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狠西遊拍攝地點

狠西遊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30 13:29:44

謝邀!

尋找風景的過程,無論長短,無論遠近,通常被我們稱作旅行。

旅行的本質其實就是觀察世界,尋找並發現我們沒有見過或者很少見到的東西。而攝影則可以讓你更細緻的觀察周圍的人或物,並且它將為你提供一個回味與收藏的機會。

我私下將觀景的方式從易到難分為了六個層次:

第一層:聽聞山水,從別人口中聽來風景

這是最簡單最方便的尋景方式。通過別人口口相傳或者網上的攻略找到著名的景點,基本沒有什麼難度可言。

然而這種方式覓得的風景雖然宏偉壯觀,但是也難免會被景點附近成堆的遊客和虎視眈眈的小販攪了心情。並且偶爾也會因為攻略中對景點的誇張渲染,到了實地之後大失所望。

對於攝影而言,這類景點照片在網上隨處可見。

第二層:另闢蹊徑,以景點為中心在四周尋找風景

如果你時常旅行,很虧就會厭倦於景點。這時就可以考慮離開景點,到周圍的環境中去探索。我記得上中學的時候跟一個老驢去九寨溝玩,不愧是經驗豐富,連九寨溝的大門都沒有去,直接從當地找了個嚮導帶我們進了旁邊的一條溝,景色自然不用說。從此之後我就很少去景點了,基本都是儘可能跟當地人搭訕打探一些他們知道的有趣的地方。

第三層:事預則立,根據自己的興趣規劃獨特的行程

到了這個地步,你也許已經是個高級的旅行者了,已經開始嘗試尋找自己的目標而不是單純的景點。這時候就要求我們善用工具。

一些有用的免費資訊工具:

http://Weather.com

這個網站提供的預測信息非常全面,覆蓋全球。通過選定不同的圖層,可以看到溫度,雲層,降雨甚至風速。了解了這些氣象信息,在旅行中你就可以大概預測某個位置是否是晴天,是否起霧等等。這會幫助我們更靈活的進行拍攝。

http://www.gi.alaska.edu/auroraforecast

極光預測,這個網站是最權威的極光預測平台,由阿拉斯加大學提供數據。

https://www.google.com/earth/

谷歌地球,神器,這玩意的使用方式有很多種,隨便舉一些例子:

a)通過谷歌的照片資料庫查看在某個地點由旅行者拍攝並上傳的實景。

谷歌收集了數量龐大的來自於世界各地旅行者和探險家在地球各個角落拍攝的照片,並在谷歌地球中共享,通過這種共享,我們就可以找到一些有意思的地理位置。同時,這個資料庫也共享了很多公共數據,比如國家地理某個紀錄片的拍攝位置,某條探險路線的坐標和難度等等。顯示出來會像下面這樣:

b)通過谷歌的地形庫查看實地地形

在Google Earth中甚至可以直接把鏡頭拉到地平面來觀察這裡的地形:

圖中為 美國冰川國家公園的 Iceberg Lake

然而,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c)通過時間模擬器模擬光影

我們還可以拖動時間滑塊,去模擬日夜變化的光影和星空的走向!這個功能對於攝影師來說簡直就是神器,它可以幫助我們模擬全年任意時刻中風景的光影構成。

來找找銀河在哪兒

d)通過街景模擬遊覽

對於喜歡在城市裡尋找風景的人來說,谷歌街景是個非常有意思的功能。

由於這個功能太簡單,我就不做贅述了。

第四層:看到風景的形式,尋找他們的意義與聯繫

為了看景鬧到這一步,事情就開始變得有意思起來。

此時你已經幾乎游遍所有暫時能想到的地方,看了太多的風景,於是開始尋找一些能代表風景的東西,即風景的形式。

你被山谷中緩緩落下的線條所吸引,也會被海平面形成的一條完美的地平線所吸引。

你已經不在意地點,將那些形狀或勢相似的山在腦海中連結起來,形成一種統一感。

或者是,在尋常的風景中捕捉它們的紋理,以及結構。

此時你痴迷於自然的形態,你看那些山,那些海,似乎他們都充滿了能量。

也許有人覺得我在說胡話,放一張圖你們就懂了:

David Burdeny, project NORTH/SOUTH

很早之前,大概是在人人網的時代,我看到一個天津美院的朋友分享這張圖,從此之後就逐漸遠離糖水了,所以對我本人來說這張作品是有很大的啟蒙意義的。

其實我想說的是,在這個層次上,風景在我們心中是有個固定形象的,這些風景具有特定的結構,勢,形態等等,其中最有趣的就是「勢」。 說到這個,用畫家Conrad Jon Godly的畫去闡述簡直完美:

Conrad Jon Godly出生於瑞士,想必看了無數的風景,看了無數的山。於是這種固定的形態和「勢」就在畫家的腦海中形成了,而它實際上闡述的是我們對於風景的一種綜合印象與風景在我們腦海中留下的印痕(Abdruck,我覺得德語里這個很有意思的詞可以代表這種感受,有興趣可以研究下這個詞)。

然而這是繪畫,繪畫可以先入為主的塑造風景,但是實際上這類畫面的素材又是來源於自然之中的(否則你如何認出上面所畫的是山?),所以我們就極有可能在尋常的自然中找到這些帶著「勢「的風景。

拿我自己的一些風景作品來舉例:

無法否認的是,我從Conrad Jon Godly的畫中獲得過靈感,而在這些靈感發酵的數年當中,我便不停的在追尋這類形態與勢。

所以如何尋找這類風景呢?

我不能給出一個特別靠譜的答案,我只能說它們無處不在,只是看你能不能在複雜的環境中發現這些內容。而這個過程對於旅行來說,是極為有趣的。

從感受上來說,它就像是一種在空間和尺度上能收放自如的觀察。

第五層:看到風景內質,來去自如

觸及了這一層,每時每刻,身邊的任何東西都可以形成風景,形式已經開始崩潰,這意味著經驗和物質的匹配將不在存在。你可以用一堆土堆成一座山,可以是以假亂真的,也可以是神似的。

我去年有個回答:

一張照片中最能體現攝影功底是什麼? - 知乎

回答中涉及到這樣兩張作品:

大家看的一頭霧水,其實我的想法相當簡單,就是這些尋常之物有風景的影子而已。

今年又拍了一些:

至於說上面這些看起來很離奇的風景指代或者連結著什麼,我並不設標準答案,相信各位細看過後都會懂的。

這種風景去哪兒尋呢,我覺得只能碰,刻意的尋求是無法得到的...

第六層:風景的真相

這也許是我能理解並想象的風景的最高形態了。

在這個形態中,兩個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古斯基和波洛克。

古斯基:通過造假得到的真相。

萊茵II

好吧,這只是一種想象出來的,並不存在的風景,但是它或許曾經存在過。

古斯基通過移除畫面中的人造物還原了河流旁的原始景觀。但是那條路,卻又打破了這種設定。箇中滋味各位且自行體會,知乎上關於這幅作品的解讀很多。

Autumn Rhythm (Number 30),Jackson Pollock (American, Cody, Wyoming 1912–1956 East Hampton, New York),1950,Enamel on canvas,105 x 207 in. (266.7 x 525.8 cm)

而對於波洛克,在這幅命名為《秋韻》的作品中,風景的形式已經徹底的瓦解了,形式根本不存在,你甚至不能單純的認為上面的這幅作品是一副風景畫,當然它也跟攝影沒有什麼關係。放在這裡說,純粹是因為個人認為攝影對於形式的處理尚且沒有達到如此的高度,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發現風景的能力還沒有觸及於此。

不知你是否可以感受到如題所述的那種「秋韻」,雜草叢生,落葉紛飛。

而這樣的風景,如何在用攝影來體現呢?

======

彩蛋:

我年初種下的小麥,現在已經成熟了。

這算不算也是一種風景?

關於小麥的項目:

如何成為一個種菜小能手? - 知乎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