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魔帝歸來之都市至尊txt下載

魔帝歸來之都市至尊txt下載

互聯網 2021-10-17 18:32:52

隨著這悅耳的音樂聲,大廳內的燈被打開了,「黃金大廳」內頓時燈火通明,把大廳照得亮如白晝。

在強烈燈光的照射下,各種製作精美的金器放出耀眼的光輝。這些黃金製品有的薄如片紙,有的細如髮絲,但都精緻玲瓏,質樸素雅,精美絕倫。

其中最讓楊迪叫絕和欣賞的是兩樣黃金製品,一樣是「金人」之船,另一個是「金蟾蜍」。

「金人」之船是在一個長近20厘米的金制的木筏上,站著11個金閃閃的金人。這些小金人手持各種武器,姿態和神態各異,栩栩如生。

而那些「金蟾蜍」或跳躍,或鳴叫,或靜卧,姿態各異、活靈活現。

據說蟾蜍在印第安人神話中是智慧的化身,這就難怪他們製作這些「金蟾蜍」時如此費盡心機了。

半個多小時后,楊迪和陳雅靜從黃金博物館走了出來。

二人再次叫了一輛計程車,這一次他們要到著名的玻利瓦爾廣場遊玩。

十多分鐘后,玻利瓦爾廣場到了,二人從計程車里走了下來,來到被稱為「拉美解放者」的玻利瓦爾的雕像前,瞻仰起這位偉大的人物來。

利瓦爾廣場上處處都是鮮花、草坪,綠樹成蔭,而廣場上也是人流涌動、異常地熱鬧。

楊迪與陳雅靜瞻仰了玻利瓦爾騎在駿馬上的英姿后,走到花壇旁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楊迪與陳雅靜輕閑地聊天,他的目光無意中落到了幾個踩著滑板的小孩子的身上,這些小孩子有男有女,大多是十三、四歲的年紀,有黑人也有白人,還有一個看起來好像是黑白混血兒。

這些滑板少年在玻利瓦爾廣場上飛快地來回賓士著,玩著各式各樣的花樣動作,他們的年紀不大,滑板技術卻是異常的高超,廣場上的人們看著他們近乎雜技表演一樣的驚險動作,在心驚肉跳的同時又忍不住不時地為他們的表演鼓掌和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

楊迪微笑著看著這些滑板少年的表演,他的笑容忽然漸漸收斂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大約三四歲左右的小女孩和一個年輕的女子坐在一張椅子上。

雖然這年輕女人和小女孩離楊迪差不多有一千多米的距離,可是楊迪的視力遠超常人,他可以很清楚地看清那年輕女人和小女孩的面目。

而在那個年輕女子和小女孩的周邊,有幾個身材魁梧、面容冷峻的青年遊客在那用數碼相機在拍照。

楊迪的眼光現在可是十分毒辣,一眼就看出那幾個所謂的青年遊客其實是這年輕女人的保鏢。

儘管那年輕女子化了裝,可是楊迪還是認出了她,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南美某國的反政府組織「森林貓頭鷹」的最高領導人貝露。

何嶺梅交給楊迪的任務,正是從「森林貓頭鷹」的手中救出一個名為果果的四歲小女孩。

貝露是一個白人女子,而她身邊的那個小女孩卻是黃皮膚的亞洲人面孔,顯然她與貝露不是母女,甚至應該連親戚關係都沒有。

那個小女孩長得非常漂亮可愛,精緻的五官,微微捲曲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膚,如果背後插上一對翅膀,那就是一個小天使!

何嶺梅是給楊迪看過果果的照片的,所以他認出這個小女孩正是自己此行要解救的目標:果果。

照何嶺梅的說法,果果是被「森林貓頭鷹」綁架的,但此刻貝露與果果的關係看上去挺和諧的,貝露面帶笑容地看著果果,時不時還和果果笑著說話。

貝露與楊迪相隔一千多米,她可不知道楊迪在千米之外在打量她。

因為「森林貓頭鷹」的特訓小隊,在海島上莫名其妙地損失了七八十個精英分子,心情不佳的貝露就帶著果果到玻利瓦爾廣場遊玩散心。

貝露突然給那幾個保鏢作了一個手勢,要他們離開,她覺得這幾個保鏢總在一邊的話,自己兩人不能盡興遊玩。

貝露的幾個保鏢也知道貝露是身手高明,槍法更是出神入化,想來自己離她遠一些,應該也沒有任何問題,於是就離開了貝露二人,只是在遠處大約離她們二十米遠處看著她們兩個。

果果看到七八米外的一棵樹結滿了紅色果子。

那果子看上紅通通的,晶瑩剔透,看上去十分漂亮,於是就向那棵樹跑了過去,而貝露則微笑著看著她。

此時那十多個滑板少年也向貝露的方向滑了過去。

那些小孩子的速度好快,轉眼就滑到了貝露的面前。

那個長得很漂亮的黑白混血兒沖在最前面,腳下一個趔趄,「撲通」一聲摔了個四腳朝天。

後面的小孩子有的來不及閃避,衝到了黑白混血兒的身上,也摔倒在地。

也有兩個小孩為了避免撞到小夥伴,竟然撞到了貝露的身上。

以貝露的身手來說,如果有心閃避,自然不會讓這兩個小孩撞到身上,但看到他們滑的速度太快,又出了意外,生怕他們受傷,就讓他們撞到了懷裡。

撞到貝露懷裡的一個是白人男孩,一個是黑人女孩。

那兩個撞到貝露身上的小孩很快就離開了她的懷裡,怔怔地望著她,臉上還帶著些驚惶的神色。

貝露向他們露出了笑容,示意沒事。

這時那幾個摔倒的小孩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那個黑白混血兒看來是他們的頭,他來到貝露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姐,對不起,我們太不小心了,讓你受驚了。」

貝露微笑:「沒事,只要你們沒有受傷就好。以後要小心些啊,如果再出現這種情況,你們不會每次都那麼幸運,如果再不小心一些,你們有可能會受傷的。」

黑白混血兒有些靦腆地笑了,露出了潔白的牙齒:「謝謝小姐的寬宏大量,我們以後會小心的。那麼我們走了。」

那四、五個小孩踩著滑板離開了。

貝露轉臉看向幾米外的果果時,臉色不由地就變了:果果竟然不見了!

貝露的眾保鏢們雖然看到了在那些滑板少年沖向貝露時,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身材魁梧的金髮男子如鬼魅一般出現,並且一把將果果抱走,上了一輛黑色的無牌小車,可是事發突然,保鏢們全都看傻了,驚愕之下,甚至都忘記了向貝露發出警告。

隨著這悅耳的音樂聲,大廳內的燈被打開了,「黃金大廳」內頓時燈火通明,把大廳照得亮如白晝。

在強烈燈光的照射下,各種製作精美的金器放出耀眼的光輝。這些黃金製品有的薄如片紙,有的細如髮絲,但都精緻玲瓏,質樸素雅,精美絕倫。

其中最讓楊迪叫絕和欣賞的是兩樣黃金製品,一樣是「金人」之船,另一個是「金蟾蜍」。

「金人」之船是在一個長近20厘米的金制的木筏上,站著11個金閃閃的金人。這些小金人手持各種武器,姿態和神態各異,栩栩如生。

而那些「金蟾蜍」或跳躍,或鳴叫,或靜卧,姿態各異、活靈活現。

據說蟾蜍在印第安人神話中是智慧的化身,這就難怪他們製作這些「金蟾蜍」時如此費盡心機了。

半個多小時后,楊迪和陳雅靜從黃金博物館走了出來。

二人再次叫了一輛計程車,這一次他們要到著名的玻利瓦爾廣場遊玩。

十多分鐘后,玻利瓦爾廣場到了,二人從計程車里走了下來,來到被稱為「拉美解放者」的玻利瓦爾的雕像前,瞻仰起這位偉大的人物來。

利瓦爾廣場上處處都是鮮花、草坪,綠樹成蔭,而廣場上也是人流涌動、異常地熱鬧。

楊迪與陳雅靜瞻仰了玻利瓦爾騎在駿馬上的英姿后,走到花壇旁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楊迪與陳雅靜輕閑地聊天,他的目光無意中落到了幾個踩著滑板的小孩子的身上,這些小孩子有男有女,大多是十三、四歲的年紀,有黑人也有白人,還有一個看起來好像是黑白混血兒。

這些滑板少年在玻利瓦爾廣場上飛快地來回賓士著,玩著各式各樣的花樣動作,他們的年紀不大,滑板技術卻是異常的高超,廣場上的人們看著他們近乎雜技表演一樣的驚險動作,在心驚肉跳的同時又忍不住不時地為他們的表演鼓掌和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

楊迪微笑著看著這些滑板少年的表演,他的笑容忽然漸漸收斂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大約三四歲左右的小女孩和一個年輕的女子坐在一張椅子上。

雖然這年輕女人和小女孩離楊迪差不多有一千多米的距離,可是楊迪的視力遠超常人,他可以很清楚地看清那年輕女人和小女孩的面目。

而在那個年輕女子和小女孩的周邊,有幾個身材魁梧、面容冷峻的青年遊客在那用數碼相機在拍照。

楊迪的眼光現在可是十分毒辣,一眼就看出那幾個所謂的青年遊客其實是這年輕女人的保鏢。

儘管那年輕女子化了裝,可是楊迪還是認出了她,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南美某國的反政府組織「森林貓頭鷹」的最高領導人貝露。

何嶺梅交給楊迪的任務,正是從「森林貓頭鷹」的手中救出一個名為果果的四歲小女孩。

貝露是一個白人女子,而她身邊的那個小女孩卻是黃皮膚的亞洲人面孔,顯然她與貝露不是母女,甚至應該連親戚關係都沒有。

那個小女孩長得非常漂亮可愛,精緻的五官,微微捲曲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膚,如果背後插上一對翅膀,那就是一個小天使!

何嶺梅是給楊迪看過果果的照片的,所以他認出這個小女孩正是自己此行要解救的目標:果果。

照何嶺梅的說法,果果是被「森林貓頭鷹」綁架的,但此刻貝露與果果的關係看上去挺和諧的,貝露面帶笑容地看著果果,時不時還和果果笑著說話。

貝露與楊迪相隔一千多米,她可不知道楊迪在千米之外在打量她。

因為「森林貓頭鷹」的特訓小隊,在海島上莫名其妙地損失了七八十個精英分子,心情不佳的貝露就帶著果果到玻利瓦爾廣場遊玩散心。

貝露突然給那幾個保鏢作了一個手勢,要他們離開,她覺得這幾個保鏢總在一邊的話,自己兩人不能盡興遊玩。

貝露的幾個保鏢也知道貝露是身手高明,槍法更是出神入化,想來自己離她遠一些,應該也沒有任何問題,於是就離開了貝露二人,只是在遠處大約離她們二十米遠處看著她們兩個。

果果看到七八米外的一棵樹結滿了紅色果子。

那果子看上紅通通的,晶瑩剔透,看上去十分漂亮,於是就向那棵樹跑了過去,而貝露則微笑著看著她。

此時那十多個滑板少年也向貝露的方向滑了過去。

那些小孩子的速度好快,轉眼就滑到了貝露的面前。

那個長得很漂亮的黑白混血兒沖在最前面,腳下一個趔趄,「撲通」一聲摔了個四腳朝天。

後面的小孩子有的來不及閃避,衝到了黑白混血兒的身上,也摔倒在地。

也有兩個小孩為了避免撞到小夥伴,竟然撞到了貝露的身上。

以貝露的身手來說,如果有心閃避,自然不會讓這兩個小孩撞到身上,但看到他們滑的速度太快,又出了意外,生怕他們受傷,就讓他們撞到了懷裡。

撞到貝露懷裡的一個是白人男孩,一個是黑人女孩。

那兩個撞到貝露身上的小孩很快就離開了她的懷裡,怔怔地望著她,臉上還帶著些驚惶的神色。

貝露向他們露出了笑容,示意沒事。

這時那幾個摔倒的小孩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

那個黑白混血兒看來是他們的頭,他來到貝露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小姐,對不起,我們太不小心了,讓你受驚了。」

貝露微笑:「沒事,只要你們沒有受傷就好。以後要小心些啊,如果再出現這種情況,你們不會每次都那麼幸運,如果再不小心一些,你們有可能會受傷的。」

黑白混血兒有些靦腆地笑了,露出了潔白的牙齒:「謝謝小姐的寬宏大量,我們以後會小心的。那麼我們走了。」

那四、五個小孩踩著滑板離開了。

貝露轉臉看向幾米外的果果時,臉色不由地就變了:果果竟然不見了!

貝露的眾保鏢們雖然看到了在那些滑板少年沖向貝露時,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身材魁梧的金髮男子如鬼魅一般出現,並且一把將果果抱走,上了一輛黑色的無牌小車,可是事發突然,保鏢們全都看傻了,驚愕之下,甚至都忘記了向貝露發出警告。

喜歡魔帝歸來之都市至尊請大家收藏:(m.xinqdxs.com)魔帝歸來之都市至尊新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