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度好美劇

2018年度好美劇

互聯網 2021-04-21 13:46:29

經典之作的續集總是面臨著非議。

有佳作珠玉在前,影迷對新作的期待必定更高,對比更是免不了。

所以說,「續作不如前」這種論調實在極為常見。

2018年底,《黑鏡》的聖誕節特別篇《黑鏡:潘達斯奈基》(點擊複習)讓這個系列第一次在豆瓣跌破8分。

雖說自打《黑鏡》系列落戶Netflix之後,似乎顯得有些水土不服,口碑略有下降,然而這波滑鐵盧還是令人始料未及。

同樣遭遇的還有HBO的《真探》系列。

2014年,《真探》第一季播出后立刻被封為年度神劇,在當年黃金時段艾美獎獲得12項提名,並最終斬獲包括劇情類最佳導演在內的5個大獎。

不同於很多粉絲向美劇,這個分數沒什麼水分更沒太多粉絲濾鏡

《真探》之所以能成為神劇,與它的三大優勢分不開:

敘事節奏攝影構圖,還有人物塑造

與如今動輒六、七十集國產劇不同,美劇的快節奏一向為劇迷所喜愛。不過,近幾年美劇也愈發向著快餐速食化轉變。

《真探》有別於流水線產品,它打破了很多美劇迷對犯罪懸疑劇慣有的節奏認知。

第一季里大段指向不明的獨白也是一大特色

節奏緩慢又不拖沓,鏡頭裡信息滿滿,情節上後勁十足。

沒有足夠的耐心和觀影量很難咂摸出這種「高冷」精緻劇集的韻味。

畢竟吃慣了垃圾食品之後再去法國餐廳的食客,很可能在主菜上桌之前就開始砸桌子了。

而《真探》第一季里長達6分鐘足以寫入美劇史的長鏡頭動作戲,大部分時間隨手一截就能看到的精緻構圖畫面,讓它的每個鏡頭都盡顯精雕細琢之感。

《真探》的片頭也一度風靡,其模板成為不少國內製作公司的心頭好。

上為2014年1月首播的《真探》第一季,下左同年10月《北平無戰事》,下右2016年《麻雀》

至於馬修·麥康納跟伍迪·哈里森演繹的一對CP,雖然人設不完美,但是極具性格魅力,吸粉無數。

很多一開始對《真探》慢熱文藝風不感冒的劇迷,都被二位演員的表演激發了追劇動力。

看到劇照還想再回顧一遍《真探》第一季

不過當2015年,《真探》第二季回歸后,它的神劇口碑不復存在。

卡司大換血,第一季掌控全劇的導演凱瑞·福永只挂名製片,只有尼克·皮佐拉托仍舊作為核心編劇。然而亂糟糟的剪輯再加上冗長的情節對話,讓第二季變得絮絮叨叨。

尼克·皮佐拉托曾參與美版《謀殺》第一季的編劇,該劇第一季口碑也是不俗

如果說《真探》第一季是慢熱,那麼第二季就剩下慢了。

即便跟不少劇集相比,《真探》第二季仍處於較高水準。但在第一季的襯托下,它不夠好。

第二季評分比第一季下降了1.2,但不得不說,這裡邊有不少好評還是劇集粉絲的給出的感情分

《真探》第二季的慘敗也正是源於它拋棄了神劇的立足根本。

這也導致在《真探》第三季在今年1月13日,上一部結束三年半以後才播出。

又一次全新的故事、卡司,當然,不變是還是尼克·皮佐拉托。

不過,這一次,《真探》突破性地將主角設定成黑人男性

《真探》第三季的主演馬赫沙拉·阿里可以說是這幾年最炙手可熱的黑人男演員之一。

馬赫沙拉·阿里曾出演過《紙牌屋》

在2018年,他就憑藉[月光男孩]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今年的[綠皮書]也已經讓他奪得自己的第一座金球獎盃,奧斯卡提名想必也是囊中之物。

《真探》第三季前兩集播出后,爛番茄給出了86%的新鮮度,總算是一雪第二季之恥。

這個新鮮度跟第一季非常接近了

豆瓣er也打出了9.4分

當然隨著評價人數的增加這個分數很可能會有所下降

CNN盛讚了男主角的表現:

提升這部劇的是憂鬱的氣氛和阿里的磁性表演,從他年輕時對事實的執著追求,到他年老時令人信服的脆弱。

《時代》雜誌評價道:

這些努力在堅實的第三季得到了回報,其結構和風格與第一季相近。

《真探》第三季講述了一起橫跨35年的懸案。

三條時間線的交叉敘述無疑增添了這個故事的複雜性及懸疑性。

1980年,阿肯色州警察韋恩·海斯接手了一起兒童失蹤案

在調查過程中,他跟搭檔發現了其中一位男孩的屍體,另一位女孩始終不見蹤跡。

而一路「指引」韋恩發現男童屍體的稻草娃娃,引起了他的關注。

這個道具設定有沒有讓你想起第一季的鹿角?

教師艾米莉亞的幫助下,韋恩得知在萬聖節,失蹤女孩朱莉就收到了這樣一個娃娃。

韋恩跟搭檔本想暫時封鎖消息,以便在暗中調查,防止打草驚蛇。

可上級還是執意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這不但給他們帶來了幾百條需要勘察的錯誤信息,更令本來平靜的小鎮變得人心惶惶。

校車來了沒人敢上,汽車都停在房子門口,在家中似乎是更安全的選擇

雖然兩位警探找了一位有案底的戀童癖私下審問,但是並沒有得到什麼有效證詞。

時間來到2015年,疑似遭遇著阿爾茲海默症困擾的韋恩失去了妻子艾米莉亞(就是曾經幫助辦案的教師),與兒子亨利一家人住在一起。

艾米莉亞還寫了一本關於1980年案件的書

在兒子的反對下,韋恩毅然接受了電視台節目組錄製有關35年前案件節目的請求。

在回顧中,1990年的一次取證,讓更多信息浮出水面。

原來,在案發十年後,警察發現抓錯人了。

對此,韋恩顯得很平靜,這似乎是他早就預料到的結果。

可接下來的重磅信息卻是他不曾預見的。

失蹤了十年的女孩朱莉還活著,因為一起搶劫案,警方提取到了她的完整指紋。

案件調查重啟勢在必行。

從有限的兩集劇情中,我們能對案件作出的判斷並不算多,可信息量卻很密集。

由於案件帶有男主角韋恩·海斯極其強烈的主觀色彩,而這就意味著故事中難免存在著記憶偏差,特別是他患有的阿爾茲海默症又增添了這種可能性。

兒子剛剛回答過父親的提問,他卻又問了一次。

兒子的表情不光是出於無奈,女兒麗貝卡的下落同樣是值得關注的謎團

於是,在《真探》第三季的後半程,我們很可能發現自己此前分析出的「真相」絕對不靠譜。

與第一季「雙男主」的設定相比,這一季的《真探》絕對是馬赫沙拉·阿里這位大男主的專場秀。

目前看來,阿里的表演也是本劇最令人放心的地方。

而將主角的身份設定為黑人,無疑增強了衝突——

這讓主角韋恩的破案之路變得更為艱難,因為他的意見會因為膚色得到更多忽視。

韋恩意識到了種族給他帶來的不便,艾米莉亞更加入過激進的黑豹黨

當然,在第三季中,種族議題也應當不是核心探討問題。

我們最關心的還是兇案真相,以及新一季《真探》能否帶領該系列重回神壇?

或許現在就得出結論有點為時尚早,但從前兩集的呈現效果看,《真探》第三季起碼回歸到了這個系列最初吸引我們的地方。

它有著成為神劇的潛質。

作者:舒文

文章首發自微信公眾號:看電影雜誌(moview_weekly)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