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景少追妻全文免費閱讀

景少追妻全文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7 02:32:50
《總裁前妻不好追》小說介紹

顧黎月厲景川是《總裁前妻不好追》裡面的主角,作者是墨染雲雪,小說主要的講的是: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著孕,被丈夫狠狠拋棄。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她擺弄著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

《總裁前妻不好追》小說試讀

第15章

「我今天想吃小蛋糕哦!」

樓上的兒童房裡,念念一隻小手推開房門,另一隻小手牽著黎月,「就是之前的那個香芋味的。」

黎月無奈地笑了笑,點頭,「好。」

母女兩個一邊說著一邊下樓。

剛走到樓梯口,黎月就看到了那張掛在樓梯牆壁上的照片。

女人的身子猛地僵住了。

照片上,是她曾經的樣子。

她穿著婚紗站在厲景川的身邊看著他,眼裡滿滿的全都是愛意和星光。

而厲景川卻依舊板著他那萬年沒有表情的臉。

看著這張照片,黎月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開始逆流了。

當初她將她和厲景川的婚紗照一張一張地精心挑選,費盡心思地掛在所有他視線所及的地方,覺得總有一天,他會明白她對他的真心。

可結果,現實狠狠地甩了她一個巴掌。

她不但失去了曾經的一切,甚至......連容貌都被毀掉了。

「小阿姨......」

感覺到她的僵硬,念念咬了咬唇,更加確定,這婚紗照的女主角,就是媽咪。

原來,媽咪以前是這個樣子的。

原來媽咪也會這麼開心這麼幸福地笑啊......

小丫頭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黎月的反應,心底湧上一絲一絲的酸楚。

媽咪這張臉,和過去真的一點都不一樣了。

怪不得爹地根本就沒認出來。

「顧小姐,先生說過,不允許您再來這裡了。」

這時,樓下傳來管家無奈的聲音,「您這樣會讓我很為難。」

「我憑什麼不能來這裡?」

顧曉柔的聲音張揚跋扈,「她們都能心安理得地住在這裡,我為什麼不能來?」

管家不卑不吭,「您再這樣,我只能聯繫先生回來了。」

顧曉柔頓時柳眉倒豎,「你什麼意思?」

「用景川來威脅我是不是?別忘了我才是這裡以後的女主人!」

「惹怒了我,以後有你好看!」

女人的話,讓管家默默地低下了頭,不再做聲了。

雖然先生一直對顧曉柔不上心,但顧曉柔畢竟做了先生五年多的未婚妻了。

娶過門,也是早早晚晚的事兒。

見管家不動了,顧曉柔又扯過一張掛在牆上的婚紗照,狠狠地砸在地上,「這女人都死了六年了,還掛出來,晦氣!」

「你住手!」

念念氣憤地扯開黎月的手,衝下了樓。

樓下的地上,全都是婚紗照的碎片。

照片外面的玻璃和相框碎裂了一地,連照片上顧黎月的臉,也都被顧曉柔用腳狠狠地踩過,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樣子。

看著一地的狼藉,念念心疼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她匆忙地想衝過去,卻被黎月拉住了。

女人將念念抱在懷裡,小心翼翼地下樓。

現在樓下的地上到處都是玻璃碎片,念念到底是個孩子,一不注意就會受傷的。

「喲,捨不得了?」

顧曉柔雙手環胸,冷冷地看著黎月抱著念念下樓的樣子,「小丫頭,你一回來這照片就掛上了,是你讓景川掛的吧?」

念念在黎月的懷裡狠狠地瞪著她,「就是我讓爹地掛上的,怎麼了?」

「爹地說了,媽咪才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掛女主人的照片不對么?」

女孩的話再次將顧筱柔的怒火點燃!

顧黎月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那她是什麼!?

她惡狠狠地瞪著念念,「景川不過是哄哄你罷了。」

「我才是這個家裡以後的女主人!」

念念咬著嬌嫩的唇瓣,「你不是!我媽咪才是!」

「我是!」

聽著顧曉柔和念念爭吵的聲音,黎月覺得有些可笑。

念念不過是個六歲的小丫頭,顧曉柔居然能這麼孜孜不倦地和她吵架。

按理說,她可是獨得厲景川恩寵的未婚妻,完全可以恃寵而驕,何必和念念這麼歇斯底里呢?

畢竟念念只是厲景川的女兒,小孩子怎麼能左右得了大人的情感呢?

這樣想著,她淡淡地笑了笑,抬手給念念整理好因為爭吵而有些亂的頭髮,「不是要吃小蛋糕?」

「我帶你出去吃吧。」

念念怔了怔,也明白了黎月的意思是不想讓她和顧曉柔繼續吵了。

她扁唇,「好吧。」

說完,念念還不忘轉頭看了一眼一旁的管家,「管家爺爺。」

小丫頭的聲音軟軟糯糯,「麻煩你告訴爹地一聲哦,是他的未婚妻把他和媽咪的婚紗照摔碎了。」

「讓爹地重新做兩張補上哦!」

小女孩的聲音又懵又柔,管家連忙點了點頭,「會的會的!」

站在原地,顧曉柔看著管家的臉,想到剛剛管家冷冰冰得趕她走的模樣,心底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

她一個箭步衝上來,攔住黎月的腳步,目光得意地看著念念,「你以為告訴景川這些照片是我弄碎的,他會把我怎麼樣么?」

「他最寵著我了!」

「哦。」

念念溫吞吞地點了頭,「那爹地最寵你,為什麼沒有在家裡掛上你的照片啊?」

顧曉柔被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趁著她發怔,黎月連忙抱著念念匆匆離開。

她其實不想讓念念和顧曉柔發生太多的衝突,並不是因為怕她,而是不想讓念念受到傷害。

一丁點兒的傷害也不想。

「砰」地一聲,房門關上,黎月抱著念念離開了。

顧曉柔回過神來,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她憤怒地跺腳,高跟鞋踩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上,「**!」

「嘶——!」

玻璃碎片崩到她的腳上,疼得她冷抽了一口氣。

她兇狠地斜了一眼一旁的傭人,「還不快過來攙著我!」

傭人連忙攙扶著她出了門。

上了車,顧曉柔仔細地端詳了一下自己腳背上的傷口,皺眉,「去整形醫院。」

腳上割了一個不小的口子,她不想留疤。

......

整形醫院。

「左醫生!」

護士匆忙地闖進左安安辦公室的時候,左安安和雲嶼兩個人正在為中午吃什麼吵架。

「外面來了個病人,腳上受傷了,點名要最優秀的醫生給她縫合。」

左安安覺得有些好笑,「我是高級整形醫生。」

縫合傷口這種事,也要她做?

「可是......」

護士有些為難,「那個病人囂張跋扈的,說她是厲景川厲先生的未婚妻,必須要咱們醫院最好的醫生......」

一旁的雲嶼微微地皺了眉,厲景川的未婚妻?

那豈不就是那個小三顧曉柔?

他眼睛微微一轉,連忙抬手扯了扯左安安的衣袖,「乾媽,反正你也沒事做。」

「不如你就讓她進來,你給她縫合一下,別為難這個護士姐姐了。」

左安安狐疑地看了雲嶼一眼,「你個小狐狸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

雲嶼嘿嘿一笑,「你就當我是為了討好漂亮護士姐姐好了!」

這話一出,護士連忙喜笑顏開,「謝謝雲嶼小帥哥!」

這兩個人一唱一和的,左安安也沒了選擇的餘地,她嘆了口氣,「讓她進來吧。」

說完,她淡淡地轉頭看了雲嶼一眼,卻發現他在翻書包,「找什麼呢?」

「我記得我包里有一罐鹽巴。」

左安安:「......」

這臭小子怎麼什麼都往書包里塞。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