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新疆真有蝗蟲了

2020年新疆真有蝗蟲了

互聯網 2021-08-05 04:07:43

來源:雪球App,作者: 特柒,(https://xueqiu.com/1135209202/141353970)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遠方青木

2019年6月,一個數量異常的蝗蟲群出現在了東非的土地上。 它們的出現很不起眼,在東非這塊混亂的土地上,割據的軍閥也沒興趣去關注一群小小的蝗蟲。

足足六個月之後,在2020年1月份,當一群長60公里,寬40公里的龐大蝗蟲群突然出現在肯亞東北部,吃光了當地人的糧食后,這次的東非蝗災才被國際社會發現。 肯亞當地的蝗蟲群,可謂是遮天蔽日。

六個月前的詳細情況我們已經無從知曉,但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預估,目前共有4000億隻蝗蟲,正在從東非向中亞地區趕去,其中400億隻先頭部隊已經進入巴基斯坦和印度境內。

蝗蟲群的數量,為東非地區正常生態環境下的6400萬倍,成為了全球25年來的最大蝗災。

自古以來,水災、旱災、蝗災都被並稱為農業三大災害,這是足以和瘟疫相提並論的大型自然災害。

索馬利亞、巴基斯坦等多個國家,已經因為非洲蝗災,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以戰爭模式來對抗蝗蟲。

蝗蟲群的危害

每隻蝗蟲大約重兩克,但它每天的採食量也是兩克。 肆虐東非的4000億隻蝗蟲,重達80萬噸,每天會吃掉2700個人一年的口糧。

當地人為了驅趕蝗蟲,無所不用其極,但收效甚微。

每隻蝗蟲,大概有半隻手掌那麼大。

而這麼大的蝗蟲,密密麻麻的鋪在地上。

鏡頭如果拉遠,更能看出蝗蟲的恐怖,下面這張圖,所有的植被其實都是綠色的,被蝗蟲覆蓋之後,變成了黃色。

這麼多蝗蟲降落在大地上,一般幾個小時就可以吃光所有的綠色植被。

吃完之後,它們就會開始遷徙,蝗蟲群在同一地點(方圓幾十里)停留的時間,一般不超過1天,因為這幾十里地能吃的東西,已經全部吃光了。 而蝗蟲群遷徙的速度更是驚人,順風情況下,一日最高可傳播150公里。

所過之處,寸草不生,赤地千里

蝗災爆發的條件

蝗蟲和螞蚱,其實是同一種生物。 全世界有一萬多種螞蚱,它們都是蝗蟲。

在學術界,是沒有螞蚱這個稱謂的,民間才叫螞蚱。 不過我們有一個潛規則,那就是人畜無害的時候,它就是螞蚱,橫掃地球的時候,它就是蝗蟲。

蝗蟲,是一種繁殖力非常強的昆蟲,雌蝗蟲每3個月可下80~120顆卵,幼蟲只需要20天即可成年。

蝗蟲會將卵產在土裡來避開天敵,但濕度過高的情況下,絕大部分卵都難以孵化,最終被真菌所破壞。

在種群密度極低時,它就是人畜無害的螞蚱,一輩子通常都不會離開方圓十幾米的範圍,因為這裡的植物,怎麼吃都吃不完。

但是在長期的乾旱后,如果來一場小雨,那土壤的含水量就會恰好達到10~20%並穩定。

在這個最適宜的條件下,蝗蟲卵會大量的孵化,甚至可以是埋藏了半年一年的幾代蝗蟲卵一起孵化出土。

土壤10~20%的含水量,不僅讓蝗蟲卵大批孵化出土,還讓土地長滿了嫩草,讓幼蟲有充足的食物可以發育。

但幼蟲長大后,食量大增,剛被旱災肆虐過的土地卻沒有太多的植被,導致這群螞蚱開始聚集,並開始遷徙以尋找食物。 螞蚱成群結隊后,就成了正式的蝗蟲,每到一地,啃光植被,然後再遷移。

旱災之後的第一場小雨,極易滋生大量蝗蟲。

所以古人云,旱極而蝗,在旱災結束時,通常都會再爆發一次蝗災。

我國從公元前707年到1953年的兩千六百多年中,古史中有明確記錄的重大蝗災就有769次。

每一次,都餓殍遍野。

蝗乃蟲+皇,古人對蝗蟲的定義,就是蟲中之皇。

奔襲距離長,繁殖迅猛

沙漠蝗蟲是一種棲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蟲,具有長距離遷徙的能力。

它的快速繁殖能力也讓人瞠目結舌。《科學》雜誌說,2018年5月,熱帶氣旋襲擊阿曼、葉門和沙烏地阿拉伯三國間的沙漠地帶,強降雨使植被迅速生長,蝗蟲數量在6個月內增了400倍。

2019年12月的熱帶氣旋襲擊非洲之角,當地蝗蟲猛增,形成了如今規模浩大的蝗群。

沙漠蝗是非洲、亞洲熱帶荒漠地區的河谷、綠洲上的重大農業害蟲,飛行能力強、食量大,可聚集形成巨大蝗群,每天可隨氣流飛行達150公里,可跨紅海、波斯灣遷飛。

據了解,2019年1月,沙漠蝗群從蘇丹和厄利垂亞飛越紅海,2月到達葉門、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於3月到達巴基斯坦西南部,6月到達中北部,對上述國家造成嚴重危害並積累了較高的蟲源。

美國農業部網站介紹,幾千年來,沙漠蝗災一直是非洲和西亞農業的威脅。目前對付蝗蟲的辦法不多,最有效的還是藥劑噴殺。

多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應對蝗蟲災害 據了解,受雨量充沛和季風時間長等因素影響,當前東非、西亞及南亞國家正遭遇歷史罕見的蝗蟲災害,索馬利亞、巴基斯坦等多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應對蝗蟲災害。

一是波及範圍廣。

目前,已有10多個國家遭受沙漠蝗危害。波及到的國家包括:東非的肯亞、衣索比亞、索馬利亞、蘇丹、烏干達、坦尚尼亞,西亞的伊朗、葉門、阿曼,南亞的印度、巴基斯坦等。據報道,肯亞已經有約105萬畝土地受到影響。印度555萬畝農田受害,損失超百億盧比。

二是發生程度重。

近日,聯合國糧農組織發布警告,東非地區情況極度危急,沙漠蝗蟲數量已達到3600億隻。肯亞蝗災為70年來最嚴重的沙漠蝗蟲暴發,僅一個蝗蟲群就長60公里、寬40公里。

沙漠蝗蟲自2019年6月在衣索比亞東部和索馬利亞北部聚集並快速發展,迅速成為該地區過去25年來最嚴重的沙漠蝗蟲入侵事件。巴基斯坦暴發情況超過了1993年歷史上最嚴重的蝗災,今年預計僅小麥就可能損失10億美元。

三是後期形勢嚴峻。

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預測,今年2月至3月中旬,紅海兩岸和非洲之角的氣候和雨水條件仍然對蝗群繁殖有利。專家監測,沙漠蝗在40℃左右預計一個月一代,每代存活期長達3個月,蝗群每繁殖一代,種群數量增加20倍。如果不加以遏制,數量將呈指數型上漲,可能在6月份達到500倍之多。

從非洲情況看,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和肯亞蝗群的遷移、產卵、孵化和聚集,將對南蘇丹和烏干達構成威脅,並向蘇丹、沙烏地阿拉伯和葉門內陸移動,東非各地的農民面臨糧食短缺。

從西南亞情況看,沙漠蝗將在伊朗南部孵化並形成蝗群遷移危害,巴基斯坦蝗災擴散暴發成災概率大,可能造成糧食減產30%~50%,並對南亞印度等國構成威脅。

沙漠蝗會不會危及中國?

據統計,沙漠蝗蟲已渡過紅海進入歐洲和亞洲,迫近中國。 $貴州茅台(SH600519)$

中科院院士康樂:

沙漠蝗不會對我國形成嚴重威脅 但中科院院士、生態和昆蟲學家康樂認為,沙漠蝗不會對我國形成嚴重威脅。

他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說,中國曾是世界上遭受蝗災最嚴重的國家。

據《中國救荒史》統計:秦漢蝗災平均8.8年一次,兩宋為3.5年,元代為1.6年,明、清兩代均為2.8年,受災範圍、受災程度堪稱世界之最。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科學家結合黃淮海治理,改造了我國大部分蝗區,蝗區面積大幅度縮小,種群密度長期控制著較低水平。

在過去的40多年裡,局部蝗災時有發生,但沒有形成遷飛危害和嚴重的經濟損失。 非洲、中西亞和南亞發生的蝗災是由沙漠蝗造成的。

康樂說,中國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區。上世紀初有科學家報告在雲南發現沙漠蝗,但未被證實。 據2011年出版的《中國蝗蟲預測預報與綜合防治》,中國常見的蝗蟲是東亞飛蝗、亞洲飛蝗和西藏飛蝗。

農業農村部:

沙漠蝗在我國大規模暴發風險很低 據央視新聞報道,農業農村部監測調度分析顯示,沙漠蝗對我國的危害概率很小,國內大規模暴發蝗災風險很低。

記者從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植保植檢處了解到,近年來,我國蝗蟲監測預警和防治能力不斷提升,防治技術水平屬於世界領先水平,防蝗葯械儲備充足,國內大面積暴發蝗災風險很低。

目前,農業農村部正密切跟蹤境外蝗災動態,同時安排雲南、西藏等省區加強邊境的蝗蟲監測,嚴防遷入危害。

吃蝗蟲不能解決問題 很多人一聽蝗災就興奮了,蝗蟲好吃啊,這可都是蛋白質豐富的大螞蚱,油炸之後可美味了。

蝗蟲這東西,也就肆虐下非洲、巴基斯坦和印度了,要是敢來中國,大中華吃貨們分分鐘把這群蝗蟲給吃絕種嘍。 

其實這種想法,是非常錯誤的,蝗蟲壓根不怕吃,也不可能靠吃蝗蟲來解決問題。

曾經有一個謠言非常流行,說古人不敢吃蝗蟲,怕得罪上蒼,所以才導致蝗蟲爆發。

古代蝗災時,災民草根樹皮都吃,甚至都易子而食,不敢吃蝗蟲?

你信嗎?

災民不是不敢吃蝗蟲,是吃不著。 蝗蟲的遷徙速度特別快,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每天吃絕幾十里地的所有植物太正常了。

而一個普通人的活動範圍,也就幾十里地。 一天之內,讓你抓,你能抓多少蝗蟲?

人均抓幾千隻,幾萬隻,有用嗎?

一隻蝗蟲才2克,一萬隻才20公斤,能吃半個月,還是三個月?

吃完之後呢,今年剩下的9個月吃什麼?

糧食已經全部被蝗蟲糟蹋光了,徹底絕收。

被蝗災肆虐地區的災民,已經在很努力的捕捉蝗蟲了,還把蝗蟲晒乾當糧食。 

這種做法只能保他們幾十天的口糧,吃光這些蝗蟲干之後,當地會不可避免的陷入大飢荒。

如果靠油炸能解決蝗災的問題,那蝗蟲根本不配稱之為三大天災。

更可怕的是,蝗蟲群是指數級增長,到處遷移的蝗蟲根本不缺食物,每3個月就可以增殖一代,每代數量增長20多倍。

按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估計,新的一批幼蟲應該已經在2月初已經孵化,預計會在4月初形成新的蝗蟲群。

如果不加以遏制的話,它們會再次產卵,蝗蟲種群的數量會在六月份達到今天的500倍之多。 4000億蝗蟲的500倍,那是200萬億。

現在幾千億蝗蟲就鬧得全球雞犬不寧,糧農組織說會威脅千萬人的糧食安全,200萬億隻,這是個什麼概念?

這種繁殖速度和破壞力,根本不亞於病毒。

而這龐大的4000億蝗蟲群的先鋒部隊,已經抵達巴基斯坦和印度的交界處,離中國還差1000公里。

曾有過跨越海洋記錄的蝗蟲群,完全有可能經印度入東南亞,繞過喜馬拉雅山的屏障入侵中國領土。

遏制蝗蟲的辦法

根治蝗蟲的辦法是沒有的,蝗蟲存在的歷史遠比人類古老,那麼多大災大難都沒滅絕換蝗蟲,何況人類,我們頂多遏制蝗蟲。

遏制蝗蟲的最有效辦法,就是噴農藥。 動用飛機、噴葯車,大規模圍堵滅殺蝗蟲,是遏制蝗災的唯一辦法。

沒有農藥是萬萬不能的,但農藥也真不是萬能的。 我國曾經異常迷信農藥,堅信人定勝天,可以依靠農藥滅絕掉所有的害蟲。

上世紀90年代,中國的棉鈴蟲大爆發,農藥怎麼都打不死,棉農損失慘重。 這就是濫用農藥導致的抗藥性進化。

一個老農看著自己的棉田被棉鈴蟲吃光,哭喪著臉跟農技人員說,買到假藥了,怎麼打也打不死。

農技人員按正常濃度試了一下,果然打不死蟲,他提高農藥濃度,10倍,100倍,還是不行。

一氣之下,把蟲扔進原藥瓶里,那蟲竟然在裡面游泳。 農技人員直接砸了農藥瓶,大喊這真是假藥,連水都不如。

過了一會兒老農養的雞來了,吃了那條蟲子,不一會兒就死了。

老農和農技人員面面相覷,才知道葯確實是真葯,只是不管用了。

如果有蝗蟲進化出了這麼強的抗藥性,導致農藥失效,那簡直是整個世界的災難。

自棉鈴蟲事件后,我國更改了治蟲策略,以生物防治為主,農藥防治為輔。

對付蝗蟲的策略,也是一樣。 蝗蟲在若蟲(幼蟲)期是非常脆弱的,移動能力差,也沒有繁殖能力。 如果當地有大量以蝗蟲為食的鳥類,那麼就可以把蝗蟲大批量的消滅在幼蟲階段。

沒有足夠的基數,蝗蟲的增殖速度就會嚴重減緩,給人類大量的預警時間,甚至整個蝗災可能就不復存在了,在第一波起勢階段,幼蟲就被鳥吃個七七八八。

衣索比亞有一種鸛鳥,特別喜歡吃蹦跳的幼蝗。有人曾經解剖過一隻鸛鳥,發現其胃中竟有1449隻尚未消化的幼蝗,這可能只是它一頓飯的食量。

為什麼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在強調物種多樣性,都在強調生態保護。

因為自然界里,有太多太多東西可以威脅到人類社會,而且都是一些很不起眼的小東西。 有可能在生態失衡之前,你壓根就不知道這玩意有多恐怖。 但地球上,一定有和它們相生相剋的物種,保護這些物種,就是保護人類自己。

而那些明顯對人類有害的物種,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宣布保護它們,哪怕瀕危也不會。 對於蝗蟲這樣的害蟲,生物防治可以將其扼殺在苗頭之中,但一旦蝗蟲泛濫成災,會遠遠超過鳥類的食量,吃到撐都吃不完這些蝗蟲。

一旦蝗蟲的繁殖速度超過了鳥類的捕食速度,蝗災就來了。

蝗災成型后,生物防治就失效了,必須要噴洒農藥,哪怕會引起大面積化學污染也要噴洒。

中國不怕蝗災

自1953年以來,中國人已經很久很久沒聽說過蝗災了。

不是蝗蟲突然悔改了,而是因為中國建立了一套全國的蝗蟲預警和防治體系。

幾十年來,蝗蟲群在我國頻頻出現,但沒有一次演變成蝗災,都在萌芽階段就被扼殺了。

2017年9月,山東省濰坊市曾爆發小規模蝗災。

附近的中國吃貨們聞風而動,要開車前去捕捉蝗蟲吃大餐。 

結果剛看到新聞,蝗蟲群就已經被全殲了。

因為地方農業部門,立刻動用了飛機進行農藥滅蟲。 和吃貨的口福相比,很明顯全國人民的糧倉更重要。

椋鳥與雞鴨

康樂說,我國蝗災治理是非常成功的,主要是改治結合策略:

通過蝗災發生區的生態環境改造,消除適宜蝗蟲發生的環境;同時,利用生物防治方法控制種群數量,並利用化學藥劑及時防治高密度的蝗蟲發生區。

2013 年,新疆哈密蝗災,鑒於新疆地廣人稀,監控困難,為防止蝗蟲在野外紮根產卵,反覆成災。我國引進了引進 4 萬多隻適應新疆氣候的粉紅椋鳥,專門針對蝗蟲。  生物防治法中,有一種是「招引粉紅椋鳥法」。這是遷徙性候鳥。

上世紀80年代,新疆用人工堆放石巢、修建磚混鳥巢的辦法,招引粉紅椋鳥遷徙至此。 2019年4月新疆多地發生蝗蟲災害,數以萬計的粉紅椋鳥發動「空襲」。一隻粉紅椋鳥一天能捕食120至180隻蝗蟲。

除了粉紅椋鳥,雞鴨鵝鷹也能食蝗於成災之初。2018年曾出動數千隻鴨子和雞。

2001年6月新華社報道說,除了粉紅椋鳥,新疆養殖的滅蝗雞鴨也有近70萬隻。2000年媒體報道,浙江當時有3萬隻鴨子乘飛機趕往新疆吃蝗蟲。

這些粉紅椋鳥,就是新疆的守護神,曾有國道施工,因為碰上粉紅椋鳥的孵化,而停工一個月,等它們離巢才開工。

鴨子成「抗蝗」英雄

救災場面很有看頭

據錢江晚報報道,2000年5月,新疆北部發生了特大蝗災,除採取化學藥物外,由一群群牧雞、牧鴨組成的「生物部隊」也在新疆的「滅蝗大戰」中大顯身手。

當時,經省農科院的牽線搭橋,長興縣林城鎮天平村養鴨大戶楊大元所養的3萬隻「鴨兵」作為滅蝗「戰士」分批登上飛機,空運至新疆災區。 有浙江鴨參與的十萬「鴨子大軍」在新疆草原投入戰鬥后,效果明顯。到當年8月底,新疆至少有100萬畝優質草原上地毯般覆蓋的蝗蟲被鴨子徹底殲滅。鴨子成了新疆「抗蝗救災」的英雄。 新疆治蝗滅鼠指揮辦公室當時指出:鴨子捕蝗能力強、捕食量大、「軍」紀嚴明,出動鴨子是草原清剿蝗蟲、保護生態最為行之有效的好辦法。 值得一提的是,據當地牧民們介紹,鴨子吃蝗蟲的場面是很有看頭的。草場上,鴨掌踏過之處,蝗蟲紛紛跳起來,鴨子用它彈簧般靈活的脖頸在空中啄食,猶如武林高手用筷子夾蒼蠅般彈無虛發。 「鴨子每天進食兩次,早上四五點鐘,天剛露明,鴨子們就自己出去吃蝗蟲,幾個小時后,就到附近的小河溝里喝水、休息,下午7點多鴨子再次出動,直到晚上9點多太陽落山時才回來。一隻鴨子一口氣能吃100多隻蝗蟲。」 第一次養鴨的牧民馬永剛對鴨子的守紀律性深感驚奇,他說: 「鴨子太自覺了,我幾乎不用費心,它們出去、回來全是分成幾個縱隊,每個隊中鴨子一隻跟著一隻,真像訓練有素的部隊。」

根據農業部發布的《全國蝗蟲災害可持續治理規劃(2014-2020 年)》,摘錄裡面的原話:

「目前,我國蝗蟲常年發生面積 2.8 億畝次左右,分佈在 20 個省(區、市)」。 其中,「草原蝗蟲常年發生 1.8 億畝次左右」,剩下的1億畝次,基本就是農牧業地區。

「天津、河北、山西、山東、河南、四川、新疆等常發區和吉林、黑龍江等偶發高密度蝗群危害仍時有發生。」 中國總共就18億畝耕地紅線,結果1.8億畝草原和1億畝農耕地居然常年發生蝗蟲,如果放任不管,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後果。 我們的歲月靜好,背後其實是一群人的默默守護。 中國擁有強大的蝗蟲防治體系,已經很久沒發生過蝗災了。 這次的東非特大蝗災,是25年來全球的最強蝗災,而且種群數還在病毒式的增長中。 但它們只要敢入境中國,必定是有來無回。

@今日話題 @雪球訪談

【 如果覺得此文不錯,且對你有幫助,可以點個贊或右上角關注(點關注,不迷路),這是對我來說,最大的支持,謝謝】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