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任武漢市市長是誰2020

現任武漢市市長是誰2020

互聯網 2021-07-25 05:09:26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蘇晶 宋馥李 1月26日晚,湖北省召開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武漢市市長周先旺介紹,受春節和疫情的影響,目前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還有900萬人留在武漢。

目前全球各地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絕大多數為武漢輸入型病例,離開武漢的500萬人去向備受關注。

湖北省內周邊城市

武漢是湖北省省會,作為近代工業的發祥地,武漢的工業門類非常齊全,有著配套完備的工業體系,因此,武漢對周邊城市的輻射力很強,與周邊城市形成的武漢城市群,是一個緊密互動的城市群。周邊城市在漢工作人群,是一個龐大的群體。

微信圖片_20200127224359

武漢春運的百度遷徙圖

根據百度遷徙推出的武漢遷出趨勢圖,我們發現,1月23日武漢封城前一天,即1月22日,離開武漢的人流最多,以這一天的遷徙指數為樣本,我們可以看一下這些人去了哪裡:

武漢周邊的湖北省內城市,為主要流向,佔比為71.46%。再進一步細分為:孝感(14.56%)、黃岡(14.08%)、荊州(6.11%)、咸寧(5.18%)、鄂州(4.68%)、襄陽(3.53%)、宜昌(3.45%)、黃石(3.42%),荊門(3.17%)、恩施土家族自治州(2.99%)、仙桃(2.82%)、隨州(2.52%)、十堰(2.14%)、天門(1.93%)、潛江(0.88%)。

記者又同時取樣了1月9日與1月18日兩天的數據,經過計算髮現,這兩天,湖北省內城市吸納武漢市流出人口比例,分別達到68.36%和69.77%。

綜合以上三天的數據,可以這樣來推測,1月從武漢流出的人口中,70%左右的人流入的是湖北省內城市,這與連日來湖北省確診病例的屬地完全吻合。目前,除了武漢之外,湖北省內城市報出的確診病例最多,特別是武漢流出人口最大的兩個目的地黃岡和孝感,截至1月28日12時,分別為213例和173例。

微信圖片_20200128121727

截圖至丁香園全國新型肺炎疫情實時動態

周邊省份務工流

武漢不僅對省內城市的經濟輻射力強,對周邊省份也同樣強勁。

2019年兩會期間,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華中師範大學教授周洪宇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到,武漢是華中地區最大的城市,對周邊省份輻射力強大。而武漢城市群與周邊的長株潭城市群和環鄱陽湖城市群,互補性很大,這使得武漢與周邊省份的經濟活動和人口往來都十分活躍。

周洪宇舉例談到,湖北的汽車製造業很強大,這一體系所需的產業配套,也輻射到了周邊省份,形成了很強的互補性,進而吸納了巨量的外來人口,那麼這些外來人口,也在今年的春運前後,進入了集中返鄉時段。

湖北省內之外,根據百度遷徙數據,流出武漢的人口,主要流向了相鄰的河南省、重慶市、湖南省、江西省,安徽省,其次為一線和新一線城市(取數為流出目的地前50位城市)。

例如,與湖北接壤的安徽省省會合肥,接收武漢外出人口比例較高,日平均佔比達到0.47%,僅次於北上廣深、長沙、重慶、鄭州和成都。

微信圖片_20200127224446

1月1-26日,新一線城市和合肥吸納武漢流出人口趨勢圖

從趨勢圖上可以看出,除了離武漢較近的重慶、長沙之外,其他城市接收武漢外出人口,均呈現出明顯的前高后低的趨勢,1月15日後,接收武漢人口佔比明顯減少。

對比湖北其他城市吸納的武漢人口佔比,可以推測,後期武漢流入遠距離城市人口少,流出人口集中在湖北省內和周邊省份。這基本可以判定,這部分人口為務工返鄉人流。

特別是在武漢市宣布「封城」的第一天、即1月23日,73.66%的武漢人流向了湖北省內城市,其次是相鄰的河南省(2.77%)、湖南省(1.74%)、安徽省(1.12%)、重慶市(1.00%)以及江西省(1.37%),當天流入北京和廣州的人流佔比均為0.36%、上海為0.31%、深圳為0.37%,成都為0.21,均小於日均值。

通過百度遷徙數據顯示,這些地方包括:河南省的信陽、南陽、駐馬店、周口、商丘、漯河;安徽省的阜陽、六安、安慶;湖南的衡陽、岳陽和常德;江西的九江、宜春等。這些地區皆位於中部省份的非省會城市。

微信圖片_20200127224415

1月22日武漢遷出主要目的地示意圖,截取自百度遷徙

以1月22日數據為例,這些城市吸納武漢外出人口分別為:南陽(0.77%)、駐馬店(0.66)、岳陽(0.58%)、九江(0.50%)、安慶(0.50%)、周口(0.42%)、常德(0.40%)。

而1月9日,從武漢流向周邊省份勞務輸出大市的人口也很多,分別為:信陽(1.16%)、南陽(0.57%)、九江(0.50%)、岳陽(0.44%)、安慶(0.39%)、周口(0,36)、阜陽(0.31%)。

再看1月18日的數據,分別為:信陽(1.35%)、南陽(0.70%)、駐馬店(0.68%)、九江(0.57%)、岳陽(0.54%)、周口(0.46%)、常德(0.37%)、阜陽(0.34%)。

武漢流向周邊省份的務工返鄉人流,與確診病例也高度對應。

以安徽目前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為例,安徽省疾控中心在1月25日召開發布會宣布,安徽的疫情呈現出「一快三高」德特點,即確診病例增長快、農村佔比高、中老年佔比高、商業服務業人員和農民工佔比高。具體數據顯示,按現住址分類,農村病例48例,佔到總數的80%,按職業分類,商業服務15例,佔25%,農民14例,佔23.3%,幹部職員和餐飲食品業各5例,分別佔8.3%。

值得注意的是,在湖北相鄰的省份中,陝西吸納武漢流出人口最少,只有西安一個城市位居武漢人流入地前50。從中也可以分析人流的構成,陝西截至1月25日已公布的15名患者,均為輸入性病例,其中8人為長期在武漢或湖北工作和學習。

返鄉的商務客和大學生

除此之外,不要忘了武漢是華中地區體量龐大的工商業城市,是九省通衢的樞紐城市,這樣的城市特質,決定了武漢人口的多元性。

多年生活於此的易中天曾這樣形容武漢:「一線貫通,兩江交匯,三鎮雄峙,四海呼應,五方雜處,六路齊觀,七星高照,八面玲瓏,九省通衢,十指連心。」

武漢作為新一線城市,與一線城市和新一線城市,有著較強的經濟互動往來。作為商業中心和科教中心,其輻射作用就不止於周邊城市和周邊省份,基本不受空間距離的影響。反過來說,流出武漢的商務人士,流向更加多元,更加複雜。

具體到城市來看,北上廣深四市中,1月1日至今,流入北京的武漢人口最多,日平均值為1.19%,其次為上海(0.86%),廣州(0.67%),深圳(0.65%)。

微信圖片_20200127224436

1月1-26日,離開武漢人口流入一線城市比例圖,數據來源於百度遷徙;1月9日的上海和深圳,1月10日的上海是武漢遷出目的地排名前50開外的城市,故取值為0

15個新一線城市中,除卻與武漢人口交流較少的青島和瀋陽之外,其他13個城市中,1月1日至今,離開武漢的人口,流入長沙、重慶和鄭州的比例最高,日平均佔比分別為1.22%,1.19%,0.64%。

微信圖片_20200127224427

1月1-26日,新一線城市吸納武漢離開人口佔比圖

除了商務人士,高校大學生也是重要人群。

作為華中地區的科教中心,武漢擁有80餘所高等院校,在校大學生120萬,武大、華科、華師、中南財經等高校,吸納了全國各地的學生。1月9日到1月13日,這些高校陸續放了寒假,來自五湖四海的大學生寒假返鄉,形成了強大的學生流。

除此之外,浙江省的台州、溫州和金華,河北省的邯鄲和石家莊,江西的南昌,福建省的福州和泉州、廣西的南寧、貴州的貴陽、海南的三亞、黑龍江的哈爾濱和吉林的長春也出現在1月武漢外出人口前50目的地之中。

浙江為什麼比例偏高呢?武漢作為商貿物流發達的工商業城市,商業發達,交易活躍,其中的浙商是這個城市的一個重要群體。

1月27日,浙江省衛健委在疫情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浙江省在武漢經商、學習和工作的人員較多,目前浙江省發病數最高的溫州台州地區,也是浙江在武漢經商人員最多的地區。

這樣的特徵,也與當前的確診病例高度對應。截至1月28日0時,浙江省確診病例128例,病例數居於前三的城市為溫州(32例)、杭州(27例)和台州(22例)。

愛玩兒的武漢遊客

前面說的都是武漢的「外鄉人」,我們終於該說說正宗的武漢人了。

武漢是一座充滿活力的消費型城市,武漢人愛玩兒愛逛,也是出了名的。2019年12月,攜程的一項數據就顯示,「北上廣」居民和深圳、南京、杭州、成都、天津、武漢、重慶等地居民成為春節出境游10大客源城市。

每年春節前夕,武漢都會形成旅遊客流的流出高峰,這些遊客很早就做好了旅遊過年的打算,根據往年慣例,他們出行集中在1月20日前後,也就是說,在「封城」之前,他們大多數已經跑出去逛世界了。

例如,西安作為春節期間旅遊熱點城市,就是武漢人的旅遊目的地之一。此次陝西省確診的輸入型病例中,就有舉家去陝西旅遊的人。

記者還注意到,喜歡自駕旅遊的武漢人,最遠到達了內蒙古最北部的滿洲里。內蒙古第一例確診的輸入型病例,就是家住武漢市的一家人,他們19日從武漢市出發,21日自駕到達內蒙古滿洲里市。

除了國內游,出境旅遊也不遑多讓。之前,第一財經日報根據天河機場出港航班的出港座位數數據統計得出,12月30日至1月22日,武漢出港航班量最大的是香港(7078),其次是澳門(6145)、台北桃園(3696)、高雄(2698)、台北(1121)。

海外旅遊呢?武漢出發運量前十的目的地分別為泰國曼谷、新加坡、日本東京、韓國首爾、日本大阪、泰國普吉島、馬來西亞沙巴、越南胡志明、美國舊金山、阿聯酋迪拜,其中,前往泰國的航班運量最大,武漢市內兩個機場的座位數超過2萬。

所以,目前海外國家的確診病例中,泰國最多,截至1月16日下午,泰國確診病例8例,1人為泰國籍從武漢旅遊返回泰國確診,其餘皆為從武漢出發到泰國旅遊的中國遊客。

最後說一點,武漢作為九省通衢的樞紐城市,很多旅客會在武漢中轉,無論是從武漢天河機場的空港中轉,還是漢口火車站等鐵路港中轉,中轉人群也是不可小覷的一股客流。關於這部分人群的數量,尚沒有數據可以細緻分析。

不過,此次的確診病例中,也出現了武漢中轉的案例。例如,遼寧省的第二例輸入型確診病例,便是一位在湖北省仙桃市工作的人士,他13日乘飛機至瀋陽,途中只在武漢天河機場停留了2小時。

根據以上的數據分析,離開武漢的這500萬人,絕大多數為春運開始后各種務工流、學生流以及商務流的正常返鄉。1月23日封城令下達后,有媒體報道稱,近30萬人趕在10點以前離開了武漢。

即便如此,1月23日離漢的這30萬人,也有相當一部分是計劃中的離漢人群,並非突然離漢。可以這樣說,他們都是在渾然不覺中離開武漢的。

而不論何種情況,這些離漢的「武漢人」,都在各地開始了溯源和追蹤,他們的遭際,也成了近幾日的熱點話題,祝願他們在外一切安好。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