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無刪減國外網站

美劇無刪減國外網站

互聯網 2021-05-12 22:23:41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原標題:字幕組要涼了?美劇日劇迷以後去哪看劇

來源:財經雜誌公眾號  文 | 《財經》記者  劉暢

編輯|魯偉 

1月9日,一篇名為《人人影視字幕組真的涼了》帖子,令眾多美劇迷心急如焚。

這篇發布在豆瓣「鵝組」的帖子,內容只有寥寥幾句,卻極具「殺傷力」:「QQ群管理員掛的通告,說要大家記住今天,以後人人也不會有了。有點想哭了。」

在上述帖文的留言區,大量網友對這個中國最大字幕組的前景表示關切。

「我們以後該去哪裡看劇?」一位網友發問。

另有網友反映,自從1月4日開始就發現「人人影視字幕組」APP已無法使用,即便已下載該應用的用戶也不能下載相關影視劇資源。

《財經》記者注意到,人人字幕組PC版網頁1月4日發布公告稱:「我們正在清理內容!所有客戶端均無法正常使用」。公告正文表示,根據要求正在清理內容,回歸「估計需要一段時間」。

「從電驢時代就一直看人人的資源,現在真不知道該咋辦了。」資深美劇迷龐詩韻對《財經》記者表示。她發現,現在的應用商店裡根本無法搜索到該應用。

1月10日,多位人人影視字幕組成員在微博上發聲,表示前述貼文內容「純屬子虛烏有」。人人影視字幕組老成員「灰灰是菇涼」在微博表示「不信謠不傳謠」;另一位字幕組元老「賽太公」稱「傳謠」的QQ群為「什麼XX群?我也想見識一下。」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人字幕組成員對《財經》記者表示,目前APP停止使用只是正常伺服器維護:「那個所謂QQ群,字幕組劇集總監分析可能是買片的群。」

1月11日,《財經》記者聯繫人人字幕組,但對方婉拒了採訪。

民間字幕組近年來的生存狀況不容樂觀。

隨著內容供給生態變遷以及版權環境不斷收緊,字幕組生產模式的法律漏洞被逐漸放大,發展之路愈發艱難。

應需而生

2002年,美劇《老友記》熱播時,劇迷們率先創建美劇字幕組的鼻祖「F6論壇」;隨後,諸如《藍色生死戀》《天橋風雲》等一系列日韓劇熱播,國內日韓劇影迷們也自發組成了一系列影視論壇。

這股熱潮隨著2006年美劇《越獄》的風靡達到頂峰。第一季戛然而止的劇情引發觀眾對第二季的追捧,不少自發組成的字幕組開始通過錄像、網路資源獲得第二季內容並進行翻譯校對,滿足美劇迷們日益高漲的需求。

一個集獲取片源、翻譯、製作時間軸及特效、糾錯等工序為一體,流水線式生產分享資源的「字幕組」生態圈,由此形成。

然而,隨著關注度的提升,字幕組的版權問題、盈利問題等也被擺上了檯面,這給字幕組的發展帶來諸多不確定性。

回憶起自己一年多的字幕組生涯,來自日本東京藝術大學電影製作系的碩士生kaisin尷尬:「越做越難。」

Kaisin是在2018年底赴日本讀書,最初由於身在異國他鄉加語言不通,讓kaisin苦惱自己狹窄的交際圈。「沒有朋友,每天上完課就是回到出租屋裡看動漫」。

一個偶然的機會,kaisin結識了一位同在大阪念書的同鄉:「都是湖南人,喜歡一樣的動漫,性格也挺相似,所以挺玩得來。」

在這位同鄉的推薦下,kaisin加入了名為「落櫻」的日劇翻譯字幕組。作為一個初創字幕組,十餘位成員分佈於日本和中國,每天通過線上微信群交流工作。

在組長兼創始人「無幻大人」的協調安排下,年輕人們開始有條不絮地忙碌。

拿到下載資源,是字幕工作開始的前提。

一旦劇集或電影在日本視頻網站或平台上線,在日本留學或工作的組員會想辦法將其下載,或直接以錄屏的方式直接將更新的內容錄製。若平台要求付費,字幕組也會為本身質量較高的劇集「提供下載經費」。

一部熱門電視劇新上劇集時,每一秒都是寶貴的。Kaisin和他在日本的字幕組同事必須儘快將資源上傳到組內公用的雲盤中,便於在中國的「大部隊」進行細緻的修嵌和時間軸校對。「很多新上的劇集清晰度都比較低,以720P(一種數字高清晰度電視標準)為主,這就是為了更快上傳和隨後的傳播。更高清晰度版本往往會在隨後兩三天內出現。」kaisin表示。

獲得資源后,就要按照「流水線」的模式配上字幕。Kaisin向《財經》記者介紹,接下來的每個環節都有專人負責。

翻譯需要一邊看劇一邊將劇中所有台詞打入word形成案頭文件;校對則要校檢word文稿中的錯別字、常識性錯誤和語法謬誤。確認無誤后,後期會拿到定稿,並依照原視頻情節進行字幕錄入,並做時間軸調整,最後通過自建網站和域名發布下載鏈接。

隨著業務越來越「上手」,Kaisin先後負責過時間軸核對、修圖和嵌字。他表示,每一項工作都難稱輕鬆。

「單說修圖一項,就很不簡單——你要蓋掉原版字體和效果音,消除可能遮蓋或模糊的圖層,最後打碼。嵌字則要把翻譯好的文字放到原圖片里,根據原字體選出最相近的中文字體,消除重影和遮擋。要是有字疊在非常複雜的圖畫上的,幾秒鐘就得花幾個小時修。」他對《財經》記者表示。

在做字幕時,原視頻的每個發音kaisin都要反覆確認:「生怕人家帶日語口音,我給聽岔了或者理解錯了。一些日語中的俚語和典故更要查百科,在字幕上方做標註。要是遇到歌詞或者詩句就更頭疼了,得反覆揣摩人家的意思,找到最合適的翻譯。」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破爛熊」字幕組前成員告訴《財經》記者,當前中國絕大多數字幕組成員均是在校學生或業餘「兼職」,大多是出於對國外影視劇的喜愛或提升語言能力的目的加入。即使是字幕組的創始人或發起人,也更多是出於「對事業的責任心『入坑』的,不求回報。」

遊走在「紅線」邊緣

2020年4月的一個晚上,「克里斯馬」收到了所在字幕組組長發在工作群里的一條信息。

「風聲越來越緊,大家不要線下『面基』(網路用詞,指網路上認識的好友線下見面或聚會),群里儘可能減少工作以外的交流。非常時刻,謹言慎行,切記切記!無需回復。」

這不是組長第一次發送類似警示信息。但如此直白的表述方式,克里斯馬「還從沒見過」。

克里斯馬姓張,是青島一家高科技民企的職員。觀看美劇的業餘愛好讓他自發響應論壇上某字幕組的招募貼,成為一名兼職翻譯。

自2019年11月入組以來,克里斯馬就沒有見過組裡的任何一個人:「提起他們,我的第一印象是他們的微信頭像。」

即使在網上,也只有一位名為「熱情的餅乾」的「聯絡員」保持與他的長期聯繫,為他發布命令。克里斯馬稱,這是老大(組長)為全組定下的規矩。

「大家最好都別認識,這樣萬一某個人或某個環節出事,可以規避連帶責任。」入組之初,「聯絡員」在語音中如此告誡他。

克里斯馬試圖追問可能涉及何種連帶侵權責任。「聯絡員」告訴他,這是組長專門諮詢過知識產權律師后做的決定:「嚴格摳法律,我們不是沒有瑕疵。所以基本所有字幕組都是這樣搞。」

2020年9月,在一個小型影迷集會上,克里斯馬意外發現,一位與會者是和他一個字幕組的「戰友」。此人是2020年7月從法國歸國,在接受了嚴格的隔離及核酸檢測后「第一次出家門」。

二人相談甚歡。在談到字幕組現狀時,這位深耕影視業多年的「戰友」明確表示,工作越來越難做。「一方面,國外的資源會越來越難拿到;另一方面,國內的版權政策執行力度越來越大,那些拿到版權的平台會加大打擊力度。」

克里斯馬對此有不同看法。他堅持認為,此前國內大型字幕組的整改「都是一陣風,很快會過去。現在資源不是好好的嘛?」

但事實被「戰友」不幸言中。2020年12月,該字幕組翻譯整理的一部西班牙電視劇被國內某大型平台購得。很快,該平台向字幕組公用郵箱發了一封言辭激烈的申訴信,要求字幕組賠償一切損失,並立即將該電視劇資源從一切其他平台下架。

克里斯馬拒絕向《財經》記者透露具體賠償金額:「太狠了,這個數我們只在夢裡見過。」

另一位「圈內人」的描述也許能夠勾勒出這個數字的大致輪廓。一家大型視頻平台的離職員工告訴《財經》記者,類似劇集往往會被一些拿到其中國代理權的發行代理公司高價兜售。

該員工表示,一部十集左右美劇(每集長度在45分鐘左右)的採買價格一般在數百萬元。但由於所有的版權採購流程均不公開,當代理公司花錢拿到中國境內代理權時,往往「想定多少價就定多少價」,面對不同平台差價可能超出一倍以上,「對大平台,價格甚至可能達上千萬元。」

供需嚴重不平衡的賣方市場導致視頻平台急於「回本」,必然要嘗試給字幕組「放血」。

字幕組遭遇困境的原因,是踩到了非法傳播版權內容的「紅線」。

2009年,原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出台了《關於加強互聯網視聽節目內容管理的通知》,明確強調「未取得許可證的境內外影視作品一律不得在互聯網上傳播」。

2014年,美國製片公司開始大規模對字幕組未經授權進行翻譯和傳播的行為提起訴訟。2014年10月,美國電影協會公布了一份全球範圍內的音像盜版調查報告,列出一批提供盜版下載鏈接的網站,其中包括人人影視字幕組等國內民間字幕組。這也再次引起國內相關部門關注。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副主任胡開忠對《財經》記者表示,當前影視劇盜版資源一直存在的原因有三:一是,從事盜版活動的確有利可圖,有些人為了盈利鋌而走險;二是,當前版權人控制影視劇不被盜版的技術手段有限,法律保護意識薄弱;三是,關於版權保護的法律責任需要加強,特別是要加強打擊盜版行為的執法活動,增加一些技術手段防治盜版行為。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張金平對《財經》記者表示,影視劇在中國最新修訂的《著作權法》中已經用「視聽作品」來概括。視聽作品中的台詞通常是劇本中的對話部分,而劇本同時是視聽作品的一部分(劇本的作者有權在視聽作品中署名並獲得經濟報酬),也可以作為文字作品單獨保護。因此,如果在觀看外文作品時將其台詞翻譯成中文,而且未經劇本作者的許可,就侵犯其翻譯權。

「但如果未經許可翻譯台詞,同時又將台詞嵌入到視聽作品中,那麼這時既侵犯了劇本作者的翻譯權,又侵犯了視聽作品著作權人的著作權(也是翻譯權)。」張金平強調。

此外,如果字幕組自己還提供盜版資源的收看或者下載,或者明知是盜版內容仍提供存儲或者觀看,那就構成侵犯視聽作品著作權人的著作權(通常是信息網路傳播權)。嚴重的,還可以構成侵犯著作權罪。

不過,張金平也指出,如果字幕組只是出於個人愛好進行翻譯,並且沒有向公眾傳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援引《著作權法》第22條第一項的規定「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使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主張,不構成侵犯著作權。

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士國對《財經》記者表示,如原版人以律師函等方式要求停止傳播的,應立即停止以遵從版權人的意願:「字幕組與盜版有區別。如果僅僅是介紹性的短時間播放,且原版權人無禁止介紹表示的,不屬侵權;如長時間播放超出介紹性質的,即為盜版。盜版的原因無非是謀取非法利益,當在禁止之列。」

夾縫中生存

多位字幕組從業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版權問題困擾該行業由來已久。之所以選擇繼續做下去,完全是出於對國內受眾的巨大需求缺口的「感同身受」。

1月9日人人字幕組可能「涼了」的傳言一出,網友們最擔憂的,是以後觀看國外影視劇的渠道可能受限。

「指望那些大平台做好引進?我還是別做夢了。再說就算引進了,也一定是被刪減的七零八落,等於沒有。」網友「stockbell」在豆瓣上表示,由於需要曠日持久的談判以壓低進價,再加上翻譯水平和能力往往比不了特定領域深耕多年的字幕組,受眾對大平台引進電視劇普遍沒有信心和觀看慾望。

更重要的一點是,隨著國內觀眾需求口味的不斷提升,對引進影視劇的需求無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上相較之前都有大飛躍。對於以追求利益最大化為目的、控制成本為首要任務的平台方而言,短時間很難單純靠引進彌補上這個缺口。

「屢禁不絕的原因,正說明市場需求大,大家都需要。如果更多的海外片源能通過正常渠道引入國內,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供求不平衡的現狀,大部分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龐詩韻表示。

視頻平台與字幕組的合作,是一個有吸引力的選擇。

「字幕組轉變工作模式,與授權平台展開合作,從自主傳播轉向獲取授權后翻譯,既能幫助視頻網站提高翻譯質量,也能解決自身片源合法化的問題。」kaisin表示。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型字幕組負責人告訴《財經》記者,對具備一定規模的字幕組而言,「暗地接視頻平台的單子」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一般而言,這種合作「要求字幕組必須有一定名氣和水平」,報酬按集算,一集45分鐘長度的劇報酬一般在800元-1000元左右(由於語言人才儲備相對豐富,英語劇報酬稍低)。由於日常工作並無報酬,字幕組成員對這樣的行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樂於促成。

「這種外包片,每個成員分到的錢也就是夠吃頓飯的。」克里斯馬錶示。平台會提前把文稿或者片源交給字幕組,同時要求字幕組簽保密協議。字幕組須在平台正式播出前將工作完成。

另一方面,不願與平台合作的字幕組需要走「自力更生」的路子。

這種字幕組往往要通過拉廣告的方式「維持生計」。對一些名氣較大的字幕組而言,廣告會自己找上門來,且價格不菲。

「只要把廣告設置成滾動播放的或放在屏幕角落裡就可以了,他們要求一般不高。」kaisin對《財經》記者表示。據他了解,有名氣的大型字幕組接一條廣告一般可以獲得數萬元收入,一些偏頭部的字幕組還會按照劇集收費,「那些人氣越高的劇收費也越高」。

但對kaisin的「落櫻」字幕組而言,廣告是用雙腿跑出來的。

「基本不會有企業找到我們做推廣,必須要我們聯繫他們。」kaisin介紹,企業最想了解的,就是他們作品的傳播力度和影視劇本身的質量。

「一般來說,有新垣結衣、二宮和也這樣人氣演員的劇,企業會更捨得花錢,前提是我們要儘快出成品。如果被別的字幕組搶了先機,那沒人願意在我們這裡打廣告的。」

胡開忠提醒,字幕組「為不明來源的影視劇配上字幕」的行為涉及對原作品的翻譯,且未經著作權人的許可,本身已超出了個人使用的範圍,侵犯了著作權人的利益。如果個別字幕組在片子中插播廣告,並謀取商業利益,那麼就嚴重觸犯了版權法。

胡開忠認為,對影視劇版權的保護應與大眾需求結合。首先應積極發展本國影視產業,提高影視的製作水平;其次適當引進國外的優秀影視作品,滿足公眾的合理需要。

張金平指出,符合中國加入的《伯爾尼公約》和《與貿易有關知識產權協定》規定的外國人的作品同樣受到中國著作權法的保護,其著作權的具體內容以中國著作權法的規定為準。但是,享有著作權並不代表可以合法進行傳播,其傳播會受到各國的傳播政策的影響。

張金平強調,中國公民在中國境內能夠合法看到的海外劇數量在客觀上是有限的。「例如,色情電影已經創作完成也享有著作權,但絕大多數國家都禁止其傳播。海外劇只有符合中國傳播法律法規和政策才能夠合法上映。」

張金平指出,對於那些未能在中國合法傳播的海外劇,中國公民提供這類海外劇資源的,不僅侵犯了海外劇著作權人的權利,同時也違反中國有關作品傳播的法律法規。「所以,這種觀影『需求』是沒法合法化的,一旦海外劇著作權人維權或者中國相關主管部門發現的,都是嚴重的違法行為。」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李鐵民

美劇 字幕組 財經 字幕 我要反饋 APP專享直播 上一頁下一頁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相關新聞載入中點擊載入更多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