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全文免費閱讀

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全文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27 02:30:20

真是心塞。

出來的時候因為沒有帶走鑰匙,以至於,她才是這個地方的女主人,要想進到這個生活了半年之久的地方,卻要按門鈴。

門開了,開門的則是林佩佩。

果然,這麼快就鳩佔鵲巢了。

「來了,賢君早就在裡面等你了。」眼前的女子一副女主人的姿態,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彷彿在嘲笑著說,「你啊,就是個可憐蟲。」

何賢君坐在沙發上,看到關小愛的時候,嘴角帶著鄙夷,「關小愛,看來你愛我愛得要死,這麼痛苦呢?渾渾噩噩的連昨天的衣服都沒有換。」

關小愛冷笑一聲,「何賢君,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愛你愛得要死了?還痛苦呢!衣服換不換和你有什麼關係嗎?都要離婚了,管那麼多幹什麼。」

「關小愛,你怎麼說話的?」

「我就是這麼說話的,不是說要簽離婚協議書嗎?東西在哪裡。」

何賢君手一指,關小愛看到了茶几上的文件,走進去。

「不問問給你多少補償?」

「我一分都不要,留著你那錢給你養**子吧。」她冷笑,拿過一旁的黑色簽字筆,毫不猶豫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關小愛,是你不要,不是我不給,以後可別說我何賢君小氣,現在就去民政局吧。」

「費什麼話!」

「親愛的,那我上去換身衣服。」林佩佩眼見得兩人立馬就要離婚了,對何賢君說話時,聲音更是能嗲出水來。

「好的,趕緊去吧。」何賢君的聲音也是溫柔如水。

關小愛忍不住冷哼,這才多久,還真的是出雙入對了,這還沒真正離婚,這邊就迫不及待了。

回頭看看這個生活了大半年的地方,發現,似乎除了柴米油鹽,什麼都想不起來。

她先一步出去了,在小區門口等車,身後喇叭聲響起,駕駛室上搖下了車窗,露出林佩佩故作大方的一張臉,「上來吧,關小愛,我們送你一程。」

「不用,和一些感覺到噁心的人坐在一起,我怕我會吐。」

林佩佩上一刻嘴角還帶著笑,下一刻,黑了臉,「喂,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關小愛,你不上來,是不是反悔不想離婚了。」何賢君見林佩佩被欺負,不悅的看向關小愛。

這個朝夕相處,她照顧了半年之久的男人,為什麼現在看著是那麼的陌生?

關小愛嘴角扯起一抹嘲諷的笑,開了後車門。

「關小姐,證件都帶齊全了吧,可不要到時候說證件沒帶齊全,賴上我們家賢君。」林佩佩一句話,分明是諷刺。

關小愛也不是軟柿子,「放心,你有多麼想要和他結婚,我就有多麼想要和他離婚,不過,林小姐,撿別人的二手貨,也不是什麼好本事吧。」

「你,賢君,你看看她。」

「好了,我開車呢?」透過後視鏡,何賢君看了一眼坐在後排的關小愛,雖然還是和昨天一樣的打扮,可是怎麼看著就感覺不一樣了。

至於哪裡不一樣了,而他說不上來。

很快,民政局就到了,手續更快,工作人員問,是否自願離婚的時候,關小愛回答的無比響亮。

「是的,儘快吧,越快越好!」

離了就離了吧。

誰離開了誰還不能活了么!就當過去的半年,她將時間浪費在了畜生身上!

手裡的本子,顯得有些沉重。

而何賢君當著她的面摟著林佩佩的腰身從她面前走過,分明她是那個正室退下來的,結果搞得她像個小三一般。

深吸了一口氣,走出大門,現在的她,反而更加的輕鬆。

正尋思著要怎麼回去的時候,卻看到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車子開過來,車子在她面前停下,「上來吧。」

「二叔,你怎麼在這裡。」

「恭喜你離婚。單身快樂。」

關小愛:「……」

何景岩直接帶著關小愛去吃了頓飯,而後關小愛又接到了何賢君的號碼。

「你的東西已經收拾好了,什麼時候來拿回去。」

「你——」關小愛想說什麼,但是話在嘴角硬生生的還是咽了回去嗎「好,我會儘快過來拿走。」

重新回到何景岩的房子里,她下車之後就往裡面沖。

「二叔,借用一下你的浴室。」

花灑下面,隱忍了一天的淚水終於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她渾身都是水漬,分不清楚到底是淚水還是什麼。只覺得,在那一刻,她的人生彷彿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她為了何賢君,像個傻子一般的在過去的半年裡忙忙碌碌,只是希望她的丈夫能夠康復痊癒。

醫生說中藥調理外加**可以讓他被車撞過後的腿恢復的更加快,而她不嫌麻煩的一次次的煎熬中藥,又一次次的醫院家裡來回平跑,只為了將**的手法學的更加到位。

到頭來,她得到了什麼。

他的背叛,他在他們新婚的那張大chuang上摟著別的女人歡愛!

關小愛整個人坐在地上,冰涼的瓷磚帶著寒氣傳上來,她任由冰涼的水沖刷她的每一寸肌膚。她想要狠狠的懲罰自己當初的白痴行為。

不知道過了多久,浴室的門突然被大力的推開,關小愛抬頭,在看到進來的是何景岩的時候,突然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二叔,你怎麼進來了?」

「我怕你浪費我家的水。」何景岩關掉了花灑,然後在她面前站定,半響,「哭解決不了什麼問題,洗好了,就出來。如果只會哭哭啼啼,也活該當初何賢君拋棄你找了小三。」這話一陣見血。刺到她的心裡去了。

分明是狠狠的刺痛。

可是關小愛卻覺得很對。

她想說什麼,但是何景岩已經先一步將門帶上出去了。

終於,她抹了一把眼淚,站起了身子,然後開始沖洗身子。

何景岩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哭解決不了什麼問題。

可是她是真的傷心,傷心在過去的那段時間裡,分明付出了那麼多,到頭來,卻是什麼都不是。

她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沖洗了一**身子,又穿上了放置在一旁的浴袍。

浴袍很寬大,穿著她身上,彷彿像個偷穿大人衣裳的小孩,樣子別提有多滑稽。

「二叔。」

「洗好了。」他拍著身旁沙發的位置,示意她過去坐下。

但是關小愛站著,卻是不動。

「怎麼,怕我吃了你。也對,孤男寡女的,更何況我現在還是三十幾熱血沸騰的男人,說不準,還真是會撲倒你,拆吃入腹。」

「二叔,別開我玩笑了。」她此刻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情。

「心情好點沒。是因為何賢君才哭的那麼傷心?」

關小愛點點頭之後則又搖搖頭。

何景岩攤攤手,表示不懂。

「其實也不全是因為他,我只是覺得自己很愚蠢,在過去的半年裡,對他那麼好,他也會背叛我。」

「確實挺蠢……」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