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重案組拉什蒂

美劇重案組拉什蒂

互聯網 2021-05-15 13:19:49

在受到喬治·格拉夫嚴重的挑釁后,重案組決定全面鋪開對喬治·格拉夫罪行的調查,也包括追查德懷特·達尼爾的辯護律師馬克·卡爾德隆——一位自願被公派作為德懷特·達尼爾辯護律師的人。與此同時,一位名叫帕特里克的齊克隆兄弟會老會員被警方及在卧底期間預期結下深厚友誼的衛斯·諾蘭警官說動,以豁免權和證人保護作為交換其手上所有齊克隆兄弟會販毒的信息。而涉及到法庭槍擊案和孫海毒殺案件,帕特里克只參與了後者的取外賣階段的執行並只對那個階段有所知情。

與此同時,重案組調出了法庭槍殺案現場監控。紗倫·雷達組長發現馬克·卡爾德隆的異常表情,紗倫·雷達組長據此作出判斷,即馬克·卡爾德隆知道證物袋裡的槍支是有子彈並上膛的,但他並沒有想到德懷特·達尼爾會對他開槍。而邁克·陶警探也帶回了馬克·卡爾德隆的案件接受信息,馬克·卡爾德隆律師平日里為白領辯護,但是他每年也會接受一些公益案件,但是巧合的是,他接受的公益案件的當事人都是來自布爾胡德貨運公司的司機,而這些司機面臨的都是運輸並走私毒品及非法武器交易的指控,但是最後都以非法搜查為由撤訴。而這個布爾胡德貨運公司的執行總裁正是喬治·格拉夫,而威爾德雷德·達尼爾作為股東也是董事會的成員。重案組意識到威爾德雷德·達尼爾對他們還是有所隱瞞,因而重案組決定通過突襲搜查布爾胡德貨運公司以便找到證據。在這一過程中,巴斯·沃特森警官基本確定了當年殺害其父親和叔叔的真兇,但是需要更直接的證據作為佐證。紗倫·雷達組長之子拉什蒂·托馬斯·貝克自願在暗中通過巧妙的手段取得了真兇的指紋作為直接證據,紗倫·雷達組長和安迪·富林副組長對此加以肯定但禁止其繼續插手此事。

與此同時,根據重案組與其他警方機構合作調查到布爾胡德貨運公司在貨運中有走私槍支及毒品的證據,兩人認為已經可以以謀殺、毒品分銷和槍支走私的罪名指控喬治·格拉夫;小男孩馬可在找到了外祖父母后被送走,但是喜歡胡里奧·桑切斯警探的小男孩再次離家出走返回重案組,恰在此時,喬治·格拉夫被小男孩認出,胡里奧·桑切斯警探隨即讓小男孩隱藏了起來,而喬治·格拉夫也被捕了,但是奇怪的是,喬治·格拉夫堅持自己和法庭槍擊案沒有關係,並告知重案組自從艾林·希姆斯死後,他就和他的合伙人失去了聯繫。重案組由此推斷,齊克隆兄弟會是被那個合伙人拋棄了,而那個合伙人的真實身份現在為止可能只有威爾德雷德·達尼爾知道。重案組隨即帶領武裝警察突襲搜查布爾胡德貨運公司並以販毒、武器走私和進口並試圖散布管製藥物的罪名逮捕威爾德雷德·達尼爾。而在這項行動告一段落之後,巴斯·沃特森和普羅文茨警探直接上門拘捕了比爾·瓊斯——30年前殺害巴斯·沃特森的父親及叔叔的真兇。

威爾德雷德·達尼爾一開始還企圖將責任推到喬治·格拉夫身上,但是重案組步步緊逼,最終攻破她的心理防線,威爾德雷德·達尼爾最終同意戴上視頻錄製器材去找馬丁·博爾哈即德懷特·達尼爾的生父,以便能夠取得其親口證據。但是意外的是在這一過程中,威爾德雷德·達尼爾被馬丁·博爾哈的冷血言論徹底激怒,隨即使用馬丁·博爾哈的手槍射殺了他。

雖然將真兇抓獲歸案,但是巴斯·沃特森警官並不開心,因為他同樣帶走了兩個孩子的父親,作為一個孤兒他深知父親對於孩子的重要性,巴斯·沃特森警官有些迷惘了。而很不湊巧,安迪·富林副組長突發心血管疾病,重案組頓時亂作一團。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