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 ���������������

互聯網 2021-10-20 12:16:54

    三月,有一個屬於女性的節日,也自然免不了對「她創作」的又一次關注。在這篇訪談錄里,兩位受訪者對一系列的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雖然有的問題從未涉及,編創的第一時間也鮮有關注性別差異,但問題一旦拋出,各自的回答都頗具獨到之處,某些答案可以說帶有啟示的意味。尤其是「二王」,資深和年輕、女性和男性、感性和理性……這樣的反差,也許能更容易看到舞蹈創作者對「她創作」的理解和思考。――編 者

    無論是男性題材還是女性題材,只要找到它核心的思想點以及準確的表達方式就應該能處理好。

    張生:迄今為止,二位創作過的女性題材作品有哪些?

    王玫:我不知道什麼叫女性題材的作品,應該不是女性編創的作品,而是以女性為題材而編創的作品吧。如果是這樣,那應該只有《舊夜》了。《舊夜》是一個反映未婚先孕之心路歷程的作品,因為只有女人懷孕,男人不懷孕,所以,這個作品因為表現了女人的事件,就應該屬於女性題材的作品了吧。

    王舸:《千紅》《桃夭》《中國媽媽》《漢宮秋月》《阿婆的幸福生活》等等,最近正在創作群舞《鳳悲鳴》,作品表現內容是以巴金文學作品《家》里的人物――鳴鳳作為文學基礎,另外一個作品是以白居易的《長恨歌》為文學基礎而創作的群舞《長恨》。

    張生:舞蹈創作本身雖然無性別,但舞蹈創作往往因性別不同而產生視覺角度差別,您個人認為「女性舞蹈」這一概念的所指究竟是什麼?又是如何看待「女性題材舞蹈創作」?

    王玫:「性」和「權」這倆字原本的意思都明白,前邊加個「人」字:人性和人權也明白,但只要把前邊的「人」字換成「女」字:女性和女權,立馬就雲山霧罩,弄不清什麼意思了。女性與女權的意思是不是說,儘管人性和人權十分重要,但女性和女權卻非常的不同?這我還真沒有感覺。我是一個女性舞蹈編者,但編創作品有感而發的多是人,而不是女人或者男人。女人和男人當然不同:女人來例假生孩子,男人不來例假不生孩子,但這只是枝節的不同,終極的相同卻是女人男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人的相同,相同的困境:如舞劇《雷和雨》《洛神賦》《流行歌曲浮世繪》《也許是要飛翔》;相同的抗爭:《我們看見了河岸》《城市病人》《潮汐》;相同的愚蠢:《天鵝湖記》《圓圈上的言說》等題材,從來就是我珍視的編創內容,也才是觸發我編創的真正動機。

    王舸:編導在創作女性題材舞蹈作品時往往是站在比較理性的角度去考量題材,應該更多地思考女性題材本身的創作「特點」。我個人認為,其實不用過多地去強調所謂的性別差異。就女性題材而言,可能在處理和體現人物情感的方式、人物形象以及語彙氣質等方面和男性題材有所區別,但編排的手段和方式並沒有太多差異。「女性題材舞蹈創作」我關注得還比較多,早期,我更側重於女性的單一情感和語彙風格,而現在我更側重的是對女性深層次的思想表達。其中,古典題材的作品涉及到男權社會中女性所遭受不平等待遇後人性的扭曲、對自由的渴望以及大愛的犧牲,都帶有一定的悲劇色彩;而我對現實題材的選擇更多的是體現當代女性的生活態度、精神追求和真實的感悟。無論是男性題材還是女性題材,只要找到它核心的思想點以及準確的表達方式就應該能處理好。

    張生:您認為比較能表現女性的真實存在和女性意識覺醒的舞蹈作品是哪一部?為什麼?

    王玫: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自己從沒有想過自己是一個女性編創人,也從沒有想過以一個女性編創人的身份編創過什麼作品,編創時,常知道自己是一個人,這已經理性到頭了。

    王舸:這樣的作品應該不少,但因為對別人作品不是太了解,沒有發言權,姑且以自己的作品為例。剛才提到的《漢宮秋月》其立意深度是站在人性的角度看待舊世女性的哀怨、生與死的宿命、青春逝去而產生衰老的記憶,所埋葬了一個個鮮活生命的輓歌。這是特定的社會環境所致,她們所受到的不僅是精神情感的禁錮,還有世俗倫理觀念的束縛和壓制。《長恨》也是如此,以男權為主導的主流文化中,女性只能是附庸,用女性的犧牲去換取自己的社會角色。反之《中國媽媽》則是以女性的大愛映射出民族的高尚氣節。這是對女性題材兩種完全不同的作者表達。

    張生:在經費充裕的前提下,如果讓您做一個女性題材的命題創作,您會有何考慮?

    王玫:想做不少東西,但都與女不女性無關。隨著年齡將近夕陽,越來越喜歡春天,越來越喜歡開遍春天的桃花,每到冬天,就盼著春天,到了春天,就盼著桃花,每當桃花極怯而粉嫩地開成一片,心中便激動不已,也總會詫異小時候怎麼就沒覺得桃花這麼好看……所以,現在特想在北舞的民間舞系弄一個叫《我愛桃花》的小舞。

    王舸:我已經做過不少女性題材的作品,其中包括獨舞和群舞,但大多都傾向於挖掘比較深刻的東西,比較嚴肅或沉重,自己覺得挺累的,觀眾看著也累。現在想做點輕鬆的素材,比如更陽光點、更美好點、更幽默點的東西。如新生命的孕育,女性在孕育過程中的身體形態的變化,思想的變化,隨之產生了很多有趣的生活細節,這樣的題材會比較輕鬆、有趣、好玩。

    中國的舞蹈人有自己特殊的生存困境,最大的困境就是集體的信念缺失

    張生:在當今時代,尤其是在西方,女性主義已經變成現實生活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作為一名藝術家,您對當下中國女性舞蹈家的生存狀態怎樣評價?您認為還有哪些問題有待解決?

    王玫:中國的舞蹈人有自己特殊的生存困境,最大的困境就是集體的信念缺失。但是,這也是作為人的總困境,女人和男人的不同,在此只能二合一為相同。

    王舸:中國的女性編導很多,但是能堅持到「最後」的很少。造成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大概與女性生理心理特點以及社會角色有關係。比如說,年輕時有創作的衝動,有創作的激情但缺乏一定的經驗;有經驗時則要面臨著生活的問題,如生育、照顧家庭、教育子女等現實問題,這些問題阻礙了她們全身心地投入創作,很難集中所有的精力去思考,許多優秀的女編導只好選擇放棄。

    張生:您認為中國女性舞蹈編導最缺失的是什麼?

    王玫:同上了!

    王舸:我認為在中國舞蹈創作領域中,缺少對作品思想性和藝術性的追求。這不僅是中國女性編導的問題,而是大多數中國編導的問題。現在的舞蹈作品過於強調空洞的舞蹈形式,流於表面的情感表達,忽略作品本身的「藝術深度」。舞蹈雖然在表現形式上有自身的局限性或者說是獨特性,我們還是應該孜孜不倦的追求那一「點」。我個人認為一味地迎合觀眾或評委並不可取,還要注重編導自身的表達,作品的藝術性不能被忽略,希望強調養眼的同時更要養心,要用好的藝術品質去引導和培養觀眾,真正培養出自己的觀眾群,這方面,戲劇界做得不錯。舞蹈人如果有一顆真正追求藝術的心,舞蹈藝術一定能走得更長更遠。

    張生:美國《舞蹈雜誌》稱活躍在一線的女性舞蹈編導越來越多,您同意這觀點嗎?另外,在其官方網站公布的名單上我們看到了馬波、吳艷丹等現代舞中國女編導的名字,這是否說明現代舞這種形式對女性內心的表達更敏感與深刻?

    王玫:女編導多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學舞蹈的女性多,看看北舞年年的招生就知道了。現代舞確實是最能夠深刻表達人之內心,尤其是內心掙扎的藝術形式,但人的內心,就是所有人的內心,而不單是女人的內心,女人的內心儘管也有特別之處,但其特別,與現代舞的特別卻沒有必然聯繫,難道現代舞見到男人的內心就無力表現了嗎?

    王舸:同意,雖然我看到來華的世界級女性舞蹈編導的作品相對較少,但活躍在一線的女性舞蹈編導越來越多這趨勢是非常可喜的。很抱歉,這兩位優秀編導的作品我看得很少,現代舞本來就產生於西方,所以現代舞這種形式相較而言更容易引起西方的關注和認同,但這不能說明「中國舞」形式在表達女性題材上的深刻度和思想度就不夠,這是一個文化上的差異。其實中國本土的舞種產生過不少優秀的女性題材作品,但還缺少推廣和傳播。

    藝術本身就是藝術家強烈的「慾望」表達,它必然是「個性化」的

    張生:女性主義或女權主義往往給人帶來矯枉過正的印象,那您是否認為在藝術作品中強調性別意識會具有激進的姿態和挑戰的意味?

    王玫:這個問題提給自己絕不偶然,因為自己長年就是一個「現代」的傳說。但自己這個「現代」實在名不符實,乾脆就是一場誤會。從年輕到現在,生活上該戀愛戀愛,該結婚結婚,該生孩子生孩子,不抽煙,不喝酒、不卡拉OK也不打麻將,連黃段子都看不得,政治上更是一個「主旋律」,畢業於民間舞時就讓人看著現代,今天卻成了「民間」能看到的唯一人。總之,因為爸媽的原因讓人誤會於現代,實際上卻毫不現代而專門保守,儘管有人擔心自己現代得過了頭是真錯了,但能有人擔心也總是有人愛,所以,還是謝謝啦。

    王舸:你提的問題我不太理解,也從來沒考慮過這樣的問題。

    張生: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常常能看到一種特別想要表達的慾望,有時會是一種宣洩。二位的創作都非常「個人化」,從表現形式到內容頗是特立獨行,感染力很強。但是,有沒有考慮過這種情緒化的東西會有窮盡或雷同的時候?

    王玫:強烈的表達、個人化、感染力和特立獨行,都是種種風格,以人分,但不以人的性別分,王舸和張繼鋼的表達都很強烈,但他們都不是女人,房進激的表達唯美而浪漫,但他卻是男人。窮盡或雷同是一種自然現象,是人,是人做的事,無論何種風格、樣式,都一定有窮盡和雷同的時候。身為一個編舞人,深知編舞的艱辛,也深知窮盡和雷同的一天總會來到,所以,認清自己為人的品質,做能做的,想能想的,讓剩下的一切隨規律自然來去。

    王舸:我認為,藝術本身就是藝術家強烈的「慾望」表達,它必然是「個性化」的。只有這樣才能創作出藝術品質很高、感染力很強的藝術作品。雷同是不可避免的,當遇到相似的題材時,創作思維會出現習慣性,有心的編導會有意識的迴避,找到新的突破。

    張生:您比較欣賞哪些女性舞蹈家,或者說她們對您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

    王玫:我最喜歡的編舞人是法國人瑪吉・瑪汗(Maguy Marin)。說最喜歡,是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見過第二個。看她的作品,完全感覺不到是舞蹈,完全感覺不到任何風格流派,只能看到人,看到活生生的人在活而感受著。

    王舸:國內的首推王玫老師,從她的藝術作品當中看到她對藝術的執著,讓人心生敬佩;國外則是已經過世的皮娜・鮑什,作為舞蹈劇場的開山鼻祖,她將戲劇性和舞蹈性結合起來,看到並展示出了人的多層次性和矛盾性,對我的觸動很大。

    張生:最後請用一句話來描繪您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形象。

    王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還有小鳥依人……

    王舸:如果就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而言,她應是天真美麗,但又處於一種非完美的狀態中;如果指生活中的女性,美麗、獨立、開朗。

(王玫 北京舞蹈學院教授  王舸 自由編導  張生 記者)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