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潛行吧!奈亞子拍攝地點

潛行吧!奈亞子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22 05:26:54

感覺宛如漂蕩於深沉的海底,沉重寧靜得難以喘息。

『真尋,起來了。』

思緒宛如多加一層濾鏡,無法清楚掌握現狀。

『我可愛的真尋。』

即使如此,卻只有這個聲音,在宛如污濁海水的空氣之中,以潔凈純水般的清澈聲響傳入耳中。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是真尋第一次前往城堡的日子吧?』

對,去城堡——城堡?

真尋對此抱持著突兀感。

『將真尋養育成勇敢的男孩,就是為了這一天的來臨。』

慢著,這個理論很奇怪。

何況,我可不記得曾被你養育過。

對吧——奈亞子?

心中想到這三個字的瞬間,真尋的思緒迅速變得清晰。

這是夢。

自己還在睡,而且奈亞拉托提普又在夢裡玩起奇妙的遊戲。真尋敢如此斷言。

那個獃子。

伊斯之偉大種族的問題還沒解決,明天必須和穩健派的伊斯香,一起找出強硬派的斥候加以驅逐,否則地球所有人類的精神,將會被伊斯之偉大種族取代,使地球被打入恐怖的谷底。那個傢伙應該知道現在沒空玩樂才對。

即使是在夢中,但是充滿攻擊性的真尋,仍暗自計劃要狠狠修理奈亞拉托提普,並且為此先睜開雙眼。

然後,他頓時啞口無言。

「啊,真尋,你醒了。不過現在還在夢裡,說你『醒了』其實挺奇怪的。」

傳入耳中的是奈亞拉托提普的聲音。依照她這番話,這裡果然是夢裡的世界。

這不重要。

真尋會啞口無言是基於另一個原因。映入眼帘的空間,與入睡之前的自己寢室不同。這是夢裡的世界,所以場面和現實世界相異也不奇怪。然而即使如此,這裡實在是和狹窄卻充滿文明氣息的自己寢室不同。真尋現在所處的地方,充斥著暗澹冰涼的空氣。

明明是睡在不算柔軟卻頗有彈力的床上,背後傳來的觸感卻是硬如石頭。

這也是當然的,因為真尋身躺的地面以石磚鋪成,而且真尋對這種隱約以雙色混合而成的地面有印象。

「……縞瑪瑙。」

這是想忘也忘不掉的材質。

夢裡的世界。

縞瑪瑙。

以此導出的結論是……

「……幻夢境?」

這是地球人潛意識的集合體。

保護地球人精神層面的地方。

應該能確定這裡是幻夢境的縞瑪瑙之城。

「真尋早安。」

真尋在堅硬地面坐起上半身之後,一旁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真尋朝聲音來源看去,再度啞口無言。

搭載一撮天線頭髮、銀髮碧眼的嬌小少女,她身上一樣是那套過度裝飾,不知道是以花邊襯衫還是圍裙服改造而成的外出服。少女有著修長勻稱的四肢、纖細的柳腰,但胸部發育反而比同年紀女生良好許多,臉蛋則是可以歸類為娃娃臉。分開審視各個部分會覺得失衡,拼成一具身體之後,卻有種不可思議的統一感。她就是這樣的少女。

不用說,這名少女正是蠕動之混沌,奈亞拉托提普星人的奈亞子。

然而,這樣不太對勁。因為真尋與奈亞拉托提普的精神,正因為伊斯香的失誤而對調。如果套用這個道理,眼前的美少女現在應該是真尋的身體,而真尋原本的身體則是保有奈亞拉托提普的意志,所以真尋眼中所見的奈亞拉托提普,必須是有點女性化的偏瘦少年外型才對。

真尋看向自己的身體,同樣是活到至今一直擁有的身體。

「……為什麼復原了?」

「因為這裡是幻夢境,所以外型當然會符合自己的精神。」

「……是這種設定嗎?」

「電視版和劇場版的設定不同,這是很常見的事情,基本上兩者是平行世界,不過劇場版偶爾也會和電視版共通。」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慢著,不對,為什麼會來到幻夢境?」

「我之前不是說過嗎?新任的地球眾神會在今天晚上抵達。」

真尋記得她確實曾說過這件事。

奈亞拉托提普的親哥哥——奈亞夫。

因為奈亞夫的私怨而全滅的幻夢境統治者——地球眾神。

如果維持現狀,幻夢境便無法運作,使地球人的精神層面毫無防備,因此有一批新的地球眾神受命前來任職。

「所以,為什麼連我都被帶來幻夢境?」

「你想想,我們是以輔佐地球眾神為名義,才獲准在地球任職吧?所以才會來到幻夢境,進行地球眾種任職的前置作業。」

「不,這是你們的工作,我要問的是,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關於這件事,有些地方想請真尋提供協助。」

「協助?」

雖然有種不祥的預感,真尋依然提出這個問題。接著,在奈亞拉托提普開口回答之前,另一個聲音傳入真尋耳中。

喀、喀。

宛如敲打縞瑪瑙之城堅硬地板的聲音傳來。

那是腳步聲。

聲音以固定的頻率響起,並且越來越大聲。

換句話說,腳步聲正朝著這裡接近。

真尋朝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我拿桌子和坐墊過來了。」

那是火焰邪神克圖格亞。雖然以這種賣關子的方式登場,她手上卻拿著折迭矮桌和坐墊,非常平民化。她身上穿的不是制服或睡衣,而是平常看到的便服。

「原來克子也在嗎?」

「……少年,早安。」

克圖格亞面無表情卻高聲問候。她做出這種高難度的行徑后,在冰冷的地面架設矮桌,接著放上三人份的坐墊。

『咪~』

宛如貓咪的脫線叫聲傳來。似曾相識的叫聲使真尋有所反應,並且移動視線。

奈亞拉托提普的眷屬,大家最喜歡的神秘生物夏塔小弟,以馬頭頂著托盤一步步走過來。

托盤上面有三個冒著熱氣的茶杯。探頭一看,杯里裝的似乎是綠茶,還有裝著仙貝、霰餅等各種米果的木紋器皿。居然能頂著這種東西移動,夏塔小弟的平衡感簡直好到無謂的程度。

「夏塔小弟,辛苦你了。」

奈亞拉托提普接過托盤,將茶杯端給眾人。雖說是寵物,但居然叫一隻無手可用的珍禽異獸負責倒茶,這個主人未免太壓榨勞力。

真尋摸摸夏塔小弟的頭予以慰勞,夏塔小弟隨即舒服地瞇細眼睛輕輕「咪~」一聲。沒有養過小動物的真尋,光是看到這一幕便放鬆了心情。

真尋忍不住試著輕搔它的下巴。

『咪?』

夏塔小弟露出詫異的表情歪過腦袋。

再來試著撫摸它平滑的肚子。

『咪……』

夏塔小弟發出一種莫名難耐的聲音。

接著從器皿拿出一片米果餵食。

啪哩啪哩。

『咪!』

似乎很得它的歡心。

夏塔小弟的頭是馬、身體是鳥、翅膀是蝙蝠而且皮膚有鱗片,乍看會覺得非常詭異,但只要習慣這種長相,就會覺得它的一舉一動可愛無比,真尋不由得想和它玩到忘記時間。

「……真尋,我也希望你對我摸頭、摸肚子和喂零食。」

「等你和夏塔小弟一樣認真又拚命再說。」

「沒禮貌!我至今一直都是認真又拚命吧?我到底有哪些地方不足?」

「你不足的東西是真誠節制關心誠意禮儀溫柔保守深度,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的常識不足。」

「……我覺得真尋不足的東西,是對女主角的關懷之意。」

真尋說出自己的想法后,奈亞拉托提普流下無止盡的淚水。

「……少年、少年。」

克圖格亞輕拉真尋的袖子,她的舉止還是像小朋友一樣。

「什麼事?」

「……我不足的東西是什麼?」

「抱歉,實在太多了,我可以晚點列印出來給你嗎?」

「……嗚。」

明明只是說出實話,克圖格亞卻眼眶泛淚。

「慢著,不對啦!真尋,現在不是玩的時候,我們得在地球眾神抵達之前,把該做的事情做完才行。」

「要做什麼事?」

奈亞拉托提普大概在說想請真尋協助的那件事。

「保護地球人精神層面的工作,只要靠地球眾神就足以應付,但他們工作的這個幻夢境本身有點問題。」

「幻夢境本身?」

「是的,該說要打造一個理想的職場嗎?總之,必須提供一個讓他們安心任職的環境。」

「把內部構造弄得像迷宮,卻要他們安心任職?你剛才是哪張嘴講出這種話?」

城內的構造似乎每次進入時都會改變,這比起打完第一輪之後要挑戰上下顛倒的第二輪還要惡質。

「所以也要請真尋提供協助。」

「到底要我做什麼?我只是個普通人,又不像你們擁有超科技或超暴力。」

「不成問題,像是這種事情,非專業人士更能從意料之外的角度提供建議,換句話說,真尋是budweiser。」(注4)

「我絕對不會吐槽!」

一語回絕之後,奈亞拉托提普露出非常落寞的樣子看向下方。

「……少年,一起來吧?大家一起來會比較好玩哦!」

(注4budweiser和advisor音近。)

克圖格亞以食指輕戳真尋的大腿。

真尋將手抵在嘴角思考。先不提好不好玩,有關幻夢境的事情,是直接影響到地球人的未處理事項。真尋正以現在進行式經歷著幻夢境停擺造成的問題,所以能夠清楚體會到這個道理。這麼一來,身為受惠於幻夢境的地球人,還是應該提供協助才對。

「……明白了,既然是這樣,我就幫忙吧。」

「不愧是真尋!我的好感度一鼓作氣Maximum Drive!」

「你的好感度上升幅度出了什麼問題?不提這個,現在要做什麼?」

聽到真尋的詢問,奈亞拉托提普撇動嘴角,似乎是在笑。雖然擁有秀麗的容貌,但因為她做出這種動作,即使說客套話也稱不上嬌憐可愛。

「為了讓地球眾神放心在崗位上努力工作,必須保障他們的生命安全才行。因為那些傢伙只要失誤一次就會剩下一條內褲,再失誤一次就化為白骨。」

「上次聽你說的時候,不是從自己身高差不多的高度摔下來便會死嗎?」

「……真尋,這是個日新月異的時代。所謂光陰似箭,以英文來說是Arrow in the dark。」

「既然忘記之前的設定,老實承認不就好嗎?」

她還是老樣子,令真尋難以判斷情報的真假。

「我剛才說到哪裡……對了,由於要保障地球眾神的生命安全,為此非得要考慮到某些事情才行。」

奈亞拉托提普說完之後向旁邊使個眼神,克圖格亞隨即不知道從哪裡拉來一張附滾輪的白板。明明直到一瞬間之前,周圍都是一無所有的狀態,真不知道她從哪裡拿出白板。

「這是從哪裡拿來的?」

「……啊?四次元燈座。」(注5)

「裝燈泡的地方弄成四次元要做什麼?」

「……我還可以拿出時光縫紉機、穿透湯、尋人牛排或是適應刀……少年,想看嗎?」

「別拿了別拿了。」

這名少女的發言還是一樣危險。

「開始進行腦力激蕩吧!不過是以克蘇魯神話的風格進行。」

「如果採用克蘇魯神話的風格,腦漿應該真的會激蕩,拜託別這樣。」

真尋不由得抱頭。

「本次討論的主要議題,就是保護地球眾神的手段。」

奈亞拉托提普在白板寫下「如何讓地球眾神在今後活下去」,鄭重地如此宣布。

「保護的手段是指什麼?」

「坦白說,就是抵禦外敵攻擊的防衛系統。」

「是指異神嗎?」

「是的,正是異神。不過,如同各位所知,異神已經被克子燒得不只全熟,甚至還蒸發了。」

(注5英文插座(pocket)與燈座(socket)音近。)

「新型異神還要五百年左右才能做好吧?」

「換算成地球時間大概是這樣沒錯。如果只是一般的擊墜還有得修,不過這次連骨架都燒光。真是的,拜託你節制一下啦。」

「……當時是不小心氣昏頭,我現在已經在反省。」

奈亞拉托提普投射過來的苛責視線,令克圖格亞沮喪地喝著茶。

「不過,你們來到地球任職,不是要代替異神保護地球眾神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即使如此,也無法構成不用打造新型異神的理由,而且下一代的異神必須設計得更強。總之是這麼一回事。」

總覺得到最後只會沒完沒了,不過真尋的常識無法套用在腦袋是宇宙構造的這些傢伙身上,所以真尋決定不講話。

「所以,這次要設計成什麼規格?」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其實我已經有大致的構想。」

奈亞拉托提普的眼神閃亮,把一大張製圖紙貼在白板上。紙上是某種類似異神輪廓的圖樣,以及解釋細部構造的文字列。

「首先是單純增加數量。」

「打造兩架嗎?」

「Exactly。」

奈亞拉托提普彈響手指。數量加倍戰力也會加倍,這確實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是這麼一來,不就要花費更多時間打造嗎?雖然真尋想提出這個意見,但他再度打消念頭。光是打造一架就要幾百年,若是要打造兩架,真尋在有生之年想必無法親眼見到。無論如何,他今後應該還得應付這兩個邪神好一陣子。

「此外,每架異神的戰力也要提升。克子,你不是曾經和異神戰鬥過嗎?有沒有什麼改良的空間?」

「……雖然異神最多可以達到第三形態,不過除了最終形態之外,其他形態都意外地脆弱,所以應該針對各種形態進行強化。」

「嗯嗯,具體來說?」

「……首先是第一形態。增加炮台比較好,大概要四組,然後不同炮台要加上不同屬性。」

「你說的屬性是什麼?」

「咦!真尋不知道嗎?地水風火四大屬性,遊戲里不是也經常用到嗎?順帶一提,依照德雷斯先生的說法,克子是火屬性,我是地屬性。」

「為什麼地會怕火?應該是風吧?」

「請去問德雷斯先生,大家都這麼吐槽,我們其實也很無奈。總之在這個世界上,有時候會巧妙把相剋順序設定成一個循環,比方說受到地之精靈守護的機體,要是被風之精靈守護的機體從背後放熱血技能攻擊,即使是最終魔王也可以一招打倒。」

她的說明不但冗長,而且莫名其妙。

「……再來,第二形態。當時我遭遇的是追蹤雷射,無論再怎麼躲,依然緊咬著我不放。」

「百發百中的戀愛魔彈是吧!」

「愛上了又能怎樣?」

奈亞拉托提普一如往常,不會努力試著讓別人聽懂她的話。

「……不過這樣只是連續射擊,攻擊手段很單調,所以下一代我覺得改成格鬥招式比較好。」

「嗯嗯,比方說?」

「……衝撞。那種龐大質量當然要好好利用,應該一邊旋轉一邊撞上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奈亞拉托提普對克圖格亞的提議頻頻點頭,並且在異神的設計圖上加註。

「……再來,第三形態。乾脆變形成為人型比較好。」

「喔!我也有這種想法。」

奈亞拉托提普露出一副正得我意的模樣,揚起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

「第三形態的主炮很強,所以只要保留主炮並且變成人型,就可以提高機動力,這樣在格鬥方面,也可以進行更有彈性的攻擊。」

「非常好非常好!」

奈亞拉托提普的興緻高昂。至於跟不上兩人亢奮步調的真尋,只能讓她們的對話從左耳進、右耳出,甚至期待著會議儘快結束,拿起茶杯的次數也增加。真尋在幻夢境喝的茶很苦。

「……我覺得第三形態這樣就好。」

「嗯?講完了嗎?那我先告辭。」

真尋想要趕快離席,將屁股移離坐墊的瞬間,奈亞拉托提普緊抓他的手臂阻止他。

「真尋,你要去哪裡(Domine,quo vadis)?小心我處以『釘刑』喔!」

「異種改造計劃不是討論完了嗎?」

「你說這什麼話,還沒完喔。」

「啊?剛才克子不是說第三形態這樣就好嗎?異神祇有到第三形態吧?」

「真尋,你太天真了,重製版異神多一個階段,擁有最終形態。」

「……啊?」

「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要打造兩架異神?再來……你應該懂吧?」

奈亞拉托提普露出暗藏玄機的笑容。依照這傢伙會有的想法……

異神有兩架。

最終形態。

「難道……」

「沒錯!就是究•極,合•體!」

奈亞拉托提普的眼神閃亮無比,並且像是慾火難耐般扭動著身體。

「……一架是人型,另一架維持初期形態,然後兩架合體。只要讓主炮系統鏈接,威力不只是單純加倍,而是會產生相乘效果。」

真尋不經意覺得,克圖格亞的說明語氣也變得火熱,不過這傢伙原本就隨時都很火熱。嗯,這句話講得不錯。

「這樣的話,會讓人有點擔心能量供給不足……總之,到時候再犧牲一個地球眾神補充能量吧。」

「這個系統是用來保護地球眾神,怎麼可以犧牲地球眾神?」

「沒有啦,那個……」

「防衛計劃只是借口,你們實際上是依照自己的喜好在玩吧?」

「……大致符合。」

「應該要否定吧!」

「再來是異神的名字,聽起來像是主角座機的名字比較好,比方說Ganglion。」

「我記得那是關節囊腫的英文吧?」

「聽起來不是十分帥氣嗎?究極合體之後成為Ganglion ileus!」

「ileus是腸阻塞的意思吧?為什麼究極合體會引發腸阻塞?這樣完全是惡化!」

「啊啊,我的命名品味,連我自己都陶醉到暈眩的地步……」

「快去醫院挂號。」

真尋也覺得自己快要暈眩了。

「紙上談兵暫且到這裡就好。」

「真的好嗎?」

「問題在於預算……」

奈亞拉托提普的表情一沉。

「預算?不能向行星保護機構申請嗎?幻夢境也屬於他們的管轄範圍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行星保護機構的預算被砍了。」

「啊?」

「宇宙聯合的非常任理事星,有一顆俗稱『宇宙聯合提款機』的先進星球,不久之前進行政黨輪替,執政黨因而下台,然後新的執政黨徹底禁止浮濫支出。」

「然後,那顆行星甚至刪減支持宇宙聯合的資金,行星保護機構連帶受害,幻夢境也因此被拖累?」

「不愧是真尋,一點都沒錯。」

看來平成時期的經濟大蕭條,不只在地球,甚至擴散為全宇宙的規模。這個時代真是難熬。

「那幻夢境要怎麼辦?」

「既然沒錢,當然只能去賺錢。」

「怎麼賺?」

「我想真尋應該知道,偶爾會有訓練有素的造夢者,從現實世界來到這座幻夢境,而且這裡也有原住民。所以我想在這裡開店,從他們身上搜刮……更正,從他們身上賺錢,請問你意下如何?」

「不用問我,你們打從一開始便已全部決定好了吧?即使我不同意也會做吧?」

「真尋這麼快便能理解,真是幫了個大忙。」

真尋不是理解,而是死心。奈亞拉托提普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察覺真相?

「所以是開什麼店?要賣什麼東西?」

「這個嘛……嘻嘻,要開一間可以和可愛女生喝酒玩樂的店!」

「酒店嗎?」

「失敬!請說這是只有內心純真的客人能夠進入的成人社交場所!」

「為什麼講到這裡會忽然火大?」

「店名叫做『幻夢俱樂部』。」

「你只是想講這個吧?」

真尋不禁抱頭。

為什麼要在地球人潛意識的集合體中開店,而且偏偏是那種陪酒賣笑的店?

此外,還有現實上的問題。

要想抵達這座縞瑪瑙之城,花費的精力可不能等閑視之,必須渡過河流穿越樹林,橫越遼闊的冷之高原,抵達冰凍荒野卡達斯,然後翻越險峻的山脈才能抵達。

這簡直是在挑戰沒有記錄點的最終迷宮,真尋實在不認為會有客人不辭辛勞地前來光顧。然而,奈亞拉托提普已經躍躍欲試,事到如今不管再怎麼勸說,她應該都不會改變主意。

「在這座縞瑪瑙之城裡找個地方,改裝成一間充滿時尚氣息的店,到時候也要請真尋幫忙。」

「幫、幫什麼忙?」

「店裡預定會提供酒類和簡單的料理,所以真尋,請盡情發揮你那不像男高中生會有的主婦風格吧。」

「你是在找我和主婦的麻煩嗎?」

「克子,價目表設計好了嗎?」

奈亞拉托提普轉而詢問克圖格亞。雖然至今悶不吭聲的所以真尋沒有察覺,但克圖格亞其實在矮桌上放了一張A4白紙,似乎在寫些什麼。她聽到詢問之後放下筆,把A4紙張遞給奈亞拉托提普。

真尋也一起看向這張紙。

「嗯嗯,黃金蜂蜜酒,可以選擇加冰、加水或是加汽水。」

「是要搭乘拜亞基嗎?」

「雞尾酒是密斯卡,通寧。」

「不準偷加奇怪的東西。」

「還有從熊本的鄉土甜點得到靈感而製作的甜點,SAN值低落也能吃的即食達貢。」

「吃了好像會害SAN值更低,別這樣。」

「使用許多夏塔小弟的蛋製作而成的卡士達布丁——布丁公主。」

「不準過度壓榨夏塔小弟,這樣它很可憐。還有,布丁的名字也要改一下,這樣聽起來出現率好像很低。」

「為了肚子很餓想吃重口味食物的你而準備——Mi•goreng。」

「Migoreng?你是說那種像是印度尼西亞炒麵的玩意?」

「咦?炒麵?」

「啊?你不是說Migoreng嗎?」

「是的,Mi•goreng。」

「……」

「……」

「……你講一下做法。」

「首先要準備新鮮的米•戈……」(注6)

「不準提供這種料理給客人!」

即使將價目表列出的菜色一一數落,奈亞拉托提普仍不想修改。依照她剛才那番話,這些料理似乎都會由真尋負責製作,真是夠了。

「料理先暫定這樣,再來需要可愛的女生,不過已經有我們了。」

「不準講自己是可愛的女生。所以要由你們自己來嗎?」

「是的,由我們三人自己來。」

這些傢伙似乎打算由三人自己來。

由三人自己來。

三人?

「……咦?三人?」

(注6克蘇魯神話中的虛構外星種族。)

「真尋當然也要一起來羅!」

「啥!我?為什麼?」

「我走正常路線,克子走沉默寡書路線,真尋走傲嬌路線,這不是很巧妙的分工合作嗎?」

「你腦袋有問題嗎?我是男生啊!」

「真尋,這你就不懂了。即使是男生,那有什麼不好呢?」

「開什麼玩笑!」

「真尋,請聽好。雖然當面告訴本人也很奇怪……不過你是美少年,甚至足以讓我一見鍾情,所以當然要善加利用。」

「你要我男扮女裝?」

「『偽娘』這種新形態已經在世間確立,所以肯定會有相應的需求。放心,真尋的長相絕對沒問題,而且聲音也像是女配音員壓低噪子的聲音,所以恰恰好是中性少女喔!」

「少啰唆,混賬!」

真尋激動地站起身,轉身背對奈亞拉托提普她們。

「……少年,你要去哪裡?」

「這種滿是邪神的地方,誰待得下去!我要回自己的房間!」

「……真尋,這是死亡的前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要是繼續待在這裡,肯定會順勢演變成被迫男扮女裝的下場。

雖然不知道出口在哪裡,真尋依然穩穩踏出步伐。

喀嘰。

腳邊傳來這樣的聲音,下一瞬間,腳底感到一種發麻的刺激感。這股類似觸電的感覺從腳底傳到身體、傳到四肢末梢,並且北上抵達頭頂。

「怎怎怎怎怎麼么么么么會麻麻麻麻麻……」

電流也使得舌頭抽搐,講話變得結結巴巴。

「真尋,你踩到了。」

「什什什什什什……」

「……為了避免少年逃走,我已經預先設置麻痹陷阱。」

「喂喂喂喂喂你你你你你們們們……」

「……順帶一提,我還有設置地洞和木桶炸彈。」

「好險呢,真尋,要是踩中木桶炸彈,就會顯示『遺憾!真尋的冒險到此結束!』並且回到標題畫面。」

「啊嘎嘎嘎嘎嘎嘎……」

「克子,好機會!趁機幫真尋換衣服!」

「……技能『剝取邪神』發動。」

「住住住住住手手手手手……」

數分鐘后。

「……喔喔喔……沒想到居然這麼……」

奈亞拉托提普忍不住發出感嘆。

「……唔呼……唔呼……」

相對的,克圖格亞一句話也不說,但是呼吸聲比說話的音量還大,雙眼更釋放出燦爛的光芒。

真尋面前放著一面大型穿衣鏡,鏡中映出他的身影。

深藍色連身裙搭配純白圍裙,裙子有著可愛的荷葉邊。頭上戴著蕾絲頭飾,雙腿套上白色過膝襪,腳上則是穿著令人感覺穩重保守的黑色娃娃鞋。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女僕。

「真尋,這樣行得通!你肯定會是點台率第一的紅牌!」

「……少年……好漂亮……啊,鼻血……」

「也上妝看看吧。真尋的皮膚原本就很好,所以上淡妝即可,然後擦個顏色低調一點的口紅。」

「……少年,希望你能當我的情婦,然後和奈亞子一起跟我親熱,並且一起生寶寶吧。」

噗嘰。

真尋腦中某種重要的東西燒斷了。

「你們兩個~~~」

真尋緊握著不知何時位於手中的叉子,朝一切的元兇——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攻擊。

「咦!嗚咕喔!」

「……啊嗚!」

真尋穿過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之間,兩人的慘叫聲隨即從身後傳來。

「什……么……只、只有一瞬間……」

「……十七突刺……雙重傷害……」

擦身而過的瞬間,真尋在兩人身上留下無數刺痕。雖然是史無前例的神技,不過對於這一瞬間的真尋來說,那種事情不是他無法施展這種招式的理由。

「真、真尋?」

「……少年?」

身後傳來兩人的聲音,真尋翻動裙擺悠然轉身。

「再來想被刺哪裡?眼睛?喉嚨?心窩?選擇自己喜歡的部位吧,我會正確迅速地深深刺下去。」

「不妙!看來引發無謂的影響—真尋已經變成『解除血之封印的真尋』!」

「……沒有滿足條件就不能使用的隱藏角色嗎?」

「狩獵的時間到了。」

「請請請、請請請等一下,真尋!是我們的錯!我們反省的程度已經比海還深!你看,我和克子都放棄抵抗了吧,這就是證據!我們不迎擊也不抵抗,已經完全服從於你!」

「對我來說,毫無抵抗不算是武器。」

「咿噫噫!一

不考慮還有第二招的可能性,犀利至極的一記突剌襲向奈亞拉托提普。然而她在千鈞一髮之際,在地上翻滾一圈緊急迴避。真是個刁鑽愛亂跑的棘手獵物。

「打從笫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一直有這個念頭……好想狂剌你一頓……」

「剛、剛才你已經這麼做了,而且在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晚上,你也有狂刺我柔嫩的肌膚——

哇哇哇!我明白啦!這個企畫就當作沒發生過吧!預算方面我也會刪減無謂的支出想辦法生出來!我會生出預算!所以請把叉子收起來啊!」

奈亞拉托提普含淚下跪磕頭。

「……少年,我也錯了,希望你可以原諒我。來,給你米果,這種米果很好吃哦!使用的是國SAN大豆醬油!」

克圖格亞也在奈亞拉托提普旁邊正坐,企圖以這種方式收買真尋。

然而真尋低頭看著兩人,緩緩搖了搖頭。頭上頭飾的重量正是現實的重量。

「……太遲了。無論你們要中止企畫還是怎麼做,這身打扮已經……確實烙印在我的記憶里……」

「慢著,真尋這樣是個大美人耶!你想想,最近的男生不是愛穿女僕裝嗎?」

「……如果是這種外型的少年,我有自信讓你愛上我。當然是基於性的意味。」

「詛咒陳屍於幻夢境的自己吧。」

真尋省略所有預備動作,一瞬間逼近到兩人面前。抬頭看著真尋的兩人,表情因為驚愕而扭曲。真尋緊握手中閃著銀光的叉子猛然往下揮。

鏗的一聲,叉尖命中縞瑪瑙的地面,這一招又被躲開。仔細一看,兩人各自往兩側逃開,真是令真尋痛恨至極。

「明、明明明明白了!不然這樣吧!關於在這裡發生過的事情,我會把真尋腦中的相關記憶消除!」

「……你說什麼?」

「只要放棄開店,消除真尋男扮女裝的記憶,讓一切打從一開始就沒發生過,這樣所有事情都能解決吧?」

真尋猶豫著是否要繼續踏出腳步,並且在心中思考奈亞拉托提普說出的這番話。確實,只要這段屈辱的記憶從腦中完全消失,等於打從一開始便不曾來幻夢境。

在這裡將她們逼入一蹶不振的絕境也不錯,但是這兩個傢伙,好歹是行星保護機構派來代替異神保護地球眾神的職員,仔細想想,要是在這時候解決她們似乎不太好。

冷靜下來,並且成熟一點吧!真尋放鬆握住叉子的力道,將兇器收進圍裙口袋裡。

「既然你這麼說,代表我的記憶可以刪除吧?」

「是的,做得到。」

「克子,拿宇宙測謊機出來。」

「……是。」

「……你這麼不相信我嗎?」

真尋將宇宙測謊機指向潸然落淚的奈亞拉托提普,然而機器毫無反應,看來她不是空口說白話。

「我知道了,那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我要消除這段差勁透頂的記憶,你們也去準備迎接地球眾神。」

「遵命!」

奈亞拉托提普明顯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充滿活力地舉手響應。不過這麼一來,本次會議到底有什麼意義?感覺到最後,大家只是在這座縞瑪瑙之城閑聊一些有沒有做都無妨的事情。

這些傢伙總是儘可能讓劇情走向拐彎抹角,結果到最後又回到起點。這種狀況太常發生,應該說十之八九都是如此。

但真尋嘆口氣之後放棄思考這種事。事到如今,說再多也無濟於事,先不提這個,他只希望儘快從腦中刪除這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那就快點消除吧。」

「知道了。嚕嚕~」

奈亞拉托提普哼著歌,將手高舉到背後,並且伸入衣服內側。

接著,她從衣服里抽出某種東西。看到那個東西的真尋,表情微微抽搐。

「我說……奈亞子。」

「嗯?」

「……那是什麼?」

「啊?這是刪除記憶棒,奈亞拉托提普專用款式『咒月者:LunaJoker』。」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那都是很平凡的棒球用球棒。而且依照光澤判斷,那並非木製,而是金屬球棒。

「姑且問一下……這是要用來做什麼?」

「還用問嗎?當然是朝真尋的腦袋……」

「等一下,混賬!被這種玩意打中會出人命吧!」

「真尋,不用擔心,我會連同你被打的記憶一起消除掉!」

「哪裡不用擔心啦!」

「……少年,不然由我來吧?」

「克、克子要怎麼做?」

「……用這根刪除記憶棒,克圖格亞專用款式『活火焰:HeatJoker』。」

「還不是一樣!」

而且克圖格亞的球棒在噴火,熱量使周圍空氣緩緩搖曳,殺傷力似乎更高。

「真尋,就把不堪回首的記憶,朝思念與願望的盡頭重設!」

「……女僕裝的記憶,不會留在少年的『回憶』里。」

「慢著!住手住手啊!」

咚嘶鏗!

這個擬聲詞貫穿腦袋。

真尋失去意識。

「真是的,這樣終於能鬆一口氣。」

奈亞拉托提普拭去額頭的汗水,並且深深嘆一口氣。

真是干鈞一發。沒想到只是讓真尋穿個圍裙服,竟會令他覺醒到那種程度。像這樣回顧剛才的狀況,奈亞拉托提普真想誇獎自己居然能迴避那種叉子猛攻。

「不過,這是很珍貴的光景。」

被刪除記憶棒打昏的心愛少年真尋,仰躺在奈亞拉托提普的腳邊。

順帶一提,克圖格亞也倒在旁邊。奈亞拉托提普在刪除真尋的記憶時,順手讓克圖格亞的腦袋也挨了一記。

「記得真尋丟臉模樣的人,只有我就行了……咯咯咯……」

奈亞拉托提普輕笑著,並且將手伸進衣領,取出三口小型數字相機。

「不過,我還是想好好拍照留念。」

啪喳啪喳,奈亞拉托提普為昏倒的真尋拍照。

從各式各樣的角度拍攝。

還不時更換真尋的姿勢。

「這、這個姿勢……哈啊哈啊……」

解開真尋胸前的鈕扣,弄亂裙子,露出過膝襪。真是不成體統,實在是不成體統,一定要世世代代傳下去。

「呼,真是充實的攝影會。」

以各種設定拍完真尋的整套撩人寫真集之後,奈亞拉托提普露出男性完事後的表情,滿足地點了點頭。

「只要有這麼多素材,就有幹勁製作『化身奈亞卡片大戰』的自製卡片。」

奈亞拉托提普不由得露出笑容。

這是在奈亞拉托提普星瞬間爆紅,從小朋友到大朋友都愛玩的對戰型卡片遊戲,只要把卡片插入機體就會出現卡片上的角色,以這種方式進行二對二的戰鬥。

「得在第八彈卡片組啟用之前製作真尋卡才行,而且當然是傳說等級的稀有卡。要設計哪些強到作弊的技能呢……」

想象心上人會在機台里重現,奈亞拉托提普不禁暗自歡喜。

那麼,玩樂的時光結束了。

接下來得讓真尋回到現實世界,迎接地球眾神進入幻夢境才行,而且明天必須解決關於伊斯之偉大種族的事件,不能老在這種地方玩鬧。

玩樂是玩樂。

工作是工作。

要是摸魚過頭,可能會丟掉這份派駐地球的工作,這麼一來便得和真尋分開。對於現在的奈亞拉托提普而言,這是比受到克圖格亞的業火焚燒還要痛苦的事。

「嘻嘻……真尋,為了讓我們永遠在一起,我會努力的!」

奈亞拉托提普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心上人,為了溫柔讓他躺回現實世界的床而踏出腳步。

咕哩。

啊,踩到克圖格亞的頭。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