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吻戲視頻嗶哩嗶哩

美劇吻戲視頻嗶哩嗶哩

互聯網 2021-04-18 13:35:54
原標題:短視頻最嚴新規下標題黨仍在 標準或靠審核員拿捏

短視頻最嚴新規下 標題黨仍在、版權存疑

小米快視頻、西瓜視頻、嗶哩嗶哩等均存在誘惑性標題現象;多個平台上傳的影視劇剪輯版權存疑

1月9日,中國網路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的官網上發布了《網路短視頻平台管理規範》和《網路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其中,《網路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包含100條審核標準,包括標題是否合規、是否涉及色情、是否適宜未成年人等多個方面,堪稱短視頻史上最嚴新規。

如今,新規發布已經20天,各短視頻平台執行如何?近日,新京報記者在抖音、快手、微視等15個短視頻APP中隨機觀看50個短視頻作品發現,大多數短視頻平台審核後上傳的產品可以達到上述細則的審核標準,但仍有部分短視頻作品存在「標題黨」,以及未經授權自行剪切、改變電影電視劇等各類廣播電視試聽作品的問題。如小米快視頻的部分短視頻作品有標題黨的現象;多家短視頻平台內,用戶上傳的影視劇剪輯是否擁有影視劇方授予的版權存疑。

「搬運」視頻問題仍存,專家:原則上構成侵權

1月24日,新京報記者在抖音短視頻、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美拍、秒拍、微視、梨視頻、小影、56視頻、火螢、嗶哩嗶哩、土豆、好看視頻、小米快視頻15家短視頻平台上各隨機測試50部短視頻作品,發現西瓜視頻、土豆視頻、嗶哩嗶哩、好看視頻、小米快視頻5家短視頻平台存在短視頻上傳者「搬運」或者改編已有電影電視劇作品的情況,但平台是否擁有全部被「搬運」作品的版權存在疑問。

版權問題是短視頻平台審核中長期存在的問題之一。2018年9月14日,國家版權局官方發文,稱約談了15家短視頻平台企業,主要目的就是重視版權。而此次發布的《網路短視頻平台管理規範》中規定,網路短視頻平台應當履行版權保護責任,未經授權不得自行剪切、改編電影、電視劇、網路電影、網路劇等各類廣播電視視聽作品;不得轉發UGC上傳的電影、電視劇、網路電影、網路劇等各類廣播電視視聽作品片段等。

新京報記者發現,不同於抖音、快手等短視頻APP中絕大部分作品以用戶自拍素材製作為主,西瓜視頻、土豆視頻、嗶哩嗶哩、好看視頻、小米快視頻5家短視頻平台中有相當多的短視頻作品為對影視劇作品的改編、點評、總結等。

其中,西瓜視頻、好看視頻等均有專門的影視板塊,且首頁推薦上也有不少作品為影視劇作品剪輯。1月28日,新京報記者瀏覽西瓜視頻發現,其視頻內有動漫作品《海賊王》長達10分鐘的剪輯,但根據公開資料,《海賊王》的國內版權已被愛奇藝買斷。同時,好看視頻上則有電影《正義聯盟》5分鐘的片段,但新京報記者發現電影《正義聯盟》在騰訊視頻上顯示為獨播內容。

西南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鄧宏光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直接上傳影視劇片段,其前提條件是將影視作品進行了複製,複製行為可能構成著作權法上的複製,將影視作品片段上傳到網上,其行為可能構成對影視作品的信息網路傳播行為。如果未寫明原影視作品的作者,還可能侵害原作品的署名權。

「也許有觀點認為,影視作品很長,上傳影視作品片段,是影視作品的九牛一毛,不構成影視作品的核心部分,不會影響到影視作品的市場價值,因此不構成侵權。然而,未經許可上傳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一部分,原則上構成侵權,不構成侵權是例外。」鄧宏光稱。

新京報記者發現,在抖音、嗶哩嗶哩等平台上,有不少講解電影的賬號,為了規避版權問題,不少視頻上傳者更換了視頻的背景音樂,另一些則搭配上自己的講解做成了說電影類節目。

針對上述兩種情況,鄧宏光認為,上傳不同背景音樂的影視劇片段,其行為不會因為增加了不同的背景音樂,從而不構成侵權,恰恰相反,將原來影視作品中的背景音樂替換成為其他的背景音樂,除了可能構成侵害複製權、信息網路傳播權和署名權外,還可能構成侵害原作品的修改權和保護作品完整權。而作者通過改編剪切講故事的方式上傳影視劇片段,其行為可能構成合理使用。《著作權法》第22條規定,「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作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構成合理使用。這種行為中要特別注意「應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並且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權利」。

標題黨現象普遍,從業者稱「難以監管」

新規還點名了「標題黨」現象。

《網路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第76、77、78三項細則圍繞短視頻作品的標題做出了規定,稱不得出現以成人電影、情色電影、三級片被審核刪減內容的影視劇的「完整版」「未刪減版」「未刪節版」「被刪片段」「彙集版」作為視頻節目標題、分類或宣傳推廣的;以偷拍、走光、露點及各種挑逗性文字或圖片作為視頻節目標題、分類或宣傳推廣的;使用易引發性聯想的文字作為標題的內容。

但新京報記者發現,各大平台或多或少均存在「標題黨」的現象,其中一些也有以刪減版為噱頭的標題。如嗶哩嗶哩與小米快視頻內均有名為「粉色罪孽 最讓人心疼的告白(含刪減吻戲)」的短視頻,小米快視頻里還有名為「超大尺度!《白日焰火》刪減片段-摩天輪震」的短視頻。

另一些則以挑逗性語言、圖片作為短視頻標題,如西瓜視頻有「洗頭妹暗箱操作色情行當」、「小保姆每天主動送香吻」;火山小視頻、嗶哩嗶哩上也有尺度極大的視頻標題引誘用戶點擊。雖然此類視頻往往並無真正的色情內容,但較為誘惑的標題和頭圖一般都能拉高點擊量。

「其實『標題黨』的活躍並不只在短視頻平台,從原先頻頻以震驚、竟然為標題的『UC體』,到現在以誇張標題吸引點擊的公號文章,『標題黨』之所以活躍,就是因為它確實有用。」一名短視頻從業者告訴記者,「有時低俗內容確實能夠帶來流量,但有被審核『斃掉』的風險,相對來講,只是把標題取得吸引人一些,能夠通過審核,還能吸引點擊量,何樂而不為?」

在該人士看來,所有短視頻作者都不可避免地帶有或多或少的「標題黨」行為,以監管的方式要求用戶不做標題黨與市場規律不符,難以監管。「要解決這一問題,必須要求平台從權重、內容等多個維度篩選作品,讓實質擁有好內容的作品點擊量上去,自然就不會有人為了獲得點擊而變成『標題黨』了。」

據了解,2018年年中,網信辦會同五部門關停了「內涵福利社」「夜都市Hi」「發你視頻」等3款網路短視頻應用,據網信辦官方報道,理由是上述短視頻平台「放任傳播低俗、惡搞、荒誕甚至色情、暴力等違法和不良信息,盜用篡改他人版權影視作品,炮製推薦『標題黨』內容」。

陝西師範大學網路與新媒體系主任郭棟此前公開表示,對於短視頻的管理,規範治理的方法十分重要。單純依靠政府管理部門,會出現「不好管、管不好、管不到位」的情況,這就需要國家出台的法律規章和制度與行業協會、自媒體平台機構自身出台的一些行業準則、職業道德、信息傳播倫理等相結合,共同治理。

視頻審核員:每天看數千條視頻,有時靠自己拿捏

《網路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包括100項條款,新京報記者對短視頻平台隨機測試發現,多數知名短視頻平台內容均能達到細則要求。

對此,在某短視頻平台從事審核工作的梁方(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由於新規剛剛下發不久,在他們看來還處於「試行」階段,他的審核工作並未發生顯著變化。

「視頻審核工作基本上是24小時輪班制,全年無休,我們的工作很枯燥,平均每人每天要看數千條視頻。目前,用戶很難在大型的短視頻APP上看到違規內容,就是因為所有短視頻都是先審后發的,用戶在看到這條視頻前,它就已經提前被我們『篩選』過一遍了。」梁方說。

對於審核標準,他表示有時需要審核員自己拿捏。例如《網路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中包括,不得宣揚不良、消極頹廢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的內容;不得展示淫穢色情,渲染庸俗低級趣味,宣揚不健康和非主流的婚戀觀的內容。

但對於什麼屬於「不良的人生觀」,以及「渲染庸俗低級趣味」,梁方表示很難判斷。「例如有一些露肉的視頻和語言挑逗的視頻很低俗,但露多少算露,什麼樣的語言才能算挑逗的範疇,每個審核員的看法都不一樣。」

他透露,短視頻APP的審核標準會根據監管部門的政策變化而變化。「我們自己有不違背法律法規的底線,但對於一些比較模糊的『擦邊球』內容是放行還是禁止,此時就要根據大環境決定。比如2018年年初不少短視頻平台都遭到了約談,那陣『風向』比較緊,我們的審核標準就要相對趨嚴一些。而此次新規剛剛下發不久,各個短視頻平台按照其中細則做出審核規則改變需要一點時間。」

(責編:孟哲、趙超)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