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雞蛋roy拍攝地點

雞蛋roy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2-06 00:56:38
[瓶邪]生日禮物

#瓶邪##他們又在幹什麼# 祝老漠和花爺生日快樂[doge]以小花的身家地位,這生日是必須大操大辦的。我想象著我們三個到了的時候,都空著手,外人看來一定很驚訝,可能還有很多揣測。其實只有我們心裡清楚,我們只是臉皮比較厚而已。不過我琢磨著財大氣粗的花爺,也不會計較這種小事,於是三個人都很坦蕩地坐下來。算是個小聚會,在他家裡只有我們幾個。可剛吃了沒一會,小花就問:「你們三個就空手來的?」這他娘的,我心說,打臉專業戶啊。我們互相看了看,胖子就道:「阿花你是不知道啊,天真最近手頭太緊了,咱們二叔把小滿哥都接走了,怕給他增加經濟負擔。」我操,我心說,好像也不至於連狗都養不起了。就聽小花說:「既然如此,誰給他增加負擔的,總得有點表示吧。」我看了看胖子,胖子伸手指悶油瓶,悶油瓶默默吃菜。「行了。」我對小花道,「說吧,讓我表演啥節目?」小花是有分寸的,悶油瓶的玩笑我估計他還不好開,我是發現了,這夥人聚到一起就想針對我。我正想著,小花放下筷子,忽然也一指悶油瓶:「那就他來。」又他媽來打臉?所有人都看向悶油瓶,悶油瓶注意到我們的目光,這才把頭抬起來。想起除夕的時候,悶油瓶為了逃避表演節目,提前跑到院子里去透氣,這次卻被當場點名,我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事實上所有人都想看悶油瓶會有什麼反應,屋子裡一下就安靜了。悶油瓶看了看小花,小花笑了笑,並沒有停下的意思,這就很尷尬了。我正要拍桌子,悶油瓶緩緩把頭轉向了我。他看著我,我不知道他什麼意思,於是也看著他。大概半分鐘之後,小花冷漠地說:「可以了可以了,停。」我一臉黑人問號。「很好很好。」就聽胖子用那種新月飯店裡的夥計拉長的聲音道,「阿花收到狗——糧——一袋。」這都什麼跟什麼!END生快!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