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笨笨演員表

笨笨演員表

互聯網 2020-10-30 10:03:42
天道簡介

效力於德國一家私募公司的商界怪才丁元英,用他超出常人的手段,將從德國募集的資金投進中國股市,用「文化密碼」瘋狂掠奪中國的錢財,後來又良心發現,退出了公司,但退出是要受到懲罰的,為此,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的所有分紅被凍結,甚至窮到天天吃速食麵。回到古城「隱居」時,認識了從小在法蘭克福長大、如今在古城刑警隊任職的女刑警隊員芮小丹。兩人從相識到相知,從一對音響發燒友演變成了一對愛情發燒友,上演了一出精彩、浪漫、傳奇的天國之戀...

丁元英的私募基金是一家以德國幾家金融公司為資本委託方的邊緣公司,在中國股市進行了11個月的掠奪式經營之後,作為一個中國人,他對掠奪式的股市操作心裡不堪重負,充滿了茅盾與無奈。他以「個人心理狀態」為由中止了私墓基金的合作,他交代助理肖亞文,在北京附近的城市租一套房子,他要遠離大都市的喧鬧,找個僻靜地方一個人清靜一段時間。

肖亞文是個非常有頭腦的白領女子,而她需要與丁元英保持一定聯繫,因為丁元英有著與正常人完全顛倒的思維,認識這個人就意味著給自己的思想、觀念開了一扇窗戶,能讓她思考、覺悟,甚至將來可能的機會、幫助。肖亞文小題大做的從北京飛抵德國法蘭克福,求助於正在法蘭克福探親的警官大學同窗好友、古城公安局刑警芮小丹,請她幫忙在古城租一套房子,芮小丹了解了肖亞文真正意圖之後,理解了肖亞文貌似誇張的做法,並答應了她的要求,卻讓芮小丹對這個從未見過面的男人有了一種先入為主的反感。

丁元英到古城后一直過著與任何人沒有來往的平靜日子,8個月時間過去了,因為缺少生活費,丁元英將自己收藏的唱片拿到劉冰的「孤島唱片店」去變賣,臨近春節的時候芮小丹想起了這個幾乎在她記憶里已經不存在的人,考慮到他在古城的暫住證和預交的房租都到期了,她給丁元英打了一個電話,並去看了他,無意中聽到了丁元英的音響,她被那種純美的音樂打動了,她向丁元英詢問這套音響的價格,丁元英只能含糊地說「得幾萬吧」。

芮小丹開著警車在古城各個音響店尋找與丁元英同樣的音響,因此而影響了工作,受到了通報批評和停職反省處理。丁元英對音響價格的含糊表態和變賣唱片的窘迫處境使芮小丹既有尷尬的惱羞成怒,又有愧對朋友所託的內疚。芮小丹請丁元英出來吃飯,想讓丁元英喝醉以後出醜,席間,芮小丹被丁元英的學識和氣度所折服,歐陽雪察覺到了芮小丹的變化。

確定了自己的感情之後,芮小丹不計代價地為丁元英租房子、開始關心丁元英的生活。丁元英被感動了。發燒人士馮士傑請芮小丹去王廟村,讓芮小丹親眼看見了王廟村的貧困狀況。經過思考,芮小丹決定向丁元英要一個「神話」的禮物,讓他在王廟村寫一個脫貧致富的神話。丁元英明知這樣要求可能是個錯誤,然而感情的驅使卻使他無法拒絕。丁元英經過反覆思考,設計了一套即使古城的幾個發燒友和王廟村的農戶相互依存又讓他們在法律上各自獨立的「殺富濟貧」的方案,他把目標放在了北京召開的國際音響展示會。

格律詩公司成立了,歐陽雪、馮士傑、葉曉明和劉冰成為公司股東,丁元英告訴他們:救世主是沒有的,只有自己救自己。在北京開幕的音響展示會中,丁元英以平價銷售格律詩音響的策略,在當天就銷售一空,此種降價行為給國內著名品牌樂聖公司造成了巨大損失,樂聖總裁林雨峰決定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為依據起訴格律詩公司,提出訴訟要求600萬元的賠償。此事早在丁元英意料之中,他讓歐陽雪去北京找肖亞文為格律詩公司代理訴訟事務。肖亞文也認為這對自己是一個機會。芮小丹目睹了格律詩公司從組建到應樂聖公司訴訟的整個過程,對於正在發生的和可以預見的這些事情,她開始思考什麼是神話、什麼是得救、什麼是文化屬性了。

肖亞文接管格律詩公司后,沒有提交應訴答辯狀,放棄了答辯權利,直接進入證據交換程序,樂聖公司在北京與格律詩公司完成證據交換以後,才知道格律詩是一個扶貧公司,林雨峰意識到勝訴幾乎是不可能了。他決定拚死一搏,林雨峰之所以要打這場官司,是借這場官司把丁元英這個人從幕後推到前台。

芮小丹在辦完省廳刑偵處的大案后返回縣城的路上遇見被通緝的要犯黃福海、劉東昌、吳建軍等人,芮小丹知道自己可能會犧牲,作為警察,她的天職就是打擊犯罪,她沒有避險的權利。她給丁元英打電話告別,面對這個電話,丁元英沉默了。芮小丹向分局通報情況請求支援后關了手機。一番心理較量和實戰之後,吳建軍自殺性爆炸死亡,芮小丹被炸殘、毀容,劉東昌帶著三十萬現金逃跑,黃福海企圖奪芮小丹的越野車,被芮小丹打傷雙腿,增援人員趕到現場的時候,芮小丹已經犧牲。失去芮小丹,丁元英傷心過度吐血了。

法院開庭宣判格律詩勝訴,林雨峰通過電視觀看了法庭審理的現場直播,他開車來到盤山公路上衝下懸崖,給外界的印象是因為疲勞駕駛而發生的意外。這場訴訟在樂聖知名品牌的烘托和媒體的大肆炒作下使格律詩公司一夜之間名揚四方,報紙、電視、網上圍繞著得救標準與得救之道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討論,為了生存與發展的需要最終讓兩家公司走到了一起。經過艱苦談判,樂聖公司分別與格律詩公司和王廟村生產專業戶達成了一攬子的合作協議,共同發展,丁元英離開古城。[1]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