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壞女孩拍攝地點

壞女孩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30 12:41:02

張海兒

張海兒1957年生於廣州,1982年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舞台設計系,1985年至1988年於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研究生學習,1995年至今,《新周刊》雜誌攝影師。1990年德國海德堡伯勞斯(Braus)出版社出版作品集《張海兒,中國影像》。

他的重要個展包括1993年瑞士洛桑愛麗舍博物館《另一個中國》與德國法蘭克福雅爾塔宮《美人及其他》,以及1995年丹麥奧爾胡斯影像畫廊的《張海兒》等。參加的群展包括:1988年第19屆法國阿爾勒國際攝影節《今日中國攝影家》;1991年瑞士弗利堡《另一種方式看瑞士》和在法國巴黎與圖盧茲的《無疆界醫生二十年》;1997年德國柏林《當代中國攝影藝術》;2002年北京藝術文件倉庫的《面對現實》與2007年《廣州國際攝影雙年展》等。

展開剩餘93%

瞿穎,廣州,一九九七年

他是中國攝影界的異數,蜚聲國際卻不追求聲名,自開一派卻不妄稱大師,他用作品蔑視權威,卻對晚輩謙遜有加;張海兒是藝術的完美主義者, 藝術之於他是生命的全部,張海兒用快門的荷爾蒙點燃自己,也用張力十足的影像點燃別人。

他是顧錚眼中的「當代城市攝影先驅人物」,肖全說,「張海兒是一面不可逾越的牆」;他也是中國攝影界的一面旗幟,更用自己一貫獨立憤怒的熱血精神成為中國的「切·張海兒」。他拍攝了「一輩子也整理不完」的圖片,卻從未停止繼續拍攝的熱情,2008年他呈現出了驚人的創作激情,也在各大影展上成績卓然。

窗邊的胡源莉,廣州,一九八七年

張海兒是中國最富經驗也最前衛的攝影師之一。

李威廉為陳衝上妝,孫周和張海兒在觀看,上海龍華賓館,一九九九

1985年,張海兒考入廣州美術學院,攻讀油畫碩士。當時他並沒有意識到攝影會成為他藝術創作的焦點以及他得心應手的表達媒介。

在那個藝術迅猛發展的年代,人們普遍輕視攝影作為一種藝術的美學價值。但張海兒不顧各種鄙夷,開始用一種高度個人化的方式探索攝影,發展出自己對於某類特殊形式和內容的偏好,非常黑暗,也非常坦誠。

胡源莉,廣州,一九八四年

皮加勒,巴黎,一九八八年

伊莎貝拉·布婁在馬丹·馬吉拉首次發布他的艾赫美斯女裝系列之夜,巴黎聖奧諾雷郊區路二十四號,一九九七年

黑暗的原因顯而易見:那些空間往往只容光從從一線門縫裡悄然滲進;或者鏡頭和對象貼得如此之近,幾乎不容光線擠身其間。黑暗是一個有意為之的視覺密碼,且不僅僅是視覺上,精神和形而上的陰影同樣浸潤了畫面。

奧斯卡·王爾德之墓,巴黎,拉雪茲神父公墓,二零一一年

這種氛圍強調了一種潛在的情色感,照中人物似乎以帶點羞澀的喜悅在炫耀。黑暗存留在他們的舉手投足之中,也確如觀者被慫恿的推測,黑暗存在於他們的天性里。即便這種黑暗並不能嚴格地歸為照中人的私人特質,照片仍然暗示了那是他們所在社會的一部分。

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彷彿一個「旅人」,在不同的時空驀然找到自己。無論是在故鄉廣州的大街小巷,還是在巴黎的紛繁夜景之中。對「旅遊者」更為準確的闡釋是加繆所謂的「局外人」。

今天,當我們以後見之明來回看他的作品,會發現它們提供了一個同樣特定的對中國底層文化的敘述,貫穿中國三十年的經濟改革和社會轉變歷程。這些圖像挑戰著我們對於正常的定義,告訴我們,沒有什麼比「表象」更加直言不諱。其隱含的信息令人高興:對於人類心智和形體的定義始終是參差多態的。

《拉丁舞競賽者在練習》廣州沙面 1994

《湖南風景》湖南 1999

1996年,他開始為當時剛剛成立的深圳新聞期刊《新周刊》工作,這給了他不多卻穩定的收入。

張海兒繼續著自己對女性主題及其他女性化的身份形態的探索,他發現,現今的很多成功女人都足以去雇傭一位攝影師去捕捉她們自然凋零前的年輕形體。其中的一些人他會反覆拍攝,時間長達六年或是更多。從這些照片有趣的模式和拍攝地點來看,究竟誰在誰的掌控之下其實並不明晰,妙在曖昧。

《麥依桃》上海梅龍賓館 1998

《唐卿》廣州 1994

在人物肖像中,每張照片都是一次與真實個體的相遇,這種感覺帶有一點震驚、興奮、愉悅。每個主體在照片中被呈現都不僅是皮相,它超越了那種膚淺的肖像照,不是簡單地將張三李四困於照片標準的方形景框內。

《梁嘉》廣州Hit夜總會 1995

《棉棉》廣州 1997

《王緯和一位吸煙的男子》廣州 1989

張海兒讓自己的好奇心引領著他,也因而讓我們作為觀者進入了日常生活的陰影之中,進入了當時的情景、人物、以及一種充滿情緒和慾望的領域;而在一遇見攝影師,他們便給予直接的回應——自覺而恣意。

《緬甸木姐珍寶公司劇場》2005

《湯翠瑩》廣州 2004

《緬甸木姐珍寶公司劇場》2005

這些作品的共同之處在於,畫面主體的存在自然地呈現出一種堅持自我的姿態,而這是張海兒巧妙地賦予每個個體的。種種脆弱的自我與更具彈性的角色並置,在欣喜、苦痛、歡愉和悲傷之間交替,張海兒的作品為這些真實的人言說著他們各自自然真摯的狀態。

寶塔,廣東番禺,二零一二年

《巨物》廣東番禺 2012

三十年來,在其數量龐大的所有作品之中,那些女人的照片是讓張海兒最引以為傲的。攝影就是保存和擁有。「通過這種方法,」他說,「我可以永遠擁有她們。」

(文章內容來源於網路,經編輯重新整理,版權歸原作者。如有疑問,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