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獵人怎麼用

美劇獵人怎麼用

互聯網 2021-04-18 12:55:08
第1集

霍爾登職業遇挫被降職 欲借巡遊教學尋犯罪動機-七十年代末,在這剛被雨水洗刷過的城市裡,在一棟廢棄大樓里,一位拿著槍的綁匪挾持了幾位人質,要求僅是和自己老婆談話。當地警察多次交流無果,請來了FBI特別探員霍爾登·福特。霍爾登從綁匪老婆口中得知,這位綁匪之所以犯罪,僅因為患有精神疾病且斷葯許久。在霍爾登試圖與綁匪進一步交流時,綁匪卻表示不願再交談且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選擇用手中的槍自殺。第二天霍爾登懷著內疚的心與上司謝帕德的彙報,謝帕德反而稱讚霍爾登做的很好,且因為霍爾登教授的課程大受歡迎,不顧霍爾登的反對把他任命為FBI教學部里談判課的講師。在一次授課結束后,霍爾登偶然偷聽到了隔壁拉斯曼講師的犯罪心理課程后對此很感興趣。霍爾登與拉斯曼講師在課下談話里,聊了許久后雙方達成共識,認同現在的警察都無法了解行兇者的犯罪動機,甚至行刺50刀僅因為起了口角。忙活了一整天後,在一間繁雜的酒吧里,霍爾登遇到了一位正在攻讀社會學博士的女學生黛比,雙方在經過一輪聊天後對彼此都有了好感,並願意進一步交往下去。霍爾登的課程並沒有想象中順利,且上司謝帕德拒絕了他想在犯罪心理學上深究的請求,甚至把他調去了弗吉尼亞大學進行招募警員。而就在霍爾登不得志的時候,他遇到了行為科學部的比爾·坦奇。這位比爾探員的工作是在各地巡遊,在不同的警察局裡教授FBI的課程及交流經驗。比爾邀請霍爾登作為助手加入他的授課巡遊當中,霍爾登欣然答應。他們兩人組合授課的第一站便是愛荷華州的警察局。警察局裡,霍爾登和比爾嘗試用理論來向警察傳授一個觀點:「在行兇案件中,可以根據行兇者的犯罪行為來推斷出他曾經經歷過什麼,為什麼罪犯要以這種不尋常的行為傷害受害者。」比爾認為這樣可以從現場反向推理出兇手是誰,霍爾登闡述即使無法立刻判斷兇手,但追尋人性根源后總能捉拿兇手。但霍爾登這一複雜理論非但沒有引起共鳴,而且引來了警察的冷嘲熱諷。經過一晚上的思考後,霍爾登決定引用連環殺手查爾斯·曼森的案例來進行教學。霍爾登提出,查爾斯少時經常挨揍挨罵且經常出入收容機構,這種悲傷的經歷導致查爾斯變成一位殺人犯。然而這觀點遭到眾多警察反對,一位資歷深厚的弗蘭克警官指出,查爾斯被關起來是因為查爾斯的所作所為,並不是被關起來才導致如此惡行。這場失敗的授課在一片質疑聲中結束。授課結束后,比爾和霍爾登在餐廳用餐,那位資深的弗蘭克警官來與他們見面。本以為會是對他們的授課說教,但弗蘭克只因在當地的一起案件中遇到難題需要幫助。在這起案件中,一位慈祥的母親與她乖巧的兒子被殘忍殺害,且兇手對兩人屍體做出了令人難以理解的事情,現場除了污穢物之外更是沒有留下任何線索。但兩位探員對此也能表示毫無頭緒,考慮到有巡遊授課的職責在身,兩人不做逗留只能離開此地。在路上,霍爾登向比爾傾訴,他認為警察應該研究行兇者的犯罪動機,理解他們的心理,才能更效率地破案,但比爾卻認為這種研究會讓人走入歧途,拒絕了霍爾登的要求。

第2集

艾德坎伯令人著迷 心理研究終於得批-兩人授課旅程繼續,來到了加州的聖克魯茲,霍爾登仍想深究罪犯背後的犯罪動機。霍爾登計劃私下與連環殺人法查爾斯·曼森交談,但因監獄問題導致請求被拒,一位警員向霍爾登推薦了另一位罪犯艾德坎伯。霍爾登了解到艾德·坎伯這位不僅身材高大,還智商極高的禽獸竟選擇了犯罪這條道路,少年時因殺害了祖父母而被關進精神病院治療,成年後不僅姦殺了六位年輕的女孩,還殺害了自己母親並用砍下的頭顱進行了不可描述之事。過後,霍爾登在酒吧里與警察閑聊時,得知艾德極其喜歡聊天,被捕也僅因為警察的辦事效率讓他等得不耐煩,才斷然自首。正處靈感乾枯期的霍爾登卻認為艾德是一份極其難得的研究資源,並不想浪費如此健談的一位罪犯,想和他詳談,但比爾狠言拒絕,認為打高爾夫球比這個殺人犯更有意思。霍爾登得償如願見到了這位犯下滔天大罪的艾德·坎伯。令霍爾登吃驚的是,艾德為人並不兇惡,反而面部慈祥,平易近人,非常友善,甚至幫霍爾登拿了一份三明治當早餐。與艾德聊天過程中,霍爾登了解到艾德其實非常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並不如以往的殺人犯一樣僅憑一時衝動犯罪。艾德認為他這種殺人犯不該關進監獄里,更不應該以精神疾病為由關進精神病院,反而折磨致死更適合他這種人的歸屬。艾德向霍爾登透露到外面其實有更多像他這種殺人犯存在,全因警察辦事效率太低而無法捉獲罷了。在霍爾登和後來加入的比爾兩人的循循漸進的詢問下,艾德談起他母親雖是一位有教養且正直的女性,但他母親卻對艾德只有失望和藐視,在艾德小時候就開始用低俗的語言羞辱他,把他看作一位一事無成的人,因而羞辱異性也因此漸漸烙在艾德的潛意識裡。而在艾德成年後的某一天里,他的母親再次羞辱了艾德的性能力,這次艾德把積蓄了幾十年的怒火泄放出來,用令人不齒的方式羞辱了他的母親。艾德對霍爾登坦白,他自身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一個母親從孩子小時候就羞辱他,那麼孩子長大就會變得暴力下作,艾德認為他的罪行完全是因為他的母親教導所致,與他個人無關。而在審問艾德的這段期間,當地警局也就一單棘手的案件尋求霍爾登和比爾的幫助。一位年邁慈祥的老奶奶被無緣無故毆打到奄奄一息,奶奶的寵物狗也被殘忍殺害,霍爾登與比爾從犯罪行為推斷這是一位當地青少年喝醉之後的所作所為。霍爾登與比爾回到FBI總部向上司謝帕德彙報,霍爾登提出研究罪犯的心理特點能有效幫助破案,想制定一系列審問殺人犯的計劃,希望得到上司謝帕德的幫助,但謝帕德對這兩位探員私下審問艾德坎伯這一未經許可的行為非常惱火,更想以降職來對他們的處罰。霍爾登溝通無果,比爾出面干涉,說服了謝帕德接受霍爾登的計劃。但謝帕德不想讓這件事公開,把兩位探員的辦公室調到了地下室里,更不許他們向外界透露任何有關此次審訊計劃的消息。

第3集

心理博士加入研究團隊 小鎮殺手犯案終被捉獲-一位心理博士溫迪·卡爾表示對兩位探員正在進行的犯罪心理學研究非常感興趣,便邀請兩位探員來到波士頓馬薩諸塞州的某所大學內就目前心理研究的內容展開詳談。溫迪博士建議,霍爾登在進行審問的過程中,錄下對話內容並轉化為文字內容能使這項研究進展的更迅速。同時,溫迪鼓勵霍爾登與比爾應該向上司申請,全職投入到這項研究當中,更應向世界公布研究過程或結果,但比爾認為FBI並不會贊同全職研究這種瘋狂的行為,委婉拒絕了溫迪的建議並要求對他們這一研究守口如瓶。第二天清晨,地下室辦公室里,兩人正規劃巡迴教學路線時,電話突然響了。電話那頭便是曾經處理老奶奶被毆打案件的警官羅伊·卡弗,羅伊向兩位探員彙報,又有一位養寵物狗的老奶奶被無故襲擊,但這次案情升級,這位老奶奶被謀殺了,束手無策的羅伊警官只能尋求這兩位探員的幫助,霍爾登卻出乎意料地對霍爾登與比爾在徵得上司謝帕德同意后,火速趕往薩克拉門托警署。這次兇手選擇的行兇目標與上次發生案件中的一模一樣,受害者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且養有一條寵物犬,警察只在老人身上發現了近身猥褻后的痕迹,說明兇手殺害老人後並沒有勇氣實施強姦。新出現的線索導致霍爾登推翻了上次嫌疑犯是青少年的結論,與同伴討論過後,把目標嫌疑犯鎖定為三十多歲且患有社交障礙的德懷特。三位警員來到德懷特的住所后驚訝地發現他有一位非常糟糕的母親,同樣也在現場看到了寵物狗的痕迹。德懷特的母親在審問期間不斷侮辱她的兒子,恨不得用世間所有的污言穢語去辱罵兒子德懷特。三位警員被迫無奈,只能在室外進行審問。在霍爾登的尋尋逼供下,德懷特承認自己因為不滿母親頻頻侮辱他的行為,但心裡又不捨得對親生母親動殺心,才選擇兩位可憐的老奶奶痛下殺手。兩位探員捉獲了兇手,本想審問新的研究對象米勒,但米勒食言拒絕與兩位探員溝通,他們只好繼續審問艾德·坎伯,希望從中獲得更多對心理研究有用的消息。霍爾登再次用披薩令艾德放下心理的防線,艾德也還是一直強調他的所作所為都是基於他母親對他的侮辱上,並且在當艾德主動與母親談及到這一生沒有試過與女性交往時,艾德母親卻說出了「謝天謝地。」,這句話直接導致了艾德對六位女孩實施姦殺的行為,艾德透露之所以將六顆割下的頭顱用仰臉的方式埋在母親卧室窗戶的室外側,只希望能用六位女孩的眼睛日夜盯著他的母親。審問結束后,比爾稱讚霍爾登的口才,認為能讓艾德透露出這麼多信息是相當了不起的行為,但比爾還是覺得單憑他們兩人的能力不足以分析如此龐大的信息量,需要邀請溫迪博士參與到這個研究項目當中,而溫迪博士收到邀請后,便毫不猶豫地趕來了FBI總部與兩位探員討論下一步計劃。

第4集

不同兇手同一心結 保姆被殺毫無頭緒-這次,霍爾登和比爾探員直奔目的地,準備在弗吉尼亞州立監獄里審問一位名叫蒙特·里塞爾的罪犯。這位罪犯在前幾周前剛被定罪,姦殺了五位女性,第一位和最後一位受害者被毆打后溺死,中間三位受害者則直接被殘忍殺害。里塞爾坦白,14歲時已被押入少管所,並在那時開始強姦女性。在被少管所釋放后,里塞爾回到了弗吉尼亞州,打算重新生活,甚至還找到了一位女朋友。好景不長,里塞爾的女朋友在上大學期間,出軌了,里塞爾親眼目睹他女朋友與別的男人親熱。歸家路上,在微醺狀態下,本想強姦女性的他,卻因為受害者的順從而起了殺心。首次得手的里塞爾,再次殺害了兩位女性,但在某一次行兇前大發慈悲放走了一位聲稱父親有癌症的女孩。正當比爾嚴詞質疑里塞爾所謂的慈悲時,里塞爾發怒並拒絕與兩位探員交流下去,甚至要求如果想繼續交談,必須帶飲料過來。無奈之下, 兩位探員只得離開並在下一次訪問時帶了里塞爾最喜歡的飲料。然而正是這瓶飲料,打開了里塞爾的心扉。里塞爾傾訴道,母親在他少時就已經再婚,繼父對他並不友好,曾用玩具槍毆打里塞爾致左耳耳膜破裂,再加上里塞爾的哥哥姐姐也是社會的混子,對他的成長更是無利。里塞爾認為,如果當初與自己的親生父親住在一起,而不是與母親和邪惡的繼父一起,他的人生軌跡會向別的方向發展,六位女孩也更不會死亡。霍爾登的心理研究小組推論,里塞爾的壓力源便是女朋友的出軌,一開始只想強姦的里塞爾,卻在強姦的過程中,誤以為女孩是享受的,感受到控制權的里塞爾想用殺人來愉悅自己。而第一次犯罪就如同多米羅骨牌般,導致了里塞爾後續的一系列謀殺行為。在審問里塞爾期間,當地一位警員馬克久聞兩位探員的實力,特地來與他們見面,希望兩位探員可以解決當地出現的一件棘手的案件。一位名叫貝弗莉·簡的女性被拋屍於垃圾場,胸部被切除,身上多處刺傷,生殖器到肛門處有一道切深深的切口,部分頭髮被拔出並纏繞到附近的垃圾上,而上述傷口全為死後所造成。根據線索,霍爾登推斷貝弗莉是在做完保姆后被外地人所殺,認為兇手色情片看多了,才對女性懷有一種奇葩的慾望。按照慣例,警方審問了多名與貝弗莉有關聯的當地人,霍爾登懷疑發現貝弗莉屍體的莫蘭先生是兇手,因莫蘭曾搭訕貝弗莉,且與妻子關係惡劣,認為足夠的理由對貝弗莉痛下殺手,但比爾認為已婚男人會先折磨后姦殺而非調轉順序,霍爾登也就此罷念。對部分有關人員審問過後,霍爾登無法獲得更多線索,而因貝弗莉的未婚夫不在鎮上無法找他問話,只得等貝弗莉的未婚夫歸來后再論。回到FBI總局后,上司謝帕德反饋,有多個執法機構表示對霍爾登與其同伴研究的心理項目很感興趣,並願意向他們提供大量資金援助。三人小組決定藉此機會為他們的辦公室招聘人手,擴大規模。

第5集

審問眾人但懸案未解,姐姐糾結內心終坦白-貝弗莉拋屍案始終未解,霍爾登毫無頭緒之時,貝弗莉的未婚夫本傑明回到了鎮上。霍爾登與比爾打算與當地警員馬克啟程前往本傑明的住所,但馬克卻提前告知了本傑明關於兩位探員的計劃。本傑明邀請三位警官進屋,還提前準備了甜甜圈咖啡等食物招待他們。霍爾登就案件向本傑明詢問了幾個相關問題,了解到本傑明的父親在他年少時早已離開他,而本傑明與其亡者未婚妻貝弗莉本來打算結婚,並計劃在結婚後住在一起,兩人非常幸福。但隨著話題的深入,本傑明受不住刺激,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雖然比爾對這場哭鬧存疑,但無奈為了照顧本傑明的心情,這次問話也就此作罷,三人只能去問話本傑明母親。他母親哭著對警察說,本傑明還有一個姐姐羅斯,從小關係就很好,相互照顧對方。這位姐姐與她老公弗蘭克還在不久前喜迎一子,而弗蘭克在日常還特別關心本傑明,一切看起來都那麼正常。雖然霍爾登的直覺告訴他,本傑明非常可疑,但礙於沒有確鑿證據,案件的進展依然止步不前。回到FBI工作了一段時間后,轉機出現,當地警官馬克動用私人關係,調查發現姐姐羅斯的老公弗蘭克在高中時因用扳手毆打少女,曾被關進精神病院。兩位探員立馬找來弗蘭克問話,弗蘭克坦白,雖然自己年少輕狂,但長大后成家立室就不再鬧事了。還透露本傑明與貝弗莉的婚約其實只是一廂情願罷了,婚禮這事完全為本傑明臆想。而在性生活上,本傑明也完全滿足不了貝弗莉的慾望,但本傑明卻太天真無法願意看透這一事實。這明顯與本傑明說法不同,霍爾登馬上找來本傑明。本傑明卻認為弗蘭克只是嫉妒羨慕而已,嫉妒本傑明能娶到這麼漂亮的女人,嫉妒使得弗蘭克在日常生活中還經常對貝弗莉有明顯性暗示,但本傑明認為貝弗莉並沒有和弗蘭克發生性關係。當聊到貝弗莉當晚被殺的細節時,本傑明又哭了,無奈又得停止審問。三位警員只得去審問姐姐羅斯。而羅斯也坦白,本傑明私底下的確向她抱怨過貝弗莉的注意力並不在他身上,每天花枝招展只為取悅別的男人。雖說羅斯的外表有所隱瞞的樣子,但套不出線索的霍爾登等人只能撤退。然而在案件一籌莫展時,羅斯內心過意不去,終於來到警察局,欲以人生安全換案件實情。羅斯坦白,在貝弗莉被害當晚,本傑明曾呼喚弗蘭克,聲稱需要幫助。在弗蘭克去后不久,羅斯也被叫過去幫忙。羅斯到達兇案現場,發現貝弗莉已被殺害,下體沒穿衣服的貝弗莉的遺體被浸泡在浴缸里。三人商討后,弗蘭克和本傑明把屍體裹起來後放在卡車裡運走了,而羅斯則按要求處理滿是血跡的浴缸和作案工具,羅斯雖參與了兇案,但她卻表示根本不知道兇手是誰。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