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清清麗江水娟子

清清麗江水娟子

互聯網 2022-01-17 18:34:43
上一章:188、一八八下一章:190、一九零

記住夜讀書屋,www.yedu360.com,讓閱讀成為一種享受!若被轉/碼,可退出轉/碼繼續閱讀.

方善水一時沒搞清那救了文清清的是什麼,好像就是他剛剛看到的東西,但是似乎並不是鬼,沒來得及多想,文母見到女兒昏過去后,哭聲頓時變得尖銳起來,差點也跟著昏了。

方善水問文父文母:「要不要去醫院?文清清現在情況很不好。」

其實方善水說得有點猶豫,因為這已經不是不好的問題了,而是送醫院的過程中,可能就會喪命。

文母立刻反應過來,跑去拿手機打電話。

文父從剛剛的獃滯中回神,連忙抓住方善水的手問:「大師,我女兒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剛剛會有隻手掐她?那是什麼東西?難道有什麼惡鬼要害她!?」

人之將死,總會招來一些東西。

在中國,招來的大多數都是鬼差,但是文清清這招來的,卻顯然不是中國的……

方善水也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一時有點迷糊。

方善水看向文父:「……你們女兒,是否信仰什麼外國教派?」

文父沒想到方善水會問這個,獃獃地搖搖頭,看向自己打完電話的老婆。

文母立刻道:「沒有,清清不信教,什麼教都不信,不過……」說到這裡文母停頓了下,臉色變得有些慘白。

文父皺眉催促:「不過什麼?」

方善水和元沛也都看了過去。

正在文母要說的時候,剛剛出現異狀的文清清,突然醒了過來。

文清清一醒來,身體就反射性地有些發抖,眼神有些迷濛,似乎看不清人了一樣,文母立刻忘記了回話,忙撲向女兒身邊:「清清!你醒了,你怎麼樣?」

文父安撫女兒道:「清清,我們馬上就去醫院,你媽已經打救護車了,你別怕。」

「不……不去……」文清清聽到醫院,立刻咳了咳,嘴角又開始溢血,文父文母頓時著急了些,想讓文清清冷靜下來,不要激動。

方善水在文家父母身後默默地搖搖頭,元沛看到方善水這樣,知道文清清的情況估計不妙,看了文清清一眼。

元沛的視線立刻引起了文清清的注意,文清清眨了眨眼,似乎看東西清楚了點,然後目光梭巡了一陣,很快就落到了元沛身上。

一看到元沛,文清清立刻掉了眼淚,又哭又笑。

文父文母見女兒的異狀,頓時想起了元沛,文母哭著道:「清清你看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人,你振作點,我們好好治傷,人已經找到了,你會好起來的。」

文清清一邊哭一邊搖頭:「我找……不是……」

元沛頓時有一種古怪的感覺,文清清看他的時候,他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太淡了,而且他感覺得到,文清清在失望,她似乎已經回過味來,自己不是她要找的那個薛靈塵了。

方善水忽然抬頭,看向了周圍的畫像,畫像中少年的眼睛好像動了。

文清清也好像感覺到了,她的視線從元沛身上轉移,落到了自己的這些畫作上。

就在這時,滿牆的畫像突然變得空白,一道道奇怪的靈體匯聚過來,落在了床邊,似乎見見凝成了一個少年的形象,就是文清清畫中的薛靈塵。

方善水看到了,文清清也看到了,元沛似乎有些感覺轉過頭來,文父和文母則是什麼也沒有發現。

文清清朝那個薛靈塵伸出了手,哭的更厲害了:「是你……你來找我了……」

文父文母都朝著文清清的視線望了過去,那裡空白一片,也不是元沛站著的地方。

文父文母不禁害怕了起來:「清清,你在說什麼?你看到誰來了?」

方善水看著那個從畫中走出來的薛靈塵,朝文清清走了過去,握住了文清清的手。

本就是迴光返照的文清清,這時好像遺願得償般,胸中的一口氣,頓時散去,她握著那個薛靈塵,回頭看了自己爸媽一眼,似乎想最後叫她們一聲,卻已經叫不出來了,睡著一樣慢慢閉上了眼。

手也鬆了下去。

文母感覺到不妙的時候,才發現女兒已經沒有了呼吸。

「清清!清清啊!」文母尖聲叫了女兒,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心痛交加,頓時昏死了過去。

文父也哭了出來,一邊抱著老伴,一邊摸著女兒的臉,痛得說不出話來。

方善水和元沛都不擅長安慰人,見到這種情況,都沉默了下來。

方善水遲疑了下,還是說道:「文清清她傷勢太重,本來就只是吊著一口氣里,如今心愿已了,就跟著她的薛靈塵離開了,你們不要太傷心,她在下頭會難過的。」

文父哽咽道:「大師,怎麼會這樣?她的薛靈塵不是還在這裡嗎?她怎麼捨得走?你能不能把她叫回來?她走了,我和她媽以後可怎麼辦啊!」

元沛一臉尷尬地撓撓臉。

方善水搖頭,否定了文父的期待:「她的身體到時間了,沒用的。而且元沛不是她的薛靈塵,她已經找到她自己的薛靈塵了。」

元沛和文父都是一臉莫名,不明白方善水這是什麼意思。

方善水抬手,指指周邊牆上的畫像,示意他們去看。

文父和元沛順著方善水所指望去,赫然發現,牆上那些文清清畫得畫像,顏色突地變得極淡,好像被腐蝕褪色了一樣,現在已經看不清楚裡頭的少年模樣。

而且這些畫像還在不斷地褪色之中,在文父和元沛看過去的短短一會兒時間,又變淡了很多,似乎很快就會完全消失,變成一張白紙。

文父驚訝地忘記了流淚。

方善水解釋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你女兒要找的薛靈塵,準確來說已經不存在了,她不是要找已經轉世忘記她的元沛或者誰,她一直在找的就是她夢中的那個幻象。她大概相信著薛靈塵的存在,又保持著懷疑,她不斷地告訴自己薛靈塵是存在的,二十年的思念,使她的意念衍生出了一個靈體,那才是她想象中的薛靈塵。」

這個薛靈塵應該一直都在文清清的身邊,卻沒有完全成型,因為文清清並不能完全相信自己。

直到看到了元沛,文清清大概意識到了她要找的薛靈塵是真的存在,只是也真的不在了,輪迴和時光大概是最殘酷的天塹,元沛可能是薛靈塵的轉世,卻不是她的薛靈塵了。

文清清看到元沛的時候,已經絕望了,卻也完全相信了自己夢中的薛靈塵是真的存在的,因為她這份的相信,她二十年的思念終於化成了真正的靈體,出現在了將死的她面前。

文清清到底還是在死前,找到了她的薛靈塵,滿足了她多年的願望。

「啊——!」從昏迷中的文母突然揮舞著雙手大叫起來,「放開我女兒,怪物放開我女兒!住手!你們要帶我女兒去哪?」

文父以為妻子受刺激有些神志不清了,忙抱住她:「娟子,你快醒醒,清醒點,清清她已經去了,你別讓她不能瞑目。」

元沛忽然指著文清清的手道:「快看她的手,怎麼回事?」

眾人看去,就見文清清的手背上,竟然長出了棕褐色的短毛,失去血色的手向前微弓,似乎變成了羊的蹄子。

這詭異得一幕,不但驚呆了文父,更是讓剛剛清醒的文母跳了起來。

文母撲向方善水,哭求道:「大師快救救我女兒,她被怪物抓住了!她快要被怪物帶走了!」

方善水皺眉讓文母讓開,手在文清清的屍體上平伸一揮,彷彿撫開了一層幕布,這時再一看,文清清身上鏈接處了一條黑色的通道。

那通道似乎是個漩渦一般的灰色通道,巨大的羊頭怪物攔住了文清清和薛靈塵的去路,一口咬住了文清清,將她的靈體從地上銜了起來。

薛靈塵想要將文清清救回來,卻被羊頭怪物踩在了腳下。

文母看得分明,尖叫起來:「就是它,就是這個怪物!」

文父看不見通道里的情況,但是元沛看到了,倒抽一口涼氣:「好大的羊頭怪物!這是什麼東西?」

方善水皺眉,立刻掏出一張符來,並指一甩,符紙直直地穿過通道,砸落在那巨大的羊頭怪上。

【哞——】

羊頭怪被符紙震退,口中的文清清也掉落下來,憤怒地發出了牛一般低沉地嘶吼。

薛靈塵立刻上前,接住了文清清。

羊頭怪被震退後似乎很是不甘,籃球大的猩紅眼睛,從通道里望了出來,陰狠地盯住了方善水。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