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張家界華天大酒店價格查詢

張家界華天大酒店價格查詢

互聯網 2020-11-26 22:46:58
九派新聞記者 吳治邦 發自長沙

最近,主營酒店業務的華天酒店再次向市場伸手要錢,公司(000428.SZ)擬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形式,募集資金16.53億元,補充酒店業務流動資金。公告稱,募集的資金將主要用於償還銀行貸款,降低負債率,降低公司經營風險。而就在兩年前,該公司就已經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募集不超過15.50億元,不過在媒體的質疑下,最終沒了下文。

三年內,公司幾次想增發融資,可見公司對資金的需求有多麼的急切。根據2015年的中報顯示,速動比率只有0.18,資金周轉風險遠高於同行業上市公司,且資產負債率達到了80%。就算補充此次募集的資金,負債率仍然將高於60%。截止到2015年6月31日,華天酒店累計負債72.72億元,其中對母公司華天集團向華天酒店提供的資金累計達到了4個多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通過這次16.53億元的定增之後,民營股權投資公司華信恆源將成為華天酒店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達29.44%。

困境 主業不振,轉型遇阻

華天酒店是上市企業中湘軍的代表,也是湖南第一家旅遊上市公司,屬於地方企業中的龍頭企業。然而就是這樣一家在全國坐擁數十家星級酒店的公司,自2014年起,該公司的業績卻出現大變臉,全年虧損高達1.2億元。

對於虧損原因,公司公告稱,高星級酒店效益持續下滑,且2014年新增兩家開業酒店尚處於培育期,使得酒店業同比增加虧損5983.42萬元;而公司的房地產業務由於行業的低迷,且捲入多宗訴訟,使得營業利潤出現大幅度的下滑。事實上,該公司酒店業務自2013年,就出現了8474萬元的巨虧。

困境一:高端酒店遭遇大環境變化

一位熟悉長沙酒店業的業內人士告訴九派新聞記者,「華天酒店向來都以高端消費為主,不過自從八項規定限令下了以後,消費用戶數量自然萎縮,虧損也就不足為奇了。」

長沙市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長沙市139家限額以上酒店企業共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0.2億元,同比增長2.5%,實現利潤總額-1.8億元。其中,虧損企業93家,虧損面達66.9%;虧損額達2.1億元,同比增虧1746萬元。從星級情況看,虧損面最大的是五星級酒店,達75%。

在華天酒店的官方網站上,記者看到客房的價格最低為398元,最高的的則達到了1000元以上。一位長沙酒店業的老總對記者說:「從整個國民的消費能力上來看,民眾普遍能夠接受的價格也就在200元左右,在加上經濟大環境的變化,高端酒店明顯與市場脫節了。」

從華天酒店2014年的財報上看,公司旗下的12家主營業務為住宿的公司,虧損的則達到了8家,就算是盈利的酒店也都處於微利狀態。

困境二:玩「輕資產」培養了競爭對手

在長沙本地酒店市場上,因華天酒店幾年前提出的「輕資產概念」,逐漸興起了多家和華天酒店同質化嚴重且淵源極深的公司。

據一位曾經在華天集團某部門工作的員工說:「受到所謂的輕資產概念影響,華天酒店嘗試託管了一些酒店,華雅國際大酒店就是當中一家,直到現在仍然有人習慣叫它華雅華天。」在華雅國際大酒店的宣傳中,其宣稱擁有江南園林和現代高爾夫球場的豪華生態園林酒店,是國家旅遊局正式授予的五星級酒店。

在華雅國際大酒店的官方網站上,九派新聞記者看到客房的價位最低為368元,最高超過了2000元。不管是從價位還是產品設計方面,同華天酒店都相差無幾。

「可能是利益分配的問題,華天和華雅選擇了分道揚鑣。定位相近,雙方的業務自然會出現短兵相接的情形。」上述長沙酒店業人士告訴記者,「輕資產其實有利有弊,華天酒店提供品牌和管理團隊,開發商提供硬體設施,雖然可以實現低成本快速擴張,但另一方面人才流失和壯大未來對手也不可避免。」

長期跟蹤華天酒店發展資深媒體人告訴記者,「華天酒店在長沙市場上確實有黃埔軍校之稱,但由於酒店業的人員流動比較快,反過來這些培養出來的人,有極有可能去到競爭酒店甚至另立門戶」。

事實上,華天酒店不僅僅面臨著本土高端酒店的競爭,也面臨著喜來登、溫德姆豪廷等國外品牌的競爭。再加上近幾年來,頗受年輕人追捧的特色主題酒店的崛起,以華天酒店為代表的中高端產品可謂內外交困。

困境三:轉型地產,旗下公司卻成失信人

為了躲避中高端酒店市場的冬天,在加碼物業、旅遊以及網路遊戲遭遇股東用腳投票之後,華天酒店選擇了爭議較小的地產領域來夯實利潤。

然而,邁向地產的步伐卻遠非想象中的那麼順利。轉型之初,公司面臨的就是房地產大環境的持續惡化。據公司半年報顯示,上半年房地產業務收入3768.20萬元,比上年同期2.48億元減少2.1億元,減幅84.81%。

其次,公司收購的「北京浩博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陷入債務糾紛中難以自拔。資料顯示,這家華天酒店佔有43.40%股份的房地產公司目前共捲入三起訴訟,涉及的金額分別達到2.64億元、2500萬元和5500萬元。值得注意的是,這家問題公司早在併入華天之前,便與債權人簽訂了《債務重組協議》,並承諾會儘快解決好債務糾紛,然而,直到被華天酒店收購,該公司的債務問題一直未能解決。

記者翻閱國家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看到,這家公司法人代表,同時是華天酒店董事長的陳紀明名字赫然在列。在華天2015年的半年報中,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公司目前訴訟事項涉及金額較大,存在一定的法律風險。公司將通過積極應訴,力求減少損失。」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證券訴訟律師臧小麗告訴九派新聞記者:「一旦公司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絕對會對公司的經營產生負面的影響,比如潛在的客戶會認為該公司信譽度極差,不願與其發生交易,或即使交易也可能會要求先付款再發貨;另外,該公司的銀行賬戶可能被法院查封凍結,錢款只讓進不讓出,還有就是銀行可能拒絕給該公司貸款等等。」

江西朗秋律師事務所劉冰華律師則認為,如果是房地產公司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那極有可能對建築資質認定、招投標產生影響。

事實上,公司在實行重組之前進行財務審計時,該房地產公司已經暴露出諸多問題。一個是債務負擔,公司的凈資產為7.24億元,負債卻達到了8.39億元,歸屬凈資產-1.15億元左右;二是法律糾紛,原有股東雖對債務的解決作了承諾,但華天酒店還是承擔了相應的債務風險。然而併購還是在大股東的主導下完成了,最終該房地產公司成為華天酒店業績的定時炸彈。

針對旗下的房地產公司麻煩不斷的情況,華天酒店證券部的工作人員對九派新聞記者表示,「自己是新來的,對公司相關的狀況仍然不是特別了解,不能回答相關問題。這些所有的質疑,在領導商量之後,會儘快給出一個答覆。」隨後這名工作人員又說:「能不能等過段時間,通過郵件或者面對面交流?」

現狀 斷臂求生卻又四處擴張

讓人難以理解的是,華天酒店一邊遭遇「寒流」一邊卻又依然保持著在各地擴張酒店業務的「熱情」。

為了避免連續兩年虧損的尷尬,華天酒店在上半年出售了全資子公司紫東閣華天大酒店(湖南)有限公司100%股權,為公司貢獻了1.79億元的非經常性損益。然而,這家子公司是在三年前才被全資購入上市公司旗下的,自2012年一直就徘徊在盈利與虧損之間。

另一方面,華天酒店在湖南益陽、永州、婁底等地仍持續投入資金進入中高端酒店市場。公司方面稱,「2014年酒店業新增兩家開業酒店(張家界華天及婁底華天)尚處於培育期,使得酒店業同比增加虧損5983.42萬元。」

上述業內人士分析稱:「這些項目都是幾年前開始的,已經投入了相當多的資金,不可能扔下不管,否則就成為爛尾工程了。」

「事實上,不管是旅遊景區還是城市中心地帶,中高端酒店的經營都遇到了困局。今年上半年,整個中高端酒店大多虧損。」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長沙酒店業資深人士感嘆道,「現在一些中高端酒店已經開始考慮轉型了,要麼向休閑娛樂餐飲業發展,要麼向中低端酒店進軍。」

對於華天酒店布局旅遊景區的做法,這位資深人士表示,「一般新開張的酒店需要經過半年時間進行培育,且現在又遇上大環境的不景氣,非常不看好華天酒店的布局策略。」

喘息 關聯交易獲得巨額收益

華天酒店近五年股權相對穩定,截止到2015年中報,華天實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天集團」)仍然是最大的股東,持有46.03%的股權。公開資料顯示,華天集團為國有獨資集團企業,直屬湖南省國資委管理。近年來,華天集團同華天酒店的幾次資產運作,格外引人關注。

關聯交易一:不費吹灰力獲土地轉讓收入

2014年華天酒店以3501萬元,收購華天集團所持永州華天城置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永州華天城」)70%的股權。這家標的公司主營房地產業務,在被併購的前一年,與永州華天酒店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永州華天」)共同競得140畝商住兩用性質的建設用地,並且已經預付了8740萬元的購地款。

在2014年全年的財報中,永州華天城為華天酒店貢獻了7346.43萬元的利潤。也就是說,華天酒店用3501萬元的價格,購得了在當年立馬兌現7346.43萬元利潤的華天集團資產。

事實上,在永州華天城所取得的收益上面,華天酒店並沒有花費太大的力氣。永州華天城將手中的80畝交給另一家地產公司進行開發,而後就可以收取項目合作開發收益,且不承擔後續任何債權債務方面的糾葛。在2014年報上看到,除了當初的收購款,華天酒店也沒有為此投入一分錢。

華天酒店方面也確認,永州華天城根據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將合作開發基本收益9600萬元確認為土地轉讓收入。

關聯交易二:「進出」紫東閣華天大酒店

2012年上市公司以1.63億元的價格,競得華天集團持有的紫東閣華天大酒店(湖南)有限公司(下稱「紫東閣」)63.87%股權,對應的評估價格大約在2.55億元。以2011年9月30日為基準日,紫東閣經評估的資產總計為2.68億元,負債總計1286.61萬元。

記者注意到,早年,公司以5419萬元的出資額度獲得紫東閣36.13%的股權,此次收購完成後,公司共持有紫東閣100%的股權。

然而,2015年,紫東閣被華天酒店以高出收購價1億多元即3.92億元轉讓給了民營企業湖南樂天睿智投資有限公司,同時華天酒店所欠紫東閣2.12億元的債務由受讓方承接。

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1月28日,紫東閣單位資產總額為3.28億元,負債總額1.63億元,凈資產為1.65億元。華天酒店對紫東閣華天負債2.12億元。

雖然酒店被轉讓了,但記者在長沙看到這家酒店仍然掛著「紫東閣華天大酒店」的牌子。酒店位於長沙火車站的東北邊,四周商鋪林立。

「三年前行情那麼好,華天酒店就以那麼低的價格拿到了,也許是子公司的緣故吧。況且華天酒店已經有了紫東閣華天三成多的股權,別人也不好插手啊。」長沙酒店業的資深人士猜測。

從三年後的售價來看,當年的價格確實有待商榷。紫東閣被以3.92億出售。短短三年時間裡,便實現了一個多億的增值,這還不包括華天酒店被移除的2.12億元的債務,這還是整個中高端酒店市場是呈現劇烈下滑的情況下出現的。如此高價出現在市場上,讓人不由得對三年前的「華天集團和華天酒店之間的交易」的交易價格產生了懷疑。

記者從股權轉讓的公告中查閱到,受讓方湖南樂天睿智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為石京宇。通過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可知,石京宇還是湖南天龍房產物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其旗下的公司從事房地產開發十多年,對地產行業應該了如指掌,既然給出現在的價格,就一定有足夠的理由。

回應:有一些問題希望多包容

針對上述交易,國家發改委體改所國有資產研究中心主任高梁對九派新聞記者表示:「如果紫東閣的股權被母公司華天集團全部掌握,那麼上述的交易是沒問題的。不過既然華天集團只持有華天酒店部分股權,那麼為什麼不將資產直接賣出抑或直接運作,反而讓子公司從中獲益?」根據他的推測,可能是旗下的上市公司遭遇到了市場寒流或者是經營不善,母公司企圖通過資產運作的手段讓其財務報表變得更好看一些。

對於這個是否存在著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高梁對記者表示:「這個很難一下子輕易下結論,當然對於此種類型的資產交易,國有企業應當給出解釋,否則就真的坐實國有資產流失了。」

針對這兩宗資產交易,華天集團的工作人員在和華天酒店的工作人員溝通之後,對記者表示:「這塊涉及到上市公司的問題,因此暫時不便發表任何意見,不過問題已經被遞送至集團公司高層。」在採訪結束之後,工作人員再次給記者打來電話說:「現在華天酒店是『湖南混改』的排頭兵,是會有一些問題,希望能夠多包容。」

未來 能源大鱷或將入主華天

值得關注的是,通過這次16.53億元的定增之後,民營股權投資公司華信恆源將成為華天酒店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達29.44%,離大股東華天集團(持股32.48%)只差3%左右。如此小的股權差距不由得讓人浮想聯翩,而這家公司的股東名單更是讓這種聯想有了具體的指向。

根據公司近期公布的定增報告顯示,「中科恆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摩達斯投資有限公司、北京終南山投資控股有限公司 」分別持有華信恆源60.61% 、15.00% 、12.00%的股權。但記者翻閱工商資料查到,華信恆源的實際控制人為向軍。

「這是一個資本大鱷,早些年跟華天酒店的淵源極深,曾經擔任過華天酒店的母公司華天集團旗下子公司的負責人,不過這都已經是90年代的事情了。去年12月份重新殺回湖南資本市場,雖然目前沒有新的動向,但後續發展確實值得關注。」上述業內人士說。從這家股權投資公司成立的時間點上,更有理由懷疑其下一步的企圖。記者查詢資料發現,華信恆源成立於2014年12月23日,而華天酒店公布非公開發行預案的時間為當年的12月30日,兩者相差不到一周的時間。

隨後記者嘗試聯繫向軍,不過其以處于敏感時期、不便對外發聲為由,拒絕了採訪。

公開資料顯示,向軍所領導的中科恆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從事著風能、太陽能、生物能、海洋能發電技術的開發和諮詢服務,磁懸浮軸承應用技術開發,電力設備的研究、開發、生產、銷售及其相關的技術服務,風光互補供電系統及其相關產品的研究、開發、生產、銷售等業務。

不過,早前有媒體以「中科恆源核心技術被指是騙局」發文,對其產品進行嚴重質疑,競爭對手則指責其「涉嫌高價圍標」。據媒體報道,中科恆源業務做到15億以上,95%客戶源自於各級政府。

在昆明招標事件中,就因為被舉報圍標而遭到了昆明市紀委的調查,不過最終不了了之。而在三亞項目海棠灣入口路風光互補路燈、太陽能庭院燈、濱海E路風光互補路燈的競標中,更被外界指責就是為中科恆源量身定做的,因為中科恆源是唯一擁有全永磁懸浮風光互補燈的業內企業。

公開資料顯示,中科恆源在2010年的業績實現了巨大的飛躍,簽訂合同6億多元,實際收入2.3億元。並且在2012年的時候衝刺上市,不過最終沒能成功。

向軍此次集結16億現金而來,不可能只是看重華天酒店的投資回報而來的,畢竟中高端酒店業的業績至少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不可能好轉,這個殼資源顯然更有吸引力。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