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張家界之絕閱讀答案四年級下冊語文

張家界之絕閱讀答案四年級下冊語文

互聯網 2020-12-06 01:11:47
張家界絕對有資格問鼎諾貝爾文學獎,假如有人把她的大美翻譯成人類通用的語言。

鬼斧神工,天機獨運。別處的山,都是親親熱熱地手拉著手,臂挽著臂,唯有張家界,是彼此保持頭角崢嶸的獨立,誰也不待見誰。別處的峰,是再陡再險也能踩在腳下,唯有張家界,以她的危崖崩壁,拒絕從猿到人的一切趾印。每柱岩峰,都青筋裸露、血性十足地直插霄漢。而峰巔的每處縫隙,每尺瘠土,又必定有蒼松,或翠柏,亭亭如蓋地笑傲塵寰。銀崖翠冠,站遠了看,猶如放大的蘇州盆景。曲壑蟠澗,更增添無限空濛幽翠。風吹過,一嘯百吟;雲漫開,萬千氣韻。

剛見面,張家界就責問我為何姍姍來遲。說來慚愧,二十六年前,我本來有機會一睹她的芳顏,只要往前再邁出半步。那是為了一項農村調查,我輾轉來到了她附近的地面。雖說只是外圍,已盡顯其超塵拔俗的風姿。一眼望去,峰與峰,似乎都長有眉眼,雲與雲,彷彿都識得人情,就連坡地的一叢綠竹,罅縫的一蓬虎耳草,都別有其一種爽肌滌骨的清新和似曾照面的熟悉。是晚,我歇宿于山腳的苗寨。客棧貼近寨口,推窗即為左道,道邊婆娑著白楊,楊樹的背後喧嘩著一條小溪,溪的對岸為駢立的峰巒。山高霧大,滿世界一片漆黑。我不習慣這黑,翻來覆去睡不著,於是披衣出門,徘徊在小溪邊,聽上流的轟轟飛瀑。聽得興發,索性循水聲尋去。拐過山嘴,飛瀑仍不見蹤跡,卻見若干男女圍著篝火歌舞。火堆初燃之際,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樹枝。燃到中途,樹枝通體赤紅,狀若火之骨。再後來,又變做熔化的珊瑚,令人想到火之精,火之靈。自始至終,場地上方火苗四躥,火星噼噼啪啪地飛舞,好一派火樹銀花。猛抬頭,瞥見夜空山影如魅,森森然似欲探手攫人,「啊……」一聲長驚,恍悟我們常說的「魅力」之「魅」,原來還有如此令人魂悸魄悚的背景。

從此,我心裡就有了一處靈性的山野。且摘一片楓葉為書籤,揀一粒卵石做鎮紙,留得這紅塵之外的秋波,伴我闖蕩茫茫前程。猶記前年拜會畫家吳冠中,聽他老先生敘述七十年代末去湖南大庸寫生,如何無意中撞進張家界林場,又如何發現了漫山詭錦秘綉。欣羨之餘,也聊存一絲自慰,因為,我畢竟早他四五年就遙感過張家界,竊得她漏泄的吉光片羽。

是日,當我乘纜車登上黃獅寨的峰頂,沐著濛濛細雨,凝望位於遠方山脊的一處村落,雲拂翠涌,忽隱忽現,疑幻疑真,恍若蜃樓,想象它實為張家界內涵的一個短篇。不過,僅這一個短篇表現力就足夠驚人,倘要勉強譯成文學語言,怕不是淺薄如我者所能企及。天機貴在心照,審美總講究保持一定的距離,你能拿酒瓶盛裝月白,拿油彩捕捉風清?客觀一經把握,勢必失去部分本真。當然不是說就束手無為,今日既然有緣,咦,為什麼不鼓勇試它一試。好,且再隨我鎖定右側那一柱倒金字塔狀的岩峰,它一反常規地拔地而起,旁若無人地翹首天外,乍讀,猶如一篇激揚青雲的散文,再讀,又彷彿一集浩氣淋漓的史詩,反覆吟味,更不啻一部滄海桑田的造化史——為這片歷經情劫的奇山幻水立碑。

1.文章開頭說:「張家界絕對有資格問鼎諾貝爾文學獎,假如有人把她的大美翻譯成人類通用的語言。」請解釋這句話的含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張家界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天機獨運」的創造,從第二段看,張家界的山水在哪幾個方面與眾不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作者認為張家界風景的「表現力」「足夠驚人」,請以第五段對倒金字塔狀岩峰的描寫為例加以說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結合原文,回答下面的問題。

(1)第三段對於篝火燃燒的大段描寫,在文中具有什麼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作者說:「從此,我心裡就有了一處靈性的山野。」文中這一「靈性」表現在哪些地方?(請從第三段、第四段各舉一例回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