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劇 泰坦 解析

美劇 泰坦 解析

互聯網 2021-05-12 18:16:56

火了42年的超級IP在它的第十一次吸金路上栽了個大跟頭,好在迪士尼撿到了一塊意料之外的墊腳石。

整部電影製作成本高達2.5億至3億美元。上周末上映的最新一部星戰電影《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以下簡稱《星戰9》)在內地市場8天票房才破億,在北美市場則在首周末在4400餘家影院起片后,開畫三天進賬1.774億美元,如期奪得周末票房冠軍。不過,影片首映成績比兩年前的《星球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出現明顯的倒退。

作為星戰正傳系列第9部電影,以及新三部曲的收官之作,《星戰9》的首周末成績甚至還不到《復仇者聯盟4》的一半,這顯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最壞預期,但看一看爛番茄57%的好評率,以及CinemaScore調查「B+」的迪士尼「星戰」評分最低分,「星戰」IP的過期危機顯然已經開始爆發,唯一令迪士尼感到安慰的是,就在《星戰9》遭遇媒體、星戰迷和普通影迷口誅筆伐的同時,一部星戰衍生劇卻正火遍全美。

在迪士尼的流媒體平台Disney+上線的《曼達洛人》原本並不被觀眾看好,甚至許多人等著這部由《鋼鐵俠》導演喬恩費儒打造的首部星戰真人衍生劇撲街,可是一集剛剛在迪士尼+上線不到兩天,就迅速引爆了星戰粉絲群,劇集爛番茄新鮮度維持在90%以上,IMDb均分也定格在了9.2分,豆瓣評分9.3分,在全美電視劇熱度榜上,該劇已經連續兩周登頂榜首。

更令迪士尼喜出望外的是劇集中外形酷似星戰電影里的尤達(Yoda)大師的50歲嬰兒外星人,被觀眾稱為Baby Yoda,並迅速佔領了全美社交網路。喬恩費儒在推特上放出Baby Yoda的設計概念圖,很快就得到了3.5萬次轉發和22萬個「喜歡」,之前一直不被星戰迷待見的喬恩費儒甚至一舉成為預計三年後登場的《星戰10》導演的熱門候選人。

為什麼《星球大戰9》撲街了,《曼達洛人》卻火遍全美?大IP衍生劇怎麼成為合格劇二代?這可不僅是一個星球大戰的故事。

星戰正傳凜冬已至,衍生劇卻意外火遍全美?

《星球大戰9》正在遭遇一場口碑坍塌,IGN評分7分、爛番茄評分目前57%,在CinemaScore調查中得到「B+」,是迪士尼「星戰」評分最低的作品,觀眾口碑比兩部前作也有退步。《今日美國》的影評一陣見血:「影片極其地充滿野心,但角色刻畫和劇情鋪展都由於過於討好粉絲,而落入窠臼。」還有影評人短評指出,《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導演最後一部的呈現過於保守。

而《星戰9》之失,或許正是《曼達洛人》之得。

相對於保守討好粉絲卻遭遇口碑質疑的新三部曲終章,首部真人劇集《曼達洛人》卻被影評人認為找准了星戰IP的真正內核和更聰明的改編方式:不是亦步亦趨,而是兼顧創新與懷舊。

在《星球大戰5:帝國反擊戰》里,曼達洛人賞金獵人波巴·費特的短暫登場令人印象深刻。他的台詞不多,但卻敢於跟星戰經典反派達斯·維達叫板,儘管在《星球大戰6:絕地歸來》中,他被主角們聯手打敗,但由於人氣太高,後來在星戰小說、星戰漫畫中「起死回生」。

不過在2012年,盧卡斯將盧卡斯影業出售給迪士尼后,迪士尼認為之前的星戰故事體系太龐大,如果「衍生宇宙」故事都被認為是「星戰正史」的話,不利於新電影創作。最終盧卡斯影業把絕大部分舊的衍生宇宙故事撤出正史,包括有關曼達洛人的設定。

隨後迪士尼和盧卡斯影業重新規劃了星戰故事,星戰體系被規劃為一個巨大的IP庫,人氣最高的韓索羅被開發了衍生電影,而曼達洛人被打造出衍生劇推出。

作為「迪士尼+」上線的頭炮作品,顯然被寄予打響新平台頭炮的厚望。推出之前劇集並不被市場特別看好,對於鐵杆星戰死忠迷之外的普通觀眾來說,這個反派IP本身並不像洛基那樣先聲奪人,劇集首播的熱度也在網飛劇《怪奇物語》和《泰坦》之下。

但首播后劇集已經連續兩周成為最熱門劇集,而且熱度呈現上升趨勢。分析機構稱,現在Disney+的App現在每天都有接近100萬新增下載,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曼達洛人》的劇迷。

而「星戰迷」更是大多被這部新劇所吸引,影評人認為,某種程度上說,這部衍生劇多少挽回了迪士尼在《星戰9》中失去的顏面。

為什麼衍生劇越來越重要了?

「衍生劇的地位正在明顯提升中,過去的許多衍生劇如《神盾局特工》不會被提到這樣的位置。」影評人認為。

有劇迷指出,過去《神盾局特工》從根本就無法融入漫威電影宇宙,頂多就是單方面的強行和漫威電影聯動一下,例如《復仇者聯盟》大戰出現后,神盾局特工出現在殘骸現場。

這背後是漫威體系的分分合合。

在漫威體系中,在早期漫威影業只是漫威娛樂旗下的一個部門,漫威影業的電影計劃都要受到漫威娛樂的干涉,但隨著漫威電影的迅速崛起,漫威影業開始擁有更高的自由度,最終在2015年正式脫離了漫威娛樂,成為了直接聽命於母公司迪士尼的獨立部門,從此這兩個部門溝通就大大減少了,衍生劇自然難以借力漫威電影。

而據外媒報道,隨著漫威影業日益強勢,費奇出任漫威CCO、漫威電視併入漫威影業后,漫威所有電影和電視方面的高層都要直接向他彙報。現漫威電視負責人Jeph Loeb將留至交接期結束,未來預計會離開,時間未定。

從此漫威影業將全面規劃漫威旗下所有IP,而隨著迪士尼+的推出,大量漫威二線超級英雄都擁有了獨立劇集,費奇已經承諾劇情故事會有很強的雙向聯繫。與電視劇《神盾局特工》不同的是,這幾部電視劇將會成為漫威電影宇宙的主線。

據外媒報道,《幻視和猩紅女巫》和《洛基》計劃在2020年8月開播,其中洛基的「復活」緊跟《復仇者聯盟4》中鋼鐵俠和蟻人回到2012年的紐約合作盜取空間寶石,正準備被逮捕的洛基趁機帶著寶石溜走的情節。漫威編劇Christopher Markus採訪時表示,《洛基》的時間線將與《復仇者聯盟4》之後,可以說是無縫銜接。

還有劇評人表示,這部衍生劇實際上也為洛基回歸漫威電影宇宙打開了一扇門,一旦觀眾反映強烈,洛基完全可能以次宇宙洛基的身份回歸。

《獵鷹與冬兵》計劃2020年秋季開播,劇集不僅將延續獵鷹與冬兵的演員陣容,更有可能讓獵鷹穿上美國隊長的紅、白、藍相間的三色制服,正式接過美國隊長的重擔。

除了與電影產生聯動,這些衍生劇本身也有可能是衍生電影的折衷處理方式。

例如迪士尼原計劃以傳奇絕地武士歐比-旺·克諾比為主角拍攝衍生電影,但隨著《遊俠索羅》的失利,迪士尼改為在今年8月正式公布打造這部衍生劇。

一些在系列電影中大受歡迎的角色也會得到衍生劇的機會,比如《俠盜一號》主角之一的卡西安·安多的單人劇也預計2020年開拍,並最終陸「迪士尼+」。

衍生劇正日益成為迪士尼等好萊塢大製片方手中的一枚重要棋子,從而令其更方便地在IP體系中謀篇布局。

早前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勃·艾格談到了接下來《星球大戰》電影的速度將放緩。背後是觀眾對該系列遭過度消費的質疑,可是如果讓IP停擺太久,又將難以延續熱度,開發衍生劇成為一個過渡期延續熱度、吸引新粉,同時又不過度消費IP的最好辦法。

衍生劇甚至有助於破解海外擴張難題。

許多影評人指出,星戰系列在中國水土不服的關鍵原因在於千禧年前後,《星球大戰前傳》三部曲才登陸中國院線,公認最經典的正傳三部曲並未公開反映,導致星戰文化難以落地,星戰體系對於中國觀眾過於複雜,難以形成漫威式文化品牌。粉絲斷層也是「星戰」的痛點。作為一個橫跨40年,第一批粉絲還是「70后」的電影而言,如何把吸引新粉顯然至關重要。

而隨著《曼達洛人》逐漸成為現象級的星戰劇集,許多國內新一代觀眾已經紛紛被這部劇集吸引,這不僅意味著該劇有機會明顯外拓衍生宇宙故事的格局,更可能藉此幫助星戰IP進一步在中國市場這類重要海外市場完成落地。

《曼達洛人》的衍生劇成功方法論:有錢,任性?

但《曼達洛人》的成功並不能證明,衍生劇就一定能取得成功,正好相反,過去的美劇證明:經典大IP衍生劇總體敗多勝少。

由《復仇者聯盟》寇森探員引出的《神盾局特工》,和講述美國隊長前女友卡特創辦神盾局故事的《探員卡特》就雙雙遭遇了叫好不叫座,前者最近幾季爛番茄新鮮度一度維持在100%,後者被砍后一直被劇迷痛惜,但劇集收視率都持續低迷。

講述萬磁王女兒北極星故事的X戰警衍生劇《天賦異稟》,同樣贏得高口碑,但也在第一季就損失了首播一半以上的觀眾,第二季收視繼續每況愈下。

改編自布魯斯-威利斯主演的經典同名科幻電影的《十二猴子》,在Syfy電視台播出后收視率始終不佳,是憑藉高口碑被續訂到了第五季。

但美國的製作公司依然熱衷於將電影改編成電視劇,美國著名電視媒體TV Guide給出的解釋是:改編的模式在吸引電影原作的粉絲的同時,也能招徠全新的電視劇觀眾。但衍生劇的失敗案例也不勝枚舉,其失敗表現更是一致,那就是收視率高開低走。

2007年首播贏得了1800萬觀眾的《終結者外傳》至今在不少中國觀眾心中都還有著很高人氣,但劇集在第二季被砍時僅剩下300萬左右的固定觀眾。雖然不少「終結者」粉絲對此表示不滿,但編劇喬什-弗萊德曼卻認為這是個「明智決定」並表示,「我並不生氣福克斯砍掉《終結者外傳》,因為收視率確實太低,他們為這部劇集投入了很多,但觀眾不願意看。」

類似的失敗案例還包括《刀鋒戰士》、《德古拉》、《漢尼拔》、《網路驚魂》、《危險遊戲》、《巴克叔叔》、《異形魔怪》等劇集。

為什麼《曼達洛人》可以成功?

強大的資金保障是最顯而易見的原因。

劇集單集製作成本高達1000萬美元,和史詩大劇《權力的遊戲》持平。高昂的製作費用所帶來的是每一幀電影級別的觀看效果。

重組預算讓劇組可以放心大膽拍攝大量燒錢的動作場面:包括第一集中從冰層下一躍而出並且死死地咬住飛船的外星巨獸;第二集中,將男主頂飛十米開外的外星巨型犀牛怪獸;第三集中,賞金獵人與曼達洛人分隊的激烈戰鬥。

高成本還保證了豪華的製作與主演陣容,參與《曼達洛人》第一季製作的一共有六位導演,其中包括了曾經製作齣動畫版衍生劇《克隆人戰爭》的戴夫菲洛尼,《鋼鐵俠》系列的導演喬恩費儒,《雷神3》的導演塔伊加維迪提以及曾經製作過《風騷律師》、《吸血鬼日記》等熱門美劇的金牌製作人黛博拉周等等。

而男主扮演者是曾經在《權力的遊戲》中飾演「紅毒蛇」、在《毒梟》中扮演潘那特工的佩德羅·帕斯卡。

充足預算、豪華班底的打造下,該劇為迪士尼流媒體時代的限定劇做出了正面示範:電影質感的畫面,明快有力的劇情、激烈的槍戰、冷幽默的台詞,以及經典IP帶出的深邃魅力。

但以上這些成功元素,那些失敗的劇集或多或少也都有,為什麼它們都失敗了,《曼達洛人》卻能成功?

劇評人指出,一個關鍵原因是劇集開拓出自己的風格。

相比《星戰9》過於拘泥於喬治·盧卡斯既定的框架,小心翼翼滿足粉絲情懷和市場,甚至不惜破壞劇情邏輯,這部衍生劇反倒真正呈現出了星戰世界觀和文化,以及獨特的復古質感,同樣又憑藉獨創的西部科幻片風格,從過於沉穩的星戰風格中脫穎而出,讓觀眾既熟悉又耳目一新。

劇評人指出,《曼達洛人》最為成功的經驗在於它為系列作品的發展提供了新的發展方向。突破了以往電影故事中正邪之爭的窠臼,用類似於《死侍》一般的反英雄手法創造出一個賞金獵人的故事。

除此之外,劇集還找到了攻破社交媒體的爆點。

在第一集的最後5分鐘,一個類似尤達大師的出乎意料的外星「萌物」突然出現,從而一舉引爆了整個美國的社交網路。

迪士尼為了一炮打響,甚至在宣傳時刻意隱藏了Baby Yoda這個角色,宣傳片和各種物料上都沒有出現這個角色。而在這個角色出現之後,卻很快成為劇集的關鍵,它不僅承擔了劇集最大的懸念,還讓主角曼達洛人從一開始的冷血殺手,變成一個有血有肉的孤膽英雄,曼達洛人與Baby Yoda的互動,讓這個角色變得充實又豐滿了起來。

也是通過這個角色,劇集有效與星戰系列原力的主題聯繫在一起,從又「討好」了星戰粉。

在該劇大獲成功后,《曼達洛人》的製片人Jon Favreau在Instagram上曬出了片中的標誌性頭盔,並配文道:「來自曼達洛人第二季的問候」。預示著第二季已經正式開拍。

迪士尼聯合主席Alan Horn在接受《綜藝》採訪時表示,「《曼達洛人》已經被證明非常成功。所以如果這個系列一直能夠吸引粉絲的眼球,我們可能會把它逆向輸出為一部《星球大戰》系列電影,登上影院。」

在幾部星戰電影失敗之後,迪士尼急需一部成功的作品證明自己,《曼達洛人》的成功給迪士尼吃了一顆定心丸,也為星戰的下一階段埋下了伏筆。

《曼達洛人》給了衍生劇一個啟示:套路和情懷在所難免,但只有從套路中挖掘出新鮮感,善用而不是濫用情懷,衍生劇才可能持續成功。

和帶著Baby Yoda孤身上路的曼達洛人一樣,迪士尼未來的星戰改編之旅註定不會平坦,它面臨的是一個充滿未知的挑戰,但劇集為這段旅途提供了一個可供借鑒的案例:未來的星戰影視劇開發不僅可以擁有自己的故事,甚至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風格,而不是把老故事再講一遍。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