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血疫美劇豆瓣

血疫美劇豆瓣

互聯網 2021-04-18 13:18:23

《血疫》,是2019年很容易就被忽略的電視劇作品。

如果不是因為最近爆發的疫情,很難會有人再刻意提起它。

它的娛樂性相對較弱,不論是原著,還是最後拍攝出來的成片效果,都偏向於一本正經地展示科研經過。

因為原作者是科研高手,所以在講述時,更傾向於理性地介紹,而沒有摻雜太多的個人感情。

就連多數觀眾喜歡追求的戲劇性,這部劇也沒有滿足,所以,它就顯得有些曲高和寡,不那麼平易近人。

但是,劇中那些專業性極強的處理方式,包括對於未知病毒傳播路徑、傳播過程,以及抗體的尋找過程,對現在飽受病毒侵襲的我們來說,極具借鑒意義。

劇集的開篇最為用力,也最具文學性。

因為其描述的情況過於慘烈和恐怖,在文字時期,就被美國恐怖小說大家斯蒂芬金驚嘆:「《血疫》的第一章,是我這輩子讀過最可怕的(小說章節)。」

而《血疫》電視劇第一集,就忠實地呈現了書上的第一章情節,用一個人體病毒炸彈的死去,來構建這種病毒肆虐起來的慘狀。

1970年代,法屬西非殖民地。

一個清新悠閑的早晨,代表著厄運的烏鴉,飛進了一家居民整齊的廚房裡。於是,災難發生了。

廚房裡的整齊,被沒有吃完的早餐和倒在地上的椅子打亂,而此刻,房屋的主人正滿頭大汗,痛苦萬分的往外走。

樓下,盡職健壯的女僕忙著給主人打電話聯繫計程車,好送疾病發作的主人前往醫療條件發達的城市,去診治這突如其來的疾病。

可問題是,癥狀發作如此激烈的病症,還要經歷飛機幾個小時的顛簸,才能到達具有足夠醫療條件的大城市。

於是,在簡陋狹小的機艙里,乘客們看著這個不斷咳嗽,不斷嘔吐的病人,內心也充滿了恐懼。

空乘人員儘可能讓病人過得平穩舒適,小心翼翼地完成他的每一個要求,包括將他的嘔吐物衝進馬桶處理掉。

其實,在毫無防護的環境下,和病人待那麼久,同機艙的乘客和乘務員,早就已經被感染了病毒。

經歷了痛苦而漫長的求診之路,病人終於到達醫院。但是即便如此,他也終將面對死亡。

然而最糟糕的是,他臨死前噴出的血液,污染了為他治療的醫師。

於是,醫生也成為整個傳染環節的受害者。

從病人發病,到最終死亡的過程中,他一路上所接觸到的人物,都被傳染並且死於同樣的病症。

這種病症的罪魁禍首,被稱為是」猴出血熱「的原始病毒,而在美國,這種病毒被劃歸為」埃博拉「病毒體系,是一種滅絕性的可怕存在!

從那位被感染致死的主治醫師殘留的血樣解析開始,《血疫》的劇情採用了雙線交織的敘事結構。

現實線,展示了1986年美國初次發現這種病毒時,抗擊的過程。

其中女醫生南希是核心人物,而她求助的老師瓦特,以及和瓦特關係微妙的活體動物商人特雷沃,不僅出現在現實線里,也出現在回溯線中,而且還是1976年那條回溯線的主角。

一方面,南希和瓦特要在整個動物流通渠道里,發掘出這種在非洲潛伏多年的病毒,是如何來到美國本土的,並且還要在整個流通環節里抹殺病毒的傳播。

另一方面,瓦特將帶著觀眾,去追溯這種病毒在非洲是如何肆虐的,並且展現出國際衛生組織是如何控制和殺死這些病毒的。

在抗擊病毒的情況之外,南希和瓦特還要面對的,是整個制度的漠視。

從1976年的回溯線里,非洲政權對於疫情的控制手段簡單粗暴,就是隔離所有感染者,然後將死者和死者生存的環境一把火燒了了事。

就算是到了1980年代,當地都沒有形成完整的體系抵抗病毒,還是採取最原始的焚毀,簡單粗暴且於事無補!

1986年的美國政府,也沒有足夠重視這種病毒的危害性。畢竟,軍方在乎的是冷戰最後階段的對壘,政府要處置更多的內外矛盾。

這一段小小的病毒感染,並不能引起足夠的警惕。

而且,在病毒的整個追查過程中,會牽扯到太多走私的商人和醫藥系統內部的利益矛盾。南希的行為,是對很多私人利益的衝擊。

所以整個過程,其實是具有前瞻性的病毒學家,對現有社會流通體制的一次警告和縫補。

現實里,這樣的醫護人員之所以被稱為英雄,是因為他們不僅僅在與病毒抗爭,還在和整個制度抗爭。

可是,《血疫》給觀眾展示的,僅僅是抗擊病毒的一個階段性戰役。而且,從頭到尾,人類並沒有取得戰役的主動權。

甚至於,科研人員悲哀的發覺,因為人類肆無忌憚的行為,整個生態環境已經將人類都視作元病毒的一種,開始從根本上著手控制和籌備抹殺機制。

不管是肉眼可見的地質災害,還是我們有所察覺的氣候災害,抑或是需要藉助專業儀器才能看到的病毒災害,都是大自然保護自己、抵制人類的方式。

《血疫》的原作者最近提出一個新的議題:從一定程度上說,地球已經啟動了新一輪針對人類的免疫反應。

換句話說,地球自身的生態系統,開始將人類劃歸為威脅自身安全的害蟲範疇,正在逐步調節自身生態,對這種寄生生物做出反應。

或許,生物圈並不」喜歡「容納七十億人類!

別以為這些是危言聳聽,畢竟,《血疫》之所以能獲得這麼讚譽,就是因為它的專業性和真實性。

它所列舉出來的事實,以及後面那些慘痛的尋找病原體的過程,都是現實當中真實存在,而作者基本上也都親身經歷過。

真實,是它最大的魅力,也是它最驚悚的一方面。

因為這種真實,拉近了劇情與現實的距離,會讓觀眾在觀看的時候,膽戰心驚地猜測:劇情里那些可怖的場景,會不會在哪一天,就無聲無息地再次出現。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