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醫鬧案例

2020醫鬧案例

互聯網 2021-08-05 12:47:22

聶新國,徐州經開區法院民庭副庭長、支部書記。法學碩士,先後被中央政法委、總政治部、省委政法委評為全國涉軍維權工作先進個人、省人民滿意政法幹警等,先後被省委省政府、省高院記個人一等功、二等功等,撰寫的裁判文書多次榮獲全省全市一等獎,司法建議連續8年獲獎等。

座右銘: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

陳青,民事審判庭法官助理(兼內勤),法律碩士,2015年參加工作。撰寫的法律文書在全市法院獲獎,一案例獲得全市優秀典型案例,一篇論文在江蘇省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徵文評比中獲獎,多篇調研文章及案例刊發於各級媒體。

座右銘:法官的黑袍不能僅僅詮釋一名法官的智慧、理解與同情,伴隨著法袍而來的還有責任。

關於NCP疫情防治所涉醫療糾紛案件的處理

對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英文簡稱「NCP」),因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轄區內有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東院)及徐州礦務集團第一醫院兩所定點收治醫院,考慮疫情防控與治療的嚴峻形勢,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在不給相關單位增加額外負擔的情況下,積極主動提早謀划,對可能因疫情防治產生的醫療糾紛進行分析研判,為可能產生的相關醫療糾紛提供司法保障。

一、可能產生的醫療糾紛的類型預判

1、醫療倫理損害責任

醫療倫理損害責任,是指醫療機構及醫務人員從事各種醫療行為時,未對病患充分告知或者說明其病情,未對病患提供及時有用的醫療建議,未保守與病情有關的各種秘密,或未取得病患同意即採取某種醫療措施或停止繼續治療等,而違反醫療職業良知或職業倫理的過失行為,醫療機構所應當承擔的侵權賠償責任。《侵權責任法》第55條規定的是違反告知義務的損害責任,是醫療倫理損害責任的基本類型。同時,《侵權責任法》第62條規定的違反保密義務的損害責任也是醫療倫理損害責任的類型。這要求醫方履行告知義務、說明義務、隱私保密義務,幫助患者選擇醫療方案和醫療措施等。在NCP患者接受治療期間,如果醫方沒有履行告知義務、保密義務等,可能造成此類糾紛。

2、醫療技術損害責任

《侵權責任法》第57條規定:「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未盡到與當時的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這一規定確認,醫療機構及醫務人員從事病情檢驗、診斷、治療方法的選擇,治療措施的執行,病情發展過程的追蹤,以及術后照護等診療行為中,存在不符合當時的醫療水平的過失行為,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因此,醫療機構及醫務人員在治療NCP患者期間具有醫療技術過失的,將構成醫療技術損害責任。

3、醫療產品損害責任

《侵權責任法》第59條規定的是醫療產品損害責任。該條明確規定,醫療機構在醫療過程中使用有缺陷的藥品、消毒藥劑、醫療器械以及不合格的血液等醫療產品,因此造成患者人身損害,醫療機構或者醫療產品生產者應當承擔不真正連帶責任。應當明確,醫療產品損害責任也是產品責任,是特殊的產品責任,其中最為特殊之處,就是醫療機構參加了這種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法律關係,成為一方責任人,與缺陷醫療產品的生產者承擔不真正連帶責任。

二、此類糾紛的特點分析

1、案件集中爆發

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患者及家屬會選擇沉寂一段時間,待疫情穩定后,集中到法院訴訟。二是疫情防治期間,醫院接診量大幅度提高,患者基數大,即使有些就醫患者最終沒有被確診為NCP,但也可能在診療過程中與醫療機構產生相關糾紛,造成案件量增加。

2、損害結果不僅局限於人身實質性損害

對於醫療損害的界定,應當包括造成患者人身實質性損害和造成患者精神性權利即自我決定權的損害。對於前者,應當適用《侵權責任法》第16條確定賠償責任;對於後者,應當適用《侵權責任法》第22條確定賠償責任。對於NCP患者及家屬而言,人身實質性損害往往是由疾病本身導致的,在現階段並沒有特效藥治療的前提下,很難將疾病給身體造成的損害後果歸責於醫方,但是,醫方的一些過錯行為,可能導致患者精神權利受到損害,從而導致患者要求賠償。

3、部分醫患糾紛導致的「醫鬧」將涉及刑事責任

「醫鬧」是指受雇於醫療糾紛的患者方,與患者家屬一起,採取各種途徑以嚴重妨礙醫療秩序、擴大事態、給醫院造成負面影響的形式給醫院施加壓力從中牟利的行為。「醫鬧」事件對醫療機構的醫療設備、公共設施等財產造成破壞,以及對醫務人員造成人身傷害的,帶頭鬧事的人員將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根據衛生部、公安部聯合發出的《關於維護醫療機構秩序的通告》,對於「醫鬧」擾亂醫療機構正常秩序的行為,由公安機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予以處罰。《刑法修正案九》第290條規定,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情節嚴重,致使工作、生產、營業和教學、科研、醫療無法進行,造成嚴重損失的,對首要分子,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積极參加的人,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除此之外,「醫鬧」還可能涉及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侮辱罪、誹謗罪甚至是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

三、相關法律適用規則

1、不過分加重醫方義務及責任

醫療機構及其醫護人員作為抗擊疫情的一線陣地和一線人員,為防治疫情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此期間的醫療條件與正常時期的醫療條件明顯不同,一些醫院本身就缺乏正常的防護措施和醫療資源,在患者過多的情況下,可能導致在醫療過程當中無法實現規範化的醫療操作,這種情況不應當認定為醫療過錯而讓醫方承擔相應的責任,從而保證醫務機構在抗擊疫情時能夠放下包袱,充分發揮職能,挽救更多感染者的生命。這些都屬於特殊時期出現的新類型案件,社會關注性較強,人民法院應當規範這些案件的法律適用,以取得最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2、對於「醫鬧」造成的民事案件要快審快判

當前防控疫情最緊缺的資源其實是醫護人員,醫護人員不眠不休只為了和時間賽跑。在這樣爭分奪秒的情形下,如果因為患者及家屬的不理智行為遭受傷害,就有可能耽誤有效救治更多的病人,導致死亡病例的進一步增加。我們也應該深思,要如何保護這些沖在抗擊疫情最前線的醫生們,千萬不要讓他們在流汗、流淚的同時,還要再面臨流血的風險。

3、充分發揮訴前調解的作用

要充分發揮人民調解組織、專業調解組織等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產生糾紛的「第一道防線」作用,通過人民調解員微信群、朋友圈、QQ 群、微博等各類信息平台及時掌握疫情防控期間醫患矛盾糾紛線索,採取規勸、說服、引導等方式及時化解一般性、苗頭性糾紛,對難以調處的重大複雜糾紛應及時報告有關部門,為黨委政府決策提供依據,防止矛盾糾紛激化升級。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要發揮專業特長,依法依規調處涉及疫情處置的矛盾糾紛,維護國家、社會利益及當事人合法權益。要發揮立足基層的優勢,教育引導廣大人民群眾正確認識疫情,堅決抵制謠言散布,做到重科學、強防護、聽官宣、不信謠、不傳謠、不恐慌,共同維護社會公共秩序。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