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舌尖上的端午拍攝地點

舌尖上的端午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1-29 20:17:00
《舌尖上的中國》圖書火爆 配套菜譜即將上市《舌尖上的中國》新書發布會於6月19日下午在國家會議中心圓滿落幕,在當晚的央視《新聞聯播》中,有16秒鐘的篇幅報道了圖書版《舌尖上的中國》。據內部人士稱,此則消息經新聞聯播播出后,出版方的電話被訂貨商打爆。圖書訂單已從原先的20萬冊劇增到現在的80萬冊。據悉,《舌尖上的中國》這部帶著對食物的敬意和情感製作的紀錄片,自開播之時就受到出版界的關注。業內人士透露,有200多家出版機構通過各種渠道競相爭搶該書出版權,一時間出版業可謂人人言必談「舌尖」。「這是近幾年出版界難得一見的場面,即使是《史蒂夫·喬布斯傳》也並沒有出現如此令人咋舌的盛況。」一位資深出版人感慨,「這般激烈的版權競爭,堪稱史上之最。這表明《舌尖上的中國》不僅僅是一部美食紀錄片,它的文化內涵已經震撼和感動了億萬中國觀眾,正是這種強大的文化共鳴,才吸引了如此多的出版機構。」

美食,是嚮往也是懷念

5月14日22:40,《舌尖上的中國》紀錄片第一集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此時,正在上海出差的鳳凰聯動總裁張小波看到了節目。五分鐘后,他果斷撥通了紀錄片總編導陳曉卿的電話,要求這部紀錄片的圖書版權。「直覺,就是憑著多年的出版經驗,我知道這個題材的圖書一定會火。」電話那頭的張小波掩飾不住圖書大賣的興奮,如是告訴記者。

其實,美食作為一個重要的圖書題材版塊,從來沒有在各大圖書排行榜上缺席過。山東畫報出版社副社長徐峙立告訴本報記者:「讀者喜歡的飲食書,不外乎兩大類,一是實用技術類的,乾脆明了直接告訴讀者家常菜幾百例、一隻雞蛋的20種做法等等;另一是飲食文化意識類的,更多提供讀者精神愉悅和閱讀快感。」而且,「對於讀者來說,閱讀食書,不管是實用指導,還是美食文章,都包含了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而在原北京燕山出版社總編輯趙珩看來,美食題材的躥熱,並非「看上去那麼美好」。他在《老饕續筆》中寫道:「隨著生態環境的變遷,許多物種與食材都會慢慢地消逝,留下的,只是歷史的記憶。」

有網友表示,在食品工業產品線面前,傳統食物的手工炮製日漸式微、也無力抵擋,人們習慣了機器加工而成的臘肉,方便快捷的工業化卻帶來了洪水猛獸般的食品安全問題,足夠的食物,卻沒有足夠的安全。《舌尖上的中國》適時出現,更替人們表達了對食品安全的憂慮。

圖書,延伸美食的內容

著名作家,舒治國在他的第一本談吃作品《台北小吃札記》上寫道:小吃一家又一家,你怎麼知道進哪一家?我的回答是:目測。他認為「往往好吃的東西,從看它的模樣便已八九不離十了。像基隆廟口,攤家多不勝數,賣豬腳的攤亦不少,我卻會注意到十九號攤(晚上開),乃他的豬腳看來就像好吃的。繼而湊近看他的滷肉飯,更佳,坐下一吃,從此便無數次的吃上了:永樂布市對面的"清粥小菜",外觀根本不起眼,但我覷到他青菜頗有好模樣,也坐下吃,亦從此吃上了。」光看文字,已經讓人對台北的小吃垂涎三分了。

可是,《舌尖上的中國》卻是先有紀錄片,將紀錄片線性閱讀轉變成圖書平面性閱讀,存在較高的難度,而且解說詞時空跳躍感與影像蒙太奇手法相結合產生的神奇視聽效果,則更加難以用文字和圖片的形式再現和完整表達。觀眾和讀者,能和諧轉變嗎?這正是紀錄片導演陳曉卿一直擔心的問題。編輯團隊決定在紀錄片所表達的深層次的文化因素角度入手,通過對解說詞文字的深入修改和重新編排,通過章節標題的提煉將紀錄片的節奏感調整到文字閱讀可以接受的頻率,將解說詞和影像背後暗含的人文細節、價值觀表達更加清晰地展現出來,並且通過相應的名家美食散文對各個章節的文化內核進行了適度的延展。另外,書中還精選了近50個代表性食材,並且詳細地向讀者介紹了諸如產地、選購標準、營養價值、保健功效、烹飪方法搭配宜忌等延伸性內容。最終呈現出的圖書作品得到了央視的高度認可。從圖書的熱賣可以看出,編輯組的工作沒有白費,而且「文字和光影,各有魅力」。張小波說。

另外,據出版方透露,與這本書配套的《舌尖上的中國》菜譜也將在6月底前上市。

鏈接

拍美食的人吃不到美食

《舌尖上的中國》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

《舌尖上的中國》紀錄片火遍大江南北。圖書也已經出版。背後製作團隊在紀錄片成名的光環下也受到了廣泛的關注。然而,拍攝背後的故事,卻是很多讀者所難以想象的。這幫讓「吃貨」們艷羨的美食紀錄片工作者的生活完全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光鮮美好,經常忙活到大半夜,有時條件允許,同志們就地取拍攝過的食材,為眾人烹飪晚飯解決生存大計,甚至有時在路上只能以速食麵充饑。在慶祝播出大受歡迎、圖書熱賣的當兒,聽一聽他們繪聲繪色的「吐槽」吧。

自備道具

圓木切菜板非常有范兒

《舌尖上的中國》拍攝團隊30多人。拍攝周期長達半年多。拍攝地點60多個,加上前期調研的,有近百個。拍攝素材基本沒辦法計算,很多都是臨時要拍沒有,工作人員自掏腰包置備的,還有大量的前期資料查閱、數字記錄、硬碟資料等。

拍攝前,攝製組準備了很多道具,但不是總能備齊,很多時候還需要被拍人自備。為了拍出李安《飲食男女》里的煙火味道,年輕有范的八五后廚師陳政除了臨危受命,還自帶道具自然圓木切菜板,「非常有范兒,形狀、紋理、顏色和滄桑感完全不低於美術指導的水準。」

菜場「奇遇」

走幾十里山路拍辣椒

片中記錄的絕大部分都是普通人的故事,有許多是節目組原本計劃好要去拍攝的情況出現偏差,中途遇到覺得合適,添加拍攝的。片中講「辣」部分,原本計劃要大篇幅去拍川菜廚師劉俊傑,而攝製組去四川的時候已經是2011年11月下旬,新鮮的辣椒幾乎沒有了,攝製組就到菜市場碰運氣,就碰見了在賣新鮮辣椒的「素瓊」。

攝製組摔著跤跟著素瓊走了幾十里山路,到了她那雲霧繚繞的山裡的家,真的是非常美,地里的辣椒也充滿了活力,於是,拍攝增加了文案中沒有的素瓊。製作「泡椒」的陳淑芳老人「表現出辣的各種層次」,也是這樣的奇遇增加的。

拍攝受礙

缺了把豬放上籠架鏡頭

長達半年的拍攝過程中遇到各種阻礙都是正常的。原本跟曾氏豆腐坊的女掌柜商量好拍攝的事,對方卻一再變更,索取勞務費不斷加碼。因為拍攝周期的原因,當攝製組8月份到內蒙調研「蕨菜」時,只看到家家戶戶曬得快乾的「蕨菜」,因為蕨菜在當地的生長時間為4月到5月。

村宴廚師歐陽廣業製作「均安蒸豬」,上鍋前,整頭豬中間的骨頭和內臟這些東西都去掉以後連皮帶肉切成花刀,然後再腌制,大概3個小時後上鍋,上鍋前要連皮帶肉架到一個圓鐵架上,再放進蒸箱。但由於拍攝器材準備不齊全,缺了一個把豬放上籠架的鏡頭,但是人家很堅持,不肯重來,攝製組也只得尊重他的意願,畢竟紀錄片不能過多干擾它製作的真正流程。

松茸難求

一周給了上千元誤工費

去年,在雲南香格里拉調研拍攝採集「松茸」的「卓瑪」用了兩天時間,早晨六點就起來在市場中挑選拍攝人物。之前雲南的調研員已經幫忙聯繫當地的松茸協會,確定好了幾個「松茸市場」。

在距離香格里拉縣城一小時車程的建塘鎮吉迪村,攝製組選中了一位「眼睛有光、有神的,一看戲不錯」,有過在城裡打工經驗的單珍卓瑪進行拍攝,拍攝了一周的時間,給了卓瑪一家一千多塊錢的「誤工費」。

原本,卓瑪采一天松茸能賣200塊錢,佔用她采松茸的時間來拍攝,給適當的補償也是人之常情。

真實「擺拍」

挖出來再埋回土裡拍攝

當然,拍攝中還有很多外界人知道後會覺得的「不齒」的事情。

拍攝松茸的時候,因為松茸稀少,卓瑪一個小時只能採到一顆松茸,或是更少。按照這個速度,完成拍攝可能需要半個月。於是,劇組就把挖好的松茸掩埋在土裡,進行「擺拍」。肯定是真挖出來的松茸,只是鏡頭對焦沒對好,把松茸埋回去再拍一遍。攝製組成員「警告」說:「可能很多人知道了真相會受不了哦。」

深陷淤泥

一上午只能拍三五個鏡頭

《湖泊的饋贈》里出現在湖北嘉魚的職業挖藕人沒有擺拍的必要,但也曲折不少。光300人一起下湖的鏡頭,攝影師就拍了3天。野外光照太強,拍攝的時間只能集中在上午9點之前和下午4點半之後。

對早已經將腿部鍛鍊出發達肌肉的挖藕人來說,在淤泥中作業不算什麼,但從淤泥中脫身還是要雙手撐地。而攝像師要先把攝像機遞給攝影助理,兩個挖藕人把他腿邊的爛泥鏟掉,再合力把攝影師拉出來。這樣,一個上午能拍三五個鏡頭就非常不錯了。

美食神話

篝火烤全羊只是個傳說

自然對於人類而言,既有饋贈,也有災禍。第一集中原本有一個「廣西田林縣八渡筍」的故事:2011年,廣西田林八渡筍全面乾旱,筍大面積歉收,羅文才(音)經營了10年的八渡筍合作社沒有收到訂單,但是經驗告訴羅文才在山林的低洼地區、相對潮濕陰暗的地方還是有筍在生長,於是羅文才就把這個地方的八渡筍收走了。

最後播出的片子中,這一段被刪掉了,因為這個故事涉及乾旱,「並不光鮮」。戲劇性的是,正式播出的片子結尾,所有片中人物會出現一組笑臉,這裡就有羅文才(音)抱著八渡筍的鏡頭。於是,就會有細心的網友發問:那兩個人是誰?他們是空降的嗎?

南方日報記者 陳小庚(來源:南方日報)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