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一家有三個小孩

美劇一家有三個小孩

互聯網 2021-05-15 13:12:24
圖集

故事的內核被提亮后,三個孩子更像是體察世界的一扇窗口。圖為《隱秘的角落》海報。

夏天的風咸腥又濕熱,街上偶有人走過,多數時候只看得見被陽光曝晒的地面熱氣蒸騰。許多天台上、閣樓里,都有個不懼炎熱想要外出的孩子。到街角撒歡,去海邊冒險,哪怕只在新華書店裡與幾本書不期而遇,只要有玩伴、有未知,這樣的假期就會在多年後依然闖進成年人的記憶。

導演辛爽的描述充滿了畫面感,那是他的童年回味,也是他執導《隱秘的角落》時自始至終帶著的感覺。「絕大多數人不會有故事裡三個孩子的相似經歷,但對夏天、對童年的體感,對友誼、對父母的微妙情緒變遷,又或者是對一些人物困境,許多觀眾是能感同身受的。」感官上的相通,為一部劇搭建起走進人群的橋樑。

上線不到一周,12集網劇《隱秘的角落》迎來近15萬人打分,刷出了2020年國產劇的最高熱度之一。大流量的樣本中,一星和二星的數量相加不足1%,其餘99%的打分者把作品送上了9分、今年國產網劇之最。

口碑背後,更是創作者們所記錄並幻化的那些隱秘又難以言說的感覺,戳中人心。而締造這一切感官相通的,當屬一場「不衰減」的創作接力。總製片人何俊逸說:「劇本過硬,全員演技在線,再到上百個工種、每一個環節的用心彼此匹配,總共兩年多時間裡,釀出了一種質感。」

陽光下有陰影,反之,陰影所以產生,是因為有陽光在

這部網劇改編自懸疑小說家紫金陳的《壞小孩》。從小說到網劇再到觀眾,傳遞過程中發生了兩次「偏離」。網友拿著小說與網劇一一比對后發現,情節似曾相識,卻又彷彿另一個故事。和網上大量的論調不盡相同,辛爽與何俊逸對《隱秘的角落》定位都是家庭懸疑劇,第一屬性是家庭,然後才是懸疑。

兩次「偏離」背後,是主創對改編的理解。辛爽說,他讀了一遍原小說,為楔子中的一句話深深觸動:三個小孩在暑假目睹了一場謀殺。「用孩子的視角來觀察家庭、打量成人的世界,可以生髮許多內容,人的喜怒哀樂、家庭關係對人情感的影響等。」記住原作帶來的「感受」,隨後遵循生活的本質來進行影像重塑,這是他的改編準則。

原小說里,張東升因不滿妻子提出離婚,將岳父母推下懸崖,恰巧被朱朝陽、丁浩、普普三個孩子用照相機錄了下來。與此同時,朱朝陽同父異母的妹妹朱晶晶意外墜亡。兩樁案件交疊處,正是人性的至暗部分。而網劇里,陰影依然有,但辛爽提供了另一個思路,「陽光底下有陰影,但反過來想,陰影之所以產生,是因為有陽光在」。

從文本到影像,顯見的改變是色調上的明亮。團隊在美術和置景上花了不少功夫。比如確定湛江為拍攝地,就是希望借城市本身的色調來參與敘事。那裡有海、有船,符合小說情節的構建;那裡的夏天格外熱烈,街巷房屋之間紅黃綠等高飽和配色吻合濃郁的年代感;而嶺南文化區不假修飾的市井氣息,又為原本帶有隱喻色彩的故事找到了落地的可能。「先建立真實的舞台,才能讓觀眾相信,真的有那樣一群人在此生活著。」

更深層的「提亮」,在於故事核心。比如小說里的壞孩子丁浩,變成了劇中帶些「義氣」、心存正義的嚴良;比如王景春飾演的民警老陳,是一個自始至終以溫暖形象輸出能量的角色;又比如朱朝陽其人,在可共情的少年心理和望不見底的人性深淵之間,劇作的呈現更傾向於前者。

於是網劇中,三個孩子更像是體察世界的一扇窗口。觀眾從中看得見一些以愛之名產生的偏差,比如佔有慾支配下的母愛、沉默者的嫉妒、自卑者的偏執。這些在人性善惡間搖擺的情感,會在觀劇過程中發出隱秘的警醒。

只要出現在畫面里,他、她、它都可能是表演的一部分

圍繞《隱秘的角落》,網友津津樂道的莫過於「童話抑或現實」的拆解。有人為「考據」和「解密」忙碌,從12集中摳出層出不窮的細節,足夠寫出一部上萬字的索引文本。也有人不怎麼關心每一幀、每一聲「符號」引發的能指和所指,而是沉迷於視聽製造出的「感覺」,沉迷於三個孩子牽扯出的一段段讓人喟嘆的情感關係。

頗值得玩味的是,無論從哪個方向觀看,也無論選擇的是「童話版」還是「殘酷現實版」,五花八門的解讀似乎都能完成各自的邏輯自洽。能形成奇妙的觀感,辛爽打個比方,「地上一攤水,有人看見月亮倒影,有人看到的是星星,也有人相信那是UFO」,大家都認為所見即事實,卻沒察覺是視角在變魔術。何俊逸補充:「每個人物都是『對』的。這種『對』,是指行為邏輯符合自身的性格特徵,在那一刻那一地,人物所給出的反應是『對』的。」

「對」的表演,從選角就奠定了基礎。都說孩子的戲最難導,但這個團隊沒花太多力氣在調教孩子的表演上,而是把功夫前置,用千里挑一的方式尋找契合的小演員。

「對」的表演,也得益於一眾演技派的層層上分。秦昊來定妝那天,他提出想多些細節支撐人物性格,張東升的「禿頂」形象就在那次碰撞中敲定了,人物內心的自卑與外形的缺憾間,有著可意會的內涵。何俊逸和辛爽帶著團隊去拜訪張頌文,演員把人物從小學開始的成長軌跡都給講了出來,朱永平就是一個廣東水產市場老闆該有的現實模樣。至於周春紅的飾演者劉琳,何俊逸用「我和導演共同的女神」來形容,因為她讓觀眾記得的,總是角色而非自身……

還有些「對」,藏在會說話的「視聽語言」里,即網友點贊最多的「電影質感」。不似傳統電視劇依靠密集台詞來推進故事進展,這部網劇的敘事者,可以是一架相機,也可能是花草,甚至是不同尋常的構圖。張東升將岳父母推下山崖后,傷心欲絕的妻子久違地倚靠在了他胸前。那晚,張東升走上陽台,健身、擺弄花草、啃幾口蘋果,暗自得意,無需贅言。只要出現在畫面里,他、她、它都可能是表演的一部分。

《隱秘的角落》12集,每集都有一個小標題,「暑假」「少年宮」「媽媽」「日記」等,每一集也都有一支專屬的片尾曲。小標題是對一集內容的提煉,片尾曲則是這一集觀后情緒的總結。辛爽說,這樣的分幕方式可能是美劇中汲取的,但對劇作審美的確認,卻一定是國產經典劇賦予的,「《渴望》《空鏡子》等,這裡面的質感是我們文化血脈里的東西,現在又被重視了」。(記者 王彥)

+1 【糾錯】責任編輯: 楊瑩瑩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