看了三年。不是動畫太長,只是覺得看一集少一集,很捨不得,便總沉浸在片尾曲中。撇開已飽受讚譽的配樂不談,《蟲師》在文字處理上也是極其用心的,每一集的標題、旁白、對話都經過字斟句酌——《綠之座》、《瞼之光》、《踏草之聲》……撲面而來的是與同時期作品截然不同的氣息,像是經過精心雕琢的詩的韻味。 文學講究傳承,《蟲師》讓人想起川上弘美(漆原友紀喜愛的作家)的小說,往上是寫《雪國》、《伊豆舞女》的川端康成,再往上是寫《源氏物語》的紫式部。這由古日本源流而來的物哀精神便浸潤在了《蟲師》的意境中。名為蟲師,實講人事。它講述了一個個沒有關聯的尋常故事,用極淡的墨汁勾勒出人間輪廓,其中種種濃烈的情感都顯得渺小。說是尋常,是因為剝掉蟲這一外衣后我們會發現它的內核不是驚心動魄的傳奇,也不是優哉游哉的日常,不過是一些最普通的人所持有的最普通的絕望:生老病死、愛恨情仇,諸如此類。但這些故事與蟲糅合在一起就產生了奇特的效果,像是在故事外面罩上了蟲衣織成的水晶球,得從現實世界中抽離,變得朦朧不真切。蟲所帶來的奇幻元素使作者不再拘泥於物理世界的約束,可以隨性調配現實與想象的濃淡,借蟲之體融入怪談、民俗、傳說。 作為意象的蟲無疑是隱喻,隱喻的特點之一便是極其豐富的可闡釋性。為何選它為載體?蟲(更像是微生物)可算是自然界最微小的生物,它們脆弱而又頑強;作為個體也許短至一瞬,作為群體卻無窮無盡;渺茫甚草芥,又無處不在。蟲在漆原友紀筆下象徵著生命的本質,這些以往總被視為敵人的小傢伙們或許是第一次被如此寬容的筆觸細細描繪。 雖然每一集中出現的蟲都不相同,但它們之間還是有著某種共性。第二集的「黑暗瞳蟲」向人昭現地下絢爛的光之河,而作為交換,深淵的回望逐漸剝奪人的視覺並最終導致失明;第三集的「呍」產生「無音」,「阿」吞食寂靜並攜來聽覺之外的聲音,小至竊竊私語,大至嘈雜蟲聲;再如使人夢想成真的「夢野間」,使人忘卻煩惱、朝生暮死的「晝顏花」……蟲們在自然法則的分配下以各自的方式生存著,與之偶遇的人們會得到曾只存在於想象中的異能,並同時失去更為珍貴的東西。與傳統的教誨有得必有失的民間傳說(浮士德)、寓言故事(丟斧子的樵夫等)不同,《蟲師》中的人們常是被迫與蟲接觸,他們無知、混沌不知所以,蟲便因此成了死亡的見證者甚至肇事者。 死亡是《蟲師》中避不開的話題,在這裡人們的生命就像蟲一樣脆弱:曾輕貼耳畔的母親的雙手、久伴身旁的妻子的笑靨、耳鬢廝磨的戀人的溫度,下一個鏡頭就煙消雲散,只留下回想起時臉上浮起的吃力笑容,或是滑落的溫熱眼淚。死亡背後沒有憤怒,只有無奈,便有了銀古常說的一句台詞,「這不是人的過錯,也不是蟲的過錯,雙方都只是為了生存。」就這樣輕描淡寫地告訴你一個絕望的事實:為了生存,死亡是必須的,而在這場生與死的無止盡的戰爭中,唯一陪伴身邊的卻只有記憶。 另一個頻繁出現的意象是光(光之河/光之酒)。光之河表面上看是一條在地下流淌的金色河流,但裡面流動的不是水而是蟲(生命),也可以理解為生命之河(同樣,光之酒是生命之酒)。一般來說,光象徵希望,但在《蟲師》里人們卻不為此而追求它,他們追求的是一些更本能的體驗:想再看一次那奇異的風景,想再嘗一次記憶中的佳釀……與光的接觸使人純粹,生命體驗重新佔據了生活的核心而無暇顧及他物。有時候,你也會有點羨慕那窮盡一生只為再喝一口光酒的釀酒師。 《蟲師》的旁白總是由一個老嫗緩緩道來,帶有俳句的韻味。與之相對應,故事中總有個小孩,長者的波瀾不驚與童稚的天真敏感多少沖淡了成人世界的冷酷與遲鈍。當然不乏大團圓,但片尾處更多的是這樣的形象:一個家破人亡、懼怕睡眠的磨刀師、一個失去伴侶的制硯少女、一個獻身山林被人遺忘的老蟲師……他們明明各自迎來了在旁觀者看來如此悲涼的結局,卻只讓痛苦與不幸留存在日後坊間的隻言片語里,而你能看到的只是一張張平靜而堅忍的面孔。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的笑總使我動容。

大概這就是《蟲師》的魅力吧。

附上一張蟲的圖,那紫色的就是

會使人得寒病而死卻如雲朵一般美麗的「噬雲」

《蟲師》影評(九):蟲中取物

2010.3.1 凌晨零點五十分

素凈的臉龐,柔和的春色,加之淡雅的音樂,寂寞白如山茶花,開遍你心中的漫山遍野。

在學習劇本的創作過程,劇本不比小說,可以任由自己的性子來,每一句話,一個動作都應該引起腦中的聯想場面才算是成功,想來確實是件難事。

學習繪畫給我這方面的學習帶來了一定的優勢,藝術確然是相互貫通的。

關於動漫的腳本創作,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既然所託有人,我則來試一下。

看過的動漫作品中,印象深刻值得學習的便是《蟲師》。

「蟲」是一種存在於另一個世界的生物,它更接近於我們生命的本源存在。

我們相安無事的共同生存於這個亂世之中,只願保全生命的延續,不會威脅其他。

記憶中尚清晰的幾個故事,大抵是觸動了心裡那根懸著的弦,便叮噹作響起來。

您的杯盞斷壁殘垣,我且用左手新繪一隻贈與您,只願您守護在我的身邊,不管以何種狀態。

寂寞深林的少年,看得到滿溢的蟲,卻看不到祖母以魂魄形式的存在相伴,日益消瘦了下來。

祖母且把自己幻化成為少年能看到的蟲,以幼年的姿態相伴左右,也不願離他遠去,過奈何橋,喝孟婆湯,從此殊途。

雖然是以生命的兩種形式出現,卻可以在同一個屋檐下得到難得的平靜。

這就是愛,是親情,是高於一切,大於一切的東西。

——綠の座

美好的畫面總是能讓人意亂情迷,刺眼的光芒卻不能將人拉回現實。

你也想要永遠的看著那絢爛的光河吧,那是生命的本源,是吞噬人內心所有險惡的凈化。

你的靈魂脫離了你本身,隨著脫落的眼球而去。

蟲師銀古取下了自己的一隻眼眸,放於女孩的眼凹內,給女孩一個可以再見世事的澄明的心境。

你且要知道,得到需要付出代價,不要為美迷惑了雙眼,包括你的第二層眼瞼。

——瞼の光

你枕下的夢境呈現於現實的眼前,是夢境控制現實,還是現實重複了夢境的來路?

萬事萬物相互輔生,也總有柔軟和堅硬的不同質地,或說中藥養生,卻也害毒。

想來是福且收,是禍且躲,可是總有躲不過的時候,身不由己。

莫要責怪自己無能救濟村民,莫要責怪自己將妻兒送往陰曹地府,你還尚且存活,就要努力地生活,繼而贖罪。

生活,本就是喜憂參半,本就是由你支配,卻由不得你定下結論的事物。

——枕小路

隨你來到這荒涼的小島,與你的親民一起生活,我並無意離開你,做漂流於海上的新娘。

千千萬萬的銀色海蛇將你我隔離,漫天的大霧使我再也看不到你疼愛的臉。

你有心將我尋回,我們卻早已人鬼兩相隔,你雙臂懷抱著現在的妻,在海邊試穿漂流而來的我的嫁衣,甚為美麗。

愛中若有一絲分離之意,恐怕就會新生差池,此情可憶,只是惘然。

——海境より

你會為了愛,絕殺自己的生命。

你的愛是有多麼的了不起,是可以葬送自己的生命,還是可以殘殺自己的種族在這一片的棲息?

我會為了伊人的夙願,這樣做,只是希望你能看到那些所謂的你愛的如家人般的無情人。

當你跨進村子,當你離開我,我的命便不久矣,只是希冀能看到你溫暖的笑。

我是借間竹,或許我們的開始就是一個錯,你口渴時,我分你的水就是誤。

人們總是愚蠢到放棄自己所擁有的,去尋找沒有的,最後一無所得。

——籠のなか

總是有一個通道,可以讓我們傳遞信息,可是如果人進去了呢,那將會去往何處呢?

我們本是同根生的胞胎姐妹,我們曾在一根臍帶中呼吸,可是我卻把你丟失了。

心彷彿破了一個大洞,會有巢穴的風呼嘯而過,我永不可原諒我,一手掀起的那張被單是我的原罪。

我涉入虛洞想要找尋你的蹤跡,卻在無跡可尋中解開了心結,願你在新的空間中生活美好,我相信你活得如春日的陽光,有滿溢的香氣。

——虛繭取り

……

暫且就先寫到此處。過了十二時寫字,總是有些力不從心。

絕美的不止畫面中山水墨畫質,還有空谷回想的音樂,配合以畫面適當的藝術留白。

每一個故事都滿溢著情感,滿溢著個中道理。

這樣近乎完美的描述,這樣言教身傳的人生哲理,不同於國內普遍低齡化的動漫表現,是真的值得褒揚的作品。

話不多說,看過便知深淺。

且行且觀察,從每一件事物中皆可找到需學習的東西,亦或是覺悟要擯棄的東西。

----------------------------------------------------------------

哈,以前真是矯情。

《蟲師》影評(十):蟲師

能感受到這樣一種氣息不太容易。

蟲師銀古旅行,背著行李經過一個一個地方,觸摸離別與相惜。過程中沒有評判,沒有說教,沒有道理,只是讓會發生會消亡的發生、消亡,帶著一種平淡的視角,把這一切娓娓道來。

故事會在你覺得似乎抓住什麼重要東西又沒看清它的時候,戛然而止。配樂有些感傷,畫面帶有一個歷史自如的厚重與淡薄,不過分強調什麼,不也像那些太聰明的作品,給你無數個視角去解讀,讓你悵然若失。

銀古將這一切價值觀解構重組解構重組,然後消弭,讓這林林總總回到來時的地方,那既是開始,又是結束。直到你明白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東西,也找到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你發現誰都沒有錯,人和蟲都只是為了生存,你要活下去。

奴伊說:今天太陽也東升,而後西沉,早晨盛開的花兒也將凋謝;今天的太陽也西沉,而後東升,陽光照射之處遍地花開,但卻已非昨日之花……今天太陽也會東升,然後再次落於西山,早晨盛開的花兒也將會凋謝,今天的太陽也會落於西山,然後再次東升,陽光照射之處遍地花開,但卻已非昨日之花,而今日之花美麗依然。

銀古說:這座島上,重生的事今後大概還是會繼續進行下去吧,為了安慰即將死亡的人,也為了填補活著的人心裡的空洞,或許不必面臨它而昂然死去,也是一種難得的幸福。

我想,不存在我們的最終歸宿一事,你費力找到的,只是淺薄的一塊惺惺夢境。走過了活著的這段路,也許我們將重新回到開始的地方,也許我們會去到一個全新的地方,也許那時是很重要的,可是對現在的我們不再重要。

若消弭了一切,我不知還剩下什麼,但人和蟲的故事會繼續在這片土地上上演,倏忽的某個瞬間,也依舊會有蟲師銀古走過。

你怎知,一隻眼睛不會比兩隻眼睛看得更清楚?

.S 推薦首歌有關蟲師,鏈接發下面

http://www.luoo.net/music/671?sid=12821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