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判若雲泥在線觀看完整未刪減版免費HD超高清

判若雲泥在線觀看完整未刪減版免費HD超高清

互聯網 2020-10-31 18:43:38

不羈的青春 第012章 王允姿生氣了 免費試讀

在我的威懾下,張松帶著他的這群小弟落荒而逃了,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我的身手如此恐怖,擊潰他們簡直易如反掌。

這時我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周黛青早已嚇得花容失色,她身上的那條精緻的黑色連衣裙都被撕破了,露出了裡面粉色的內襯,還有半邊玉雪的肩膀。

「張松他們被我打跑了,你不用害怕了。」

我對周黛青還是沒什麼好感,聲音冷淡的說道。

周黛青抬頭看了我一眼,閃爍著淚光的眼睛中帶著一絲感恩。她平時在同學們面前從來都是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態,然而現在卻露出了小女生楚楚可憐的模樣,不過在我看來,她現在的狀態反倒比平時那種故作清高的樣子可愛許多。

這時周黛青小聲對我說道:「林葉,謝謝你…」

我倒沒想到驕傲的周黛青會對我道謝,這還是讓我挺意外的,不過我也不是沒有禮貌的人,點頭說了句「不客氣」

既然周黛青已經沒事了,我就準備轉身離開。不過這時周黛青忽然低聲說道:「林葉,我想…我想請你再幫我一個忙。」

聽了這話,我不禁覺得這傢伙真夠麻煩的,我已經幫了她一次,她怎麼還沒完沒了了?

但我們好歹是同學,我也不好拒絕她,我眯著眼睛:「說吧,什麼忙?」

周黛青小聲說:「我…我不敢一個人回家,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我有些為難,畢竟王允姿還在樓上等著我,但看到周黛青狼狽的模樣,我最終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好吧。」我無奈的說。

隨後周黛青連忙招手打了輛計程車,一起坐了進去,上車後周黛青低聲對司機說了個「南山別墅區」司機師傅立即調頭出發。

我心想周黛青還真是夠有錢的,南山別墅區可以城裡最豪華的住宅區之一,能在那裡購置房產的,至少得有上千萬的家業。

坐在車上,氣氛有些尷尬,畢竟我和周黛青的關係不好,之前還一度水火不容。

可能周黛青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路上便沒話找話的跟我搭訕,她小心翼翼的:「林葉,我看你功夫很好,你應該算是一名武者吧?」

我淡淡一笑,敷衍的說:「算是吧。」

但我沒有告訴周黛青,練氣士和武者之間的差別簡直判若雲泥,練氣士練的是內勁,練到毫顛時可以飛花摘葉取人性命,但武者只是修鍊外勁,最厲害也不過是靠著肉搏取勝而已。

周黛青當然搞不懂這其中的差別,還憂心忡忡的說道:「林葉,我知道你很能打,但是你招惹了張松,往後最好還是小心一點。張松他爸是在城裡開武館的,他家武館里有很多厲害的武者,如果他們來報仇,那你就危險了…」

周黛青雖然之前對我態度惡劣,但這次我看得出來她是真正關心我,不過至於她的擔心,根本就是杞人憂天,我微笑著說道:「好,我會小心的。」

聊到這裡,南山別墅區已經到了,別墅區禁止計程車進入,所以周黛青到門口就下車了。

臨走前周黛青還邀請我去她家坐坐,很熱情的樣子,但我懶得和她扯上關係,連忙擺手道:「算了,還有人等著我,我先走了。」

聽我拒絕,周黛青的臉上似乎有一抹失落,她看了我一眼,又小聲道:「林葉,今天謝謝你…」

我擺手說道:「舉手之勞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說完后我便坐著計程車回去了,不過走出很遠之後我還能從後視鏡看到周黛青站在原地目送我遠去。

這時司機師傅笑著說道:「你小對象對你還挺好,都走出這麼遠了還送呢…」

我想說周黛青不是我對象,不過跟一個陌生人解釋這個也沒用,於是我就沒有搭話,而這時天邊忽然傳來一陣雷聲,隨後居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這時我才意識到王允姿還在酒吧等我,我離開這麼久她不知道有沒有著急,我連忙催促著司機快點開,趕回酒吧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

下了車,我抬頭便看到王允姿正站在酒吧門口等著我,雨水從酒吧的屋檐上流下,落在王允姿身前不遠的地方。

而這時的王允姿臉色很難看,正不耐煩的看著雨里,我一看就慌了,知道她肯定等著急了。

「允姿姐!」

我連忙喊了她一聲,隨後快步追到門口去,王允姿看到我過來,很不高興的冷哼了一聲。

「臭小子,你不是上廁所去了嗎?怎麼,掉裡面出不來了?」王允姿沒好氣的說。

我連忙低頭道歉,並且將剛才張松想要欺負周黛青,我看到之後阻止了張松,並且把周黛青送回家的事情說了。

本以為王允姿會支持我這種見義勇為的行為,沒想到聽完之後王允姿的臉色更難看了,她猛地伸出手來揪住我的耳朵,厲聲說道:「臭小子,我還說你因為什麼事耽誤了這麼半天,原來是因為周黛青那丫頭啊!你多管閑事救了她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送她回家?」

我被王允姿弄得耳朵生疼,但是偏偏不敢反抗,我無奈的說:「允姿姐,你沒看她剛才多可憐,衣服都被撕破了,我怕她一個人回家有危險…」

王允姿冷哼一聲,沉著臉罵道:「你就怕她一個人回家有危險,不怕我一個人等你有危險嗎?酒吧這種地方多不安全啊,你就讓我站在雨里眼巴巴等你一個多小時?」

我一時著急,連忙辯解道:「可是允姿姐你不一樣啊,平時你晚上經常一個人去夜店,你習慣了,可周黛青喝醉了酒,連走路都費勁呢…」

這話一出口,我便隱約覺得自己說錯話了,我當時也是腦子一熱,簡直就是禍從口出。

果不其然,我說完這句話王允姿的臉就徹底沉了下來,她瞪著一雙美目看著我,沉聲:「林葉你什麼意思?我常去夜店怎麼了?在你心裡我就是個沉迷夜店的不檢點的女人,周黛青就冰清玉潔,對不對?」

我一聽就慌了,連忙擺著手說:「不是,允姿姐,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就是隨口一說…」

但我越解釋王允姿就越生氣,她冷笑著看著我,點頭道:「好,林葉,我明白了,反正在你心裡周黛青比我重要,就是這麼個意思唄?她是公主,必須得有人護送回家,我對你來說無所謂,活該站在雨里等你一個多小時!」

說完,王允姿扭頭就朝著雨里走去,我連忙過去拽她,卻被她掙脫了出來。

「少跟著我,煩著呢!」

王允姿不耐煩的說道,隨後自己伸手攔了一輛車離開了。

我站在雨里看著王允姿離去,心裡簡直絕望極了,周黛青對我來說才是那個無足輕重的女人,她怎麼可能和王允姿相提並論?可就是因為我的冒失,居然傷害了允姿姐的心。

夜雨淅淅瀝瀝的淋在我的臉上,讓我覺得自己特別無助,允姿姐離我而去的那一刻,我甚至感覺失去了全世界…

最後我絕望的坐著公交車回了家,回家之後允姿姐也壓根不理我。

我怕她淋雨感冒,連忙煮了點紅糖水端到她的門口,不過王允姿始終沒有開門,一整晚卧室的門都緊緊關著。

一夜醒來,紅糖水紋絲未動,第二天早上一起上學的時候王允姿也始終沉著臉不說話,這讓我徹底不知所措了,整個心都空蕩蕩的。看著允姿姐冰冷的側臉,我當時便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必須得讓允姿姐原諒我才行。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