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搜索 > bbc:眼鏡猴的故事拍攝地點

bbc:眼鏡猴的故事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0-10-26 01:14:43

第二年,《活著》獲得多項大獎,並成為張藝謀和葛優生命中的里程碑式作品時,宮桂桐正式調入楊柳青博物館。

宮桂桐從小住在大院附近的「十六街」,上小學時,路上總經過大院。在那之前,他只進去過一次,然後就得出了結論這個院子不能再進去了,太迷糊了在當時,石家大院四合連套、院中有院、軸線分明的結構對一個7歲的孩子來說顯得過於複雜。然而,當宮桂桐慢慢長大后,石家大院也開始深深地吸引了他。

所以,能正式到大院里工作,宮桂桐著實興奮了幾天。這不只因為兒時的夢想,還源於他渴望挑戰在調到石家大院工作之前,宮桂桐是一名圖書館管理員,儘管憑藉在圖書館的成績,宮桂桐已經獲得了市級文明服務標兵的稱號,但宮桂桐總覺得之前的工作沒有什麼挑戰性,而來石家大院工作,除了能在資料整理之餘更多地了解這個大院,還能發揮自己的攝影專長。

南花廳

《刀劍笑》在這取景

現如今的石家大院有一間圖片展覽室,陳列其中的照片展示了劇組在大院的拍攝情況,總有遊客在其中流連,為認出了葛優、鞏俐、徐帆、劉德凱等知名演員而莫名興奮。

很少有人知道,所有這些照片都出自宮桂桐之手,而那些,不過是宮桂桐作品中的一小部分。

上世紀九十年代,由劉德華、林青霞主演的電影《刀劍笑》來大院拍攝,主要是在與戲樓一牆之隔的南花廳取景。宮桂桐正在調試鏡頭,就見一位自稱是林青霞粉絲的同事飛奔而至,沖他喊:「小宮,林青霞怎麼還沒來?」當時,林青霞就坐在宮桂桐旁邊!一陣錯愕之後,宮桂桐不禁回頭打量林青霞,第一次發現還沒上妝的「林美人」沒有鏡頭中那般光鮮靚麗,以至於很多年之後,宮桂桐用了「很普通」這個詞來形容她。

從大院離開不久,大眾情人林青霞就嫁人了,在互聯網還沒有普及的時代,宮桂桐是在日後的新聞報道中知道這件事的,並模糊地記起林青霞好像說過「拍完這部戲就嫁人」。

與低調的林青霞相比,劉德華特有明星范兒八個保鏢兩班倒,攝像機的範圍之外,晝夜不休步步跟隨。專程為了看明星來石家大院的人很多,但拍攝區域的門關著。宮桂桐看到一個小學生,逃學來看劉德華,被攔在大門外后,把一個田字格的作業本和一支鉛筆從門縫裡塞進來,請求工作人員幫他要簽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劇組不得不安排了專人來收紙筆,讓影迷們隔天再來拿。宮桂桐還聽同事們說有一個住在市裡的女大學生,每天都在門口等著,就為能見劉德華一眼。

「很多時候,劇組拍完戲都半夜了,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見到劉德華。」宮桂桐並不知道,那一年,還有一個叫楊麗娟的女孩「災難性」地迷上了劉德華。

在大院剛剛開放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大院年接待人數不過五千多人,但票價從最初的兩元錢上漲到5元、10元直到如今的二十幾元,前來大院參觀的人反而越來越多,僅去年春節期間的接待量,就超過了一萬人次。

「這並不奇怪,大環境好了,人們生活富裕了,精神追求高了。」這是宮桂桐給出的最直接的答案。同時,再次來到大院的人都能發現,大院經過不間斷修復已舊貌變新顏,「反腐倡廉教育基地」開放了,「民俗館」開放了,「石揮展」也布置完成了,講解員的水平也在不斷提高。

民居復原

張信哲和周迅在這搭戲

遊人越多,劇組可能受到的影響就越大,但是不能因為拍攝影響到對遊客開放,這是楊柳青博物館一直以來的準則。

於是,《刀劍笑》之後,明星在院里被遊客追著跑的情形不斷上演。由劉德凱導演,張信哲和周迅主演的《煙雨紅顏》在大院拍攝時,在靠大院東側的「民居復原」里取景。不少影迷來時都喊著「讓周迅簽個名,為看她歇了一天班」,周迅被追著跑,直到一個小孩子被擠倒在地,周迅才停下來扶起小孩子,卻被觀眾順勢圍住;張信哲也是「處境艱難」,「逃難般」地被從一個院追到另一個院。影迷的熱情影響了劇組的拍攝,導演劉德凱不得不導演了一出「金蟬脫殼」他讓劇組的人放話說先要在院子里拍空景,演員休息一會兒再過來拍攝,於是,影迷們圍著攝像機等著周迅和張信哲歸來。

宮桂桐發現,號稱拍空景的那架攝像機連鏡頭蓋都沒有打開,而演員早已從後門轉戰另一個拍攝場地。望著仍舊守候的影迷,宮桂桐不得不無奈地承認,有時候明星比大院更有魅力。

不能因為拍攝對大院造成破壞,這是楊柳青博物館的另一準則,所以除了跟著劇組拍攝資料片,宮桂桐實際還有監督劇組的責任。讓宮桂桐感到欣慰的是,大多數劇組都很配合,其中,《平原槍聲》的導演何群給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每次拍攝完畢,何群都拿著掃帚,和場務人員一起清理現場的垃圾,邊掃邊說:「不能讓人家說咱們劇組拍完后,亂七八糟地就走了……」

寫滿明星簽名的日記本

宮桂桐有一個日記本。每有劇組前來,宮桂桐都會請劇組的主演和導演簽名並寫下日期。他本人並不是追星族,保留這些簽名只是為了給大院留下資料,這是他長期堅持的資料整理工作的一部分。此外更多的時間裡,他在書本典籍中追尋著大院的過往。

宮桂桐不放過一切和大院有關的線索。天津人藝的演員王洪濤在大院拍戲時,宮桂桐無意間得知他有位親戚是石家後代,並「順藤摸瓜」找到了那位後人,填補了石家家譜支脈研究上的空白。還有一次,演員石維堅在大院拍攝時,因為大院後人中有以「維」字排行的,宮桂桐格外注意他,並主動詢問石維堅是否為石家後代。雖然事實證明「搞錯了」,但宮桂桐卻得知石維堅是石家後人「話劇皇帝」石揮的學生。順著這條線索,宮桂桐走訪了石揮的多位學生,掌握了大量資料后,在石家大院辦起了「石揮展」。

「目前,我們掌握的石揮資料是國內最全面的。」宮桂桐不無驕傲地說。

對於宮桂桐來說,有特殊意義的簽名不只這兩個。2003年,電視劇《人生幾度秋涼》劇組來到大院拍攝,主角是李成儒和張鐵林。一天中午,宮桂桐另有任務要馬上離開,看兩人已經快吃完飯了,就拿著筆記本過去請張鐵林簽名。

「張鐵林的做派和電視里差不多,挺嚴肅地對我說"我正吃飯",意思是說我找的不是時候,好像我不懂事一樣。我第一次被駁,覺得下不來台,硬著頭皮找坐在他旁邊的李成儒。李成儒很痛快地接本子,但沒簽名,而是往後翻了一頁,樂呵呵地沖著張鐵林說:"我給張先生留著這頁。"張鐵林聽后也笑了,說:"那我就只能現在簽了。"

每一個簽名的背後,其實都有一個故事。一個個故事勾勒出了這樣一幅圖景:講故事的人從當年借調來的「小宮」變成了現今楊柳青博物館的「宮館長」,他脖子上的傻瓜相機變成了高清數碼相機,他看著遊客從最初問工作人員是否「提供照相服務」到揣著自己的相機來參觀,當然,也看著大院的景觀隨著《狼煙北平》《金粉世家》《京華煙雲》《玉碎》等影視劇的熱播一次次出現在熒屏上……

宮桂桐的日記本,第一個簽名始於1994年5月28日,簽名者為林青霞,最近一次的簽名者為李玉剛。

「我們正在培養新人接手這一塊。」宮桂桐此話無疑是在說,在未來的日子裡,還會有劇組來大院取景,用攝像機記錄這個大院,而宮桂桐和他的繼任者,也會繼續記錄大院那道別樣的風景,很多年之後,告訴來參觀的人:「戲樓是劇組最喜歡的地方,張藝謀曾把它當做賭場,《金粉世家》……」

在城市的西部,除了石家大院外,還有幾處場所,也是影視劇組常去之處。

安家大院

所拍影視劇:《十三省》《辛亥革命》《門當父不對》等

地址:楊柳青估衣街北

開放時間:9:00-17:00(節假日不休)

簡介:與石家大院同在楊柳青估衣街,一在街南,一在街北,老青磚、如意元寶、磚雕影壁等,展示著昔日豪門大院的氣派。

熱帶植物觀光園

所拍影視劇:《楊光的快樂生活》《對峙》《絕密押運》等

地址:西青區外環線7號橋北300米

開放時間:8:00-17:00(節假日不休)

簡介:是我國北方最大的室內植物觀光園,是京津及周邊地區倍受青睞的外景攝影基地。

楊村影視城:

咱去當把群眾演員

距京津唐高速公路楊村路口約十公里處,毗鄰昔日楊村小世界的地方,1994年之前是一片玉米地。那一年,28歲的西蒲窪村村民李柏庭經過時,發現玉米地已被高牆取代,「天津電視台影視基地」的牌子也豎起來了。

那時候村民們對影視劇拍攝基本沒有概念,李柏庭以為那是電視台。有一段時間,他聽老鄉說裡面在拍一部叫《三不管》的電視劇。懷著對影視劇拍攝的好奇,李柏庭站在影視基地門口朝里張望,除了遠遠看到一幢明清時期的建築,再無其他。影視基地內的40餘處歷代民居、官邸、街區、戲樓等,直到幾年後才全部建成。

兩年之後,一個偶然的機會,李柏庭進入影視城,參加《馬三立》的制景工作。當年的「馬家大院」和基地內的有軌電車道,都浸透著李柏庭的汗水。那之後,再見到有利用那座四合院和電車道的劇組,李柏庭都會驕傲地講:「那都是我們建的。」

也是那一年,李柏庭第一次看到了影視劇的拍攝現場,覺得拍戲就是「一群穿著長袍馬褂的人走來走去」「挺簡單的」,並萌生了「如果我也能拍該有多好」的念頭。

但是直到電視劇《白銀谷》劇組在基地拍攝時,李柏庭才第一次得到了演出機會他飾演王府的護院,老爺出鏡時,他站在老爺背後那時他才發現演戲並不像自己想得那麼容易,一個眼神不到位,都可能導致重拍。

《白銀谷》播出時,李柏庭在自家的彩電上觀看自己的表演。他並沒有刻意在村裡宣傳,但是第二天,在電視上看到他的鄉親口口相傳,很多人都知道,李柏庭拍電視了!

此後不久,受基地委託,李柏庭開始幫基地組織群眾演員,成了「群頭」。

「最開始並不好找,給的錢不多,一天才25元,最主要的是人們對當群眾演員沒概念。」李柏庭說。但還是有好奇的人,三三兩兩地跟李柏庭去了,當村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出現在屏幕上時,哪怕只是一個側臉一個身影,都能成為人們討論的話題,越來越多或者「好奇」或者「有戲癮」同時又「有閑」的人,跟著李柏庭走進影視基地當起了群眾演員。

如果需要的人多,李柏庭會在村裡的喇叭廣播「想去當群眾演員的找我報名」;村裡的人不夠,李柏庭會讓鄰村的熟人幫著聯絡;需要城裡的演員時,除了托熟人找,李柏庭有時還會以刊登廣告的形式招募群眾演員。而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為了「過戲癮」。遇到想成名想掙大錢的,李柏庭會勸他們說:「哥們兒,回去吧。」

最多的一次,李柏庭在村裡招募了七十多個群眾演員。騎自行車、電動車、摩托車的,開汽車的,蹬三輪的,男女老少沿著公路,為「過戲癮」這一相同的目標,浩浩蕩蕩地向影視基地進發。

據李柏庭說,村裡兩千多人中,有兩百多人曾參與過影視劇拍攝,其中年齡最大的年逾古稀,最小的只有4歲。而另一項統計顯示,基地所在地的東柳行村,75%的村民當過群眾演員。和李柏庭一樣,參與了某部影視劇拍攝的村民會格外關心影視劇的播出,不僅播出時死守在電視機前觀看,事後還會和鄰居們「切磋演技」。

李柏庭參與拍攝的影視劇已有十幾部,影城內接待的劇組則多達數十個。《金粉世家》《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解放》《一個姑爺半個兒》《相聲傳奇》等劇組都曾於此拍攝,在那裡,見多了明星的基地經理李運祥淡然地看著唐國強、孫紅雷、何家勁、李立群等明星大腕兒來了又走了,李柏庭則看到過演員們停在院內的豪車,也見到過李成儒教群眾演員拍戲……

李柏庭覺得因為基地的存在,人們才有了當群眾演員過戲癮的機會,所以常常對他找來的群眾演員說:「不管給什麼樣的角色,一定要好好演啊,不能因為我們(的失誤)讓導演重拍。」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