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選填記憶txt下載

選填記憶txt下載

互聯網 2021-10-28 20:08:18
2020年08月26日消息,

蒲正東劍眉挑起,視線落在她攙著自己手臂的白皙手背。

蒲正東真人就在眼前,由不得馮茹月不信。她面色比吃了死蒼蠅還要難看,忽然,她想到了什麼,手忙腳亂的掏出了手機。

「蒲總,這些照片你有看嗎?這麼浪蕩的女人,她配不上你的,蒲總……」

她點開的相冊,足足有幾百張,都是穿著暴露的女人,有的甚至露點,無一例外,都是馮婷婷的臉。

她相信,只要有這些照片在,馮婷婷一輩子都嫁不出去!

「這真是你妹妹?」蒲正東看都沒看照片一眼,臉色清寒。

什麼意思?

馮茹月愣住了,還沒品出這句話的味道,蒲正東反手摟住了馮婷婷的手,十指交握,闊步從她身邊走過,「不管是誰,損害我太太聲譽的人,我的律師會提起訴訟。」

馮茹月懵了,「蒲總,這些照片都是真……」

真的……

尾音漸漸心虛無聲,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如遭晴天霹靂。

她怎麼這麼傻?

點開相冊,不就擺明這些都是她預先保存在手機里的嗎?

蒲正東說要提起訴訟,只要稍微查一下照片的來源,那她請人用AI技術替換馮婷婷的臉,發布網路造謠的罪名豈不是坐實了!

不得不承認,這一刻,馮婷婷有種報復的快感。

她挽著蒲正東的手緊了些,拎上櫃檯人員包裝好的鑽石首飾,門口駐步。

回過頭,瞧著馮茹月還杵在那裡舉足無措,笑著對她的男友顧晨提議道:「這位先生,你現在要做的不是籌備訂婚,而是應該給你未婚妻找個代理律師。」

珠寶店裡,馮茹月獃滯著,櫃檯小姐依次將她的項鏈打包,遞過去,「小姐,您好,一共三萬八,請問是現金還是刷卡?」

「買什麼買?」顧晨大步上前,推開櫃檯小姐的手,拽起了馮茹月手腕,「你到底幹什麼了?」

「我……」馮茹月掀起眼皮,還沒能從震驚中回過神。

「你能不能少惹點事?」顧晨氣得手機也顧不上看了,黑著臉訓斥著。

「還不是你,你看別人買的什麼,你買的什麼,摳門死了!還有臉說我……」

馮婷婷坐在車裡,隔著玻璃牆,隱約能看到吵鬧的兩人,紅唇帶著冷意,收回視線,剛到手的盒子放在了扶手箱上,「謝謝,不過,我用不著。」

「算是給你的工資,婚禮不會有,訂婚所需的,你拿著。」蒲正東頭也沒抬,結婚對他來說,似乎是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馮婷婷一時堵得說不出話,正好有人敲響了車窗玻璃。

陌生的男人,脖子上掛著攝像機,張著嘴不知道在說什麼。

記者,居然從DB大廈追到了珠寶店。

馮婷婷看向蒲正東,見他已經搖下了車窗。

「蒲總,請問您和馮小姐是在交往嗎?您不介意網路上流傳的性感照片?」記者一臉訕笑,問著已經舉起了攝像機,大有做一次專訪的架勢。

「照片是假的,她是我未婚妻。」

簡短的一句說明,車窗已經升起。

等記者反應過來拍打車窗,蒲正東冷眼瞟了眼司機,「還不走?」

司機從後視鏡里瞧了眼自家BOSS冷厲的臉色,嚇得哆嗦,趕忙踩下油門。

報了家門地址,蒲正東直接將她送回了馮家。

臨進門前買了不少東西,馮建國正在院子里澆花,瞧著大包小包的兩人,疑惑的視線停留在蒲正東臉上,「婷婷,這是……」

「我男朋友,正東,蒲正東。」不過半天光景,馮婷婷連省去姓的名字都叫順口了。

馮建國錯愕,蒲正東中規中矩,叫了聲,「伯父。」

這青年看起來倒是精神,只是有些眼生。

他皺著眉頭,滿臉的皺紋像是一條條幹涸的溝壑,細細琢磨,「婷婷,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馮婷婷正琢磨著怎麼搪塞,屋子裡馮茹月吼了一嗓子,「什麼男朋友,就是搭夥騙遺產,居然腆著臉到家裡來!」

客廳里――

馮建國端坐在沙發上,馮茹月嗑著瓜子,翹著二郎腿,腳尖點地抖個不停。

翁眉手裡捏了塊方巾,時不時的掩著嘴咳嗽。

「婷婷,我說你,好好找個對象交往不行?嫁人關乎你一生幸福,你為了點嫁妝,這麼輕率的把自己交出去,以後,後悔的可是你自個人啊!」馮建國恨鐵不成鋼,拍著膝蓋,痛心疾首。

馮婷婷挨著蒲正東站在茶几前,無語至極,「我說什麼您都不信,我還解釋什麼?正東是我男朋友,我要跟他結婚,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跟你們沒什麼關係!」

「喲,還這麼硬氣,你昨天剛著家,今天就有男朋友了,天上掉的啊?」馮茹月在一旁扇風點火,就怕吵不起來。

「馮茹月,你能不能少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馮婷婷聽她聲音就煩躁。

「小月說的沒錯,你,就是你……」馮建國指著蒲正東,「我不管你是什麼遊戲公司的老闆還是什麼路數,婷婷是正經人家的姑娘,你趁早放手,別禍禍!」

蒲正東抿著薄唇,筆挺佇立,都沒正眼瞧馮建國。

馮婷婷氣得胸口起伏,馮茹月那張破嘴,想說什麼說什麼,偏偏馮建國深信不疑。

「好,不相信我是吧?」她怒不可遏,忽然轉過身,踮起了腳尖。

蒲正東兀自愣住,緊接著,馮婷婷精緻的面容放大了無數倍,柔軟的唇瓣緊貼而來。

客廳里,一派死寂。

馮茹月手裡的瓜子掉了一地,眨巴眨巴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她就是想給馮婷婷找麻煩,至於搭夥過日子的話隨口說說,沒想到換來一碗狗糧。

蒲正東還沒來得及品嘗唇瓣的香甜,馮婷婷已然鬆開了他,冷眼對馮建國道:「我們,是正正經經的男女朋友,可以了嗎?」

馮建國表情都凝固了,當下,馮婷婷面如羅剎冷艷,「你向著翁眉的時候,我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結婚的時候,希望你們能把我要的準備好。」

說完,她調轉腳步,往樓上走去。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