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德州中院通報女子不孕被虐致死案

德州中院通報女子不孕被虐致死案

互聯網 2021-01-22 08:28:45

11月17日晚間,山東禹城市人民法院通報關於被告人張吉林、劉蘭英、張丙涉嫌犯虐待罪一案有關情況,稱將嚴格依法公正重審此案。

(原題為《關於被告人張吉林、劉蘭英、張丙涉嫌犯虐待罪一案有關情況的通報》)

》》》此前報道

山東女子不孕被虐打致死:遭摧殘長達半年,一審法院程序違法

遭到「打、凍、餓、禁閉」等「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摧殘」,持續時間達半年,山東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某洋於2019年1月31日被公婆和丈夫虐待致死,年僅22歲。

方某洋幼年時與母親合照  荔枝新聞 圖

11月17日,方某洋的表哥謝樹雷對澎湃新聞說,妹妹方某洋身高1米76,出嫁時有160多斤,去世時只有60多斤。「一直到死至今(對方)沒有一個道歉。」

此前,德州禹城市人民法院認定「方某洋在營養不良的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軟組織挫傷死亡」,判張某林(方某洋公公)三年有期徒刑,劉某英(方某洋婆婆)兩年兩個月有期徒刑,張某(方某洋丈夫)緩刑。此後,德州中院二審將該案被發回禹城市法院重審。

澎湃新聞注意到,據三被告人供述,他們均因方某洋不能受孕而不滿。被告人張某林為發泄私憤,多次毆打虐待方某洋,且多次是在酒後,僅案發當日就毆打方某洋達三次;劉某蘭多次毆打虐待方某洋,包括凍餓、打臉、用木棍抽打、捅戳被害人臉部、頸部等。

一審程序違法

11月17日,方某洋家屬的代理律師張金武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案件已發回禹州市人民法院重審,將於本月19日開庭。他們堅持被告人有兩個罪名——故意傷害罪和虐待罪。此外,「受害人母親沒有勞動能力,我們要求被告向受害人家屬賠償死亡賠償金和生活費。」

同日,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該案刑事和民事部分均會重新審判。

律師提供的《山東省禹城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顯示,該案由山東省禹城市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告人張某林、劉某英和張某涉嫌虐待罪,於2019年5月9日向禹城市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經依法審查查明,因被害人方某洋身體及與方某洋娘家人矛盾糾紛原因,自2018年7月份以來,被告人張某林、劉某英、張某多次對方某洋實施餓肚子、用木棍抽打方某洋身體,冬天在屋外罰站等虐待行為,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毆打方某洋,致使其死亡。

圖片來自荔枝新聞

該案一審審理期間,程序上出現諸多問題。

律師提供的《山東省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顯示,該院認為,本案未涉及國家秘密或個人隱私,三原審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應當公開開庭審理,原一審法院不公開開庭審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訴人楊某的法定訴訟權利,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德州中院據此撤銷山東省禹城市人民法院(2019)魯1482刑初165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發回山東省禹城市人民法院重新審判。該裁定書落款日期為2020年4月29日。

死者生前曾遭打、凍、餓和禁閉

謝樹雷稱,方某洋與丈夫張某兩人由媒人介紹相識,2016年農曆11月18日兩人結婚,2018年秋天開始,丈夫張某開始打方某洋。

本案一審判決書

律師張金武提供的該案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認定,被告人張某林、劉某英、張某經常對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某洋以打、凍、餓、禁閉等手段予以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摧殘,並致使被害人方某洋在營養不良的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軟組織挫傷死亡。

判決書顯示,張某林、劉某英和張某曾對方某洋無法生育不滿。

據公公張某林供述,2016年11月18日張某和方某洋結婚,為娶方某洋一共花了13萬元。婚後發現方某洋無法懷孕,后因此和方家人發生矛盾。事發當天婆婆劉某英讓方某洋幹活被拒,其因此多次毆打方某洋。

方某洋的婆婆劉某英供述,方某洋與張某結婚後發現她行為異常,通過了解獲知她有精神方面疾病並無法生育。2018年7月張某去看望方某洋父親被打,此後劉某蘭開始讓方某洋餓飯並毆打。判決書引述劉某英的話:「尤其近幾個月,其打方某洋的次數比較多……方某洋臉上黑了,是其打的,臉上有抓傷,是其用手掐的。冬天天氣變冷了,其還讓方某洋在院子里罰站。隔三差五的罰一次,一站就是半個多小時。」

劉某英稱,張某林喜歡喝酒,自2018年秋天開始,喝完酒後的張某林經常發泄不滿,毆打方某洋,每次下手都不輕。事發當天,張某林也喝了不少酒,當天上午、下午都動手打過方某洋,且用剪子剪掉了方某洋很多頭髮。不讓方某洋吃飯,也是張某林提出來的。

方某洋的丈夫張某供述稱,2017年冬天帶著方某洋去醫院做檢查,他們從醫生處得知方某洋懷過孕流過產,其和家裡人對這件事挺生氣。2018年10月份,其不出去打工了,就經常打方某洋,有時一個星期打她一次,有時打兩次。「剛開始打方某洋的時候她會反抗,後來經常打罵她了,她也害怕我們了,就不再反抗了,只是說『別打我了,我聽話了』」。

家屬期待公平判決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張某林為發泄私憤,多次毆打虐待方某洋,且多次是在酒後。僅案發當日就毆打方某洋達三次;劉某蘭多次毆打虐待方某洋,其毆打虐待行為不限於凍餓、打臉、用木棍抽打、捅戳被害人臉部、頸部等。

一審判決稱:「雖然方某洋一方存在精神障礙、很難受孕及家人存在一定過錯等情況,但這些均不能成為劉某英一家毆打虐待方某洋之理由。」

方某洋的表哥謝樹雷向澎湃新聞否認自己的表妹方某洋有精神問題。同時他表示,「希望法院能夠給我們一個公平公正的判決,我始終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合理的。」

一審判決認定,鑒於各被告人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構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現,決定從輕處罰;各被告人親屬自願預交賠償金人民幣5萬元,決定從輕處罰。經調查,被告人張某犯罪情節較輕,具有悔罪表現,無再犯危險,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的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決定適用緩刑。

禹城市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張某林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劉某英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二個月;被告人張某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被告人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喪葬費37562元、誤工費3000元、交通費2000元,合計42562元。該判決書落款時間為2020年1月22日。

德州中院將該案發回重審后,11月17日,禹城市人民法院政治處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案子正在審理過程中,「要相信法院和法官會有一個公正的判決」。

澎湃新聞記者 朱軒 喻琰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