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開播的高口碑美劇

2018開播的高口碑美劇

互聯網 2021-04-22 10:09:45

記者 高華榮

想知道自己錯過了哪些好劇,我經常用一個最簡單的「笨辦法」——留意各個頒獎禮,哪部劇獲獎多,就按圖索驥,肯定錯不了。

對於美劇來說,我主要看兩個獎項。一個是頒獎季(指的是北美的頒獎季,每到歲末年初,北美都會有一系列頒獎活動,一直延續到每年一度的「奧斯卡」)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金球獎,一個是評論家選擇獎。這兩個獎由記者和影評人投票選出,做到了學院派和大眾口味的平衡,有電影獎項,也有電視劇獎項,拿獎的基本上都是好看又有深度的佳作。從獲獎名單里,看出去年口碑最好的美劇。

前段時間,這兩個獎項都揭曉了獲獎名單(1月8日,第75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禮舉行;1月11日,第23屆評論家選擇獎出爐),我從中挑了三部劇推薦給大家:《使女的故事》《大小謊言》和年末的大熱的《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可以看出,2017年的美劇也是一個「大女主年」。

《使女的故事》

科幻版《甄嬛傳》

獲獎:金球獎最佳劇情類劇集 金球獎劇情類劇集最佳女主角 評論家選擇獎最佳劇情類劇集 評論家選擇獎劇情類劇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

《使女的故事》堪稱2017年的年度美劇。

在早前的第69屆艾美獎上,《使女的故事》就是最大贏家,拿下最佳劇集、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導演五個大獎。本劇改編自瑪格麗特·安特伍德的同名小說,設定是在不久的未來,由於生育困難,女性淪為純粹的生產工具,被稱為「使女」,失去了作為「人」的基本權利,感覺回到了眾女爭寵的《甄嬛傳》世界。實際上,這部科幻劇的故事「細思極恐」,未來女性的命運被誇張化,作為一個使女的女主角,周旋於各色人等,尋找自己被奪走的女兒。

《使女的故事》「自帶熱度」,因為它涉及了比較敏感的女性話題,引發了大眾對社會的反思。特別是去年出現的多宗好萊塢性醜聞,讓女性話題再度成為熱點,也讓這部劇再次被大家審視。

話題有了,獎也拿了。趁熱打鐵,製作方上周發布了第二季的預告,並且宣布將於4月25日回歸開播。據說第二季的走向會更加黑暗,而且圍繞著懷孕的母親,故事的主題是「一個殖民的故事」。令人有點期待也有點不安的是,安特伍德原著的內容已經被第一季全部拍完,第二季的內容將會是編劇團隊的全新原創。演員方面,除了第一季的全陣容回歸外,《蜘蛛俠》系列的「梅姨」瑪麗莎·托梅將會客串加盟。

《大小謊言》

另類版《絕望主婦》

獲獎:金球獎最佳限定劇/電視電影獎 金球獎限定劇/電視電影最佳女主角 金球獎電視劇類最佳男、女配角 評論家選擇獎最佳限定劇 評論家選擇獎電視電影/限定劇最佳女主角 評論家選擇獎電視電影/限定劇最佳男、女配角

只有7集的《大小謊言》則是限定劇(迷你劇,一般十集以內)里的贏家。《大小謊言》也改編自同名原著,一個安靜小鎮,一個謀殺案,幾個完美主婦和她們各自的秘密……特有的美式女性劇套路。不過,HBO出品的這部劇並沒有拍成另一個版本的《絕望主婦》。就像宣傳海報上的那句口號一樣:「完美的生活,意味著完美的謊言。」妮可·基德曼飾演的瑟萊斯特看似最風光無限,卻是一個家暴受害者;瑞茜·威瑟斯彭飾演的梅德琳和「渣男」前夫住在同一社區,還要看著「親生女兒跟后媽處得比自己還融洽」;謝琳·伍德蕾飾演的簡,屬於整個社區里拚命又努力的「底層人士」,整個劇情也因為她兒子的校園霸凌案而展開——她非常害怕兒子繼承了他親爹的暴力基因,沒錯,兒子是她被強姦所生……

3位主婦,5組家庭,這部劇不動聲色地揭開了男女關係、婚姻制度、家庭暴力、受虐心理等等沉重的問題。幾位主演的表現也對得起各個表演類獎項,兩位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瑞茜·威瑟斯彭和妮可·基德曼不必多說,演技派組成的配角陣容也非常強大,靜水深流,暗流涌動,形容的就是這些演員的表演風格。

目前,《大小謊言》已經續訂了第二季,可以預見,明年依舊是頒獎季的種子選手。

《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

紐約版《我的前半生》

獲獎:金球獎最佳喜劇類劇集 金球獎音樂/喜劇類劇集最佳女主角 評論家選擇獎最佳喜劇類劇集 評論家選擇獎喜劇類劇集最佳女主角

《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被國內觀眾稱為「紐約版《我的前半生》」,麥瑟爾夫人跟羅子君一樣,第一集就「被離婚」了——她有錢,性格也好,保養得宜,還生了兩個孩子,但丈夫就是移情別戀了。

不過,麥瑟爾夫人跟羅子君不同。同樣是出軌被離婚,羅子君第一反應是:我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好,我和那個小三相比,我輸了嗎?而麥瑟爾夫人在這種情況下,自始至終只說了一個意思:這不是我的錯。如此擲地有聲的一句話,就是整個劇的主線,這也是我喜歡這部劇的原因,隨著劇情的發展,你會越看越解氣。

很多人都對最後一集非常不滿,大家認為麥瑟爾夫人在做了這麼多「擁抱新人生」的事情后,怎麼還跟渣男前夫搞在一起,這不是打臉嗎?事實上,這才是這部劇最有趣的地方。它沒有讓人物走向扁平和程式化,而是把人性的複雜性展現了出來。大部分普通的劇集就是普通在,他們放棄了展示人性複雜的通道,而是讓人物走向符合劇情推動,符合預期,符合觀眾掉眼淚或者鼓掌的那個點。麥瑟爾夫人在離婚之後,把自己的聰明與才華應用得淋漓盡致,我們看的似乎是《一個脫口秀明星的誕生》。一路走下來,看得觀眾很「爽」,但她就承擔這種「離婚婦女逆襲」的光環就可以了嗎?這是上個世紀50年代的紐約,她是一個猶太人,她從小被教導的「完美乖乖女」規則,她喜歡打扮與廚房,女性意識的覺醒不可能一夕之間就完成。這才是這部劇最後一集的可貴之處。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