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湖南和平起義拍攝地點

湖南和平起義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1-29 19:04:21

五、人生變軌

在為李嵩落實政策的過程中,李佐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李嵩這個人,不像人們想象得那麼壞!」這話,並非無稽之談。李嵩的人格印記,可以從他一生三次痛哭中得到歷史的投影。

1906年,李嵩出生於湖南省安化縣雪峰山脈和武陵山脈之間一處谷地的貧苦農民家庭。最初幾年,一家六口人靠父親耕種祖產五斗山田和佃種儒公祠堂幾斗公田維持生計。因為地租高,收穫不豐,父母常為一家人的衣食愁眉不展。後來,由於父親讀過幾年書,人也精明能幹,農忙時辛勤勞作于田間地頭,農閑時借高利貸做倒賣竹木、茶葉等小本生意,加上母親勤儉持家,若干年下來,家境好轉,佃種的公田退給了佃主,自己購置了些田地,請了一個工錢不多的跛腳長工,父親則專做他的生意。

父親對家庭的責任感和不辭辛勞的奮鬥,為幼年的李嵩樹立了一個頂天立地的人生楷模。家庭步入小康后,李嵩有了讀書的機會。雖然,私塾教學方法不良,難以提起學習興趣,但他卻牢牢記住了父親的囑託:「像長工那樣泥手泥腳的'光眼瞎子'是最苦的。讀書明理,才能在社會上為一家人求得好生活。」

李嵩的功課得到了先生的好評。好評,又強化了他蒙矇矓矓的責任感,乃至於引發了李嵩懂事以來的第一次痛哭。

那一次,鄰居辦喜事,因私塾先生外出無人寫對聯,想起了平常大家總在誇李家的「伢子」書讀得好,字也寫得好,便上門相求。李嵩的父親一口應承下來。

一般的孩子能寫則寫,不能寫則一推了事,不會掛在心上。李嵩不然,他內心感受了一種無法推卸的心理壓力:要是寫不好,豈不辜負鄰居的一番厚望?豈不丟了父親的老臉?

越想越愧,越愧越急,百般無奈又急又愧的李嵩最後竟伏在桌上,嚎啕大哭。

鄰居不再勉為其難,小李嵩卻為了將來給鄰居「寫好對聯」,為了使全家穩居長工之上的「好生活」,更加發奮讀書。

上中學后,正趕上新文化運動席捲全國,置身於救國圖存熱浪之中的李嵩和許多同學一樣,一邊努力完成學業,一邊如饑似渴地閱讀宣傳新思想的書刊,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建國方略》他讀,共產黨的《嚮導》、《獨秀文存》他也讀。

新知識的灌輸,使父親言傳身教培養起來的責任感融入了更神聖的內容。李嵩追求人生理想的視野,從此越出了生育他滋養他的小山谷,越出了凝聚了父親一世心血的家業,越出了鄉間鄰里婚喪嫁娶所求的筆墨功夫。他看到了社會天災人禍民不聊生,看到了軍閥殺伐連年橫徵暴斂,看到了帝國主義的野蠻侵略及其喪心病狂的經濟掠奪。特別是沙基慘案和五卅慘案,從感情上極大地刺激了李嵩的愛國熱情,激發了他報國救民的人生志向。李嵩不顧父兄規勸,參加了學生會組織,投身如火如荼的學生運動。

1926年,李嵩中學畢業,家裡無力繼續供其讀大學。正痛苦彷徨,北伐革命軍佔領長沙,帶來了廣東黃埔軍校招生的消息,李嵩不顧父親強烈反對,毅然徒步前往廣東,於當年9月考入黃埔軍校第六期入伍生隊,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

不久,中國歷史發生了一個重大的轉折。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打著「清黨」旗號,向共產黨人舉起了屠刀。正在入伍生隊學習的李嵩,親眼看見一批批優秀同學被五花大綁押上遠去的卡車,投入大牢,其中不少人倒在了血泊之中,都是些憂國憂民志向遠大品學皆優的好青年,有的,甚至與李嵩情同手足!

21歲的李嵩百思不得其解:既然要革命,為什麼以血腥手段摧殘有膽有識有志向的熱血青年?

幾乎在一夜之間,血淋淋的現實封死了李嵩追求新思想之路,使他從美好理想的雲端,跌入陰霾籠罩的深谷。逮捕同學的卡車駛離校園后,他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宿舍,一頭栽倒在床上,扯開被子,蒙住腦袋,偷偷哭泣起來。

留在國民黨營壘里「年輕幼稚」的李嵩,看不到人民群眾的力量,自然找不到任何求解中國革命道路的答案,思想上的空白,從此,於青天白日的大旗下,逐漸被一種詮釋「清黨」暴行的國民黨「正統」理論所充填:中國為什麼受盡列強的欺凌和宰割?還不是因為自己四分五裂,一盤散沙!帝國主義是一條「餓狼」,實行封建割據的軍閥和「共匪」是家裡的「瘋狗」,「瘋狗」亂咬人,「餓狼」就要趁虛而入,入室吃人,所以,「攘外必先安內」。要結束分裂,統一中國,只能實行「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特別是「一個領袖」,那是凝聚人心的旗幟,就像德意志的希特勒、義大利的墨索里尼、大和民族的天皇。中國要想不受列強欺負,惟有此路!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責任編輯:久黑必白)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