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英語學一「夏」拍攝地點

英語學一「夏」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1-29 20:05:54

山是我的,海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溺水小刀》影評

女主角是少女雜誌冉冉升起的模特,轉學到新班級立刻被一群迷妹仰視,被知名攝影師看中,為她拍了寫真集,還要讓她主演電影,期待她在演藝道路上越走越遠.

男主角是小漁村神社的兒子,被認為是最接近神的存在,跟祭司啊先知什麼的差不多,染一頭金髮的小地主,能很囂張地說出「高山是我的,大海是我的,你也是我的」男孩子狂放不羈又霸道,一頭白毛又有種頹廢帥氣的氣質。

男孩沉默寡言,但卻滿足了所有少女的想象,因為霸道,爽快,比如夏芽說「腰帶開了,好不容易才繫上的」男主二話不說扳過她的肩膀兩下就把腰帶弄緊了。就是這樣一個話不多卻拽拽的男孩子,走進了夏芽的心。

這部很特別的日系純愛電影,電影的每一幀畫面都很美,大海海底,夏天,純白校服,街道,自行車,教室窗外的陽光,綠蔭,花,船,森林。我看過不少日本的漫改電影,大多一個套路,溺水小刀卻與眾不同,除了拍攝手法外整部片子流露出一種莫名的悲傷,頹,寂靜,唯美,看第一遍的時候雖然自己還搞不太明白但心裡就是油然升起一種淡淡的情緒,整個人都沉靜下來,然後覺得電影很美。

第一次看我以為這部電影很白痴,男女主角你追我趕,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莫名其妙的接吻了,但後來我才知道, 片里大篇幅的你追我趕就是代表了兩個倔強驕傲的人相互較勁,明明互生喜歡卻很固執的,阿航假裝對夏芽漠不關心,夏芽拚命想證明自己也是很閃耀的,因為他閃耀,就像神明,他們第一次在海邊相遇就是一見鍾情了的,到後面的阿航第一次表現出對夏芽的在意,主動追逐夏芽想看寫真集,然後第一次接吻,並不突兀。

直到那件事情發生。

夏芽的狂熱粉絲,喪心病狂追到小村,想要對她做出過分的事,男主趕到但被揍趴下,沒能保護她還好村民們及時伸出援手,阻止了更糟糕的悲劇,可從此男女主角對視彼此,就能想到那噩夢般的晚上。

但自從經歷了那件事後,夏芽名聲一落千丈,阿航自責當時沒能夠親自救他,因為如果是親自救了,夏芽就不會傳醜聞,這件添油加醋的事就不會公之於眾了。

一個精靈般的美少女,從此獨來獨往,不再打扮,努力讓自己泯然眾人,變成保守的村姑。

眼睛里沒了靈氣,不再閃亮,導演很失望,男主也很失望。

夏芽問他為什麼沒能救她,對她來講阿航就像神明一樣,她覺得他不羈他無所不能,兩個人是互相守護的。

但那時的阿航是不夠強大的,他覺得這個村子里自己是無所不能的,他高估了自己。

於是兩個人分開了,卻仍彼此思念著。

然後,像每個少女漫都有個痴情男二一樣,這部電影里的男二雖然知道女主不喜歡他,還是盡全力想陪伴她,逗她笑。

阿航卻墮落了,當小混混打架,以為能夠讓自己變強好保護自己重要的人吧。

他為自己的無能感到生氣與懊惱,想到了自殺。

夏芽明白了他的心思,把他救了上來。

他害怕自己沒法保護她,所以當他們在那個陰暗的小閣樓的時候,阿航說自己沒法再為她做任何事,說再也不想看見她。

他其實知道的夏芽不屬於這裡,她是個一定比自己閃耀的人,她屬於遠方而自己則屬於這個小鎮子,所以他拒絕了夏芽提出的私奔或者一輩子和他待在這個小地方。阿航是口是心非的,他當時一定是還能夠或更加會為夏芽奮不顧身的。

第二次壞人來的時候他成功了,阻止了壞人,阻止了兩個人的噩夢,但他深知她的志向遠大所以不願束縛她,選擇在夏芽睡著的時候離開。

結局最後騎摩托車那一幕是幻想,兩人再也見過,卻依然互把對方當做光芒,阿航依舊是夏芽的神明。

「我只要向前走,就能看到你的背影」因為有你,我才有動力一直往前走。

比起講一個完整而邏輯清晰的故事,它更想要傳達一種情懷,一種經歷,一種故事化后的青春吧。

阿航浮在水面上,說著「我因為感到痛苦,所以要好好地看著你」的那種迷惘和脆弱,

他們十幾歲的模樣,和諸多電影的男女主角相同耀眼,又如此特別。他們的十幾歲跌宕起伏,是詩歌,是故事,是傳奇。

十幾歲的往事會在以後模糊不清,但你和十幾歲一起,和那份勇敢無畏一起,和那種自由放縱一起,和那些美好閃亮一起,成了我生命歷歷可見的痕迹。

他們的十五歲,覺得一切都太閃耀,太美好,又太殘酷,太無力。但他們熱血沸騰著,熱淚盈眶著。阿航和夏芽身上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東西,他們是註定不凡的。這意味著光芒,也意味著傷害。

阿航是純粹自然的,如同他所信賴的神明一般——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充滿稜角,他尖銳分明,如同刀鋒一樣凜冽,也像烈火一樣觸目驚心。

夏芽追隨著他,他是她在這裡的神明。夏芽一直不知道自己,她不知道自己的勇敢,倔強與驕傲,直到她在阿航身上找到了自己。她信賴甚至依賴他,她渴望他的注視,她不斷朝著他奔去,想要成為想阿航一樣的、更好的人。

大概就是因為太特別了吧。就這樣,稜角分明的他們被這個世界優待著,也被這個世界傷害著。這個世界對待十幾歲的他們既溫柔又殘酷。它向他們溫暖美好的手掌,卻在一瞬之間合上了掌心。

影片中的他們十五歲。十五歲的他們,同樣的脆弱和敏感,同樣的無助和惘然。十五歲的他們尋問著自己的人生,尋問著對方,尋問著世界和自己。

他們本來可以一直這麼倔強著,直到第一次失敗,第一次垂頭,第一次哭泣。夏芽問著:「阿航為什麼輸了呢?」少年眼裡藏起了絕望和嘆息,把那句對不起淹沒在了海里。

「你太麻煩了。」

這是十幾歲他們的痛苦。短暫的、強烈的、伴隨著無力與妥協,撲面而來。

夏芽在那天遇到了海灘上的阿航,從此眼睛再也移不開。

夏芽因為突如其來的黑暗而迷失,因為活著而痛苦,又因為有阿航存在而篤定。

影片最後,兩個人呼喊著,就如他們剛剛在一起時一樣————

「大海」「大山」「太陽」「月亮」 「海浪」「大雨」「新綠」「泥濘」

「風」「花」 「小鳥」「石頭」「光」「颱風」

「夕陽」 「火焰」

「逞強」 「愛哭鬼」

「回憶」 「背影」

「你」 「夏芽」

「你要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

「要一直看著我哦」 「哦,我會好好看著的」

「神明,神明。」

「我的神明。」

他們不知道明天、後天、許多年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卻因為身邊的那個人而願意去相信,去無所畏懼。

為了對方去成長,去閃光,去自由的奔跑。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