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唐詩精讀五拍攝地點

唐詩精讀五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30 21:19:06

對不起,我沒法告訴你那麼多東西,就告訴你全集吧。感遇之一 張九齡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 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 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感遇之二 張九齡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 運命惟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李白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月下獨酌 李白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 永結無情游,相期邈雲漢。 春思 李白 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 當君懷歸日,是妾斷腸時。 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 望岳 杜甫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贈衛八處士 杜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 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 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 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 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 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佳人 杜甫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自雲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關中昔喪亂,兄弟遭殺戮。 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 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 夫婿輕薄兒,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 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 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茅屋。 摘花不插發,采柏動盈掬。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夢李白二首之一 杜甫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 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 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 落月滿屋樑,猶疑照顏色。 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 夢李白二首之二 杜甫 浮雲終日行,遊子久不至。 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 告歸常局促,苦道來不易。 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 出門搔白首,若負平生志。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孰雲網恢恢,將老身反累。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送別 王維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歸卧南山陲。 但去莫復聞,白雲無盡時。 送綦毋潛落第還鄉 王維 聖代無隱者,英靈盡來歸。 遂令東山客,不得顧採薇。 既至金門遠,孰雲吾道非? 江淮度寒食,京洛縫春衣。 置酒長安道,同心與我違。 行當浮桂棹,未幾拂荊扉。 遠樹帶行客,孤城當落暉。 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 青溪 王維 言入黃花川,每逐青溪水。 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 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葦。 我心素已閑,清川澹如此。 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渭川田家 王維 斜光照墟落,窮巷牛羊歸。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荊扉。 雉〔句隹〕麥苗秀,蠶眠桑葉稀。 田夫荷鋤立,相見語依依。 即此羨閑逸,悵然吟式微。 西施詠 王維 艷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 朝為越溪女,暮作吳宮妃。 賤日豈殊眾,貴來方悟稀。 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羅衣。 君寵益嬌態,君憐無是非。 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 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 秋登蘭山寄張五 孟浩然 北山白雲里,隱者自怡悅。 相望始登高,心隨雁飛滅。 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髮。 時見歸村人,沙行渡頭歇。 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 何當載酒來,共醉重陽節。 夏日南亭懷辛大 孟浩然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 散發乘夜涼,開軒卧閑敞。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 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 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 孟浩然 夕陽度西嶺,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 樵人歸欲盡,煙鳥棲初定。 之子期宿來,孤琴候蘿徑。 同從弟南齋玩月憶山陰崔少府 王昌齡 高卧南齋時,開帷月初吐。 清輝淡水木,演漾在窗戶。 苒苒幾盈虛,澄澄變今古。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 千里其如何,微風吹蘭杜。 尋西山隱者不遇 邱為 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十里。 扣關無僮僕,窺室惟案幾。 若非巾柴車,應是釣秋水。 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 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里。 及茲契幽絕,自足盪心耳。 雖無賓主意,頗得清凈理。 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春泛若耶溪 綦毋潛 幽意無斷絕,此去隨所偶。 晚風吹行舟,花路入溪口。 際夜轉西壑,隔山望南斗。 潭煙飛溶溶,林月低向後。 生事且瀰漫,願為持竿叟。 宿王昌齡隱居 常建 清溪深不測,隱處唯孤雲。 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 茅亭宿花影,葯院滋苔紋。 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與高適薛據登慈恩寺浮圖 岑參 塔勢如湧出,孤高聳天宮。 登臨出世界,磴道盤虛空。 突兀壓神州,崢嶸如鬼工。 四角礙白日,七層摩蒼穹。 下窺指高鳥,俯聽聞驚風。 連山若波濤,奔湊如朝東。 青槐夾馳道,宮館何玲瓏! 秋色從西來,蒼然滿關中。 五陵北原上,萬古青蒙蒙。 凈理了可悟,勝因夙所宗。 誓將掛冠去,覺道資無窮。 賊退示官吏並序 元結 癸卯歲,西原賊入道州,焚燒殺掠,幾盡而 去。明年,賊又攻永州,破邵,不犯此州邊鄙而 退,豈力能制敵歟?蓋蒙其傷憐而已!諸史何為 忍苦征斂!故作詩一篇以示官吏。 昔歲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戶,洞壑當門前。 井稅有常期,日晏猶得眠。 忽然遭時變,數歲親戎旃。 今來典斯郡,山夷又紛然。 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 是以陷鄰境,此州獨見全。 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 令彼征斂者,迫之如火煎。 誰能絕人命,以作時世賢。 思欲委符節,引竿自刺船。 將家就魚麥,歸老江湖邊。 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 韋應物 兵衛森畫戟,宴寢凝清香。 海上風雨至,逍遙池閣涼。 煩痾近消散,嘉賓復滿堂。 自慚居處崇,未睹斯民康。 理會是非遣,性達形跡忘。 鮮肥屬時禁,蔬果幸見嘗。 俯飲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神歡體自輕,意欲凌風翔。 吳中盛文史,群彥今汪洋。 方知大蕃地,豈曰財賦強。 初發揚子寄元大校書 韋應物 凄凄去親愛,泛泛入煙霧。 歸棹洛陽人,殘鍾廣陵樹。 今朝為此別,何處還相遇。 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寄全椒山中道士 韋應物 今朝郡齋冷,忽念山中客。 澗底束荊薪,歸來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遠慰風雨夕。 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 長安遇馮著 韋應物 客從東方來,衣上灞陵雨。 問客何為來,采山因買斧。 冥冥花正開,揚揚燕新乳。 昨別今已春,鬢絲生幾縷。 夕次盱眙縣 韋應物 落帆逗淮鎮,停舫臨孤驛。 浩浩風起波,冥冥日沈夕。 人歸山郭暗,雁下蘆洲白。 獨夜憶秦關,聽鍾未眠客。 東郊 韋應物 吏舍局終年,出郊曠清曙。 楊柳散和風,青山澹吾慮。 依叢適自憩,緣澗還復去。 微雨靄芳原,春鳩鳴何處? 樂幽心屢止,遵事迹猶遽。 終罷斯結廬,慕陶真可庶。 送楊氏女 韋應物 永日方戚戚,出行復悠悠。 女子今有行,大江溯輕舟。 爾輩苦無恃,撫念益慈柔。 幼為長所育,兩別泣不休。 對此結中腸,義往難復留! 自小闕內訓,事姑貽我憂。 賴茲托令門,仁恤庶無尤。 貧儉誠所尚,資從豈待周? 孝恭遵婦道,容止順其猷。 別離在今晨,見爾當何秋。 居閑始自遣,臨感忽難收。 歸來視幼女,零淚緣纓流。 返回 晨詣超師院讀禪經 柳宗元 汲井漱寒齒,清心拂塵服。 閑持貝葉書,步出東齋讀。 真源了無取,忘跡世所逐。 遺言冀可冥,繕性何由熟? 道人庭宇靜,苔色連深竹。 日出霧露餘,青松如膏沐。 澹然離言說,悟悅心自足。 返回 溪居 柳宗元 久為簪組累,幸此南夷謫。 閑依農圃鄰,偶似山林客。 曉耕翻露草,夜榜響溪石。 來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 登幽州台歌 陳子昂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返回 古意 李頎 男兒事長征,少小幽燕客。 賭勝馬蹄下,由來輕七尺。 殺人莫敢前,須如蝟毛磔。 黃雲隴底白雪飛,未得報恩不能歸。 遼東小婦年十五,慣彈琵琶解歌舞。 今為羌笛出塞聲,使我三軍淚如雨! 返回 送陳章甫 李頎 四月南風大麥黃,棗花未落桐葉長。 青山朝別暮還見,嘶馬出門思故鄉。 陳侯立身何坦蕩,虯須虎眉仍大顙。 腹中貯書一萬卷,不肯低頭在草莽。 東門酤酒飲我曹,心輕萬事皆鴻毛。 醉卧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雲高。 長河浪頭連天黑,津口停舟渡不得。 鄭國遊人未及家,洛陽行子空嘆息。 聞道故林相識多,罷官昨日今如何? 返回 琴歌 李頎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凄萬樹風入衣。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后楚妃。 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餘里,敢告雲山從此始? 返回 聽董大彈胡笳聲兼寄語弄房給事 李頎 蔡女昔造胡笳聲,一彈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淚沾邊草,漢使斷腸對歸客。 古戍蒼蒼烽火寒,大荒沈沈飛雪白。 先拂聲弦后角羽,四郊秋葉驚〔扌戚〕〔扌戚〕。 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竊聽來妖精。 言遲更速皆應手,將往複旋如有情。 空山百鳥散還合,萬里浮雲陰且晴。 嘶酸雛雁失群夜,斷絕胡兒戀母聲。 川為靜其波,鳥亦罷其鳴。 烏孫部落家鄉遠,邏娑沙塵哀怨生。 幽音變調忽飄灑,長風吹林雨墮瓦。 迸泉颯颯飛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 長安城連東掖垣,鳳凰池對青瑣門。 高才脫略名與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返回 聽安萬善吹咸(上)角(下)篥歌 李頎 南山截竹為篳篥,此樂本自龜茲出。 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為我吹。 傍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 世人解聽不解賞,長飆風中自來往。 枯桑老柏寒颼〔風留〕,九雛鳴鳳亂啾啾。 龍吟虎嘯一時發,萬籟百泉相與秋。 忽然更作漁陽摻,黃雲蕭條白日暗。 變調如聞楊柳春,上林繁花照眼新。 歲夜高堂列明燭,美酒一杯聲一曲。 返回 夜歸鹿門山歌 孟浩然 山寺鐘鳴晝已昏,漁梁渡頭爭渡喧。 人隨沙路向江村,余亦乘舟歸鹿門。 鹿門月照開煙樹,忽到龐公棲隱處。 岩扉松徑長寂寥,惟有幽人自來去。 返回 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 李白 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 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 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 廬山秀出南斗傍,屏風九疊雲錦張。 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闕前開二峰長。 銀河倒掛三石樑,香爐瀑布遙相望。 回崖沓障凌蒼蒼。 翠影紅霞映朝日,鳥飛不到吳天長。 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黃。 黃雲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為廬山謠,興因廬山發。 閑窺石鏡清我心,謝公行處蒼苔沒。 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 遙見仙人彩雲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願接盧敖游太清。 返回 夢遊天姥吟留別 李白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霓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渡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淥水蕩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岩萬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岩泉,栗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 裂缺霹靂,丘巒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台。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 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 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 須行即騎訪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返回 金陵酒肆留別 李白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喚客嘗。 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返回 宣州謝〔月兆〕樓餞別校書叔雲 李白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返回 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岑參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 隨風滿地石亂走,匈奴草黃馬正肥。 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 風頭如刀面如割,馬毛帶雪汗氣蒸。 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 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 車師西門佇獻捷! 返回 輪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岑參 輪台城頭夜吹角,輪台城北旄頭落。 羽書昨夜過渠黎,單于已在金山西。 戍樓西望煙塵黑,漢兵屯在輪台北。 上將擁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軍行。 四邊伐鼓雪海涌,三軍大呼陰山動。 虜塞兵氣連雲屯,戰場白骨纏草根。 劍河風急雪片闊,沙口石凍馬蹄脫。 亞相勤王甘苦辛,誓將報主靜邊塵。 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 返回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岑參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猶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黲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返回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杜甫 國初以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 將軍得名三十載,人間又見真乘黃。 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 內府殷紅瑪瑙盤,婕妤傳詔才人索。 盤賜將軍拜舞歸,輕紈細綺相追飛。 貴戚權門得筆跡,始覺屏障生光輝。 昔日太宗拳毛〔馬咼〕,近時郭家獅子花。 今之新圖有二馬。復令識者久嘆嗟。 此皆騎戰一敵萬,縞素漠漠開風沙。 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雜煙雪。 霜蹄蹴踏長楸間,馬官廝養森成列。 可憐九馬爭神駿,顧視清高氣深穩。 借問苦心愛者誰,後有韋諷前支盾。 憶昔巡幸新豐宮,翠花拂天來向東。 騰驤磊落三萬匹,皆與此圖筋骨同。 自從獻寶朝河宗,無復射蛟江水中。 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里。龍媒去盡鳥呼風。 返回 丹青引贈曹霸將軍 杜甫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青門。 英雄割據雖已矣,文採風流今尚存。 學書初學衛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 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 開元之中常引見,承恩數上南熏殿。 凌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 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 褒公鄂公毛髮動,英姿颯爽猶酣戰。 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 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淡經營中。 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 玉花卻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 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 弟子韓干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 干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 將軍畫善蓋有神,偶逢佳士亦寫真。 即今漂泊干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 塗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 但看古來盛名下,終日坎〔土稟〕纏其身! 返回 寄韓諫議 杜甫 今我不樂思岳陽,身欲奮飛病在床。 美人娟娟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鴻飛冥冥日月白,青楓葉赤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或騎麒麟翳鳳凰。 芙蓉旌旗煙霧落,影動倒景搖瀟湘。 星宮之君醉瓊漿,羽人稀少不在旁。 似聞昨者赤松子,恐是漢代韓張良。 昔隨劉氏定長安,帷幄未改神慘傷。 國家成敗吾豈敢,色難腥腐餐楓香。 周南留滯古所惜,南極老人應壽昌。 美人胡為隔秋水,焉得置之貢玉堂? 返回 古柏行 杜甫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 雙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 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 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 憶昨路繞錦亭東,先主武侯同〔門必〕宮。 崔嵬枝幹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 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 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元因造化功。 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剪伐誰能送? 苦心豈免容螻蟻?香葉終經宿鸞鳳。 志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返回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 杜甫 大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別駕元持宅見臨潁李十二娘舞劍器,壯其蔚〔足支〕。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開元三載,余尚童稚,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瀏漓頓挫,獨出冠時。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曉是舞者,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匪盛顏。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書帖,數嘗於鄴縣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盪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氵項〕洞昏王室。 梨園子弟散如煙,女樂餘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返回 石魚湖上醉歌並序 元結 漫叟以公田米釀酒,因休暇,則載酒於湖上,時取一醉;歡醉中,據湖岸,引臂向魚取酒,使舫載之,遍飲坐者。意疑倚巴丘,酌於君山之上,諸子環洞庭而坐,酒舫泛泛然,觸波濤而往來者,乃作歌以長。 石魚湖,似洞庭,夏水欲滿君山青。 山為樽,水為沼,酒徒歷歷坐洲鳥。 長風連日作大浪,不能廢人運酒舫。 我持長瓢坐巴丘,酌飲四座以散愁。 返回 山石 韓愈 山石犖确行徑微,黃昏到寺蝙蝠飛。 升堂坐階新雨足,芭蕉葉大梔子肥。 僧言古壁佛畫好,以火來照所見稀。 鋪床拂席置羹飯,疏糲亦足飽我飢。 夜深靜卧百蟲絕,清月出嶺光入扉。 天明獨去無道路,出入高下窮煙霏。 山紅澗碧紛爛漫,時見松櫪皆十圍。 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革幾〕! 嗟哉吾黨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歸! 返回 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 韓愈 纖雲四卷天無河,清風吹空月舒波。 沙平水息聲影絕,一杯相屬君當歌。 君歌聲酸辭且苦,不能聽終淚如雨。 洞庭連天九嶷高,蛟龍出沒猩鼯號。 十生九死到官所,幽居默默如藏逃。 下床畏蛇食畏葯,海氣濕蟄熏腥臊。 昨者州前槌大鼓,嗣皇繼聖登夔皋。 赦書一日行萬里,罪從大辟皆除死。 遷者追迴流者還,滌瑕盪垢清朝班。 州家申名使家抑,坎軻只得移荊蠻。 判司卑官不堪說,未免捶楚塵埃間。 同時輩流多上道,天路幽險難追攀。 君歌且休聽我歌,我歌今與君殊科。 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 有酒不飲奈明何! 返回 謁衡岳廟遂宿岳寺題門樓 韓愈 五嶽祭秩皆三公,四方環鎮嵩當中。 火維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專其雄。 噴雲泄霧藏半腹,雖有絕頂誰能窮? 我來正逢秋雨節,陰氣晦昧無清風。 潛心默禱若有應,豈非正直能感通! 須臾靜掃眾峰出,仰見突兀撐青空。 紫蓋連延接天柱,石廩騰擲堆祝融。 森然魄動下馬拜,松柏一逕趨靈宮。 紛牆丹柱動光彩,鬼物圖畫填青紅。 升階傴僂薦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廟內老人識神意,睢盱偵伺能鞠躬。 手持杯〔王交〕導我擲,雲此最吉餘難同。 竄逐蠻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長終。 侯王將相望久絕,神縱慾福難為功! 夜投佛寺上高閣,星月掩映雲〔日童〕〔日龍〕。 猿鳴鐘動不知曙,杲杲寒日生於東。 返回 石鼓歌 韓愈 張生手持石鼓文,勸我識作石鼓歌。 少陵無人謫仙死,才薄將奈石鼓何! 周綱凌遲四海沸,宣王憤起揮天戈。 大開明堂受朝賀,諸侯劍佩鳴相磨。 搜於岐陽騁雄俊,萬里禽獸皆遮羅。 鐫功勒成告萬世,鑿石作鼓隳嵯峨。 從臣才藝咸第一,揀選撰刻留山阿。 雨淋日炙野火燎,鬼物守護煩〔扌為〕呵。 公從何處得紙本?毫髮盡備無差訛。 辭嚴義密讀難曉,字體不類隸與蝌。 年深豈免有缺畫,快劍砍斷生蛟鼉。 鸞翔鳳翥眾仙下,珊瑚碧樹交枝柯。 金繩鐵索鎖鈕壯,古鼎躍水龍騰梭。 陋儒編詩不收入,二雅褊迫無委蛇。 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遺羲娥。 嗟予好古生苦晚,對此涕淚雙滂沱。 憶昔初蒙博士征,其年始改稱元和。 故人從軍在右輔,為我度量掘臼科。 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寶存豈多! 氈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載數駱駝。 薦諸太廟比郜鼎,光價豈止百倍過! 聖恩若許留太學,諸生講解得切磋。 觀經鴻都尚填咽,坐見舉國來奔波。 剜苔剔蘚露節角,安置妥帖平不頗。 大廈深檐與蓋覆,經歷久遠期無佗。 中朝大官老於事,詎肯感激徒□(「妍」右上一橫改為「合」)婀。 牧童敲火牛礪角,誰復著手為摩挲? 日銷月鑠就埋沒,六年西顧空吟哦。 羲之俗書趁姿媚,數紙尚可博白鵝。 繼周八代爭戰罷,無人收拾理則那。 方今太平日無事,柄任儒術崇丘軻。 安能以此上論列,願借辯口如懸河。 石鼓之歌止於此,嗚呼吾意其蹉跎! 返回 漁翁 柳宗元 漁翁夜傍西岩宿,曉汲清湘燃楚燭。 煙銷日出不見人,〔矣欠〕乃一聲山水綠。 回看天際下中流,岩上無心雲相逐。C����y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