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汪峰fiil耳機發布會拍攝地點

汪峰fiil耳機發布會拍攝地點

互聯網 2021-12-09 03:52:11

編者按:10月20日,明星汪峰發布三款Fiil耳機,並且登上了當晚科技媒體的頭條,其主題詞「與聲俱來」給參會的媒體人留下深刻印象;然而,11月16日,聯想樂檬X3系列新品發布主題詞也是「與聲俱來」。

「與聲俱來」這一概念究竟是誰首創?12月4日,蜻蜓FM的小兵趙灰灰有話要說。

朋友圈刷到唐學鵬老師的工匠文《聯想,你知道什麼是與聲俱來嗎?》,浮想起王思聰最新微博:「哈哈哈哈」,內心是十分複雜的。

唐學鵬老師是前21世紀商業評論主編,原華為榮耀副總裁彭錦洲介紹唐老師見了汪峰,對,唱歌的那位汪峰。完成了一場媒體人很好的轉型,作為FIIL耳機CMO,從唐老師組織的FIIL發布會等各項造勢的效果看,我們深深點個贊。作為南方系的筆杆子,一藝精百藝通,操盤如執筆,每個亮點傳播信手拈來,深感有一種轉型叫——別人家的轉型。

汪峰還有一個意見唐學鵬非常認同,就是希望FIIL耳機的傳播路線是很正的,用格調和創意去打動人,而不是用一些被「帶壞的新媒體炒作」方法。好的東西必須要用好的方式堂堂正正地出來。

也正是看到這點,我也打消了心中的疑慮,但關於這個產品傳播共識:想起三表逗魏老師那句:我是不以為然的。

10月20日,汪峰在耳機發布會上調侃說,見到最先發明「幫汪峰上頭條」的「創始人」,「我久久地凝視著他,我幾乎是熱淚盈眶……你的這個發明讓我變得多麼的有名啊!每天早上醒來我打開手機看娛樂新聞,頭條都被我佔據著,你知道要花多少錢才能做到這樣長期佔有著頭條嗎?」

得益於「上頭條」這個「被帶壞的新媒體炒作方法」,抱得章美人歸而打下了娛樂圈的半壁江山、皮褲界的半壁江山。一人在搖滾樂上的賺的錢,比全中國搖滾界加起來還要多的汪峰。做耳機的時候和團隊說,我們不能用一些「被帶壞的新媒體炒作方法」,好吧。

對於一款耳機而言,汪峰希望漸漸的、又要快速度的「去汪峰化」。這點十分認同,一款產品通過迭代的生命力,要比一位45歲的常爆負面的搖滾明星來的長,吼不動的那天,汪峰收起嗓門還可以賣他的耳機,他有超過40%的股份。早期完成他的名聲、圈友導入之後,汪峰確實應該要把自己和FIIL剝離開,比如Beats 耳機現在已經完成了去Dr. Dre化,成為FIIL的榜樣。

那麼去汪峰化、去娛樂化的FIIL如何用很正、很有格調和創意的去傳播,這副套上耳朵,經過鼻尖時飄來一絲皮褲味的耳機呢?

11月16號,聯想樂檬X3手機發布會主題出現「與聲俱來」,這是個轉折。汪峰團隊與聯想傾巢開撕——互相吐槽你們抄了我的「與聲俱來」。其後我們看到了聯想與汪峰團隊在知乎上蓋起了樓、在微博上「驚動」了水軍、也引來了新媒體上各路科技記者。不知道這些是不是「被帶壞的新媒體炒作方法」。

(汪峰FIIL耳機10月「與聲俱來」發布會)

蜻蜓FM:汪峰,首提「與聲俱來」的不是FIIL耳機

(聯想樂檬11月「與聲俱來」發布會)

蜻蜓FM:汪峰,首提「與聲俱來」的不是FIIL耳機

直到12月3日,我看到唐老師這篇《聯想,你知道什麼是與聲俱來嗎?》內心徹底不淡定了。

唐老師說:

「CEO彭錦洲說,FIIL的聲音觀和價值觀的取向答案只有一個 『與聲俱來』。」

「你渴望稟賦熱情創造偏好與正直都是與聲俱來的。你只要沿著這條路自然地走下去,聽從內心,還原本色,與生俱來。」

「法律不需要學習,只需要用常識和理解來發掘他,自然法,聽這個名字,恩,與生俱來。」

「一個耳機品牌叫『與聲俱來』可以理解,一個手機品牌叫『與聲俱來』是說它電話聲響很大嗎?」

「所以與聲俱來支撐了FIIL團隊做產品的所有理由,甚至我們自己有種幻覺,我們與聲俱來就應該一起做耳機,無論市場容量是不是足夠大。」

我十分認同唐老師對於這個產品背書精神的深度挖掘,但是這個反覆的邏輯,我只感覺接受到一層意念:「與聲俱來」感覺自然界授予了汪峰的獨創。想到了這些,我想蜻蜓FM所有同事對此都是不以為然的。

一場發布會,往前走少說也是兩三個月的籌備期,11月發布會的主題撞上10月發布會主題,兩家互相說是抄襲很難成立。汪峰和聯想可曾知道,蜻蜓FM早在7月發布會主題,就首度對外展現了「與聲俱來」,早在5月就確認了這個提法,這時候汪峰還未對外說要做這款耳機。

(蜻蜓FM 7月與聲俱來發布會 )

蜻蜓FM:汪峰,首提「與聲俱來」的不是FIIL耳機

蜻蜓FM7月做這場發布會初衷十分簡單,我們不懂自然法、也不會有團隊幻覺,作為一個互聯網音頻平台搭了這個平台,蜻蜓歡迎各路的音頻豪俠前來唱戲,一起把聲音產業做大成「聲態鏈」。我們認為,這場「各顯聲手」的聲音盛宴,是「互聯網+與聲俱來」的。

我們在10月看到FIIL發布會也用了「與聲俱來」,不會造次這個詞兒是蜻蜓獨有而對FIIL提出抄襲異議,哪怕是11月看到你們手撕聯想說抄襲,聯想說汪峰抄襲,我們也就默默看過。

對了,其實在汪峰的團隊辦發布會之前,我們談了合作, 9月21日在微信經過交流后。並在當天,蜻蜓把各項材料以及合作方案,在下午3:56與晚上8:01,兩次通過郵件發送給FIIL團隊。

FIIL可以自行確認下是否包含一份蜻蜓FM「與聲俱來」的演講PPT,然則這四個字出現在FIIL一個月之後的發布會上。當然,蜻蜓不會認為這是一種抄襲,我相信很多人在找一個主題logan之時會翻閱成語、檢索網路。中國漢語成語和「sheng」有關的成語就這麼幾百個,這應該且必須也只是一場撞車,這並不是誰對誰的抄襲,但自然也不是誰的獨創獨享了。

同為聲音的上下游,我們的訴求都是一樣,都是為了滿足人們的耳朵而服務。若是為博產品眼球自當可以理解,若獨享一個成語的演化權,我們深深覺得這是誤炒了頭條。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