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粵語拍攝地點

粵語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2-05 09:55:17

原標題:梁漢文:以一個「50歲新人」的姿態,為粵語歌做一點事

《披荊斬棘的哥哥》開播后,載滿青春回憶、出場自帶BGM的「大灣區男團」熱度居高不下。陳小春、張智霖、謝天華、梁漢文、林曉峰五位45+香港哥哥,用他們的真性情、強大的搞笑功力,和情比金堅的「團魂」成功破圈。

10月11日,五位「大灣區哥哥」打卡廣州,秘密錄製新團綜《大灣仔的夜》,引起廣州街坊群情洶湧的圍觀和路透。10月19日,梁漢文、謝天華又來到廣東電視台,錄製大型音樂競演節目《2021粵語好聲音——樂隊風暴》,獻演《友情歲月》《光輝歲月》等多首粵語經典金曲,將現場氣氛燃至沸點。

灣區哥哥們的大火,讓我們重新認識了一位香港樂壇的實力唱將——梁漢文。陳奕迅曾說在他心目中排名前五的歌手裡就有梁漢文。他勤奮努力,聲線與唱功極具感染力,在香港樂壇的黃金年代,為我們留下過《七友》《纏綿遊戲》《好朋友》等經典的粵語金曲。但他亦經歷了香港樂壇這些年的起起落落,有一段時間彷彿消失於大眾的視野中。好在,《披荊斬棘的哥哥》、大灣區中秋晚會、正在錄製的《大灣仔的夜》,還有11月13日21:40將在廣東珠江頻道首播的《2021粵語好聲音——樂隊風暴》,一系列節目讓大灣區哥哥們的才華和努力被更多人看見。也許,屬於粵語歌和粵語歌手的最好時機即將來臨。

在《樂隊風暴》的錄製後台,梁漢文接受了南都記者專訪,他期待迎來自己事業的第二春:「我們是大灣仔嘛,事業有成當然要在大灣區發光發熱。」他還用曾出演《齊天大聖孫悟空》中「唐僧」一角自我鼓勵:「回到這裡,我覺得這是一次成功的取西經之路,很高興讓大家可以重新認識我,希望可以繼續進步。」

梁漢文期待在大灣區迎來自己事業的第二春。

破圈

從小培養的熟悉度和信任度,讓我們變得這麼有趣

如果要問《披荊斬棘的哥哥》中的「夢之隊」,立地成團的「大灣區哥哥」當仁不讓。他們以情懷捕獲一眾粉絲的心,但業務能力一點沒落下,依然很能打。最重要的是,大灣區哥哥們那擋不住的綜藝感,每當鏡頭落在他們身上,都是一個個笑到不能停的名場面。從小到大玩在一起的親切感和凝聚力,讓大灣區哥哥們天然就擁有了「團魂」。隨著節目熱播,梁漢文的實力與人氣不斷上漲,不論節目最終結果如何,他也由此真正打開了通往內地市場之路。

梁漢文與謝天華錄製《2021粵語好聲音——樂隊風暴》。

南方都市報:有料到「大灣區哥哥」通過《披荊斬棘的哥哥》「破圈」嗎?

梁漢文:這次真的是一個很巧合的緣分,我們幾個是認識了20多年的朋友,從入行起就認識了,不過一直因為各自的工作範疇不一樣沒怎麼聯絡,突然兜了一個這麼大的圈,我們在《披荊斬棘的哥哥》中遇到,原來從小培養出來的熟悉度、信任度,讓我們變成了讓大家覺得這麼有趣的一個「大灣區哥哥」組合。所以有些事沒有刻意去想那麼多,(反而有驚喜)。最初參與這個節目的初衷,是我覺得節目不像《乘風破浪的姐姐》那樣,這次是「創造不一樣的舞台」,我立刻想到可以和很多有經驗的、在不同範疇里都很出色的哥哥去創作不一樣的舞台,對於我這麼喜歡創作和享受舞台的人,這是一件很「正」的事!所以,沒怎麼考慮,我馬上決定參加。誰知道一進節目,就遇到了這幾位認識了這麼久的「哥哥」,我只能說,這是「老天自有安排」。

南都:你們之間的相處就像節目中呈現的那樣歡樂嗎?

梁漢文:從小到大(我們的相處)都一模一樣!我和張智霖、陳小春認識得久一點,因為張智霖和我是同一年入行的新人,也一起經歷了香港樂壇的高高低低,他中間有一段時間拍了很多電視劇,在內地也很受歡迎;而我這20多年一直主力唱粵語歌,不斷製作粵語唱片。我在香港做演唱會的次數可能比他們多,但是他們拍電視劇、讓內地朋友認識的機會比我多。我們這個組合很奇怪,有人拍電影多一些,有人拍電視劇多一些,有人唱歌多一些,有人主力做主持,我也曾做過《美女廚房》的主持,所以大家剛好可以配合互補。我覺得我們五個是很有趣的「最佳拍檔」。

南都:「大灣區哥哥」的陣容之前一直沒變過,但難以避免遇到淘汰賽,現在五位哥哥要分開。你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後面的改變?

梁漢文:其實在第五場公演之前我們就分開了。節目已經去到尾聲,大家也一起玩了四個公演,很不容易可以和這麼多出色的歌手、演員朋友合作,來到第五個公演,各自分開一下,去嘗試和不同人接觸、合作,也是一件好事。不用總留戀我們幾個人在一起,當然,我們幾個是配合得很好,但是能嘗試一下與新的哥哥合作,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探友

老朋友久別重逢,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趁著哥哥的熱度,「大灣區哥哥」衍生的新團綜《大灣仔的夜》正在錄製中。5位哥哥率先打卡廣州,廣州街坊的熱情將梁漢文完全融化。廣州其實也是梁漢文音樂事業的福地,前些年他與Big4的幾位哥哥一起現身廣東台年度音樂盛典《麥王爭霸》,現在節目升級為《粵語好聲音——樂隊風暴》,他再次踏上這個舞台,與歌迷一道唱響眾多粵語金曲,為復興粵語歌壇再出力。灣區哥哥,以歌會友,身體力行傳遞灣區文化,別有一番感受。

梁漢文表示「偶遇」廣州街坊,感覺非常驚喜。

南都:大灣區男團將迎來新團綜,早前很多廣州街坊「偶遇」你們五位哥哥在東山口拍攝《大灣仔的夜》,在這檔新團綜里,會給大家呈現一些什麼驚喜?

梁漢文:這個節目真的特別驚喜。這次我們會去街市、雜貨鋪買東西,近距離地接觸大家,大家的開心程度我們也感受到,我們也會非常驚喜。

南都:你們和廣州很有緣,為什麼新團綜會選擇在這裡開始?

梁漢文:我們是「大灣仔」嘛,事業有成肯定要在大灣區發光發熱。我們很開心,做完一個大家那麼喜歡的節目,又讓我們開一個與大灣區相關的新團綜,我們肯定願意。

南都:你們來廣州,感覺怎麼樣?

梁漢文:當然很開心!大家也很熱情,覺得我們好像「自己友」一樣,回到這裡,大家同聲同氣。最重要的一點是,老實講,20世紀80、90年代長大的朋友,很多都是看我們的戲、聽我們的歌長大的,只不過近十年大家聯絡少了,突然之間老朋友出現,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不只是你們對我們,我們對你們的感覺也一樣:朋友有一段時間沒怎麼聯絡,突然一個機會讓大家的「頻道」又對上了,自然而然我們又變回老朋友了。

南都:這次來到《粵語好聲音——樂隊風暴》,會和謝天華一起給我們呈現怎樣的表演?

梁漢文:我是第一次真正和天華合作,他那首《友情歲月》大家都蠻喜歡的,我還沒有機會唱過,這次有他在,肯定要合唱一下。至於我個人,特別挑了一首歌,這首歌我已經20多年沒有唱過了。

南都:很刻骨銘心的一首歌?

梁漢文:我參加完《披荊斬棘的哥哥》后,很多朋友說:為什麼你不唱這首?為什麼你不唱那首?我這次特別挑這首歌,是電視劇《鑒證實錄》里的一首插曲。很大膽吧,我已經20多年沒唱過。我知道很多歌迷都很喜歡,可能大家不記得旋律,但一聽就會有印象。

南都:如果選一首你一生中最喜歡的歌,你會選哪首?

梁漢文:大家都喜歡的《纏綿遊戲》《七友》,我當然也很喜歡,我自己很難選出一首,有機會希望都能再唱給大家聽。

翻紅

大灣區的推廣,給粵語歌和粵語歌手再次騰飛的機會

20世紀90年代,和許多香港歌神一樣,梁漢文的金曲總有一首曾經感動過你。2000年後,香港樂壇「黃金時代」漸行漸遠,你也許不自覺地把他淡忘。在樂壇起起落落走過30年的梁漢文,經歷過不少困難和逆境,「大灣區」時代令大家再次對粵語歌和粵語歌手刮目相看。面對樂壇新的變化與挑戰,梁漢文是怎麼裝備好自己、重新出發的呢?

梁漢文以一個「50歲新人」的姿態,繼續去推廣粵語歌。

南都:你覺得「大灣區」這個概念的推廣,是不是給了粵語歌和粵語歌手再次騰飛的機會?

梁漢文:絕對是!因為這次《披荊斬棘的哥哥》,大家喜歡大灣區和「大灣仔」,我們有時在節目上不自覺地講起了粵語,才發現原來大家這麼喜歡聽。大家都知道20世紀80、90年代,有很多好聽的粵語歌,現在很多演出場所,包括北方的,也希望我們能唱粵語歌。這次除了我們幾位哥哥受到大家的重視和喜愛之外,我最開心的就是能推廣我自己最喜歡的粵語歌。

南都:你在錄製《樂隊風暴》時回憶了很多20世紀80、90年代的樂壇故事,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梁漢文:最大的感觸是我經歷了很多不同的階段。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20世紀80、90年代的香港樂壇,我會用「火」來形容,「火」代表他們那個時候的信心和那種「火氣」。我最有印象的是Beyond、太極、草蜢等樂隊組合,我曾和他們一起做Show,歌迷真的很瘋狂,那時候我心想:千萬不要跟著他們出場,因為他們太厲害了!他們那時候的「火氣」和上台的自信,是滿滿的。從90年代開始,我們一路接棒,希望將粵語歌發揚光大,在不同的地方發光發熱。

但是到了2000年左右,國語歌慢慢變得厲害了,覆蓋面很大,對於我們做了這麼多年粵語歌的歌手,無論台前幕後,都有一種進入了「冰河時期」的感覺。那個時候,我想:要做些什麼才可以繼續振興粵語歌呢?我一直沒有放棄過。比如我之前拍了電視劇《蝕日風暴》,有機會上央視表演,他們問我唱什麼歌,我一直爭取唱《七友》,唱粵語歌。但那個階段是困難的,因為大家對粵語歌的興趣沒那麼濃,那時候導演說:「我們北方的朋友不太會聽粵語,你還是唱國語歌吧。」我常常面對這樣的狀況。到了今時今日,做完《披荊斬棘的哥哥》,大家重新喜歡粵語歌,我覺得我們好像為粵語歌做了一點點事情。

南都:最近《中國好聲音》奪冠的也是一位新生代粵語歌手,李克勤做她的導師,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現象。你怎樣看待這個現象?

梁漢文:我覺得很有滿足感,起碼我堅持了這麼久的東西,在今天終於有了一些成果,令到大家繼續喜愛粵語歌。

南都:粵語歌主打情懷,要創新有一點難度。「校長」譚詠麟曾說,新一代粵語歌手的聲線和辨識度,不像20世紀80、90年代的粵語歌手那麼有個人風格。你覺得這種現象可以怎樣改變?

梁漢文:當然難。但起碼這個階段,大家開闊了胸懷,重新接受粵語歌,這次就像一個「come back」,我覺得台前幕後都可以把握這個機會,將所有粵語的文化,大家加把勁,將它推到最高峰。我覺得要改變,就是繼續多創作一些粵語歌,大家多聽一些,就會容易有辨識度。

南都:你有沒信心做回一個粵語歌「新人」?所謂新人,就是你也在不斷求新。

梁漢文:其實我一直都保持這個心態,希望給出一些新東西給樂迷。就像這次我來到內地市場,我是以一個「50歲新人」的姿態,繼續去做一些新人做的事情。當然我有豐富的經驗,我也會去做一些適合我自己的音樂帶給樂迷。無論新也好、老也罷,最重要的是放開胸襟去接受新事物,將它演化成一些好的作品送給大家。

大計

這是一次成功的取西經之路,希望繼續進步

梁漢文能站上全國觀眾矚目的舞台,實屬不易。《哥哥》錄製前,他曾在社交平台努力造勢,以自己從前扮演過的「唐僧」一角自我調侃:「其實我披荊斬棘很多年,畢竟是經歷過九九八十一難的人」。好友鄭希怡為他加油鼓勁:「披荊斬棘,取得西經!」這也是梁漢文給自己的金句。作為香港樂壇的實力唱將,梁漢文的唱功和努力值得被更多人看見。

梁漢文希望能重開音樂會。

梁漢文的簽名。

南都:好友鄭希怡祝你「披荊斬棘,取得西經」,你覺得這個「西經」對你意味著什麼?

梁漢文:她祝我「取得西經」,是配合我以前的角色——我演過唐僧。我覺得這次對我來講,「取西經」的意義挺大的,因為我確實很久沒有出現在大眾面前了,之前還有拍戲、做演唱會,大家可能沒留意到,經過這麼多年之後,大家好像覺得我真的跑去「取西經」了一樣。來到這一站,我覺得這是一個成功的取西經之路,讓大家可以再次認識我,一些年輕朋友之前不認識我的話,也可以通過這個節目留意到我,希望未來可以繼續進步。

南都:講講你未來的大計?可以用「大灣區哥哥」獨有的普通話講一講嗎?

梁漢文:經過《披荊斬棘的哥哥》以後,我會有一個新的綜藝節目《大灣仔的夜》在這裡拍,拍完這個節目已經10月底了。年底有很多不一樣的演出,也要去做。在年初我已經準備了自己的巡迴音樂會,因為之前的疫情不能舉辦,一直在延後,也非常抱歉,現在我還不知道正式的下一站在哪裡,還要看老天,希望儘快可以有一個與大家見面互動的音樂會。

采寫:南都記者 蔡麗怡 林文琪 實習生 王建霖 蔡欣雨

攝影:南都記者 張志韜 陳東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