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獵魔人什麼時候開播

美劇獵魔人什麼時候開播

互聯網 2021-05-12 20:19:52
第1集 The End's Beginning劇情圖片

布拉維坎小鎮酒館的門被推開,酒客驚訝的看著一名不速之客,走了進來。他身材魁梧,一頭白髮,身背利劍。從脖勁上掛著的狼頭吊墜就知道,他是獵魔人。傳說獵魔人是巫術生成的突變雜種,沒有人類的感情,是來自地獄骯髒墮落的敗類。來自利維亞的傑洛特早已習慣了別人異樣的眼光。他只想知道郡長家在哪,或許馬背上那頭沼澤奇奇摩的屍體,能領到一點賞金。可就是有人看不慣獵魔人,傑洛特也不怕惹事。想打架,隨時奉陪。一旁的倫芙芮喝退手下,替傑洛特解了圍。倫芙芮雖為女性,卻極為豪爽,否則掌管不了一幫打手。她胸口別的胸針有些誇張,黃金上鑲著鑽石,引人注目。剛聽倫芙芮說了幾句,就有個小女孩打聽奇奇摩的價錢。這個自稱郡長女兒,名叫瑪麗嘉的小女孩不像其他人,似乎並不害怕獵魔人,還對怪物表現出深厚的興趣。傑洛特看了倫芙芮一眼,隨後跟著瑪麗嘉走出酒館。看來郡長不會對奇奇摩感興趣,還巴不得這隻沼澤怪物殺點人,控制一下小鎮人口。在瑪麗嘉的指點下,傑洛特來到伊利翁塔,裡面住的術士斯崔葛布可能在煉丹時會用到怪物的血肉。看透塔內的種種幻象,見到斯崔葛布本人,傑洛特才知道瑪麗嘉是受雇帶他至此。從斯崔葛布看似意味深長,實則鬼話連篇的話語中,傑洛特聽出他的目的是要殺一個人,在黑日出生的倫芙芮。黑日是1200年來的第一次日全食,術士兄弟會認為,那標誌著夜魔女神莉莉特即將歸來。預言中,迎接莉莉特降臨就要讓六十個女子頭戴金冠,她們會用鮮血灌滿山谷。斯崔葛布研究了在黑日出生的女孩,發現其中有人身體里發生了可怕的異變。在他看來,那些女孩的死是拯救整個大陸的必然代價。他堅信,倫芙芮絕對受黑日影響。除掉倫芙芮換取人類生存,是小惡換大義惡就是惡,沒有大小之分。傑洛特拒絕了斯崔葛布的要求,他絕不會為了幾句預言和鬼話殺人。在小鎮外的樹林里,傑洛特又遇到了循跡而來的倫芙芮,她並不隱瞞自己來布拉維坎的目的。她曾是個公主,卻被斯崔葛布奪走了一切。為了生存,她學會偷窺。為了不被殺,她學會殺人。明天的集市上,倫芙芮會實施復仇計劃。她向莉莉特發誓,會殺掉所有擋路之人,除非命運另有安排。正如倫芙納所料,傑洛特來到了集市。殺了擋路的一幫打手后,傑洛特見到了倫芙芮。倫芙芮用劍抵著瑪麗嘉,試圖逼迫斯崔葛布走出高塔。她推開瑪麗嘉,手持長短雙刃殺向傑洛特。傑洛特處處手下留情,怎奈倫芙芮的倔強,使他不得不刺穿倫芙芮的脖頸。臨死前,倫芙芮說出一句話,「森林裡的姑娘會一直在你左右,她是你的宿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誰是森林裡的姑娘,傑洛特已無從得知。見沒有了危險,斯崔葛布才敢露頭。要做的頭一件事就是要把倫芙芮運回高塔解剖,弄明白這個女人如何迷惑男人服從於她。傑洛特挺劍抵住斯崔葛布的喉嚨,不能允許他對倫芙芮做出這等事。傑洛特也不想與那些憤怒的布拉維坎人解釋,拿起倫芙芮的胸針離開了小鎮。而在多年後,他才明白自己的宿命在哪。希瑞菈公主時常會溜出皇宮後門,與自己的幾個平民夥伴玩抓羊拐。可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外婆卡蘭瑟女王要冊封騎士,希瑞菈和繼外公伊斯特國王必須陪伴在側。整個過程冗長而無趣,希瑞菈直想打吹欠。晚上的慶典,她在歡快的舞曲中翩翩起舞,沒注意到外公臉上的愁容。近幾年壯大的尼弗迦德帝國對北方諸國虎視眈眈,在佔領艾賓后,他們的軍隊已越過阿梅爾山口,隨時可能攻打索登或者卡蘭瑟女王的辛特拉。伊斯特已向故國史凱利傑請求支援,不日就會有50艘戰船抵達。女王陛下身經百戰,並沒有把尼弗迦德帝國大軍放在眼裡。而且她也不相信尼弗迦德會愚蠢到舍近取遠,進攻人強馬壯,還有戰艦支援的辛特拉。然而再英明的女王也有失策的時候,史凱利傑的戰船遭遇風暴沉沒海底,尼弗迦德大軍兵臨城下。戰場上,卡蘭瑟女王發現自己面對的是數倍於自己的敵人。伊斯特陣亡,卡蘭瑟身受重傷,辛特拉一夜之間淪陷,王室術士莫斯薩克擋在皇宮門口的結界也只是在拖慢敵人進攻的腳步。卡蘭瑟女王已無力回天,能做的只有一件事,讓希瑞菈公主去尋找自己的宿命,利維亞的傑洛特。希瑞菈不想離開,一股力量從體內噴涌而出。她怒吼著,震得玻璃酒杯叮噹作響,但也僅此而已。她有很多疑問,為什麼尼弗迦德要來,自己為什麼必須離開,為什麼尋找傑洛特是宿命。這些問題已無法得到答案,她披上斗篷,由騎士護送逃向城外,卻被一個頭戴羽翼頭盔的黑騎士所劫。希瑞菈被馱在馬背上,眼看著離火海中的辛特拉越來越遠。她再次感受到那股力量,口中發出尖叫。叫聲驚倒了馬匹,震裂了大地,將她與黑騎士隔開。她不顧一切的逃進森林,消失在黑暗之中。

第2集 Four Marks劇情圖片

葉妮芙相貌醜陋,顴骨一邊高一邊低,還是個佝僂。親生父親的半精靈血統,決定了她的長相和命運。她只能住在豬圈裡,無緣與繼父和他的子女們同桌吃飯。村裡人更視她為妖怪,每當她想表達出一些善意,得到的往往都是一頓拳腳。但一次意外,改變了她低賤的命運。在被同村人辱罵毆打時,葉妮芙心中的怨恨與日俱增,終於爆發。她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陰暗的地穴,數不盡的骷髏搭建起了數根立柱。一個英俊少年在馬燈前仔細的記錄著,見到突然出現的葉妮芙很是詫異。少年叫伊斯崔德,是名實習術士,專門研究遠古遺迹。他很清楚,葉妮芙是召喚出傳送門,瞬移到了艾瑞圖薩的海鷗塔。這就說明葉妮芙具有通魔的天賦,很快就會有人來找她。伊斯崔德意識到一個問題,他和葉妮芙都不應當出現在此。他趕緊咬下一瓣遠古之花的花萼,開啟另一道傳送門,送葉妮芙回家。雖然只是聊聊幾句話,葉妮芙卻對伊斯崔德心生好感。但她知道自己的長相,極度自卑讓她把這份愛戀,深深的埋在心底。幾天之後,艾瑞圖薩學院院長女巫蒂莎婭駕著馬車,來到豬圈前。繼父沒有半點留戀,以4個馬克的價格把葉妮芙賣給了學院,連一隻豬仔的一半價格都不到。在學院里,葉妮芙有了自己的房間,但她感受到的只是另一個豬圈。看著鏡中變形的面孔,她砸碎鏡子,用碎片割開了雙手手腕。蒂莎婭救活了葉妮芙,眼中沒有絲毫憐憫。帶著手腕上的繃帶,葉妮芙來到學院溫室。同樣被買來的幾個女孩,驚恐的站成一圈,每個人面前的小桌上都有一塊石頭和一束雛菊。從今天起,蒂莎婭將教會她們如何運用世界上最危險又是最強大的力量,混沌能量。在座的每個女孩都表現出不同的通魔天賦,激起了混沌能量的漣漪,讓蒂莎婭在學院就能感受到她們的存在。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們能夠施法,今後這裡就是她們的家,學習掌控混沌能量。蒂莎婭一手拿起雛菊,另一隻手掌控混沌能量抬起石頭。在石頭升起時,雛菊枯萎,就這是必須了解的重點,平衡與控制。要運用混沌能量,就必須有犧牲,否則自身將被混沌吞噬。在這些學生中,葉妮芙永遠是領會得最慢的那個。沮喪和鬱悶困擾著葉妮芙,唯一能安慰她的就是偷偷溜進海鷗塔,與伊斯崔德說說話。長久以來,葉妮芙內心中最大的恐懼就是不配擁有愛情。而伊斯崔德撫平了她的擔憂。幾周后的深夜,學生們被叫進海鷗塔。每個人手中拿著瓶子,被要求把閃電裝進瓶子,以決定去留。一再的失敗,令葉妮芙無法控制怒火,雙手激射出的能量險些傷了其他人。這樣的舉動即可悲又危險,卻讓蒂莎婭看出她驚人潛力。愛情的力量給了葉妮芙自信,做好了成為術士的準備。可另一件事,又讓她心生疑惑。她親眼看到院長蒂莎婭將三名學員變成鰻魚,其中就包括了一直在鼓勵葉妮芙的艾尼卡。蒂莎婭並不擔心葉妮芙看到這些,葉妮芙把曾經的朋友送到學院最深處的水池,與其他鰻魚一起,為學院提供源源不斷的混沌能量。這就是犧牲,為其他學員晉陞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成為那些凋謝的雛菊。傑洛特坐在酒館的角落裡,根本無意搭理那個上前搭訕的吟遊詩人亞斯克爾。收了農夫的錢,傑洛特走出酒館,準備去剷除偷糧食的惡魔。亞斯克爾不請自來,說是想幫忙,實則想收集點英雄故事,好編進自己的歌謠。到了山谷,此地曾被精靈們稱為多爾·布雷坦納,即百花谷。但在被人類佔領后,精靈退回了深山中。去年,精靈王菲拉凡德起義,試圖奪回領地,卻被卡蘭瑟女王鎮壓,一些精靈就加入了尼弗迦德的大軍。農民所說的惡魔,實際上是頭上長角,貌似山羊的森林神托克,一種罕見的智慧生物。傑洛特不想殺他,只要他離開此地就行。誰知托克並非一個人,傑洛特和亞斯克爾被人從背後打暈,關進山洞。偷襲傑洛特的人是精靈菲拉凡德,失去家園又被屠殺后,他和族人流離失所。森林神托克出於憐憫,才會偷竊人類的糧食。傑洛特說服精靈,另尋安身之地,召集倖存的精靈重建家園。沒有勝利,沒有財富,傑洛特還把農民的錢給了精靈,這不是亞斯克爾想要的故事。不過能得到菲拉凡德的精靈魯特琴,對亞斯克爾來說,也是個不錯的結果。希瑞菈在初冬的森林裡四處躲藏,躲避尼弗迦德的搜索隊。三天沒有吃東西,饑寒交迫中,她看到了樹枝上一串串血紅的漿果。剛想摘下漿果,就被一塊小石頭打中。她驚慌的望向四周,發現從樹后探出個腦袋,用手比劃著漿果有毒。樹后的少年叫達拉,總是戴著大大的帽子,遮住半個腦袋。達拉長年獨自生活在森林中,沒有父母,沒有家人。如果是在以前,希瑞菈絕不會碰達拉烤得半焦的地鼠,現在卻狼吞虎咽。看到達拉搓著冰冷的雙手,無以為報的希瑞菈摘下一隻手套遞了過去。今後,他們就將相互扶持,走向未知的命運。不久,希瑞菈就找到辛特拉的難民營。她欣喜的跑了過去,轉頭卻不見了達拉的蹤影。沒人能認出她是公主,這在對皇室充滿怨恨的難民營里或許是件好事。希瑞菈被一戶人家收留,她身上的斗篷還是這家男主人的手藝。只可惜,男主人在與尼弗迦德軍隊的戰鬥中浴血戰死。

第3集 Betrayer Moon劇情圖片

亞斯克爾的歌謠在整個大陸傳唱,傑洛特身上幾乎每道傷疤都會有個可歌可泣的故事。不管傑洛特喜不喜歡,人們更願意叫他的新外號「白狼」。現在這頭孤獨的白狼手頭有點緊,急需找個能賺錢的任務。從酒館打聽到,上個月有個獵魔人路經此地,去了泰莫利亞。那裡的礦工湊了三千金幣,要消滅為害四方的狼人。哪知,獵魔人卷錢逃跑,毀了獵魔人的名聲。走進礦山,只聽到礦工們群情激憤,商量著推翻無所作為,任由狼人肆虐的國王。為了挽回名譽,傑洛特答應事成后收錢,而且只要一千金幣。傑洛特的出現幫國王衛隊平息了一場暴亂,但王室術士奧斯崔特並沒打算讓他留在泰莫利亞。本以為會兩手空空離開,傑洛特卻遇到了術士特莉絲。六年前,城裡山頭上的城堡開始有馬夫失蹤。此後,泰莫利亞到處都有人莫名失蹤。皇家侍衛很快發現,怪物是從國王的妹妹雅妲墳墓內爬出來的。謠傳雅妲死時已身懷有孕,這更讓人懷疑是有狼在滿月時躍過了雅妲的墳墓,腹內的死嬰才會變化為狼人。國王逃離了城堡,寧可冒著全國暴動的風險,拒絕派兵剿滅狼人。此前尼弗迦德推翻了他們的國王,術士兄弟會不想再冒險,便派特莉絲來治好那隻怪物。唯有如此,沒有子嗣的弗爾泰斯特國王才會有繼承人。術士兄弟會也不用擔心政權更迭,影響到他們在泰莫利亞的勢力。照理說,狼人是由異變引起,無法治癒。可特莉絲非常確定,從墳墓里爬出來的不是狼人。來到特莉絲的研究室,一具具被怪物殺死的屍體被鹽顆包裹著,其中一人的脖頸上掛著狼頭吊墜。看來那個獵魔人並未逃走,而是死於怪物之手。他身上的傷口咋一看,的確像是狼人的利爪。當傑洛特把手伸進塌陷的腹腔,便知特莉絲所言不虛。獵魔人的心臟和肝臟都不見了,只有一種生物如此挑食,吸血妖鳥。而吸血妖鳥並非自然生物,只有通過詛咒才能生成。也就是說,雅妲公主不是死於難產,而是謀殺。特莉絲立即領著傑洛特進宮,懇請國王允許治癒城堡里的怪物。弗爾泰斯特國王一言不發,只顧著咀嚼桌上的菜肴。侍衛長則嚴辭拒絕撤走山頭城堡的守衛,任何人都不許進入城堡,騷擾受人愛戴的雅妲公主。聽到自己的妹妹被謀殺仍無動於衷,只有提到孩子的父親時,國王的神色才有變化。傑洛特料定國王心中有鬼,說不定國王就是孩子的父親。出於愧疚,國王才始終不娶,還放任吸血妖鳥殺人。國王下的驅逐令並不能拘束獨來獨往的獵魔人,傑洛特和特莉絲潛入山頭城堡。只要弄出一點怪聲,守在門外的侍衛就嚇得逃之夭夭。走進這座陰森恐怖,充滿詭異的城堡,一股腐臭撲面而來。公主的卧室早已破敗不堪,心細的特莉絲在八音盒的密匣里找到了幾封信。信中,太后姍希亞知道了自己的兒子和女兒私通,悲痛之餘,想說服女兒打掉胎兒。雖說太后含恨離世,可她並不會使用黑暗魔法。傑洛特聞出雅妲的床單上有王室術士奧斯崔特的氣味,而奧斯崔特又有能力使用黑魔法。不用什麼手段,就讓奧斯崔特暴露出本性。他暗戀雅妲公主,誰知公主與自己的哥哥產生愛情。在妒嫉的驅使下,奧斯崔特施下詛咒,害死雅妲公主。要解除詛咒,就必須與吸血妖鳥戰鬥到黎明。傑洛特把奧斯崔特綁在雅妲公主的卧室,引出城堡地下墓穴中的妖鳥。妖鳥背著沒有成形的翅膀,下肢是兩條細長的腿,一條長長的臍帶拖在地上,發出刺耳的尖叫。十幾年來,她都是生活在憤怒與飢餓中。在不傷害她的情況下,傑洛特能做的,只有使盡渾身解數,盡量拖延時間,直到天邊泛起黎明的曙光。陽光解除了妖鳥詛咒,國王的女兒躺在血污中,身上的腐肉、異肢全部化為污水。國王弗爾泰斯特發布公告,表彰奧斯崔特大人犧牲自己除掉了狼人。傑洛特並不在乎這些,反正他的生命里只有怪物和金錢,沒有所謂的榮譽。艾瑞圖薩即將迎來盛大慶典,畢業的學員將被南方諸國的國王選中,成為王室術士,輔佐朝政。葉妮芙很有希望回家鄉亞甸,但術士兄弟會上,斯崔葛布從中作梗,以精靈血統為由,將她分配到南方尼弗迦德,富饒的亞甸則交給芙琳吉拉。再次受到屈辱的葉妮芙孤注一擲,施咒改變自己的骨骼和容貌,代價就是失去子宮,永無後代。當改造后的葉妮芙出現在慶典會上,驚艷全場。亞甸國王維爾福瑞爾眼前一亮,這個來自溫格堡的女術士,才是他想要的王室顧問。

第4集 Of Banquets, Bastards and Burials劇情圖片

傑洛特殺了一頭湖怪,拿到了村民許諾的獎金,還給亞斯克爾多了一個編寫歌謠的故事。傑洛特日漸增長的名氣與亞斯克爾不無關係,所以亞斯克爾斗膽提了個要求。今晚傑洛特陪他參加辛特拉皇宮舉辦的訂婚宴,卡蘭瑟女王要為女兒帕薇塔公主,在諸多求婚者中選擇佳婿。亞斯克爾受邀為宴會表演,可出席宴會的不少王公貴族都巴不得砍下他的腦袋,洗刷身上的恥辱。傑洛特不會為了男人之間的事殺人,充其量就是站在邊上嚇唬人罷了。難得脫下盔甲,穿上華麗衣服,喝著辛特拉的麥芽酒,本以為沒人會認出自己的身份。誰能想到,獵魔人傑洛特比吟遊詩人亞斯克爾更出名。先是碰到了服侍史凱利傑的術士莫斯薩克,他還真知道點內幕。卡蘭瑟女王已經與史凱利傑的伊斯特達成默契,帕薇塔公主非伊斯特的侄子莫屬。自羅格納國王死後,伊斯特向卡蘭瑟女王求過三次婚,都被拒絕。如果帕薇塔嫁給了伊斯特的侄子,那史凱利傑和辛特拉就結成了堅固的聯盟。傑洛特一邊聽著,一邊打發走那些對亞斯克爾虎視眈眈的大人們。當女王駕臨會場,一眼就認出了利維亞的傑洛特。卡蘭瑟女王痛恨精靈,也聽說過百花谷斬殺精靈的歌謠。可傑洛特調侃著自己是被精靈所抓,還險些丟了小命,最後被菲拉凡德釋放。其他人都噓聲一片,女王卻對傑洛特刮目相看。一個敢於調侃自己失敗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傑洛特被邀請坐在女王身邊,共進晚餐。宴會期間,南方小國尼弗迦德的王子最先上前求婚,卻被女王一頓奚落,憤憤離去。其他求婚者陸續上前,突然一個戴著頭盔的騎士不顧衛士阻攔衝進宴會。他當著眾人的面,單膝下跪,自稱伊倫瓦爾德的烏奇翁王子多尼,請求迎娶公主。一個來自小地方的無名小卒膽敢擅闖王宮,還用頭盔遮住臉,大言不慚的要娶公主。在卡蘭瑟女王發怒前,伊斯特先上前打掉了騎士的頭盔。只見頭盔下露出個刺蝟的腦袋,嚇得眾人連連後退。傑洛特沒有理會女王殺死怪物的命令,他看得出,眼前這個刺蝟人是被下了詛咒的騎士。多尼急了,大聲說出自己的理由,意外律。眼看著烏奇翁王子要死於衛士的斧頭下,傑洛特挺劍上前,擋住落下的斧頭。意外律是不可違抗的,伊斯特也加入戰團,共同對抗一擁而上的眾衛士。女王大聲喝止這場混亂。帕薇塔公主跑過去,憐惜的擁抱著多尼。傑洛特並沒有錯說,多尼從小受到詛咒,變成了這副模樣。一生悲慘無助,直到救了羅格納國王。按照傳統,他選擇意外律作為回報,不論國王回家后得到什麼意外收穫,都將屬於他。羅格納國王回到王宮后,才知道妻子卡蘭瑟懷孕。因此帕薇塔公主與多尼是宿命相連,多年前帕薇塔愛上多尼也是命運使然。意外律是古老且公平的法則,沒人可以違抗,連女王也不能。卡蘭瑟卻不甘心屈從於命運,她拔出腰間短劍刺向多尼。帕薇塔公主大喊著,阻止母親。聲音像包含了巨大的能量,把所有人震飛了出去。能量風暴充滿了整座王宮,風暴中心,帕薇塔親吻著心愛的多尼。卡蘭瑟女王終於明白,天意不可違。帕薇塔繼承了外祖母的天賦,不可能強迫她嫁給別人。卡蘭瑟接受命運的安排,在祝福了女兒和多尼后,她也默許了伊斯特的求婚。而來自真心的祝福解除了多尼的詛咒,恢復年青俊美的相貌。為了表示感謝,多尼懇請傑洛特接受報答。傑洛特什麼都不想要,但經不住多尼的一再懇求,只得隨口以意外律回應。誰知命運再次開了個玩笑,話音未落,帕薇塔便嘔吐不止,她懷孕了。傑洛特暗罵一聲,走出王宮,從今往後再也不踏上辛特拉的土地。可宿命相連的人無法迴避,莫斯薩克深知這一點。如果傑洛特不認領這個意外之子,災難就會降臨到辛特拉。馬車行進在冰天雪地的樹林中,葉妮芙沒想到自己會在三十年裡,收拾亞甸國王留下的爛攤子。現在還要送王后回娘家,只因王後接連生了幾位公主,失去了寵愛。有時她也在想,付出那麼多換來的王室術士身份,能否讓自己成為最偉大的術士,是否該用另一種方式成就自己的功績。正想著,馬車外傳來馬匹的悲鳴。一個黑衣刺客指揮著一頭殺人蟑螂,瞬間就消滅了整支護衛隊。葉妮芙跳下馬車,召喚出傳送門,與王后和新出生的公主逃進炎熱沙漠。誰會派刺客行刺毫無政治價值的王后,除了寡情薄義,一心想要個王子當繼承人的國王,葉妮芙想不出還有其他人。不論葉妮芙和王后逃到哪,刺客和他那醜陋噁心的蟑螂總是如附骨之蛆,陰魂不散。王後身上必定有能讓刺客追蹤的東西,可一時半會哪能找得出來。誰知王后不知感恩,還指責葉妮芙辦事不利。早已心生厭倦的葉妮芙打開傳送門,獨自離去。可一想到那個還在襁褓中的嬰兒,葉妮芙於心不忍,傳送回去,從殺人蟑螂的利爪下救出小公主。但一把飛刀刺穿她的肩膀,扎進小公主的身體。穿越到海灘的葉妮芙悲痛不已,掩埋了小公主后,她的內心如海浪在翻滾,希望有個孩子的念頭油然而生。希瑞菈耳中不斷響起一個聲音,呼喚著她的名字。循聲走進布洛克萊昂森林深處,眼前出現一道耀眼的光芒。這裡是樹精的居住地,對於不請自來的外人,她們只有一個辦法確定是敵是友,喝下布洛克萊昂之水。

第5集 Bottled Appetites劇情圖片

亞斯克爾總改不了拈花惹草的風流性格,最近又勾搭上了冷艷的女伯爵,可沒多久即被拋棄。就在他自艾自憐時,聽說幾年未見的老朋友傑洛特到了林布鎮外,趕緊找了過去。傑洛特根本沒興趣聽他的廢話,專心致志的在湖中打撈迪精。亞斯克爾聽說過這種脾氣不好,還無影無形的氣態精靈。據說找到囚禁迪精的瓶子,放出迪精后,就能實現三個願望。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傑洛特是想消除與帕薇塔孩子之間的宿命。亞斯克爾還在啰啰嗦嗦時,傑洛特覺得手上一沉,漁網從湖底打撈出一隻雙耳瓶。瓶口被術士封印,正是要找的迪精。亞斯克爾拿過瓶子,沒想到傑洛特正在研究封印。二人一用力,瓶口封印脫落,湖邊莫名起了一道陰風。亞斯克爾反應最快,馬上許下兩個願望,其他吟遊詩人都中風,女伯爵回心轉意。沒等他說出第三個願望,傑洛特怒喝著叫他閉嘴。亞斯克爾氣得摔碎雙耳瓶,傑洛特拾起碎片,顧不上胳膊被碎片割開一道口子。突然,亞斯克爾覺得喉嚨腫脹喘不上氣。傑洛特想不出迪精襲擊亞斯克爾的原因,當務之急是尋找醫生救治。在最近的營地,有名精靈醫師凱瑞爾丹。凱瑞爾丹檢查后確認,亞斯克爾是受到魔法攻擊。他的藥劑只能緩解痛苦,卻無法根治。要想完全治癒,就得去另一座城市找術士醫治。但恐怕亞斯克爾已堅持不了那麼長時間,除非能找到被囚禁在市長家的女術士葉妮芙幫忙。在葉妮芙看來,脫離術士兄弟會即是好事,也是壞事。好的是不再受拘束,壞的是沒法動用資源治療自己無法生育的遺憾。為了得到治療,她耗盡了幾乎所有積蓄,被迫在一個禁止魔法的林布鎮開家小店,解決一些普通藥劑師解決不了的生理毛病。生意興隆的後果就是被當地市長波雷特盯上,索要高額稅金,否則就進監牢。波雷特高估了自己手中的權力,反被葉妮芙利用,將市長官邸當成了躲避術士兄弟會的藏身處。當見到大名鼎鼎的「白狼」時,她也有點詫異。傑洛特的心率只有常人的四分之一,這是她從未見過的情況。聽聞事關迪精,葉妮芙心中一動,答應了傑洛特的請求。葉妮芙如此爽快,傑洛特也很懷疑她的動機,只是琢磨不透。當看到地板上畫著與瓶塞上相同的印跡,他才明白,葉妮芙想要的是迪精。只要亞斯克爾蘇醒,許下第三個願望,葉妮芙就能再次囚禁迪精。只可惜傑洛特明白得太晚,他已在不知不覺中著了葉妮芙的道。傑洛特被凱瑞爾丹叫醒。此時他被關在監牢,因襲擊當鋪老闆和藥劑師獲罪。當時凱瑞爾丹也在場,想勸阻傑洛特,結果被守衛當成教唆犯,一併抓了進來。傑洛特完全想不起這些事,不用說,一定是葉妮芙在搗鬼。監牢對傑洛特來說,就像是在度假。守衛如他所願,身首異處,而胳膊上又多了一道傷口。傑洛特恍然大悟,迪精並沒有認可亞斯克爾。實際上,迪精是實現了讓亞斯克爾閉嘴的「願望」。如果迪精沒有實現第三個願望,葉妮芙就強行囚禁,只怕會粉身碎骨。傑洛特和凱瑞爾丹趕回市長官邸,正碰到匆匆逃出來的亞斯克爾。聽到葉妮芙在腹部畫了雙耳瓶的圖案,還強迫亞斯克爾許下第三個願望,傑洛特便知道,葉妮芙想把自身化為容器,獲取迪精強大的能量,但她必死無疑。怎麼說葉妮芙都救過亞斯克爾一命,傑洛特不能袖手旁觀。他衝進卧室,葉妮芙正痛苦的倒在地上。迪精試圖突破封印,撕碎葉妮芙的身體。傑洛特默默許下第三個願望,迪精由此獲得自由,衝破屋頂,消失在空中。希瑞菈是個擁有武器級能量的女孩,是去是留在樹精間產生分歧。同時,樹精的偵察兵在森林邊界發現了尼弗迦德派來的探子。他們必定已經查到了希瑞菈公主的去向,卻礙於大軍無法進入受山克楊庇護的布洛克萊昂森林,只好派人在附近監視。所有人都不明白山克楊召喚希瑞菈的目的何在,正當大家疑惑時,莫斯薩爾走進了森林。見到熟悉的面孔,希瑞菈毫無懷疑,卻不知道真正的莫斯薩克已被害,出現在她面前的人,只是黑騎士雇傭的變形怪。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