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編劇脫口秀劇情介紹

編劇脫口秀劇情介紹

互聯網 2021-11-29 13:19:08

原標題:活躍在脫口秀舞台上的老師們

「(我們)都是教育行業淘汰出來的,可拼了……」在《脫口秀大會》第四季20進10賽段,脫口秀演員呼蘭和童漠男互選對方進行PK,對於這一「慘烈」交集,呼蘭在節目中打趣道。

在此前一期的節目中,曾經是出國留學培訓老師的童漠男以一則「行業沒了」的段子,引發了教育行業從業者的情緒共振。

而呼蘭在回國后,擔任海風教育技術VP。《脫口秀大會》第二季節目里曬過一張呼蘭的作息時間表,精確到分鐘,那是他最忙時候的狀態,這樣的時間管理能力倒是很符合人們對他另一重身份的認知:學霸。而在2019年,隨著輕輕宣布與海風達成戰略合作,呼蘭也全身心投入脫口秀事業。

(《脫口秀大會》第二季,圖源:騰訊視頻)

除了童漠男和呼蘭之外,更多曾經站在講台上的老師們逐漸走到脫口秀舞台的聚光燈下,適應一批新受眾,接受一種新生活。由於人才流動的無縫銜接,教育行業也成為脫口秀行業渾然天成的人才儲備庫。

01

從講台到舞台的轉身

咖啡廳、小酒館里不足百平的場地,幾十個觀眾,一盞燈暈開昏暗的光,一支麥克風,5分鐘左右的段子,這就組成了一場完整的開放麥,方寸舞台,自有天地。

在一年一季的綜藝節目之外,線下開放麥才是大多數脫口秀演員更熟悉的舞台,無數段子在一次次試講中得到精心打磨。「開放」讓開放麥的舞台不斷吸引著新鮮面孔的加入,這裡不光是專業脫口秀演員的練兵場,也可以是普通觀眾消解生活苦悶的樹洞。

「特別感謝大家能在周六下午來到這個地方,看我首次在現場觀眾面前的脫口秀,因為我平時在酒桌上跟朋友們把酒言歡時,講得眉飛色舞,他們說:你還可以去做一件事,就是脫口秀!」今年7月,在鄭州的一場開放麥中,曾寫出「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的「史上最具情懷辭職信」的前心理老師顧少強這樣開場。如今,「6年過去了,我的生活能力更強了,我的內心更加成熟篤定,我對人生還保持著滿滿的好奇心。」在接受河南青年時報·東風新聞採訪時,顧少強這樣解釋6年的收穫。在「看世界」之外,脫口秀成為顧少強生活的另一個出口。

不僅是顧少強,運氣好的話,在開放麥里,觀眾還能見到周奇墨、劉暘、史炎、徐志勝、張灝喆、蕭謙等有一定名氣的脫口秀演員,據不完全統計,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身份——曾經的老師們。

從被李誕稱為「脫口秀天花板」「脫口秀OG」的周奇墨開始講起。周奇墨大學畢業后成為一家英語培訓機構的老師。在接受《人物》採訪時,他回憶:「我在工作里也非常內向。只有跟學生聊天的時候能放鬆下來,平時整個人緊繃繃的。當時以教小班為主,基本上看氣氛沉重了就現場調侃一下,有的學生不願意開玩笑,我也不開玩笑,一板一眼給他們講。後來造成我的兩撥學生底下認識,那個說,我特別喜歡上周奇墨的課。兩個人就會對我的評價出現巨大的反差。啊,你說的是那個周奇墨嗎,上課多沒勁啊。每天講課,感覺自己是個工具一樣,我是一輩子講課嗎?我以後能幹啥啊?不知道以後要幹啥。」

(《脫口秀大會》第四季,圖源:騰訊視頻)

脫口秀成為周奇墨唯一的出口。在內向的他看來,脫口秀「是一種沒有具體目標的社交」。「我不針對某個具體的人聊天,我不用他給我一來一回地對話,我就是讓他可以順著我的思路來,被我的段子所影響。演完,我和觀眾一拍即散。你回你的家,我回我的家,那個時候是很釋放的。」

史炎的擇業方向受到同為中學教師的父母的影響。大學畢業后,史炎去了浙江紹興的一家英語培訓學校,隨後在2008年進入上海新東方學校任教。由於自小喜歡相聲,大學時成為相聲協會會長的他會在課堂中設計小亮點。史炎曾調侃道,他的課30%都在講段子,為此還曾遭到學生投訴。好在他後來找准了自己的授課風格。而這段經歷也為他後來說脫口秀打下了基礎。2011年,他在上海交大做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脫口秀專場《交大往事》。如今,他創辦了「貓頭鷹喜劇」,在「可與人言皆喜劇」 的路上不斷前行。

與周奇墨、史炎不同的是,「教主」劉暘算的上是執教時間最長的脫口秀演員。他畢業於浙江大學能源與環境系統工程專業,但因為擅長英語,畢業後去新東方當了英語老師,業餘時間說脫口秀。任教十餘年後,直到2020年,他才成為全職脫口秀演員。

今年的脫口秀新人張灝喆則上演了一出當代「烏鴉反哺」的故事。他出國前在山東某留學機構上課,回國后在同一家留學機構教SAT數學,兼職說脫口秀。那時,脫口秀只是他生活的調劑。據娛理報道,一個戲劇化的瞬間是,在講了一年課後,2020年10月的一天,路過領導辦公室時,張灝喆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推門進去就把工作辭了。他要去上海參加幾個月後的笑果訓練營。最終,他贏了,是那一屆的冠軍。

95后脫口秀演員徐志勝則在實習時做過培訓機構的物理老師。「領導,按電梯唯一的難點,是給這個按鍵一個壓強。」這個「以領導之道,還領導之身」的尖銳段子就是從這段職場經歷中尋得的靈感。

此外,《脫口秀大會》總編劇程璐給國外老師做過課堂翻譯、「脫口秀貴婦」蕭謙的另一個顯著標籤是「前高中政治老師」……

除了脫口秀外,辯論等其它語言類節目也成為老師們一展才情的舞台。憑藉《奇葩說》走紅的辯手艾力和馬薇薇均有英語培訓機構老師的從業經歷。

02

脫口秀行業承接教育行業人才溢出

老師們從教育行業到脫口秀行業的跨界無縫轉換,指向了一件事:教育行業的人才流動、人才外溢已是不爭的事實,但,為什麼湧向的是脫口秀行業?教育行業怎麼就成了脫口秀行業的人才儲備庫?

從崗位要求的共性來看,教師這一崗位要求其具有良好的表達能力、控場能力及豐富的信息密度,對語言的敏銳度,讓老師這些能力同樣適用於脫口秀行業。

「老師這個職業其實很像一個喜劇演員,開始上課的時候要入活,引領學生進入學習內容,中間要三翻四抖,吸引學生注意力,經常跟學生互動練就了現掛的能力。

其次,英語老師接觸英美影視綜藝各種節目比較多,自然也是脫口秀欣賞和實踐的先鋒。所以很多脫口秀演員是英語老師出身並不奇怪。」豆瓣網友「沒必要」這樣解釋。

從受眾場景上看,講課與講脫口秀都是一對多的場景,幽默表達以調動受眾注意力是兩份職業的基本功。正如顧少強所言,她並沒有提前準備詳細的脫口秀文稿,「畢竟我曾在講台上站了10多年,我自信我還是很健談的」。

從情感屬性來看,脫口秀流行的關鍵,在於其素材來源於生活,但又不必高於生活。老師群體除了善於表達,也擅長觀察,在執教過程中,接觸的人多,往往也成為脫口秀素材,更易令人產生共鳴感。

從行業的人才密度來看,人才密度決定行業發展的高度。培訓行業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吸引了不少人才,並且輕鬆幽默的講課方式更容易被學生喜歡。由此,培訓行業潛移默化培養出來一波「段子手」。而脫口秀行業作為近年才在國內崛起、尚未完全成熟的喜劇行業,當前正處於人才大量流入的節點。

此外,脫口秀的低門檻也降低了大眾的准入門檻。對比相聲的「三年學藝,兩年效力」,脫口秀首先降低了大眾的准入門檻。李誕曾在節目上表示,每個人都可以說5分鐘脫口秀。名師群體與脫口秀行業產生火花也就不難理解。

觀察以上的老師群體,可以發現,「含新東方量」很高,甚至有網友調侃:「新東方真的不是脫口秀培訓基地嗎?」「新東方——脫口秀演員的黃埔軍校」。

往前追溯,羅永浩等第一代新東方名師,堪稱「脫口秀鼻祖」。在加盟《脫口秀大會》第三季時,羅永浩在個人微博表示:「聽說許多脫口秀演員都是看了我的演講,才走上了脫口秀的道路。但我還是想說,演講的時候我很認真,沒有在搞笑。」

(《脫口秀大會》第三季,圖源:騰訊視頻)

早年間,新東方採用超級大班模式,這樣的課堂,為了保證授課效果,新東方對老師的一個要求便是幽默,需要老師以幽默調動學生積極性,帶動學習氛圍。這樣的大班教學也極易培養出「名師」「名嘴」。

「我本來心態真的挺好的,我覺得,錄節目,錄得不行,還可以回去教書,誰承想,錄著錄著一扭頭,行業沒了。」講這個段子時,童漠男已經做出了選擇——他離開培訓行業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對於更多活躍在脫口秀舞台上的曾經的老師而言,這是故事的結束,也是故事的開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