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說天下[2018]主題曲

說天下[2018]主題曲

互聯網 2021-11-29 13:32:48

內個,我剛寫完文章,直接照搬了哈——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道德經》里,這一句出現了兩次,一次在第四章,一次在第五十六章。私以為,蘇轍《老子解》中關於這一句的註釋,頗符合周深這首新歌想要傳達的意義:

挫其銳,恐其流於妄也。解其紛,恐其與物構也。不流於妄,不構於物,外患已去,而光生焉,又從而和之,恐其與物異也。光至潔也,塵至維也,雖塵無所不同,恐其棄萬物也。如是而後全,則湛然其常存矣,雖存而人莫之識,故曰似或存耳。

光,至潔;塵,至微。

無論是引發現代物理學革命的光(波粒戰爭),還是無時無刻漂浮在你周圍的塵,在物理學家和老莊眼裡,他們其實並無多少差別。前者足夠嚴謹,後者足夠慈悲

用「和光同塵」做基底來構建整首歌的情感鋪陳,不可謂不高明。

周深,一直被貼上「高音唱將」的標籤,他本人也曾在《令人心動的Offer 第二季》明確表示過:他很想站在舞台上,靜靜地,為你唱一支歌。

《和光同塵》,終於做到了。全歌音域集中在三組後半到四組,,大約從G#3-A#4,基本上落在大多數人都相對舒適的聲區。而這一段也是最接近周深本人說話音色的部分:溫暖,微微的沙啞,有木質香調的沉靜和優雅。

開口幾句氣息比例較高,絮語低低,尤其誇一誇「沸騰著」的「沸」字:悠悠拋出去,共鳴卻穩穩掛住高位置。第一段副歌開始,加入loop,隨著重拍的加強,周深的咬字也在重拍處格外實一點,例如「盛」、「豐」、「的」、「高」等。

中段的伴奏輕微到近乎清唱,周深的弱混氣聲之所以動人,原因有二:一是強悍的氣息支持,二是本人剔透乾淨的音色。氣聲相當於給自然音色覆上一層朦朧濾鏡,質本潔者愈發晶瑩溫暖。「和光」二字在此段一共出現了三次,前兩次從B3-D#4跨了4個半音,胸聲比例也悄然提高,后一次只從G4-G#4,半音盤旋而上,為後一句點題的「不為盛名而來,不為低谷而去」鋪陳好情緒。

全曲情感最濃烈的部分大約就是最後一長段副歌,第一個「你看那」段落,重拍比之第一段副歌再次加強,loop的風格頗有青衫落拓險峰行的昂揚洒脫,此段周深的處理是比上段微微提高真聲比例后,又收住一部分聲音,沒有以強閉合打出去,因為情緒還在遞進,高潮即將開篇。

「哺育」的「育」,一字完成真假聲轉換,從F#4轉G4,過渡絲滑流暢,翩若驚鴻。之後的「和光同行」部分,比上一段「和光」部分閉合力度再次增強,一字一音彷彿跫音敲打著聽者的耳膜,他的強弱變幻里,你能聽到奮鬥的艱辛、沮喪的淚水和一路回首的感慨。

最後一段「你看那」疊加了的和聲同時削弱了配器,只用兩層人聲加上鼓聲效果,周深清亮溫柔的音色和利落低沉的和聲碰撞出了絕佳的聲音畫面:你可知如今的萬丈高樓里,究竟住著多少人的平凡夢想?每一個不肯妥協的靈魂,每一個不願認命的普通人,都是時代滾滾洪流中不可或缺的浪花。

「和光同行」段落的出場將全曲推向高潮:周深的「你看那盛放的花兒,來自期盼的種子」的兩句異詞和音經過濾波器和失真處理,如同時代的回聲震蕩著每一個身處其間的人:我們站在父輩的肩膀上努力向前,只是為了我們的子孫能站在更高更穩更好的起點,任憑歲月蕩滌更迭,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的樸素願望其實古今如一。

「和光同塵,不為盛名而來,不為低谷而去」,不僅是全曲的表意核心,也是《大江大河》系列流淌的情緒底色:砥礪前行四個字,落在紙上不過數秒,放在人身上,卻是數十載雨雪風霜。其中悲歡離合,何其相似,又何其動人?

周深在這首歌曲的演繹里,既唱出了至潔之光,又撫慰了至微之塵。他中音區的溫柔聲線,一如本人般,以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道德經》誠不我欺。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