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億萬第四季 波比的新女友是

美劇億萬第四季 波比的新女友是

互聯網 2021-05-12 20:21:52

時光網特稿 《神秘博士》有一句經典台詞:時間和波浪,變化無常。這句話也許應該送給2019年美劇。如果我們乘坐神秘博士「電話亭」前去2019年年底,也許會發現美劇江湖格局的變化已經超乎想象,而其中一個最大的懸念就是:Netflix依然是流媒體的老大嗎?Sandvine在2018年10月發布的一份全球互聯網現象報告顯示,僅僅是Netflix就消耗了全球15%的網路流量(不包括中國和印度),沒人可以否認,從《紙牌屋》開啟了流媒體原創劇時代的Netflix,依然在深深影響這個時代美劇故事的展開,但2019年這個巨頭可能要面對一個新的戲台,以及不斷粉墨登場的新對手。

儘管在TV Time根據其全球1300萬用戶數據統計出的2019年最受期待的8部美劇中,Netflix年度大劇《巫師》依然穩居榜首,但事實上Disney+的洛基獨立劇集《洛基》尚未確定上線日期,無法計算在內。而緊隨其後的就是老對手亞馬遜的《好兆頭》和新對手DC線上頻道的《末日巡邏隊》,HBO的《守望者》僅排名第五,但劇集開播之後的情況可說不準。所有人都知道HBO明年的頭部大戲是哪部——那個開始於2011年的維斯特洛大陸上的龍與權力的史詩,終將和《生活大爆炸》等劇集一起在這一年大結局,為了完成這場完美告別,HBO甚至同意劇組將拍攝期跨年,並把單集預算提到了1500萬美元。

新的入局者還在不斷湧進這場遊戲中,比如確定將於2019年下半年在美國上線的迪士尼流媒體頻道Disney+,又比如剛剛與Netflix因為內容下架撕破臉的蘋果,甚至HBO也表示要加大流媒體力度,這意味著新的一年,傳統的Netflix、亞馬遜、Hulu三大流媒體將從美劇的後浪變成前浪,從顛覆者變成被顛覆者,過去是它們改寫遊戲規則,現在他們必須適應一個新的遊戲。如果將美劇視作一條持續變化的河流,那麼過去幾年這條河流一直在演繹同一個流向——流媒體崛起,觀眾收視習慣改變,公共網敗退,美劇電影化,電影界和電視界的結界被打破……那是一個新霸主逐漸取代舊霸主的春秋時代,舊霸主HBO還未衰敗,但新霸主Netflix已然崛起。但2019年的美劇歷史可能進入下一個章節:群雄逐鹿的戰國時代。新王者的進擊:Disney+、DC Universe、蘋果列王崛起Netflix一直都很孤獨。1997年剛成立的時候,美劇還是公共網的天下,HBO最熱門劇集還是《監獄風雲》,令HBO威震八方的《黑道家族》要在一年後才放出,但這個以郵購租賃DVD起家的公司,卻在2012年拿出了一億美元讓大衛芬奇拍出了可能要被流媒體再念叨一百年的《紙牌屋》。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Netflix改寫了美劇的一切遊戲規則。

"

洛基獨立劇集將領銜Disney+

從此流媒體劇集開始被眾星捧月。而Netflix開始了獨步流媒體江湖的時代,他們經歷過《怪奇物語》的全球性成功,也遭遇過《馬可波羅》這樣史詩性的慘敗,但前進的步伐從未停止,亞馬遜和Hulu先後加入了戰局構成了流媒體的「三國演義」,可Netflix是當之無愧的霸主,2018年號稱投入的80億美元就是它的83萬大軍(儘管《經濟學人》認為真正的數字是120億以上),憑藉不斷湧現的爆款它所向無敵,今年旗下作品一共入圍了112項艾美獎,首次超越了HBO。可2019年Netflix極有可能迎來屬於自己的赤壁之戰。東風一起,歷史便轉了風向。這股風是迪士尼吹起來的。但這都得怪Netflix自己。迪士尼一度是Netflix的親密合作夥伴,《超膽俠》曾經是Netflix最好的超英劇,但一切都在Netflix股價大漲十倍,並一度在2018年5月市值突破1500億美元,反越迪士尼成為市值最高的影視娛樂公司時終止,在迪士尼的Q4財報公布中,這個巨頭宣布將於次年推出自家流媒體平台「Disney+」。這不僅意味著迪士尼將整合公司旗下漫威、星球大戰和包括國家地理在內的21世紀福斯等不同品牌的內容,還意味著從Netflix平台撤下所有自家內容。而Disney+公布的第一個項目,就是由湯姆·希德勒斯頓回歸出演的洛基獨立劇集。接下來,《幻視與猩紅女巫》和獵鷹冬兵的獨立劇集也被宣布將接連上線。但對於Netflix來說Disney+的麻煩還不止漫威宇宙在電視領域的拓展,還有星戰宇宙的進擊。

"

Disney+找來了喬恩·費儒執掌《星球大戰》系列電影的衍生劇《曼達洛人》的拍攝

曾為漫威宇宙立下過汗馬功勞的《鋼鐵俠》導演喬恩·費儒被叫來拍攝《星球大戰》系列電影的衍生劇《曼達洛人》,目前已經確定加盟的演員包括 「紅毒蛇」佩德羅·帕斯卡、《絕命毒師》「炸雞哥」吉安卡羅·埃斯波西托等等。好萊塢比較確定的消息是以上美劇預算全部都是漫威大片的標準,甚至極有可能會刷新美劇單集投資。隨著漫威宇宙變得日益複雜和龐大,迪士尼亟需繼續挖掘洛基這樣未拍攝單體電影的IP金礦,衍生劇無疑是一個最好的辦法,而反過來說,由於這些IP太過昂貴,所以善於做好品控、又已經通過Netflix《超膽俠》、CW《閃電俠》等完成超英劇試水的迪士尼也不絕不會容許自家的劇集陰溝裡翻船。有漫威處,必有DC。只是這一次,DC搶在了漫威的前頭。在Disney+一系列重磅劇集還在醞釀中的時候,DC Universe的《泰坦》已經成為2018年超英劇的年度驚喜,2019年確定上線的 還有《逐星女》《沼澤怪物》以及《哈莉奎茵》,其中集合了蒂莫西·道爾頓、布蘭登·弗雷澤、「孔雀」馬特·波莫等群星的《末日巡邏隊》將在二月首先完成進擊。

"

DC Universe的《末日巡邏隊》擁有馬特·波莫等群星陣容

不難看出DC和漫威這一次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打法,前者在完成一張獨立的電視宇宙拼圖,而後者更像是漫威電影宇宙的延續。而兩者的相同之處,就是大量使用了在電影宇宙締造中戰功卓著的主創。例如《海王》導演溫子仁就負責監製了2019年最另類超級英雄劇《沼澤怪物》。另一個雄心勃勃的追趕者也將在2019年完成流媒體王朝的崛起——蘋果。在硬體銷售持續乏力之後,原創內容顯然將成為蘋果下一個攻克的重點,如果說「IP+成熟創作模式」是迪士尼和DC的優勢,那麼蘋果的流媒體布局則是身體力行地實踐了葛大爺在《天下無賊》中的名句——21世紀什麼最貴,人才!將《速度與激情》系列送上爆款序列的林詣彬已經同蘋果達成全面合作協議,其旗下的製片公司將為蘋果獨家製作影視內容,此前他曾為CBS打造了三部劇集:反響不俗的《天蠍》、反響還行的《反恐特警組》以及反響不怎麼樣的新《夏威夷神探》,而由他和李小龍女兒製作的武術題材新劇《戰士》也將在Cinemax平台播出。目前已經排在蘋果劇單上的則包括史蒂夫·斯皮爾伯格製作的重製版經典科幻恐怖劇《驚異傳奇》,演名單上包括凱文·科斯特納、查理·希恩、約翰·利特高等等;而奈特·沙馬蘭找來《權力的遊戲》中飾演毒后和詹姆私生女的尼爾·泰格·弗莉演出了一部心理驚悚劇;《老友記》之後再度合體的詹妮弗·安妮斯頓和瑞茜·威瑟斯彭則參照《大小謊言》模式,為蘋果打造了一部晨間脫口秀題材劇集。

"

《驚異傳奇》1985版海報,斯皮爾伯格同時參與拍攝了這部重置版

這些劇集尚未上線,但已經普遍被業界看好,因為蘋果一開始就是在和Netflix、HBO的競爭中虎口拔牙拿下了這些好萊塢的熱門項目,更神奇的是其全年的製作費用僅為10億美元,例如備受關注的《驚異傳奇》重啟版單集投資僅為500-800萬美元。目前好萊塢唯一的擔心是蘋果CEO庫克為自製劇確定的調性:拒絕涉及性、暴力以及政治方面內容。這些規矩本身並沒有什麼錯。只不過,在觀眾審美早已經被有線台和Netflix們改變的當下,過於合家歡的內容是否能滿足觀眾熱愛刺激的胃口依然是個巨大的懸念。更多未知的闖入者還在不斷湧現,例如掌握《哈利.波特》《老友記》等頭部內容的華納傳媒Warner-Media也於2018年10月宣布將推出流媒體服務,如果有一天 《哈利.波特》衍生劇出現或者《老友記》重啟,你也不必覺得意外。雖然這些眾所矚目的項目落地都是在2019年,但變化的齒輪一旦啟動就很難半途停止。就像一部史詩劇集一季的劇終集,漫長的鋪墊、龐雜的線索和複雜的人物關係都將在這一集中水落石出,2019是這部美劇的季終集,而這部美劇的名字就是——「誰能狙擊Netflix?」老玩家的遊戲:Netflix的反擊、亞馬遜、Hulu的野望和HBO的史詩之年如果說過去流媒體的戰局是亞馬遜和Hulu緊追Netflix,那麼新的戰局卻是Netflix必須面對一場史上規模最龐大的圍剿。由於在美劇格局中特殊的位置,無論被Netflix顛覆的公共網、有線台還是接踵而來的流媒體,都將其視作頭號大敵,那麼Netflix憑什麼面對這場即將到來的全面戰爭?傳統王劇構成了Netflix的第一道防線。

"

《怪奇物語》第二季海報

例如七月登場的《怪奇物語》第三季和未定檔的《毒梟:墨西哥》第二季。前者在迎來一輪演員集體漲薪和確認縮減至8集之後,終於回到了它熟悉的夏季檔,除了小11們集體回歸,本季還將迎來伊桑·霍克和烏瑪·瑟曼的女兒瑪雅·霍克所飾演新角色羅賓。而後者在第一季大獲成功之後,將繼續拓展《毒梟》的墨西哥緝毒宇宙。同樣將回歸的老劇還包括《王冠》、《十三個原因》的第三季和上一季口碑不俗的《心靈獵人》等,尤其值得關注的回歸劇是《制裁者》第二季,按照《超膽俠》的命運推斷,這部第一季口碑炸裂的劇集,也極有可能在2019年完成自己的制裁之旅。第二道防線是以《巫師》為代表的年度重頭劇。在亨利·卡維爾確定出演男主傑洛特后,The Witcher.TV曝光的雄偉壯觀的凱爾莫罕城堡讓劇迷感受到了Netflix經費在燃燒,而該劇的開播日期也從2020年提前到了2019年,該劇的成敗,顯然將關乎Netflix2019年整體戰局的勝負。第三道防線,則是來自於Netflix重金挖來的重磅製作人打造的新劇。瑞安·墨菲為Netflix打造的政治喜劇《政客》幾乎把從蘭姨到迪倫·麥克德莫特的半個《美國恐怖故事》的元老陣容都搬了過來,還要加上格溫妮絲-帕特洛;而奧巴馬夫婦為Netflix打造的神秘劇集也被傳可能在2019年開播。

"

「大超」亨利·卡維爾領銜的《巫師》

2019年Netflix將推出30多部新劇中還包括計劃在2018年推出的重頭劇,例如漫改劇《傘學院》,這部由艾倫·佩吉和湯姆·霍珀等群星加盟的劇集,又是一部「超級英雄」群英會式的故事,而這也符合美劇一貫的規律:一旦某個題材類型獲得成功,那麼更多的同類型、或者某一個方向的劇集總會扎堆開播,問題是誰能搶到永遠有限的市場蛋糕?為了確保原創內容的有效供給,Netflix甚至開始擔當流媒體內部接盤俠的角色,例如從Hulu那裡接手了被其放棄的漫改劇《秘匙》。這會是Netflix又一個豐收年嗎?截至2018年Q3,Netflix全球會員總數已達1.37億人,但當多家巨頭公司布局流媒體服務,意圖從Netflix手中搶奪市場份額,Netflix已經被捲入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以高於市場平均造價的傾力投入打造出色的原創內容,是Netflix迅速崛起的原因,但現在也成了它的危機所在。如果Netflix2018年原創投入真如各界預測的那樣遠超80億美元,那麼面對2019年更嚴峻的全面戰爭,Netflix需要投入多少錢,更大的問題是,更大的原創投入真能換回更多的爆款嗎?當全面戰爭打響,Netflix的對手當然不止是新入局的流媒體,還有亞馬遜、Hulu這些老對手,在取悅越來越挑剔的觀眾方面,這兩個越來越得心應手的巨頭2019年同樣有不少大計劃。亞馬遜的策略是聯手BBC和明星戰術。

"

《好兆頭》是亞馬遜新一年的王牌新劇

2018年的嚴肅劇集《羅曼諾夫後裔》失利后,2019其王牌新劇將是和BBC再度合作的6集喜劇《好兆頭》,這部根據《美國眾神》作者尼爾·蓋曼和「幻想小說界超級巨星」特里·普拉切特合寫的同名小說改編的喜劇,除了又麥克·辛飾演的天使和最憂傷「神秘博士」大衛·田納特飾演的魔鬼,還擁有喬恩·哈姆飾演的天使長加百列,以及奧斯卡影后科恩嫂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飾演的——上帝?!如果拍攝過多部《神探夏洛克》的導演不搞砸,這部渾身上下充滿爆款氣息的大戲當然有可能成為2019年年度驚喜。但業界更看好的則是亞馬遜打造的愛情浪漫喜劇《現代愛情》,這部集結了奧斯卡影后安妮·海瑟薇,艾美獎視后蒂娜·菲和多位好萊塢明星的劇集,改編自《紐約時報》熱門愛情專欄,每集都是獨立的故事,時長為半小時。第一季會分別探討多種形式的愛——浪漫戀愛,家庭親情,柏拉圖式及自愛。而繼續為亞馬遜拿下金球獎的《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效果還行的《傑克·萊恩》和《歸途》也將播出新一季。

《現代愛情》片場照:美美的安妮·海瑟薇Hulu的野望在於電視劇宇宙。除了王炸劇《使女的故事》第三季和第一季留下無數大坑的《城岩堡》第二季,被取消的UPN及CW《美眉校探》的八集續篇限定劇也將在2019年推出。但Hulu更大的野心在於其未來的布局:2018年Hulu已經拿下了拖稿王喬治·馬丁的小說系列《百變王牌》的改編權。Hulu還一連拿下了兩部小說改編劇《造雨人》及《流氓律師》,兩部小說都出自法律驚悚小說之王約翰·格里森姆。這無疑預示著Hulu在打造出一個史蒂芬·金的恐怖宇宙之後,還想打造出一系列新的王牌宇宙。但如果說亞馬遜、Hulu甚至Netflix的2019年還需要更多的運氣,那麼另一個超級玩家則幾乎預定了2019年的超級成功——HBO。已經無需再強調《權力的遊戲》終結季有多麼萬眾矚目,但更可怕的是除了這張超級王牌,HBO手裡還有一手的王炸。

"

《權力的遊戲》終結技依舊是超級王牌

第一季就包攬了金球4項大獎,艾美5項大獎的《大小謊言》不僅原班人馬歸來,還加上了梅姨這張新王牌,目前該劇唯一的不確定性是讓-馬克·瓦雷不再執導,導演換成了《美國甜心》導演安德里亞·阿諾德,但這也可能是另一個契機,擅長拍攝女性題材的安德里亞·阿諾德不僅未必會將該劇搞砸,還可能帶領該劇走出叫好不叫座的尷尬。HBO2019年最大的未知數則是憑《月光男孩》拿下奧斯卡最佳男配的馬赫沙拉·阿里領銜的《真探》第三季,在馬修·麥康納和伍迪·哈里森驚艷四座的第一季和科林·法瑞爾令人失望的第二季之後,依然沒有第一季導演凱瑞·福永坐鎮的第三季能否重回神劇巔峰,顯然也決定著這個系列的最終命運。

馬赫沙拉·阿里領銜《真探》第三季但將決定2019年是HBO一個普通的大年,還是史詩之年的,將是下面這部劇的成敗——《守望者》。正是2009年將這部曾獲得過雨果獎的DC史詩級漫畫搬上銀幕之後,扎克·施耐德在普通觀眾的群嘲和鐵粉的膜拜中接過了未來近10年DC宇宙的權杖,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HBO能再造一個傳奇嗎?

"

《守望者》海報

該劇的未來可能有兩種走向:一是當HBO進入了一個陌生的領域而不自知, 《守望塵世》的編劇達蒙·林德洛夫操刀的劇本再次讓觀眾如墜雲霧,最終劇集毀譽參半,無法成為爆款。另一種走向則是:該劇最終憑藉奧斯卡影帝傑瑞米·艾恩斯們的出色演出征服觀眾,為漫改劇走出了另一條新劇,並從此開啟HBO的漫改劇征途。之所以將2019年稱為HBO的史詩之年,並不僅僅在於其王炸的多少,更在於這一年的不可預測性,除了《權力的遊戲》意料之中的成功,其它幾部劇集的命運則極有可能千差萬別,在一個大數據逐漸可以預測一切的好萊塢,這種不可知恰恰是最珍貴的——當整個好萊塢都日益遵循同一套行事邏輯:一個穩定的並且足夠大的內容矩陣,就更能支撐未來的一個穩定的生意——這一切恰恰沒發生在 HBO身上,它依然是那個偉大的冒險者,踏上的依然是充滿風險與未知的征途,而真正能成就史詩的,往往正是這種偉大的冒險。而一旦HBO贏了,同時勝出的,還有2019年的美劇本身。千萬別低估有線台:黑幫罪案劇依然熱門,《疾速特工》等衍生劇和《4400》重啟劇冒頭

"

塔伊加·維迪提將執掌FX新劇《吸血鬼生活》

就像戰國時代一樣,這場戰爭不僅屬於以上這些超級玩家,也屬於並未站在舞台中央的玩家們。相比在內容投入上不斷拉高海平面的前者,公共網和有線台更多是圍繞傳統強項培養自制能力。例如Showtime出品、本·阿弗萊克和馬特·達蒙擔綱執行製片人的《山巔之城》,就是充滿Showtime氣息的黑幫罪案劇,講述的是波士頓90年代初,城市裡充滿了執法部隊充滿暴力的執法和正邪難辨的黑白森林,直到凱文貝肯飾演的狠角色將一切都給顛覆。當原創爆款越來越難尋,衍生劇和重生劇就成為了有線台自然而然的選擇。不僅風險係數上小了許多,也更能藉由母劇巧妙使力,在行銷和推廣上都變得更加容易。例如Showtime就為衍生劇開創了一個新的類型——精神續篇劇,這一次被重啟的是該台近年來少有的亮眼之作《低俗怪談》,這部被命名為《低俗怪談:天使之城》的劇集依然由母劇的主創﹑編劇兼執行製片約翰·洛根繼續負責,新角色及新故事聚焦於1938年的洛杉磯,預定19年開機拍攝,很可能要到2020年才能正式推出了。在金球獎上和Netflix同獲三項大獎的FX則繼續在擴大自己百無禁忌的內容版圖,2014年那部好玩的吸血鬼偽紀錄片《吸血鬼生活》被拍成新劇,導演和編劇依舊是原版人馬,包括執導了《雷神3》的塔伊加·維迪提,不過這回吸血鬼們生活的地點是紐約。

"

Starz將推出基努·里維斯主演的《疾速追殺》系列的衍生劇

Starz的新劇依然充滿了暴力與荷爾蒙,2019年它最被期待的是基努·里維斯主演的《疾速追殺》系列的衍生劇,據傳聞基努·里維斯有可能會在劇中客串出演,而故事重點則是電影中殺手們接任務的「大陸酒店」。有關Starz的另一個好消息是開拍后多災多難的《美國眾神》第二季終於定檔3月10日首播,但失去了原製作人Bryan Fuller和飾演媒體女神的Gillian Anderson的該劇,還能在保持大尺度的同時帶給觀眾新的驚喜嗎?也有有線台的經典會被公共網重啟,比如USA的著名爛尾科幻劇《4400》就會被CW開發重啟版,原創編劇將再次為重啟版執筆,很難說這個項目的重新上馬和2018年公共網矮子里拔將軍的《命運航班》的成功是否有關係,但同一個創意被反覆運用,只能再次說明從流媒體到有線台都在面臨那個美劇日益明顯的問題:錢多,好創意不夠用了。

"

Starz《美國眾神》第二季終於定檔3月10日首播

行業整體性創意枯竭的結果,必然是一些似曾相識的項目在經過打包重組后被推出來,和往年一樣,這樣的項目更多出現在公共網。例如NBC開發的,講述被捕的前CIA特工和另一位探員合作追捕一個危險罪犯的新劇《與敵共謀》,或者是警探從昏迷中蘇醒過來后,發現自己有了卓越的感知能力的《腦探康韋》。在斯皮爾伯格確認開發羅生門改編劇之後,NBC也將開發一部羅生門題材劇《稜鏡》。而曾經開發過多部超自然劇的CBS則正在開發超自然律政劇《惹鬼大狀》。熱衷科幻題材的FOX一波三折的新劇《末日之旅》也終將在2019年開播。從美劇題材和平台的關係可以看出,錢永遠是美劇發展的一個基礎性要素。即使不是所有項目都成功,超英劇、奇幻劇和科幻劇依然是流媒體2019年開發的重點,而公共網除了1月就有科幻重啟劇《羅斯威爾》上線的CW之外,顯然紛紛將有限的預算用在了更容易小兵立大功的程序劇項目上。

"

BBC America如今已經擁有了《嗜血嬌娃》這張王牌

在整個美劇行業劇烈變化的過程中,公共網越來越看上去更像是過時的巨頭,儘管每年的新劇依然照常開發,但能引發觀眾興趣的新項目卻越來越少,相比之下,反倒是基礎有線台憑藉過去歲月里積累的類型優勢在美劇江湖中保有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好像過去被視作BBC北美轉播頻道的BBC America如今已經擁有了《嗜血嬌娃》這張王牌,在吳珊卓成為首個金球獎亞裔劇情類視后之後,該劇第二季無疑擁有了更光明的收視前景。當手中的牌越來越多,有線台甚至可能丟出幾記冒險的王炸。例如Showtime開發的XBOX上的《光暈》改編劇,即使經歷了更換導演的風波,在監製斯皮爾伯格的推動下,該劇依然將在2019年投入拍攝。而FX也啟動了迄今為止最大製作的項目——把詹姆斯·克拉維爾的知名小說《幕府將軍》搬上小屏幕,雖然和《光暈》一樣,該劇很可能趕不上2019年開播,但這些投向未來的投槍,依然彷彿是有線檯面對流媒體清晰無比的宣示:這個江湖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告別的年代:《大爆炸》《權游》《國家安全》等老劇終結,一個時代也結束了關於告別,我能想到的最精彩的句子依舊來自於《時間博士》:我總是把書的最後一頁撕掉,這樣就不用結束了,我討厭結束。每年都會有好美劇結束,但這應該是我們有生之年中,經典美劇集體劇終最多的一年。

《權力的遊戲》第八季預告宣傳片

在所有的告別中,《權游》最終季無疑是最具懸念、最昂貴、最令人期待也最讓人傷感的。從二丫開始,演員們開始一個個發出告別的聲明,讀劇本時演員們都陷入傷感,雪諾更是哭了兩次。在整整8年裡,這部劇成就了許多人,包括那些提前領便當的經典角色——例如憑藉《貼身保鏢》拿下了本屆金球獎視帝的少狼主理查德·麥登,在其後的歲月里,即使《權游》自己也再未創造出血色婚禮般如此令人傷感又憋屈的動人時刻。也是在8年裡,單純的三傻在劇中完成了蛻變,在劇外的索菲·特納飾演了鳳凰女琴·葛蕾,而「紅毒蛇」則已經成為星戰衍生劇的主演,在《王牌特工2》中他飾演的反派幾乎蓋過所有主角的光芒。也許沒有《權游》這些出色的演員也能出人頭地,但這部史詩劇無疑加快了他們進入好萊塢視野的時間。除此之外,該劇編劇戴維·貝尼奧夫和D·B·威斯被迪士尼請去打造星戰外傳系列,多位導演去拍攝了漫威大片,某種意義上說,《權游》成為了漫威和星戰宇宙的黃埔軍校。

"

理查德·麥登憑藉《貼身保鏢》剛剛拿下了本屆金球獎視帝

現在,這最後6集故事即將書寫出這部史詩巨制的終章。雪諾和龍媽,都必須直面夜王和他的異鬼大軍,以及極有可能充滿悲傷的結局。這部劇集到底為什麼了不起?它運用好萊塢的工業技術,恰到好處地講述了一個內核複雜的故事,創造了那麼多生動有趣的角色,也展現出一個美劇前所未見的宏大世界觀,這部劇集徹底顛覆了人們對於美劇的印象,在小熒幕上創造出永恆的奇幻史詩。也是在這一年裡,過去12年裡曾帶給全世界最多笑聲的情景喜劇也要說告別了,那麼下一個問題是:即使高達5000萬美元的片酬也留不住的吉姆·帕森斯,會創造出另一個經典嗎?另一部要說再見的是自2011年開播至今共獲得三十三次艾美獎提名,八次獲獎的《國土安全》,第三季領了便當的第一任男主戴米恩·劉易斯如今已經創造出Showtime另一部當家劇《億萬》,而該劇的口碑也開始徐徐下滑,此刻結束也許是最好的結局。同樣見好就收的還有HBO的經典喜劇《副總統》。該劇主演朱莉婭·路易斯-德利法斯說的很清楚:我們不想消耗觀眾對於我們的好感。這一年要告別的還有一份長長的名單:《哥譚》、《透明人生》、《我是殭屍》、《婚外情事》、《太空獵手掃興者》第五季、《黑客軍團》、《我愛上的人是奇葩》、《瘋狂前女友》第四季;《暗影獵人》、《雷蒙·斯尼奇的不幸歷險》第三季。

"

《生活大爆炸》完結於12季

不難發現許多口碑收視不俗的美劇都選擇在第五季劇終,這一方面源自整體打包出售的考慮,但更重要的原因也許是:再精彩的故事,到了第五季也該說完了。可以發現除了《透明人生》這樣亞馬遜早期的經典喜劇等少數幾部,結束的劇集多數來自公共網和有線台,而除了HBO以外,幾乎所有的平台都還沒找到這些劇集的替代者,正是在這些劇集從出生到告別的五年時間裡,美劇最重要的變化,應該是傳統台向流媒體的轉型。這個過程發生得如此之快,以至於出於惰性、也出於慣性,傳統的美劇玩家可能還無法擺脫過去從預訂到周播的路徑依賴,但現在一切都改變了,一口氣放出全集成為了爆款更常見的模式。當那些紅極一時的經典美劇紛紛終結,與這些美劇一道終結的還有那些曾經創造這些經典的爆款美劇模式。那麼在這條變化的河道上,誰有能力吸引更多新一代觀眾的遷移?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經典劇集的集體落幕就像對著一個傳統的美劇時代的致敬,落幕的不僅是這些精彩的故事,還是一整套美劇的遊戲規則和爆款模式,當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一句再見都不會說,而新的權力的遊戲已經迫不及待開始了。潮流:更多的錢和大牌,會創造新的史詩還是複製好萊塢電影如果將美劇的故事獨立於好萊塢電影之外,也許看不到事件的全貌:如果說美劇和好萊塢電影曾是兩個相對獨立的工業體系,那麼隨著流媒體對整個好萊塢遊戲規則的打破,2019年的好萊塢將更加難分彼此。當超級英雄電影佔據了2018年全球賣座電影前十名中的一半,整個好萊塢日益單一化,即使是陀螺導演這樣手握小金人的大牌導演也只有將科幻創意用在亞馬遜科幻新劇上,因為沒有好萊塢片商願意為這個冒險的創意買單。

《新陰陽魔界》先導預告片

這樣的創意和人才轉移不僅在好萊塢電影界和流媒體劇集中完成轉換,也來自傳統玩家對優質資源的主動讓渡,2018最典型的例子是CW放棄了的《女巫少女薩賓娜》在Netflix大放異彩,CBS今年最重頭的試映集《洛城機密》很可能因為尺度的原因交給自家的流媒體平台CBS All Access播出,而集結了北美周杰倫約翰·趙、雅各布·特倫布萊等群星的新版《陰陽魔界》則從一開始就決定落地CBS All Access。美劇權力的轉移可能創造出另一個美劇的黃金時代,但新的危機也許正在潛伏:當迪士尼、華納等傳統電影玩家紛紛進入這場遊戲,會不會在美劇行業完成對好萊塢大片模式的複製。2019年美劇一個明顯趨勢是劇集會更短,這既是因為離網播映、集數越多越賣錢的舊有模式已經隨流媒體發生了改變,更重要的原因是類似《星戰》外傳、《洛基》這樣的劇集難以支撐長劇集下的高預算和製作周期。可是當美劇越來越短,越來越大片化,它會複製好萊塢電影行業的爆米花模式嗎?從Netflix吸引更多的流媒體發展到現在,我們發現,美劇世界已經變成了「每個人都想做點爆款」。

"

《真探》第三季海報

原創內容,成了美劇行業被追逐的重點,如果要問到底什麼是2019年的爆款,恐怕沒人能給出明確定義。美劇的風潮不斷變幻,去年的熱點很可能今年就會失效,如果困擾整個好萊塢的創意匱乏得不到解決,大家一股腦地湧向這片黃金地,除了製造千篇一律的偽爆款,還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從喊話到行動,如今各方都已經開始拿出真金白銀的實戰狀態, 2019年將是這場流媒體「七王之戰」的元年,但如果生產內容變成一場集體投機,它往往會帶來內容上的泡沫。美劇成功的本質是好故事,它需要製作者付出相當的心血,但心血並不必然造就爆款。《權力的遊戲》製作再華麗投資也比不上2019那些超級大片,是龍媽雪諾小惡魔瑟曦詹姆三傻二丫等人的命運牽動所有人的心。數據、演算法正前所未有地重塑美劇行業,但如何用更多的投資、更大牌的明星,完成由矛盾發展到高潮的故事結構,依然是2019年美劇成敗的關鍵。這聽上去很老套的廢話,實際上可能才是最困難的。對於流媒體來說,找個大導演攢一個大卡司的局、或者拿《指環王》這樣的超級IP改編劇集,付出更多的心血與努力,但都未必能成功。

回顧整個 2018 年,美劇行業正在面臨前所未有的撕扯。而2019年美劇總數顯然會超過500部,一方面,觀眾對於劇集的品質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另一方面,他們的觀劇口味越來越難以捉摸,那麼2019年會發生什麼?是《洛基》還是《巫師》更受歡迎,老劇誰會繼續封神誰會跌落,《真探》還是《嗜血嬌娃》?多種力量的拉扯之下,看似在飛速增長的美劇市場最大的隱憂是能不能為觀眾提供更多的好故事,而要回答這個問題,顯然還需要一點智慧以及運氣。《權力的遊戲》中已經領便當的小指頭說,「過去已經過去,未來才是值得一談之事」,美劇的2019看似充滿了再創巔峰的可能。但這也可能只是個錯覺而已。在這個新的故事中,天時是觀眾觀看習慣變化與迭代,地利是播放渠道的流媒體轉移,那麼最終的勝敗,很可能取決於人和。人和就是觀眾。《生活大爆炸》中說,「他們說喜劇就是悲劇+時間」。這裡的他們指的是馬克吐溫。馬克吐溫還有句經典語錄——鍍金時代,這也是我們對美劇2018年的概括。那麼2019年將會被如何概括?那麼,先讓故事開始。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