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真星話大冒險2016拍攝地點

真星話大冒險2016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2-06 00:30:16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作者 喬雪 劉意默,編輯 王明雅。36氪經授權發布。

雷軍說了一整晚的「真心話」。

今晚的小米科技園,很是熱鬧,園內處處是小米十周年的標識,穿著黑色T恤的米粉們忙著拍照打卡,還有外地的米粉們穿越千百公里前來「朝聖」。這裡即將開始一場屬於小米的盛宴。

晚上8點,他們也見到了久違的雷軍。這位正在全力擁抱年輕人的創始人,花了3個小時,回顧小米從哪來,要往哪去。這是他在今年的首次公開露面。

場子不大,只有500把椅子,所有人都戴著小米發放的黑色口罩。毫無疑問,多年後再回看,這也會是小米生命中最特別的一場發布會。

但熱情依舊。掌聲和笑聲數次響起,發布會接近尾聲時,倦意已經在會場蔓延,忽然有人大喊「小米生日快樂」,活潑熱鬧的氣氛便又回來了。

這時,屏幕上打出幾行字:下一個十年,小米將成為一條蜿蜒奔涌的長河,流過全球每個人的美好生活,奔向所有人嚮往的星辰大海。讀畢,雷軍已經哽咽。

這是屬於雷軍和小米的獨特氣場。2011年,小米的第一場發布會便是如此。因為人太多,雷軍在開場前幾分鐘才擠進會場,也因為人太多,擔心擠出問題,他不得不提前5分鐘登場,開始演講。

由於場地局限,台下800多名觀眾里,有的只好席地而坐。無論屁股底下坐的是什麼,他們的臉上都洋溢著期待。

那是年輕人對新鮮事物和未知世界的無限渴望。帶著這種渴望,雷軍開始了他的大冒險。

十年後的今晚,當雷軍回顧起冒險點滴,這些過往已經有了新的意義。榮光或者失意,都賦予了冒險以真實質感。

毫無疑問,他是這場「真心話與大冒險」遊戲的贏家。

01

雷軍前半生的關鍵詞是「冒險」。

靠譜、穩重、勞模,這些關鍵詞相當大程度上忽視了雷軍的「冒險底色」。如今,當我們回頭看小米滾燙的十年,許多在當時看來堪稱冒險的舉動,又都詮釋著雷軍背水一戰的不易。

初創時期,為了小米1能接軌頂尖供應商,他曾幾番求人,終於獲得了一個和夏普高管對話的機會。對話還沒來,大地震卻來了——福島核輻射斷了機會。

他還是決定一試。登上前往日本的飛機后,才發現整個機艙里只有自己和兩個小米高管在。抵達日本,夏普的辦公樓也空空蕩蕩。

他們的合作談成了。——這份冒險的決心和誠懇,是其中關鍵一環。

冒險不總是指向征途,其中也有許多險灘。如今,雷軍回憶起小米「大起大落」中的「大落」,最先浮現的應當是2016年。

那年,當家機型小米5發布,但受供應鏈影響,有長達四個月時間處於缺貨狀態。同時,逐漸浮現的品控問題也進一步影響著小米的口碑。這一年,小米銷量下降36%。

對於一家處在上升期的手機廠商來說,這是災難性的。

北京的五月還未遭受烈日的烘烤,但雷軍內心已經愈發焦灼。在小米手機誓師大會上,他在全體員工面前鼓動軍心:「我真心壓力巨大,手機是我們絕對不能輸的一仗,如果大家希望贏的話,可以試一試支持我,看看我們在未來的一年裡怎麼干。」他決定親自上陣。

在此之前,他已經不直接管理手機業務。

這段「至暗時刻」的烏雲最終在半年後散去,比「一年」的預期少了一半。2017年1月,在小米公司的年會上,雷軍終於緩釋了一絲壓力:「小米最壞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大半年時間,雷軍闖了一場「大冒險」。

小米需要翻身仗,但他更想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他賭了「黑科技」——越酷越好,能引領行業最好。

前者的結果是,MIX系列應運而生。正如MIX的命名——MI+X,意味著探索行業和技術的前沿。

為給工程師鬆綁,雷軍直言,不考慮量產,不考慮成本。「只有下這個決心,你才有機會做。」這時候的小米儘管已經開始盈利,但小米5的難產卻影響了現金流,倘若MIX失敗,幾千萬的投入可能會讓公司雪上加霜。

幸運的是,他賭對了。

MIX發布后,初代產品在二手市場上的價格一度上萬。發布會後,有手機發燒友評價,MIX引領了全面屏時代,是手機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產品。前兩個獲此評價的產品分別是初代iPhone與iPhone4。

當然,「大冒險」唱戲,「戰略」還需搭台。

那場渡劫中,雷軍也同步解決了供應鏈難題。羅永浩後來說,為了供應鏈,雷軍這個內向的理工男,在一年時間幾乎拜訪過了所有供應鏈廠商。

而從不喜歡定KPI的雷軍,也為小米之家制定了具體的目標:未來三到四年,全國門店要達到1000家。而這是從OV廠商里已經打下的線下江山裡再撬動出一個缺口。那年年底,小米之家全國門店突破50家,

雷軍後來總結這段歲月,「我們去年比前年強大,今年肯定要比去年更強大」。

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劉德回憶起則說,悲壯是小米成長的底色,那是一段我們永遠無法彌補給家人的時光。

02

小米全球副總裁、印度業務負責人馬努·庫馬爾·傑恩(Manu Kumar Jain)在2014年加入公司,這位小米印度1號員工談起雷軍,認為後者出人意料的一點是,即使在北京時間凌晨三點半發消息給雷軍,他也會很快回復。

「勞模」的本色之外,很難否認,雷軍對出海重視的意味。

小米早期投資人童士豪曾在公司成立之初,為其搭建了一個預測模型,結果是,倘若小米只做一家面向中國的企業,將永遠無法成為期待的樣子。「小米必須成為全球性企業。」

為實現理想,小米在2013年開啟「地理大發現」的出海冒險。

雷軍的冒險之處在於,那之前,幾乎沒有中國手機有成功的出海經驗,而小米的嘗試也「傷痕纍纍」——在巴西,因為嚴苛的貿易保護政策,以及貨幣貶值等變數,小米並不順利。

在全球手機廠商覬覦的印度——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手機市場,以三星和諾基亞為首的西方品牌,以及主打低價的本地品牌已經牢牢把控大額市場份額。小米走的是一條險路。

雷軍的做法是,在「性價比」特色之上,除卻複製國內現有的成功經驗,還通過招收本地領導者,為印度市場設立了專門的期權池,並說服國內的供應商夥伴在印度設廠。每個季度,他都會固定去趟印度,每次待滿一周,以盡量熟悉市場。

如今小米的海外銷量已經超過總銷量的70%,幾乎等同於再造了一個小米。這是屬於冒險主義的果實。

雷軍不是一個拍桌決定的冒險者,他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並積極制定、推動計劃。

如今,小米仍令外界不解、或戲謔的一點是,管理團隊引入的「復仇者聯盟」。從金立盧偉冰、聯想常程,到暴風TV劉耀平,那麼曾經供職於友商的高管們,正在源源不斷地加入小米。

圖:小米的「復仇者聯盟」

盧偉冰入職時,輿論場上蔓延著「小米要這麼多成功之母幹嘛」「有著豐富的倒閉經驗」的戲謔。

雷軍卻敢對人放權。

印度業務負責人馬努·庫馬爾·傑恩在入職小米之前,曾接受過「建議」,中國人的公司不會放權,但在小米,他擁有戰略部署的絕對權力。得到放權的盧偉冰在發布會上對友商進行貼身肉搏,也會在微博上徹底放飛自我。

有米粉並不喜歡,覺得盧偉冰式的營銷拉低了小米的格調,便去雷軍的微博下「告狀」,但雷軍卻以冷處理為主,力挺盧偉冰。

如今,盧偉冰已成為小米的「扛大旗者」。他做好了Redmi的守門員,Redmi首款旗艦產品K20系列,6個月銷量450萬台,而今年的K30 Pro也成為618購物節的5G手機銷售冠軍。

任意一種冒險選擇的背後,是篤定,也是老道。

03

粵語里有句話講「搏到盡」,意思是「盡全力」。

如今,在上半場的冒險模式里,雷軍幾乎用盡了全力為小米博出一片海,這場下半場的遊戲,雷軍開啟的是「真心話」模式。

畢竟,他是也以真性情、敢講敢言著稱的。

2013年12月12日,在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盛典上,為了給大會加點料,雷軍和董明珠決定在台下打一個一元的賭,但是上台後,卻被董明珠改成了不按劇本出牌的十個億。

今晚的演講中,雷軍直言那次打賭是一個「蠢事」,因為在之後的日子裡,小米和雷軍不斷被董明珠在各種場合提到並對標,給了他很多壓力。

這不算出格。

2015年紅米Note發布會上,他在台上帶著笑意說道:「只有金光閃閃的五個字:友商是傻X」 。到2018年 MIX3發布,他背過身,指著屏幕,「就問你們,這(配置)能不能幹翻華為?」世人只冠予盧偉冰「盧懟懟」的稱號,雷軍也是可以享有「懟懟」姓名的。

小米旗下品牌紅米獨立運營后的首場發布會,他直接將友商華為的機型放在一起對比:「說我們飢餓營銷,你們一個多月前就發布了,現在還發不了貨,這才是PPT手機。有本事就拿貨啊。」

屏幕上跳出幾個大字: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在場內米粉的歡呼聲中,發布會達到高潮。

他在媒體群訪中情緒激動:「友商分出來一個子品牌,從誕生就是怎麼low 怎麼來,我都沒有回應過。有本事就幹嘛。」

引得友商高管諷刺回應,「讀書人說不出這樣的話。」

萬影皆因月,千聲各為秋。

那些敢怒敢言背後,映射的是雷軍的焦慮。2017年,中國智能機市場結束了長達8年的增長,2018年又同比下降了10.5%,通盤體量明顯萎縮。黃金時代結束了。

機廠位次也隨之重調:小米失掉一部分份額,這部分又被華為、vivo逆勢吃進。一番變動中,曾風光無二的小米倉皇跌落。2018年底,華為份額近27%,小米佔比13%。

2019年,全球手機市場繼續在存量市場里掙扎,總量在收縮。也是這一年,小米也漸漸站穩了全球第四的位置。前三名正是行業耕耘已久的前輩們——三星、華為和蘋果。

04

大力難出奇迹,雷軍想用巧力扭轉乾坤。

曾經真性情的「真心話」已經不必再說給友商聽,這次,該親近年輕人了。

在B站,為了十周年演講,小米提前幾周為雷軍拍攝了短視頻預熱。雷軍說,自己是「萌新」,立志成為一個有趣的B站up主,《Are you OK》的鬼畜BGM引得B站的年輕人刷了滿屏彈幕。

在微博和抖音、快手,他換下習慣的T恤和牛仔長褲,穿上略違和的整套筆挺西服,戴黑超墨鏡,本色出演「霸總」,只為博屏幕對面的看客一笑。

小米很會。

憨憨霸總的形象是成功的,又是親民的,它高高在上又觸手可及,它符合時下社會與年輕人對企業家的調侃與期待。

雷軍50歲了。他早已不再是那個跑步5公里,對天空大喊「我是最棒的」的赤忱少年;也不是那個可以在重金屬的音軌中,通宵蹦迪的搖滾青年。他不再坐在客廳里抽煙沉思,他革新自己與年齡並不算匹配的與世界對話的方式,學著用年輕人喜歡的的方式思考、表達。

那年印度之行,雷軍濃重的仙桃口音和語法錯誤被做成鬼畜視頻,火遍全網。無意間,他成為科技沃土上最富有的靈魂歌姬。

也許小米永遠無法成為蘋果,但雷軍可以再複製一個喬老爺的傳奇——用個人符號帶動產品,甚至可以更加生動鮮活。印度之行后,小米就迅速買下了那首鬼畜歌曲的版權,成為小米手機官方鈴聲。

畢竟,對於一位身家高達147億美元的大佬來說,沒什麼比自黑更能親近年輕人了。

討好年輕人逐漸成為雷軍的一個重要命題——他已經成為小米最重要的IP,成為被塑造起來的愛豆。

今晚的演講中,他說,以後不會有勞模雷軍,因為未來的小米屬於年輕人。

倏地想起11年前,2009年12月16日,雪夜,北京燕山酒店對面,酒廊咖啡館。

雷軍喊朋友喝酒,畢勝、黎萬強、李學凌等金山舊部在場。當晚,雷軍很傷感,一瓶瓶灌下喜力啤酒。大家越喝越多,直到11點半,雷軍才開口說道,今天是他40歲生日。眾人便讓他總結一下。

雷軍留下一句話:順勢而為,不要逆勢而動。

他信奉潮流的力量,那是他在金山用十六年學到的一課,也是在小米用十年驗證過的真理。只有順著潮走,才有可能發現海的奧秘,這一次,雷軍決定,在後浪中尋找答案。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