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先遣連主題曲

先遣連主題曲

互聯網 2020-10-30 06:44:40

曾任阿里軍分區領導、現離休在蘭州的馬占山與妻子曲珍(藏族)離休后在蘭州生活。后被編入先遣連的他,與剩餘的40多名先遣連官兵一同被打成「叛國集團」,后又平反。(冀江彤攝)

電視劇《雪浴崑崙》劇照。被打成「叛國集團」的成員在押解途中。(劉新攝)

右一為原進藏先遣連機槍班班長王興才,當時也被打入「叛國集團」成員。(冀江彤攝)

電視劇《雪浴崑崙》劇照。何師長為被打成「叛國集團」首領的先遣連連長楊富霖鬆綁。(劉新攝)

中新網烏魯木齊7月14日電(記者李德華)誰能想到,為西藏和平解放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一支「蓋世英勇」的進西藏先遣連,竟然會在一年後被打成「叛國集團」。

做為當時的知情者、後任阿里軍分區領導、現離休在蘭州的馬占山告訴記者,由於英、美、印等國在中印、中尼邊境地區,對我國進行牽制和干涉,破壞和平解放西藏。那時,遠離指揮機關的先遣連電台數度發生故障,失去了和上級機關的聯絡。不久,英、美、印等國電台播出了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說什麼「中國軍隊駐藏北一部,因不堪忍受中共之壓迫,近日多次派員與某國駐軍接觸,有請求受降之意……」此時,國內「三反」運動已如火如荼地開展,有人開始懷疑這支有起義人員參加組建的連隊,隨即中央聯絡部和西藏工委聯絡部派出的工作組進駐了先遣連。

這些聯絡官們利用外國電台的「證據」,做為連夜被突擊審訊的馬占山,經受不了嚴刑逼供,終於屈打成招,編造了一個所謂「以連長曹海林為司令,馬占山為副司令,吾買爾為後勤部長」的「叛國集團」。聯絡官下令集合,收繳了先遣連全體官兵的槍械,武裝看管了先遣連余的40多名官兵。「一夜之間,豐碑蒙塵,英雄含冤」。西藏有關部門也確認此案屬實,建議中央批准,就地正法七八個骨幹。在新疆軍區王震、郭鵬、左齊等將軍的堅持下,經再三交涉,上級才決定將「叛國分子」押回新疆再審。

已經去世的進藏先遣連偵察參謀周奎琪曾回憶:當時他們20多名「要犯」被綁在駱駝背上,曹海林和周奎琪除了五花大綁外,腳上還被戴上奴隸主給奴隸們戴的那種腳鐐。腳鐐從駱駝腹下穿過,鎖住雙腳。

年近90歲的先遣連副班長王興才老人向記者訴說:「這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旅途。去時,我們再苦再累,但人身是自由的,可以說,可以唱,可以跳,而回來時,卻被綁在駝背上。一路上,我們挨餓受凍,多次受到戰士的訓斥,責罵,還得忍氣吞聲,而對前途又吉凶難測。真是心裡流著血,臉上流著淚,真是生不如死啊!」

他們經過40多天的武裝押解到了南疆。「當時,新疆軍區副司令員郭鵬將軍已驅車等候在路口,當囚隊離郭鵬還有幾十米遠時,將軍就大步迎了上去,眼含淚花,沒說一句話,親手解下了先遣連連長曹海林的腳鐐和手銬」。

據馬占山介紹,經過一年多的審查、甄別,這起由40多名一等功臣組成的「叛國集團」冤案被平反。但連隊還是被肢解、遣散。這些英雄們有的復原回了原籍,有的遣送到兵團農場勞動或流落各地。即使這樣,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特別是「文革」中,這些倖存下來的官兵,有許多人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揪斗、抄家、入獄、甚至喪生,至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才全部得到徹底平反。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