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求推薦美劇排行榜

求推薦美劇排行榜

互聯網 2021-04-21 13:42:48

作者/Ashley都市奇幻劇,及格「困難戶」。近年來,奇幻元素不斷被應用於都市題材中,豐富劇集內容。但實際效果卻並不顯著,多數劇集豆瓣評分都只在及格線邊緣徘徊,部分由於評分人數不足至今尚無評分。據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統計,自2018年至今播出的35部都市奇幻題材劇集中,19部劇集豆瓣評分低於6.0,剩餘16位「過線選手」中評分最高的是8.8分的《棋魂》。15部評分人數過萬的劇集均分6.38,這已經代表著都市奇幻的高水準。

古裝奇幻領域,由於大IP相比原創劇本而言自帶流量與受眾,熱度更高。但在都市奇幻領域,並無改編更易出佳作這一說。14部改編自網文小說的都市奇幻劇中,僅有2021年播出的《司藤》,2018年播出的《鎮魂》《同學兩億歲》《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以下簡稱《結愛》)分數達標且評分人數過萬。13個原創故事中,王一博主演的《我的奇怪朋友》在粉絲努力下獲得7.0分;陳赫、王子文主演的《動物管理局》達到7.7分;鹿晗、吳磊主演,電競題材的《穿越火線》拿下8.1的高分;陳意涵執導並主演的《幸福近在咫尺》達到6.5分,但評分人數與前三部相距甚遠。

結合評分與熱度來看,通過賦予主角特殊身份完成奇幻部分設定的劇集,相比之下更受觀眾歡迎。在這些劇集的奇幻元素之中,主角擁有超能力是最常見的奇幻設定,如《沒有秘密的你》《外貌至上主義》,由此變形而來的,還有一些劇集為主角加上特殊禁忌,如《單戀大作戰》中「恨的詛咒」,《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中女主不能被告白。其次是異族、外星生物之類的特殊身份,如《司藤》《結愛》;然後是涉及時間漩渦的一類,如《一千零一夜》的夢穿、《棋魂》的穿越時空及《和反派同居的日子》的穿書。此外,還有搭建全新世界觀的《鎮魂》《動物管理局》、將故事設定在未來世界的《你好,安怡》,由於同類型較少,也成功突圍。

針對都市奇幻易翻車、難出圈的特殊屬性,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對話了《動物管理局》導演兼編劇金哲勇、《司藤》編劇李旻,試圖了解都市奇幻的「出圈」秘訣。

都市奇幻看人性我相信我們的觀眾對於奇幻題材是有天然接受度的。」聊到奇幻題材的發展,金哲勇、李旻都談到了《西遊記》。「咱們中國人就是看妖魔鬼怪的故事長大的,」在李旻看來,國內觀眾不僅能夠理解奇幻故事,還有自主想象的能力:「類似於《西遊記》的設定,不用解釋太多大家就可以接受。像《司藤》是一個藤妖,不用去解釋為什麼就是一個藤妖,大家就會自動腦補一些關於藤變成妖之後的特性。」代代流傳的神話傳說影響下,古裝奇幻類型劇層出不窮,但世界觀仍然沿襲了《西遊記》等早期故事的設定,愛情故事不斷在人、妖、仙三界上演。而「妖在現代」的都市奇幻故事顯得更加新鮮。但以都市為背景,無法調整整個故事世界的參數,因此都市奇幻劇多通過賦予人物異能,或由主角從古代來到現代社會,探尋前世今生的秘密,鋪展奇幻故事。打破常規的想象、遊戲化的藝術風格、異世界可調節的參數設定,讓「奇幻+」類型擁有廣闊的創作空間。而對於觀眾而言,奇幻劇中有奇觀,能用更新穎的方式講述人性,把沉重的議題脫敏成奇聞異事。作為大眾的奇幻啟蒙,「最強IP」《西遊記》擁有極其廣泛的受眾,奠定了國人對神話異世界的認知,也在一定程度上確立了東方奇幻的核心:探討人性。都市妖奇談,也圍繞著人性。《司藤》的終極謎團是白英殺了司藤,因為面對只想當妖的司藤,一心想做人、精於算計的分身白英反而更沒有人性。《動物管理局》里仇富的大鵝對應著現實中的鍵盤俠,在大城市和小縣城之間糾結的蚯蚓,選擇把自己一分為二。

談及「人性」與「妖性」,李旻表示,妖也是有懵懂期的。司藤的成長,也和人類認識世界的過程一樣:「在成長過程中,三觀都或多或少會受到外部世界的衝擊,這是一個先破后立的過程,對於司藤來說其實也是這樣的,比如她在被同族叱罵的時候開始質疑自己到底是什麼,然後識字讀書,慢慢思考,最終建立起了屬於自己的完整的是非善惡觀。和現代人的成長軌跡某種程度上是重合的。」「我們到底要拿奇幻做什麼?這是很重要的。」金哲勇將奇幻題材歸為兩類,諸如《聊齋志異》的一類,是集錦式的故事,觀眾看奇情、詭秘;諸如《西遊記》的是講個人成長史,映射現實社會,觀眾跟著主角成長。在這裡,奇幻只是《西遊記》講故事的形式。創作者運用奇幻元素去完成在現實世界中可能講不好、講不透的人性故事。

奇幻服務於主類型強類型一定程度上會削弱觀眾的認可度。離現實越遠,觀眾接受度越低,這是創作規律。」金哲勇告訴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故事與觀眾的距離與觀眾對故事的接受度成正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幻想高度、腦洞程度,打開奇幻題材的上限,立足現實的真實落點,決定了奇幻題材的品質。從《結愛》《鎮魂》到《動物管理局》《司藤》,受到觀眾認可的都市奇幻劇都有多元素混搭。愛情、推理、喜劇、職場、兄弟情……打破類型邊界,不同元素的注入,讓劇集更有現實感和吸引力。

在確立了《動物管理局》的基本設定后,主創首先做的就是找「抓手」。「創作上一定需要抓手。」金哲勇所說的「抓手」,也可以理解人物情感依託、故事主題。《動物管理局》講的是另一個族群,但「抓手」是行業劇,行業劇忌「懸浮」。因此職場刻畫方面,動物管理局內部就是一個濃縮的人情社會:刑事組探長黑豹精、小跟班變色龍精、愛八卦的戶籍中心主任松鼠精、技術部沉默寡言的蝙蝠精。細節上,管理局以破舊的「動物保健月刊雜誌社」為掩護,警車上還掛著循環播放洗腦神曲的大喇叭,都能夠縮短距離感。「我們都會把動物管理局當作真實存在的機構,去想它應該在哪、周圍的環境如何。」《司藤》的「抓手」是大女主劇。「首先她是一個非常強悍的大女主,開場就是滿級。」李旻回憶項目起步的2018年,正是《延禧攻略》《扶搖》《如懿傳》《北京女子圖鑑》等大女主劇熱播,觀眾對於真正的大女主呼聲正高的時候。基於大女主劇這個方向,編劇為司藤加上了可愛、人性化的一面。弱化奇幻背景的同時,加重了男女主的感情線,用嗑CP留住不太能接受奇幻設定的觀眾,這才有了後來觀眾熱議的「BG之光」、「GB之光」。「書裡面他們的感情線很淡,從頭到尾都非常淡。我看書的時候就不會關注這個點,但我們落到劇上,增強了一些感情戲份,你會看到他們前前後後有好幾次互相表白。」奇幻元素包裹下,劇集本質還是愛情偶像劇、現實主義行業劇。奇幻,只是讓故事更曲折、更好看的一種手段,服務於主類型。

「校正」國產奇幻雖然奇幻元素能給平庸的故事增色,但國產奇幻也面臨著重重問題。文本和視覺方面的設定是重中之重,文本之外還需校正和生產。首先是過審。改編時對司藤這個絕對大女主的處理,出於「方方面面的考慮」。「在劇本階段接受了各方面的意見去修改調整,最終的目的就是怎麼讓劇集符合更多觀眾群體的觀劇需求。」

都市奇幻的校正,通常從立項之初就開始了。原著中妖的設定顯然不能直接沿用,備案的時候就已經多次修改。「前期準備的時候就要想怎麼去過審,不要太挑戰一些東西。」創新並不意味著獵奇、驚悚,保證符合價值觀,才能讓劇集順利與觀眾見面。《司藤》把妖改成了外星生物,在前幾集中通過白金的口述鋪陳新世界觀,向泛奇幻靠近。「在民國或者放在更早的時候,可能就不需要這樣的設定。但是咱們現在不太能有妖這個設定。」事實上,依託科學技術所創造出科幻新世界,也屬於帶有奇幻色彩的虛構類敘事文本,歸於泛奇幻題材。李旻透露,從奇幻向科幻過渡,是如今都市奇幻過審的小妙招。同樣,《動物管理局》也避談「妖魔鬼怪」,用嶄新世界觀里的專業名詞「轉化者」代替「妖」,加上劇集整體正向、溫暖的風格,順利過審。

解決審核問題之後,前期文本的邏輯、後期劇集的特效也都是對創作者專業度的考驗。導致國產奇幻從觀眾偏愛跌入偏見的最大的問題是「自問自答」。由於創作周期較短,或改編小說IP的原著限制,許多奇幻劇前後設定不統一,無法自圓其說。其次是特效,直到如今,飽受詬病的「5毛錢特效」仍在折磨觀眾。「懂工藝流程的人,不會讓離譜的事發生。」在金哲勇看來,目前國內的特效團隊水平完全過關,是製作上的分離和不專業造成了不可逆的後果。「觀眾是能看到你在哪裡使了力的。」無論是《司藤》的實景、CP、女主的服化道,還是《動物管理局》的奇趣、都市寓言,或者拋開題材,《隱秘的角落》的「陰樂」,觀眾總能發現劇集的「用心」和「良心」。所以校正都市奇幻、校正國產劇的關鍵,也大致相同,都在於主創要相信觀眾,並且尊重觀眾。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觀點或立場。如有關於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后的30日內與新浪網聯繫。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