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陰魂不散耳東txt下載

陰魂不散耳東txt下載

互聯網 2021-10-17 13:42:25

精彩小說網最新地址:www.jingcaiyuedu6.com ,最快更新陰魂不散最新章節!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我第四次面對黑貓,但每次都充滿了驚險,從來沒有好好的觀察過它。它現在被關在籠子里,又對我造不成任何威脅,自然是一個觀察它的好機會。    黑貓似乎也意識到,一切掙扎都是徒勞,所以也安靜了下來。    我和張蘭都看著黑貓,黑貓也盯著我們,嘴裡還發出一串「咕咕」聲。這是一隻個頭極大的貓,全身油亮發黑,特別是現在,它只剩下了半截尾巴,令人看起來更加的詭異。    張蘭說:「它一定恨死你了。」    我聽了直皺眉,這話是怎麼說的,整件事又不都是我乾的,她這麼說明明是在推卸責任。    張蘭話說完,黑貓就發出了「喵」的一聲叫,那神情,那形態,似乎是在認同張蘭的話。貓的眼中充滿了仇恨的光,在黃亮的光芒中,有一股讓人戰慄的力量。    「整件事又不都是我一個人乾的,況且它現在籠子里,我們也不用在怕它。」說著話,我抬腳踢了一腳鐵籠子,我的家被破壞了,肩膀上也受傷了,心中的恨自然不比這個畜生少多少。    「你現在想如何處置它?」張蘭問我。    抓到了黑貓,自然非常高興,但該如何處置它卻真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們不能像古代的罪犯一樣,把黑貓昭然若揭的遊街示眾,然後把中年婦女引出來。    我捂著受傷的肩膀,氣呼呼的說:「這隻貓活了兩千多年,肉肯定也與眾不同,沒準兒和唐僧肉一樣,我看不如把它剝皮掏了內臟,用水煮,用鍋蒸,用油炸,各種方式都做一邊。」    「它又聽不懂你說的話,你嚇唬它也不會把中年婦女的地址告訴你。」    我苦笑了一下,抬頭看又看了一眼鐵籠子中的貓,在與它目光接觸的剎那間,我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我感覺那頭貓能聽懂自己說的話,因為我從它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恐懼。    難道是我體內的鬼貓和黑貓有了某種交集,因為它們畢竟都是貓。    我繼續惡狠狠的說:「我不是在嚇唬它,而是真想這麼干,我體內有鬼貓,沒準吃了它的肉,我也會好起來。我看,還是先燒一壺開水,給它把毛褪乾淨!」    黑貓將身子縮成一團,躲在了籠子的角落裡。    張蘭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說:「它好像在害怕!它能聽懂你說的話。」    我不理張蘭,轉身就往外走,繼續說:「我現在就去燒一壺水,今天非殺了這傢伙……」    我轉身離開,同時還向張蘭遞了個眼色,示意她繼續留意黑貓變化,可我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張蘭一臉的吃驚,我忙回過頭來,發現黑貓躬起來身子,全身的貓都豎了起來,從它的那種神情來看,顯然是緊張到了極點。    「它剛才向你撲了一下。」張蘭說。    我趕緊返身回來,在鐵籠子面前蹲下,和黑貓面對面的凝視,說:「你個老東西,竟然能聽懂我說的話,快點告訴我那中年婦女在什麼地方!」    話一出口,我才意識到自己真是被它氣瘋了,這是一隻千年貓精,能聽懂我說話的意思,但並不意味著它會說人話。    同時,我也有點不解,怪力亂彈中的動物成精,都能呼風喚雨,化身成人,會點妖術什麼的,但眼前這隻千年老貓,除了兇殘之外,似乎並沒有其它本事。    我盯著黑貓,讓自己趨於平靜,說:「你既然聽得懂我說的話,又活了這麼大歲數,無論是妖怪,還是妖精,都應該會點什麼吧?要不然你豈不是白活了這麼大歲數。」    黑貓仍然躬著身子,用充滿怨恨的眼神看著我。    張蘭說:「你別在逗它了,先用東西將它蓋起來吧,它的眼神讓我心慌。」    我用床單將鐵籠子蓋上,然後和張蘭離開卧室,關上門來到了客廳。    當我坐到沙發上時,頓時鬆了口氣,同時感覺自己的後背上都是濕的。    與這樣一隻黑貓接觸,說不緊張害怕,那絕對是騙人的。    「黑貓能聽懂我們說的話。」張蘭說。    我嗯了一聲,想著該如何進行下一步。    「那黑貓能聽懂你說的話。」張蘭又說。    我抬頭看了一眼張蘭,同樣的話她說了兩次,肯定別有用意。    「你想說什麼?」    「我覺得你應該和它好好談談。」    「談談?怎麼談,它能聽懂人言,但我卻聽不懂獸語。」    「你身體里不是有鬼貓嗎?」    我苦笑,說:「如果王毛在,可能會有辦法,現在王毛失蹤,我又不會奇門異術,除了體內有個鬼貓外,其他和普通人沒有兩樣。」    「那你準備怎麼辦?」張蘭問。    「可以刊登一個關於貓啟事,那中年婦女得知貓丟了也許會主動來和我們聯繫。」    「如果中年婦女看不到啟示,或者看到了也不來認領怎麼辦?」    「那隻能聽天由命了。」我無可奈何的說。    「那中年婦女可能比黑貓更難對付。」    「也許吧。」    連日來的緊張在我捉到黑貓后,已經消失,此時我覺得十分的放鬆,自然也覺得疲勞,張蘭也覺得家裡有隻貓精,讓我一個人在家不放心,也就留了下來。    當天晚上,我們兩個和衣在客廳里將就了一晚上,這雖然晚秋風瑟瑟,但我卻心靜如水,對張蘭沒有一點非分之想,真是奇怪。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白天。睜開眼就發現張蘭不在了,我立刻叫了兩聲,也沒有人答應我。    我嚇了一跳,家中有一隻貓精,什麼事情都是有能可發生的。我忙起身,最後發現張蘭竟然在卧室里,她蹲在籠子前,看著黑貓發獃。    籠子里有火腿腸,還有從冰箱里取出來的肉。黑貓則蜷縮著身子躲在一角,沒有半點精神,和昨天的暴虐簡直是天壤之別,如果不是它有半截尾巴,我還真以為,黑貓被人調包了。    「它不肯吃東西,看起來像有心事,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不吃拉倒,它這麼胖,餓它幾頓也死不了。」    黑貓沖我齜了齜牙,對我的話表示不滿。    「我發現你這個人非常刻薄。」張蘭說。    我心裡既好笑,又好氣,現在我的肩膀又疼又腫,恨不得立刻宰了它,餓它幾頓都是輕的。    同時我也覺得今天的張蘭和昨天有點不一樣,她好像變得非常善良了。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她之前就很歹毒,只是覺得它不該對一個兇殘至極的惡貓大發憐憫之心。    這黑貓可是殺死了一隻狼狗,一隻警犬也差點送命。    「我已經看了它盡兩個小時。」張蘭說。    「那又怎麼樣?」    「我在試著與它溝通。」張蘭說。    我徒地一怔,說:「你能聽懂它的話?它對你說了什麼?」    張蘭時第五處的人,專門負責靈異事件,如果她說能聽懂貓精的話,倒也不是不可能。    「我聽不懂,但我覺得它想出來。」    我哧的一聲笑了出來,這不是廢話嗎,別說一隻貓,就是只蛐蛐,肯定也不想被關起來當囚徒。    「你怎麼總說怪話?」    「你沒理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試著和它交朋友。」    「怎麼交朋友?」這種說法倒挺有新意。    「把它放出來。」    我立刻大搖其頭,說:「你別開玩笑了,昨天它還想殺了我,你卻說要把它放出來。」    「我真的可以和它交朋友。你不信?」    「不信。」我斷然回答。    張蘭張了張口,還未等她說話,我立刻又說:「你別想了,放它出來,絕對不行。」    張蘭欲言又止,卻沒有和我爭辯,而是問:「你什麼時候去報社登關於貓的啟事?」    這隻貓可以聽懂人話,所以我不想在貓面前過多的討論這個話題,而是把張蘭叫到了卧室,關上門后,才說:「我現在就去,但是你千萬別做傻事,把那畜生放出來,我們抓它可不容易。它是個危險份子。要是把它放出來,你肯定會後悔的。」    張蘭笑了笑,說:「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我又對張蘭叮囑了一翻后,才出門。臨出門的時候,我有點精神恍惚,總覺得把張蘭留在家裡會發生什麼意外。但,我又想,張蘭不是一般人,說話做事肯定也都會有分寸,不會亂來,只要把貓關在鐵籠子里,一切都會是安全的。    去報社辦完事情在回到家,我總共用了三個多小時。在回來家的路上,我依然覺得心神不寧,所以一進門,我立刻就奔向卧室看那隻黑貓。    我剛拉開卧室的門,張蘭就從裡面走了出來,我還沒看清屋子裡面的情況,她又把門關上了。    「你做了什麼?」我忍不住問。    與我焦急的神態相比,張蘭卻平靜的多。    「沒幹什麼。」    「沒幹什麼,是幹什麼?」我伸手去推房門,她卻把門堵了個嚴實。    「我說了,你可別怪我。」張蘭笑著說。    我立刻意識到不妙,她這麼說意思很明顯,她肯定是對那隻貓做了什麼,而且還是我極力反對的事情。    「你把貓放走了?」    張蘭繼續笑著,說:「沒有放走。」    「那你到底做了什麼傻事?」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