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婚姻訴訟主題曲

婚姻訴訟主題曲

互聯網 2020-10-22 05:09:57

第十章 湊合婚姻(2)

殷立臉有羞色,欲做解釋。

讓莊子萱搶了口:「夫人怎麼安排,我們就怎麼做,你有什麼好解釋的。」相比殷立,言詞幹脆,不做尷尬之相。紫舟心嗯聲讚許:「庄小姐的性子比你好多了,我喜歡。」隨即命人引殷立二人回房。

剛剛走出艙門,殷立感覺不對,急忙轉身瞅了瞅,驚呼:「哎呀!姜聰和魁嬰呢!」眾人均搖頭不知。殷立朝外急喊:「姜聰!魁嬰!……。」連喊了數遍,也沒人應聲。紫舟心勸說:「你別急,這裡風浪聲大,她們可能沒有聽見。」殷立急得像熱鍋里的螞蟻:「她們該不會是怕挨罵,嚇跑了吧?跑了怎麼辦,怎麼辦喲?」

心裡亂麻,正沒主意,莊子萱伸手斜上一指:「她們在上面。」

眾人順她手指方向看去,果然瞧見她們垂頭喪氣的坐在艦頂之上。

殷立大舒口氣,朝上喊話:「你們兩個下來,睡覺去了!」姜聰和魁嬰只搖頭,不介面。殷立又朝她們招手:「下來吧,我不會罵你們的。」姜聰抹了把鼻涕,表情囂張:「不罵不行啊,子萱太壞了,你要狠狠罵她、踹她,我才下來。」魁嬰也順著話茬說:「她不讓我帶你走,她壞,壞女人就該罵。」

莊子萱冷笑:「有本事,你們自己罵!」

姜聰扇扇鼻子:「誰放的屁,好臭!」

莊子萱氣得要拔槍。

殷立伸手阻止,沖她搖頭,緊著跟姜聰說:「子萱給你們洗衣服,帶你們玩,又給你們買好吃,她哪一點不好了,你說得出來,我就罵。」姜聰想了半天,說:「不罵也行,她以前打暈過我,我要她現在給我道個歉。」見他那滑稽樣兒,眾人大笑。殷立嘿了一聲:「幾百年前的事,你怎麼還記得這麼清楚?好好好,她是該給你道歉。」轉頭朝莊子萱說:「消消火,道個歉也沒什麼,就當哄小孩。」

莊子萱倒是聽話,朝上冷冷說了一句:「打暈你是我不對,對不起了。」

姜聰張嘴大笑,手舞足蹈:「哎呀,沒關係,沒關係,那是場誤會,我不計較。魁嬰,走了。」魁嬰不依:「我也要她給我道歉,她…她…?」想了半天沒想出一件罪狀出來,姜聰裝模作樣的勸說:「她什麼她,人家給你洗衣服,帶你玩,還給你買好吃的,你要謝謝人家才對,還讓人家道歉,你好意思啊。走,下去吧。」

鬧了一場小彆扭,眾人都各自回房。

☆☆☆☆

甲板上風很大,燈也很暗。

除了執勤的士兵,其餘官兵都去了艙內。

那執勤的士兵時不時的把目光瞄向甲板一角,原來是唐宇軒兄妹肩挨著肩坐在護欄邊。她們的鞋子被濺起來的水花侵濕了大半,就像堅守崗位的士兵,一動也不動;更像是對情侶,傾聽海浪譜曲,花前月下,幾度忘情。兩人就這麼坐著也不說話,看不出喜怒哀樂。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可人徐徐起身,甜甜笑說:「外面冷,我回去睡覺了。」

唐宇軒還是有些放心:「喂,你沒事了吧?」唐可人神情淡定,淺笑說:「你守著我,就是怕我有事,怕我跳海啊。」唐宇軒乾笑說:「我的妹妹怎麼可能傻到跳海呢,這…這我不擔心,你…你真的沒事了?」唐可人輕輕鬆鬆的說:「現在沒事了,剛才是有些不舒服,那是因為我心態不好,殷立那麼好的男人,當然會有很多女人喜歡,我怎麼可以為這種事吃醋呢,你說是吧。」這話一說出來,就把唐宇軒激怒了:「是什麼是!他現在把自己當成皇帝了,後宮佳麗三千啊他,今天一個娥皇妃,明天一個豐田貴子,後面又來一個莊子萱。你就盡替他考慮了,可他把你放在什麼位置上了?」

唐可人忍不住發笑:「我都沒惱,倒把你惹惱了。其實沒你說的這麼誇張,我都了解過,你剛說的這三個姐姐都為他付出過很多,她們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反倒是我,沒為他做過什麼。」

唐宇軒朝天苦笑:「你連舐光佛嬰都讓給他吃了,還想為他做什麼?夫人問你,你還遮遮掩掩說是自己吃了沒什麼效果,你從來都沒騙過夫人,這次為了他也開了先例了。」唐可人蹙眉說:「我給他吃舐光佛嬰不光是為了救他,也是為了救我們這個世界。好了,別不高興了,其實說真的,剛才我只是心裡不舒服,聽說女人吃醋會心疼,我怎麼就沒有心疼的感覺呢?不心疼最好,說明一開始就沒事。」唐宇軒臉色更苦了:「又在和我掩飾吧,真搞不懂你,這是你們女人天生的異能嗎?」

唐可人嬉笑說:「嗯,專殺你這樣的男人。」雙手抱肩,只覺身子發冷:「不和你說了,我要回去睡覺了,你也回去吧。」話罷,抱了抱唐宇軒,道了句晚安就離開了。

這女人的心思千奇百怪,讓人琢磨不透。

唐宇軒就是這麼長期琢磨,始終也沒把准唐可人的脈象。他不明白,唐可人剛剛不久還噓聲嘆氣,滿臉憂愁,陰雲密布;怎麼轉眼之間就雲開霧散了呢,不僅想通了,還說了一大堆的傻話。總之不管唐可人想通也好,沒想通也罷,這事都不能善罷甘休,他認為錯在殷立,不該當著唐可人的面和莊子萱卿卿我我。

打定主意,來到殷立的艙室外敲門。

等殷立開門出來,他瞥見室內床上有人,頓時火冒三丈,揪著殷立的領襟就往艦艇外面拉。搞得殷立莫名其妙,驚問:「什麼事讓你發這麼大火?」唐宇軒惱怒已極:「廢話少說!跟我出來,我有事要找你算賬!」殷立被他拉著橫衝直撞,腳下踉蹌幾欲摔倒,忙說:「嘿!輕點,輕點。」

衝出艙門,唐宇軒將殷立推到護欄邊,怒叱:「你小子怎麼回事!天下的女人都成你未婚妻了!你說,你打算怎麼安置可人?現在就給我一個交代!」

殷立整整衣裝,調笑:「喂喂,上回我們都說好了,可人是你的,我退出,是不是這樣?」唐宇軒怒氣不減:「誰和你說好了,我准你退出了嗎!說,現在就說,你打算怎麼安置可人。」殷立輕揉他胸,語中帶哄:「消消火,你瞧你好好的一個紳士,犯不著為我大動肝火。其實呢,你逼我也沒用,我已經有老婆了。」

唐宇軒氣順了不少,語調放低:「我知道,三個老婆嘛,加上可人四個,不準再多了,再多我跟你翻臉。」

殷立伸手打住:「停停停,不是三個,也不是四個,我只有一個老婆和一個未婚妻。」唐宇軒一口惡氣又蹭了上來:「你這話什麼意思!」殷立見他一臉兇相,相逼甚急,心知今晚不說個明白,指不定會生出什麼是非來,稍稍沉吟:「事到如今,我就跟你實話實說了吧,上次我見舟心夫人下令要刺殺豐田貴子,我一時情急就編了個謊,她只是我的一個普通朋友而已,不是我的未婚妻。」

唐宇軒臉色堆喜:「好事啊,說明你還不算特別花。」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