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年麗江旅遊事件

2017年麗江旅遊事件

互聯網 2022-01-17 18:47:14
受害人被打前後對比 (圖片由當事人提供)麗江的「傷疤」:女孩被打毀容 同樣受傷的還有麗江……受害人被打前後對比 (圖片由當事人提供)今年初女孩被打毀容事件引爆微博,她的人生軌跡亦由此偏離,同樣受傷的還有當地的旅遊業……

「我已經委託律師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現在等著法院通知開庭。」

4月13日中午,麗江被打女孩毀容事件的受害人「琳噠是我」站在羊城晚報記者面前。距離被打已有五個月,琳噠的容貌也已有所恢復,露出了清秀的眉眼。她說,這是被打后第一次沒戴口罩出門。

但她的臉色迅速暗淡下來:「醫生剛剛告訴我,你的臉就算花一百萬都恢復不了。」

更讓她絕望的是,此前答應幫其免費整容的一家醫療機構,也在這一天正式拒絕了她,她頓時情緒失控,大哭了近十分鐘。

2017年1月24日,麗江被打女孩毀容事件引爆微博,一位網名叫「琳噠是我」的博主,圖文並茂地控訴自己在2016年11月11日在麗江被人無端尋釁毆打經歷,致面部毀容,而兇手一直未歸案。微博內容幾天內迅速引爆網路,麗江市乃至雲南旅遊被千夫所指,麗江警方隨後宣布抓獲6名疑兇。2月10日,麗江市迎來號稱史上最嚴厲的旅遊市場整治。

其後的五個月時間,琳噠忙於治療和打官司。據其稱,為此已將15萬元存款花光。她說自己現在壓力大,睡不著覺。「你知道嗎,來見你們的前一天晚上,我才睡了1個小時。」

文/記者 溫建敏 實習生 徐曼菲

同樣受傷的

還有麗江……

同樣帶著傷疤的還有雲南麗江。麗江被打女孩毀容事件的發生,原本就因旅遊投訴而多事之秋的麗江,再一次站到了風口浪尖上。

2017年2月10日,麗江召開千人大會重拳整頓旅遊市場。「作為知名的旅遊地,在麗江涉旅的事情沒有小事,不能大意。誰影響了麗江旅遊市場和旅遊環境,我們大家都要跟他過不去,絕不能讓遊客的合法權益受到損害。」麗江市委書記羅傑說。

有人說,「像蜈蚣一樣猙獰的傷口,橫在一個原來漂亮的女孩臉上,這也是旅遊勝地麗江的傷疤。」

截至發稿前,最初引爆網路的那條微博仍舊被她置頂,評論量53萬,轉發量45萬。

醫生診斷

疤痕花100萬都恢復不了

4月13日上午,琳噠在母親的陪同下,來到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做檢查。

琳噠是東北人,事件發生前長住珠海,因此現在每個月都要往返多次來廣州的醫院進行治療。

就在當天出具的診斷書上,寫著:顏面多處遺留瘕痕組織;鼻端歪斜,左鼻翼變形;左肉眥鬢皮較右側嚴重。

琳噠說:「這還只是開始,整容才是大頭。」據琳噠轉述,上午會診結束后,主治醫生說她的疤痕「就是花一百萬都治不好」。

就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一個電話打進來,琳噠接起電話,聊了幾分鐘后,聲音開始哽咽,隨後失聲痛哭起來。接著,琳噠母親也陪著哭了起來。

據琳噠講述,她原計劃在4月15日要去北京參加一檔節目的錄製,節目邀請了眾多業內知名的整形醫生。此前,節目組的記者幫她問遍了北京的醫院,只有一家整形醫院答應為她免費治療。沒想到就在剛才,這家醫院以「擔心承擔責任」為由拒絕了琳噠。

節目組記者告訴她,要自己出錢做整容。琳噠一下子哭了出來:「我要是有這錢,還用參加什麼節目……」

她告訴記者,上午看病,醫生告訴她疤痕「就是花一百萬都恢復不了」的時候,自己挺失望的,可還是硬挺著。

「我就想著,沒事兒,反正我15號還上北京呢,我一上節目組,那麼多整形專家在那……」說到這,琳噠再次哽咽。

琳噠告訴記者,自己的15萬存款已經花光了,嫌疑人家屬湊的6萬塊也花光了。

事件源起

深夜吃燒烤飛來橫禍

2016年11月8日,琳噠因跟男友鬧矛盾,想外出散心,訂了去麗江的機票。11月11日,原本計劃返程的日子,卻遭遇飛來橫禍。

11月11日凌晨一點多,琳噠和張某及所住客棧老闆一起吃烤肉。三人結識於琳噠所住的客棧,因為都是東北人,很快便熟絡起來。客棧老闆得知琳噠和張某11日都要返程后,決定請他們吃當地有名的烤肉,於是三人打車到了寧蒗燒烤店。

到了燒烤店后不久,張某發現自己的手機落在了計程車上,便借其他手機撥打自己的號碼。與計程車司機取得聯繫后,張某承諾給他500元錢作為報酬。大約三點鐘,司機把手機送了回來。

「要不然早就吃完走了。」面對網友對她凌晨三點還在外面吃飯的質疑,琳噠這樣回應。

拿回手機后,三人在包間里開始吃烤肉。包間外面傳來很大的講話聲,琳噠上洗手間時出去看了一下,外面坐著12個人,11個男人,1個女人。「女的是其中一個男的女朋友,後來和男朋友吵架先走了,她走後,剩下的11個男人就開始『撩事兒』。」

「一開始我上洗手間時,故意用啤酒箱堵住我回房間的路,後來就一直在學我說話。當時我沒在意,也沒搭理他。我不知道他們是覺得沒面兒呢還是怎麼著,隔了一兩分鐘,這個人就又學我說話了。我實在聽不下去了,跟他說了句:『你們是不是喝多了,啥意思啊?』對方就笑了。」

這時,旁邊的張某也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了句:「差不多得了,別太過分了。」一兩分鐘后,包間里突然湧進了這夥人,手執啤酒瓶,有人抓過張某的衣領,拿啤酒瓶打在他的頭上。

琳噠說,自己當時懵了,趕緊拿出手機解鎖,想把這幾個人的臉拍下來。還沒來得及拍,一名男子走過來,說了句「拍什麼?!」話音剛落,一個酒瓶砸到了琳噠的頭上。

後來起訴書顯示,其中一個打人者曾在事發前一個月,同樣因為吃夜宵引起糾紛將人打傷。

傷情鑒定

為何要拖90日才能鑒定

事發之後,琳噠報警后在麗江的醫院接受治療,隨後,轉院至廣東省人民醫院。

「在醫院搶救時,裂開的傷痕,骨頭都可以看見,甚至嚇到了護士。」

琳噠說,一個多月後,南方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僅僅根據琳噠入院時的證明(片子),判斷她臉上的兩處骨折為「輕傷二級」。

但實際上,該司法鑒定中心並無完整地進行傷情鑒定,原因有二:琳噠缺少事發地警方的鑒定委託書;傷口已經有所恢復,無法鑒定當初的受傷情況。

而這也是毀容事件發生后最令琳噠不解和不滿的地方。事發后,她多次請求麗江警方出具鑒定委託,「我問他什麼時候能做,他說三個月以後就能做了。」

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以容貌損害或者組織器官功能障礙為主要鑒定依據的,在損傷90日後進行鑒定。

「律師告訴我,這就是個文字遊戲。90天來鑒定的話沒錯,他引用的法律條文也沒錯。但是他不提你臉上骨折的問題。我面部粉碎性骨折,總共三處輕傷二級,他完全不提。」

事情發酵后,麗江警方鎖定了六名嫌疑人。琳噠稱,這六名嫌疑人當中並沒有打自己的人,有兩個根本沒見過。

事主無奈

從來沒想過要「地域黑」

「只是睡了一覺,第二天發現手機死機了,信息不停地彈出來。」琳噠回憶道,「只好拿出另一個破手機,一邊充著電,各種媒體的電話就『咔咔』往裡進。」

2017年1月24日,琳噠正式在微博上發布了自己在麗江被打毀容的遭遇。

她說自己以前不用微博,只是在2015年的時候申請了微博賬號。事件發生后,有朋友告訴她可以發微博試試。

「我記得發出去第一天,只有五個人看過,當時也沒想過會怎麼樣,只是心裡憋著那股勁兒,想說出來而已。」琳噠說。

但沒想到,只隔了一天,事件就引爆了網路,微博熱搜中,「麗江被打女孩毀容」、「琳噠是我」都進了熱搜詞。「人民日報」等多個媒體官微進行轉載,雲南省公安廳的微博公號迅速對事件進行回應,稱麗江正在調查此事件,隨後,麗江警方發布通告,稱相關人員被控制。

「琳噠是我」的粉絲迅速漲到了20多萬,她隨後發的每一個微博都帶來成千上萬的評論和轉發。

面對海量的信息,以及網友對她「炒作」的質疑,琳噠無奈地說,「當時他們說我肯定有『推手』,我都不知道『推手』這詞是什麼意思……」說完,她又自嘲了一下,「有推手能把微博寫成這樣?」

事件引爆后,網上「琳噠是我」的微博下,攻擊雲南麗江的言論不在少數。不少網友將對雲南麗江「地域黑」的言論歸咎於琳噠,評論和私信中出現大量針對琳噠個人的攻擊性言論。

「我從來沒有說過雲南麗江的不好,」琳噠堅持道,「只是事件現在對他們產生了影響,他們就以為我在『地域黑』……」

採訪中,琳噠反覆強調,打人是個別人的行為,「咱不能說,咱在這被打了,整個雲南都不好了。還是有很多雲南人過來鼓勵我、支持我。」

翻開「琳噠是我」的微博,她依舊堅持更新事件進展。她說,自己每次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就會看到許多好心人為她加油的評論。

母親擔憂

女兒後半輩子怎找對象

距離麗江被打女孩毀容事件引爆,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其間,琳噠積極配合醫院的治療,面部傷口恢復得很快,只是鼻樑左側那道觸目驚心的疤痕,可能永遠無法祛除,這也是琳噠最大的心病。

「原來想象得還樂觀,後來見的專家越多,就越失落,因為專家們的意見都很統一,傷痕根本不能百分之百復原。」

「我現在一無所有了,」琳噠無奈地笑著,「他們奪走了我作為女孩子最重要的兩樣東西,容貌和名譽……這事兒不帶完的。」

琳噠說,毀容之後,自己經常十天都不下樓,每天只吃一餐。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看著樓下車來車往,可以一整天都不跟人講話。

「我上網查了下,這大概叫『創傷後遺症』。」琳噠笑了笑,故作輕鬆地說,「開始的一個月,我壓根沒意識到我毀容的問題,天天在醫院裡面發脾氣……我不知道創傷後遺症是怎麼回事,就特別煩躁,綳不住的那種。后一個月就開始腦子裡一遍遍想:我毀容了,我毀容了……」

她說自己住院的時候不敢照鏡子,每次都是草草洗完臉,都不敢對著面前的鏡子看一下。

她說自己無法自信起來了,每次出門必戴口罩。有一回和朋友出去喝早茶,倒茶的服務員一直盯著她的臉看,以致茶水都倒到外面了;在珠海過安檢時,一摘口罩,安檢人員驚訝的表情,都令琳噠感到刺痛……

她說自己曾經寫過遺書,這件事發生在「雲南麗江警方」的微博轉載她「約炮、放蕩」的消息之後。琳噠稱,就在微博發出的當天,自己當時的男友打來電話詢問,之後兩人便分手了。

琳噠的母親也為自己女兒的幸福感到擔憂:

「她都30歲了。你說這疤跟她一輩子,她怎麼找對象啊?」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