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三十而立劇情介紹

三十而立劇情介紹

互聯網 2020-10-21 12:56:03

月底周樂天興沖沖地去配送站結賬,結果卻大失所望,結賬的現金少得可憐。周樂天拿出樂天水廠收到的訂單,覺得這麼多訂單怎麼會僅有這麼一點錢,配送站指著堆積如山的樂天牌純凈水告訴周樂天,他的水沒人要,幾乎都扔在那裡。配送站的人暗示周樂天,這一片的水廠都是宏發水廠的丁哥說了算。他最好主動跟宏發水廠的丁哥聊聊,丁哥很少露面,說找胖子就行了。

胖子代表宏發水廠的丁紅軍來跟周樂天談判,綿里藏針要周樂天聽從安排,把整個樂天水廠納入丁紅軍水廠的管理和營銷,無論價格、銷售都要丁紅軍說了算。周樂天終於明白了是宏發水廠欺行霸市,一口回絕。

談判破裂,周樂天的麻煩來了,胖子授意配送站拒絕接收周樂天的水。周樂天想把水送到別的配送站,一連找了三個,都被拒絕。周樂天看出了端倪,這個區域的配送站都被丁紅軍控制了。胖子又來水廠找周樂天,說只要周樂天答應,就給周樂天一個台階下,周樂天死扛著,楞是沒服軟。

老闆又向姚思潔催要周樂天的廣告費,話說得有些難聽了。姚思潔回到稅務局宿舍就要周樂天儘快還錢,周樂天說了實話。姚思潔才知道周樂天遇到了更大的麻煩,廣告費還是還不上,頓時又氣又急。勸周樂天不要死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說她父親姚家征有一個朋友馬叔叔在附近開水廠好幾年了,都不敢跟丁紅軍較勁。

晚上,姚思潔剛睡著,周樂天就興奮地敲門叫醒了姚思潔,說他想了又想,想讓姚思潔引薦一下她說的那位馬叔叔,說他想通過那位馬叔聯合附近的小水廠,組織自己的配送站,對抗丁紅軍的欺行霸市。姚思潔覺得周樂天是個好鬥狂,簡直不可思議,自不量力,完全不靠譜。周樂天慪氣,說姚思潔不幫忙,他這樣就不可能掙到錢,那廣告費就永遠還不了。兩人有了口角,姚思潔氣壞了,罵周樂天是賴皮。

眼看著滿院子的水桶,周樂天決定直接往寫字樓送水,賣出一桶算一桶。周樂天剛出水廠不遠,小胖就帶人攔住周樂天,問周樂天考慮得怎麼樣。周樂天忍著要離開,小胖帶人上來推搡周樂天。劉大嘴帶著工人們趕來,小胖不但沒占著便宜還吃了虧。

老闆叫姚思潔來辦公室,沒再提周樂天廣告費的事,酸溜溜地說晚上他想請姚思潔出去坐坐,竟然有開始打姚思潔的主意。姚思潔看出老闆想拿拖欠廣告費的事占她的便宜,一氣之下去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把拖欠的廣告費還上了。

回到宿舍,姚思潔說了替他還廣告費的事,要周樂天給她寫個欠條。周樂天很過意不去,說有了錢一定會還把錢還上。再次要姚思潔引薦一下那位開水廠的馬叔叔。姚思潔說出心裡話,說她不是不想幫忙,她是擔心周樂天鬧大了反而對他不利,是為周樂天好,社會的遊戲規則已然如此,周樂天憑一己之力挑戰根本沒戲。周樂天說他被逼到這份上了,他不得不如此。姚思潔體會到周樂天的不容易,覺得見死不救太不仗義。

姚思潔帶周樂天到洪光水廠找到馬林江,周樂天要馬林江聯合附近的小水廠,從丁紅軍的配送站撤出,大家聯合起來組織自己的配送站,只要星城了集團作戰的的優勢,就可以架空丁紅軍的配送站,逼著他放棄他的霸王條款。馬林江覺得周樂天太幼稚,勸周樂天別折騰,說丁紅軍這人水很深,在地面上很有淵源,附近的小水廠都寧肯損失點收益也不敢得罪馬林江,折騰不好反而損失更大,回絕了周樂天。

左玲開始準備結婚的事,可結了婚就要做上門女婿的現實,讓許安波對即將到來的婚姻沒有任何幸福感。

沒有房子,傢具不用買了,可總要買一張結婚的新床。左玲下了班跟許安波約好在傢具城見面,許安波來晚了,左玲火氣一下子上來了,問許安波到底要不要結婚,結婚都沒讓許安波家裡送什麼,已經夠便宜他了,他倒還拿起了架子,不結婚就拉倒。許安波告訴左玲,他做夢都想跟左玲結婚,可他現在都三十歲了,在北京連個立錐之地都沒有,這跟他想象的結婚不一樣。許安波有如此感受,左玲作為女孩又何嘗不是呢。可左玲已近厭倦了為了戀愛整天壓馬路的生活,結束這種狀態對她也是一種解脫。

許安波、左玲的婚禮終於舉辦了。

洞房花燭夜,父母的卧室就在隔壁,許安波、左玲反而顯得有些拘謹。許安波、左玲想「甜蜜」一番,可房間實在不隔音,左玲又擔心父母沒有睡著,說等凌晨十二點以後才安全。可好不容易等到十二點,勞累了一天的新娘左玲已經睡著了。

中介給姚思潔打來電話,說找了一處一居室的房子,姚思潔的生活逐漸正常起來,覺得沒理由再跟周樂天合租在一起,準備搬家。

姚思潔提出吃一頓散夥飯,飯桌上勸周樂天不要再一意孤行,就跟丁紅軍合作算了,大家都那樣,要周樂天學會隨大流。小胖突然帶人闖進餐廳來報復周樂天。胖子揮起一個啤酒瓶,一片混亂中,沒砸到周樂天,姚思潔頭上卻挨了一下,姚思潔頓時頭破血流。

從醫院回來的路上,姚思潔一言不發,周樂天以為姚思潔恨死了自己,姚思潔受傷畢竟是自己引起的。就等著姚思潔罵自己,沒想到姚思潔的鬥志反而上來了,覺得胖子他們實在欺人太甚,主動帶著周樂天又去找馬林江,合起火伙來勸馬林江跟周樂天一起合作,說對周樂天的計劃有信心。馬林江經不起姚思潔、周樂天的煽動,被年輕人的激情感染,嘆口氣說,窩囊了好幾年了,以前哪受過這種氣,答應他這個老東西聽周樂天這個小東西的,試著搏一把。

周樂天樂了,調侃說姚思潔沒有白挨這一酒瓶子,終於,明白了哪裡有壓迫哪有就有反抗的道理。

姚思潔晚上就發燒了,這禍既然是他惹的,看來照顧姚思潔的任務他必須負責到底,只好幫著姚思潔退了房子,讓她在這裡繼續住下去。

新的配送站在周樂天水廠成立了,在馬林江的號召下,幾家小水廠同一天退出了丁紅軍的配送站,在周樂天的號召下另起爐灶。

前途未卜,晚上周樂天激動、忐忑地睡不著,姚思潔也惴惴不安沒有睡意,兩人在客廳坐下聊天。姚思潔問周樂天,要是這次輸了怎麼辦,怎麼還債。周樂天調侃說,要是這次輸了,說明這個城市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他就當敗家子賣掉父親的房子還了父親欠的錢,然後再跟媽媽一起回父親老家種地,再找個貌美如花的柴火妞結婚生子,過男耕女織的生活。姚思潔被周樂天的情緒感染了,說周樂天是個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東西。

周樂天想姚思潔說了感謝,說在他最孤獨的時候,是姚思潔支持了他。姚思潔說,她就是倒霉,不知不覺就被周樂天攪和進來了。

喬愛麗來稅務局宿舍看望女兒,才知道了姚思潔摻和了周樂天的事,還受了傷,不禁有些擔心,責怪她一個女孩子家這麼意氣用事會惹來麻煩。

嚴鳳英也知道姚思潔幫了忙,在家屬院見到喬愛麗很客氣。嚴鳳英卻不領情,說嚴鳳英這個兒子太魯莽,害得她閨女挨了別人一酒瓶子,說周樂天這脾氣不改改,在社會上還要吃虧。嚴鳳英被噎得說不出話來,晚上見到周樂天,忍不住挖苦喬愛麗沒什麼了不起,閨女都傍過大款還那麼牛氣,他兒子怎麼魯莽了?!那是有正義感。周樂天要母親不要跟著家屬院里的婆婆媽媽們亂說,說姚思潔跟程健是有感情的,絕對不是傍什麼大款。

可嚴鳳英對姚思潔的印象是無法改變的,雖說姚思潔幫忙可,還是要兒子跟姚思潔保持距離。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