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誰競選美國總統奧巴馬醜聞

2020年誰競選美國總統奧巴馬醜聞

互聯網 2021-07-25 05:49:34

來源:廣發期貨有限公司

摘要

本文對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進行了系統性的梳理,並著重介紹了2020年民主黨可能勝出的參選人桑德斯的執政理念。我們認為,桑德斯是一位富有傳奇色彩的政壇老將,其極左的「社會主義」執政主張在美國國內能夠得到中低層勞動者和年輕人的認同,擁有大量的追隨者。是特朗普2020年總統大選的強有力競爭對手。

從歷史上看,在無醜聞纏身且執政業績尚可的情況下,美國總統連任概率較高。從這一點看,特朗普有較大機會連任。儘管如此,2020年美國大選仍存「黑天鵝」事件的可能性,理由在於三個方面:

第一,與特朗普的「極右」主義相左,桑德斯的類「社會主義」主張容易在民生受到衝擊的時候得到底層民眾的廣泛認同;

第二,此次疫情對於美國執政黨是一次考驗,如果疫情得不到有效防控,民眾對於現任政府的失望可能導致特朗普連任失敗;

第三,疫情對於美國經濟的負面衝擊可能波及美股,導致美股下行風險上升,民眾或將財富蒸發歸因於政府救市不力

後續,投資者需要密切關注美國疫情的發展情況以及美聯儲提前貨幣寬鬆政策是否能對美國經濟產生實質性的刺激作用。

美國2020年大選將於11月3日舉行,作為全球性的重大政治事件,美國總統選舉不僅將對未來美國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的政策走向將產生深遠影響,同時,大選往往給全球金融市場帶來較大不確定性。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背景下,美國2020年大選是否存在「黑天鵝」可能性?本文嘗試對此次大選進行詳細剖析。

美國選舉人團制度簡介

美國與其他民主國家不同,其總統推選並非由所有選民一人一票推舉產生,而是採取「選舉人團制」按照「贏者通吃」的規則確立總統。「選舉人團制」自美國建國伊始便由憲法規定,美國大選首總統先由各州推選「選舉人」,任何一個總統候選人如果贏得了這個州的多數人頭票,就算贏得了這個州的所有選舉人票,被稱為「贏者通吃」。選舉人票的數量,體現州權平等原則,根據各州在國會的議員數量而定。例如,每個州都在國會有2名參議員和至少1名眾議員,所以,任何州都至少有3票。但人口多的大州,除了這3票以外,眾議員人數越多,選舉人票數也就越多。1961年,美國憲法修正案批准華盛頓特區可以像州一樣有總統選舉人。這樣,美國國會有100參議員、435名眾議員,加上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3票,總統選舉人票總共就是538票。除了緬因和內布拉斯加兩個州是按普選票得票比例分配選舉人票,其餘48個州和華盛頓均實行「勝者全得」制度。由於各州選舉人票數量相差較大,這樣就可能出現在全國投票中累計獲得更多選民票的總統候選人不能贏得總統選舉的情形。

「選舉人團制」是美國共和制、聯邦制和分權與制衡原則結合的產物,也是多種利益間妥協與協調的結果,存在其自身難以克服的缺陷與弊端。過去兩百多年裡,美國國會曾有700多項法案要取消「選舉人」制度,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選舉人團制」能保護小州的利益並通過「贏者通吃」快速而有效的確定總統。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該制度可能產生所謂的「少數票總統」和查票糾紛。從上一屆大選來看,特朗普的普選得票率僅為46.1%。但在最終選舉人投票時本該投給希拉里的選舉人有5名跑票,而特朗普只有2名選舉人跑票,最終特朗普憑藉「贏者通吃」規則成功當選為總統。

圖1綜合了Sabato's Crystal Ball、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以及Inside Elections調查結果的各州的選舉人票的民調數據,以及最新的美國大選民意調查情況。美國很多州都具有相對穩定的政治傾向,如圖示深藍色或深紅色區域,分別為共和黨與民主黨最穩定的的傳統票倉。而佛羅里達州、賓西法尼亞州等搖擺州的最終的投票結果往往將決定大選的走向。

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大節點

從歷屆美國大選的流程來看,競選者需要在大選前一年提交申請,並在選舉當年的2-6月展開黨內選舉。隨後,兩黨將分別召開會議確定總統候選人。總統候選人需要在7-10月進行三輪競選辯論及相關競選活動為自身競選爭取票數。而11月民眾將對總統候選人展開投票,從而初步確定總統人選。12月的選舉人投票將正式確定美國總統人選,但由於「失信選舉人」的存在,可能出現與11月全民投票不同的結果。從歷屆美國大選的流程來看,競選者需要在大選前一年提交申請,並在選舉當年的2-6月展開黨內選舉。隨後,兩黨將分別召開會議確定總統候選人。總統候選人需要在7-10月進行三輪競選辯論及相關競選活動為自身競選爭取票數。而11月民眾將對總統候選人展開投票,從而初步確定總統人選。12月的選舉人投票將正式確定美國總統人選,但由於「失信選舉人」的存在,可能出現與11月全民投票不同的結果。

從2020年大選進程來看,截至2月19日已有四個州完成初選,其餘各州將在6月7日前陸續展開初選。3月3日「超級星期二」之後民主黨黨選情將進一步明朗,會很大程度影響未來選舉的走向,應當重點關注。3月3日將有16個州舉行初選,且將有34%的黨代表將在這一天產生。從歷史情況來看,「超級星期二」中票數最高的候選人90%以上都將獲得提名。11月3日所有民眾將開展大選投票,如果選票差距很大則可以初步確定總統人選,但若票數接近則需等到12月14日選舉人投票才可最終確定總統人選。從截止到目前各州的黨內初選結果來看,共和黨特朗普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基本獲得了前三個州的所有選票,與預期相符,而其競爭對手沃什爾目前已退選。民主黨競選趨勢尚不明朗,在前兩州的投票中布蒂吉格、桑德斯分別獲得22票和21票,而被寄予關注的拜登僅獲得了8票。而在內華達州和卡羅萊納州的競選中,拜登奮起直追斬獲了37票,排名來到了第二位,而桑德斯也保持了強勁的人氣獲得了32票,目前排名第一。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桑德斯與拜登是最有競爭力的民主黨競選人。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花落誰家」

根據FOX News等三家機構最新調研結果,桑德斯目前的支持率明顯高於其他競選者,最有希望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而拜登排名第二,依然是十分有利的競爭者。但除桑德斯以外,拜登、布隆伯格、沃倫和布蒂吉格的支持度差異並不明顯,且仍然具備和桑德斯競爭的潛力。民調結果受樣本分佈不均勻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可能是有偏的,因此目前只能初步認定桑德斯與拜登在民主黨競選中具有優勢地位,而3月3日「超級星期二」的投票結果將很大程度上決定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推舉結果。

圖4為特朗普和民主黨五位主要競選人的民調結果對比,從圖中可以看出目前民主黨五位競選人的民調支持率均高於特朗普。

表1和表2顯示了內華達州與卡羅萊納州的投票分佈情況。其中,內華達州為桑德斯的優勢州,桑德斯在該州獲得了24票,而卡羅萊納州為拜登優勢州,為其貢獻了28票。儘管從絕對值上看,拜登與桑德斯在各自優勢州得到各個層次的選舉人投票也會更多,但各自選票結構存在明顯差異。從人種上看,拜登獲得了更多黑人的投票,而桑德斯則在白人選民中更具優勢。從年齡分佈上看,桑德斯更受年輕人追捧,而拜登在45歲以上的投票者中更具優勢。而從教育程度上看,兩位競選人獲得較低教育層次民眾的支持度更高。

表3從多個維度對民主黨主要候選人進行了比較。桑德斯是當前民主黨最大的黑馬,也是最具有特點的一位總統競選者。桑德斯是一位民主社會主義者,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名信奉社會主義的參議員,但他並不屬任何政黨,故以獨立人士身份出現在選票上。但由於加入民主黨黨團運作,故在委員會編排方面被算作民主黨一員。桑德斯2016年曾參加總統競選,在演講中他提到要改善美國工薪家庭的生活情況,重建基礎以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要通過對富人增加稅負,降低貧富差距,並擴大社會保障,為所有民眾提供醫保,降低學生的學費負擔。他認為要讓國家和黨派為廣大民眾服務,就必須要有勇氣挑戰華爾街、保險公司、製藥公司等權力壟斷者。另外,桑德斯決心改變美國當金「砸錢」選舉的不良格局,將民眾政治訴求從財團的控制下解放出來。2016年這位74歲的老人在財力、年齡均不佔優的情況下拒絕所有的大額度捐贈,但最後憑藉著約800萬人的小額助選,獲得了約1300萬人的投票,並贏下了全美23個州的支持,僅以細微的劣勢敗給了希拉里。

當前美國經歷了一輪約十年的經濟上行周期,失業率處於歷史低位僅為3.6%左右,美股也同樣實現了「十年長牛」。然而,美國的貧富差距是令人擔憂的,美國最富有10%人群擁有美國全部資本的約70%,剩下50%的底部人群只擁有全部資本的5%。而近期,冠狀病毒疫情的全球爆發引起了全球資產的恐慌下跌,美股也在多日的下跌中資產價格縮幅度最大達約10%。由於美國家庭財富的40%以上都配置於金融資產,如果疫情的惡化引發資產價格的進一步下降,將給美國社會帶來沉重的打擊。另外,美國的醫療費用高企,一旦疫情惡化很有可能對特朗普政府的弱醫保政策產生衝擊。《2018年美國家庭經濟狀況報告》顯示,2018年有25%的美國成年人由於負擔不起醫療費用而放棄必要的治療,美國每年人均處方葯花費約1200美元高於其他發達國家。高昂的醫療費用對美國的疫情控制可能形成較大阻礙,從而對美國的經濟與社會的穩定產生較大衝擊。而從當前的競選人的政策主張來看,桑德斯降低貧富差距,實現全民免費醫保等主張都切中社會問題的癥結。桑德斯一貫民主社會主義政治風格,也令其相關政治主張更容易為民眾信服。民主黨的另一位候選人拜登則醜聞頻發,因此拜登主張雖然部分與桑德斯相似,但我們認為桑德斯更容易獲得廣大民眾的支持,很有可能成為特朗普最強大的競爭對手。

2020年總統大選能否再現「黑天鵝」?

從歷史上來看,美國總統連任的概率非常大,自1900以來,19位現任總統當中有14位順利連任,連任概率達73.68%。國家經濟狀況往往影響現任總統能否勝任的關鍵因素,胡佛總統(美國第31人總統)、卡特總統(美國第39任總統)、老布希總統(美國第41任總統)三任總統在任時國內經濟狀況惡化,導致民眾對於總統不滿而未能順利連任;福特總統(美國第38任總統)因無條件和完全赦免因「水門事件」下台的尼克松在他總統期間犯的任何罪行而在1976年總統連任大選中失利;而約翰遜(美國第36任總統)因使得美軍深陷越戰泥淖無法抽身而備受民眾抨擊和質疑,在後續總統選舉中未能連任。

從當前美國經濟基本面來看,在全球經濟整體增速下滑的趨勢下,美國經濟表現相對強勁。特朗普2016年總統上任以來,美國經濟的增長表現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美國大規模減稅階段。美國海外資本迴流美國,美國經濟在減稅政策刺激下表現強勁,經濟景氣度持續上升,就業市場表現強勁,失業率持續下降,美國股市走牛。

第二階段,減稅效應邊際效應減弱,全球貿易再平衡階段。美國政府試圖與中國、歐洲、日本等主要貿易夥伴進行貿易再平衡,全球貿易格局發生劇烈變化,進而波及全球製造業產業鏈。這一階段,美國經濟製造業景氣度下行,商業投資增速下滑,製造業就業人口持續萎縮,股市波動加大。

因此,單從特朗普過去四年的政績來來看,特朗普連任的概率依然較大。儘管如此,從目前特朗普執政的民眾認可度來看,有喜有憂。

首先,特朗普執政以來,民眾對於其認可度處於其上任以來的最高水平。根據全球知名的民意測驗和商業調查/諮詢公司GALLUP最新的測驗結果,民眾對於特朗普的工作認可度為49%,是其上任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與此同時,與美國過往多任總統相比,其民意調查滿意度均處於劣勢。儘管上一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任期後期民意滿意度大幅下滑,但仍高於特朗普目前的民意滿意度。

通過民意滿意度分析可見目前特朗普的執政成績僅能算是中規中矩,Gallup統計數據顯示從1938年-2020年,美國總統平均民意滿意度為53%,特朗普民意滿意度最高僅為49%,甚至沒有達到平均水平。換言之,在美國國內相當數量的民眾對於目前現狀感到並不滿意,這恰恰也給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帶來了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我們認為2020年特朗普尋求連任核心的挑戰來自於三個方面:

首先,如果桑德斯順利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其將成為特朗普的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正如前文所述,桑德斯是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政壇老將,從政以來,致力於維護美國中低層民眾利益,其核心政治主張包括:提高工人最低工資標準,加強對大企業和金融機構的監管,提高富人稅率,打擊金錢政治,實行免費公立大學和免費醫療等。這樣一位極左的「社會主義者」在美國的中低層(尤其是年輕人)人群中備受歡迎,擁有龐大的追隨者。

在特朗普當下民意滿意度絕對水平不高的情況下,民意滿意度邊際變化效應極易被放大。設想後續由於疫情等因素衝擊而導致美國經濟景氣度下降或者失業率上行,則民眾極易受到桑德斯偏「社會主義」政治主張的吸引而偏向民主黨。尤其是桑德斯有關免費醫療、大幅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的施政主張在疫情時期更具吸引力。

其次,此次疫情將是考驗美國醫療體系的關鍵時刻。目前海外新冠肺炎疫情處於爆發階段。儘管中國最先爆發肺炎疫情,但經過國內強有力的防疫措施,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但海外包括韓國、日本、義大利以及伊朗在內等國家疫情形勢日趨嚴峻,防控難度越來越大。而從官方的報道來看,截止2020年3月1日,美國新冠肺炎新增確診病例7例,累計確診病例為69例,死亡1例。

儘管美國疫情確診人數雖然不高,但疫情形勢依然較為嚴峻。一方面, 美國目前處於流感季,新冠肺炎某些癥狀和流感類似,可能存在大量病例混雜在患流感人群中難以被發現。2月25日美國CDC下屬國家免疫和呼吸系統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索尼耶警告稱,衛生專家預估新冠肺炎疫情會在美國蔓延,這不是是否會傳播的問題,而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另一方面,美國防疫準備工作面臨不小的挑戰,疫情防控設備和物資方面仍存在短缺。據《衛報》消息,美國目前僅有5個州擁有有效的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而美國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扎25日在接受國會議員質詢時稱,美國目前儲存有3000萬個N95口罩,但事實上醫護人員的口罩需求為3億個,缺口達到2億7千萬。

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在未來數月內能否帶領美國人民一道打贏這場防疫攻堅戰對於2020年特朗普總統連任具有重要的影響。美國屬於「小政府」模式,政府對國內人員的管控和資源的調配效率遠不及中國「大政府」模式。在美國民眾醫療支出負擔本已較重的背景下,倘若此次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在美國國內蔓延擴散造成恐慌,進一步加重民眾醫療負擔,則本已不高的民眾滿意度恐怕將要繼續大打折扣,特朗普2020年順利連任之路也將路途坎坷。

再者,疫情或進一步加大美國股市下行風險。次貸危機后,美股從2009年低點反彈,走出了10年牛市大行情,特朗普也將美股牛市歸因於自己的政績。事實上,股票市場的漲跌有其自身的規律,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自2018年美國政府與全球主要貿易合作夥伴之間貿易關係惡化以來,美國股市波動顯著加劇。以道瓊斯工業指數為例,2018年以來,周度下跌次數占整個區間(2009.3-2020.2)比例隨著下跌幅度加大而上升,表明美國股市2018年以來負向波動顯著加大。

進入2020年,疫情或對美股股市造成了更大的衝擊,2月29日單周美國道瓊斯工業指數跌幅達12.36%,創次貸危機以來最大周度跌幅。肺炎疫情對於美國股市衝擊的邏輯在於兩個方面。

一方面,疫情在全球範圍內蔓延擴大,短期內資本市場避險情緒急劇升溫,全球投資者風險偏好下降,紛紛拋售包括股票在內的風險資產。從近期的股市表現來看,這種短期避險情緒表現得淋漓盡致;

另一方面,從偏中期的角度看,疫情在全球內爆發將對全球經濟造成劇烈衝擊,使得本已增長乏力的全球經濟雪上加霜。儘管目前美國經濟受衝擊較小,但在產業全球化的背景下,這種負面衝擊將通過全球產業鏈和資本市場傳導到美國,進而影響到美國經濟基本面。例如,包括蘋果、微軟以及PayPal在內的很多跨國企業均已下調2020年的盈利預期。而股市是經濟晴雨表,經濟基本面走弱大概率會對美股中期走勢形成一定壓力。

因此,從美股的角度看,後續如果美聯儲的貨幣寬鬆政策未能有效對沖美國股市的下跌,則民眾或將私人財富的蒸發歸咎於政府的救市不力,進而可能影響到特朗普的連任計劃。歷史上,2007-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期間,小布希總統的民意滿意度大幅下降。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