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良小毒妃免費閱讀

無良小毒妃免費閱讀

互聯網 2021-09-18 16:50:47

    顧雲天和唐離的娘親是清清白白的,那唐離和顧雲天就沒有血緣關係呀,他們倆的血怎麼會融合在一起?    在場眾人都聽糊塗了,此時,寧靜也顧不上唐離給雲空商會惹麻煩,她納悶地喃喃自語,「難道跟他爹不清白?」    話一出口,她自己都罵自己神經病,就算顧雲天和唐子晉不清白,那也不可能會有唐離呀!    「難道,顧雲天和唐門有血緣關係?」    寧靜還在揣測,顧雲天已經說出答案,「因為,我們一直以為信奉的『滴血認親』這個辦法是錯的!只要這碗水沒有被動過手腳,那麼,無論是誰的血,哪怕是貓狗的血,都能融合到一起!」    這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最震驚地莫過於醫藥界的人,剛剛顧大院長說要在杏林大會上公布一個重要的研究成果,難不成就是這件事?    滴血認親這個辦法已經被用了數百年,居然會是假的?怎麼可能?    不同於外行人,醫學界的人除了震驚之外,更多的是激動,很快就有人按耐不住了。    「顧大院長,你怎麼能證明這辦法是假的?    「顧大院長,你有何證據?又是怎麼研究出來的?」    「顧大院長,有研究的案例嗎?可否公開讓大家學習學習?」    ……    韓芸汐雖然剛剛就猜測到會是這種結果,可是,當顧雲天親口做出這樣的解釋,她還是不太能接受。    哪怕是在現代,都還有很多人迷信滴血認親這個辦法,不得不承認,顧雲天能否定這個辦法確實值得佩服,這個研究成果是對整個雲空大陸將會有非常深遠的影響的,別的不說,就在破案上就可以避免很多冤假錯案了。    但是,這件事對於顧七少來說,簡直是糟糕透頂!    韓芸汐朝顧七少看去,原以為他會失望,會急著質疑顧雲天,可是,他卻看著顧雲天,嘴角居然還噙著一絲笑意。    明明是笑,韓芸汐卻無端地覺得憂傷,一顆心不自覺沉重起來。這一刻,韓芸汐也摸不透顧七少的心了。    「來人,那兩隻東西抓上來!」顧雲天一把年紀了,卻顯得意氣風發,精神抖擻。    這個時候,即便是擊敗顧七少都不是他最興奮的事,他最興奮的事情是終於可以將自己這五年來新的研究成果公佈於眾。    這個研究成果公布之後,他的名號會更加響亮,他甚至有可能會被醫學界推崇為九品醫尊,成為雲空大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第一醫尊!他不僅僅會被載入醫藥界的史冊,還將會被載入雲空大陸是史冊,名垂千古!    想到這些,顧雲天身上每一個毛孔都不自覺張開,貪婪地感受著主人的興奮情緒。    萬眾關注之下,醫童抓上來一隻貓和一隻狗,換上了一碗清水。    「這位姑娘,要不要再嘗嘗這碗水?」顧雲天笑著問韓芸汐。    韓芸汐目光冷冰冰的,一言不發,滴血驗親的真相她比顧雲天還清楚呢!不用他顯擺!    顧雲天也不跟韓芸汐計較,問場下的人,「有誰願意來試一試這碗清水的嗎?」    「我!」寧靜高舉起手。    「敢問姑娘芳名?」顧雲天問道。    「雲空商會,歐陽寧靜!」寧靜報了娘家的名頭,可是,唐離在台上呢,大家都知道她是唐門的媳婦。    寧靜上台嘗了口清水,很客觀地說,「就是一碗清水而已。」    顧雲天滿意地點了點頭,醫童很快就取了一滴貓血,又取了一滴狗血,當著眾人面,將這兩滴血滴落在清水中,入水不過須臾,兩滴血便都散開,最後融匯到一起了,將清水染成淡紅色。    唐離和寧靜看得很不可思議,顧七少還是面無表情死死地盯著顧雲天看,誰都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那碗清水傳到台下去,大家傳著看,紛紛表示不可思議,也表示好奇。    「諸位,都看清楚了,不管是誰的血,什麼血,只要滴在水中,都可以融合!還有不信者,大可親自試一試,人血和貓狗之血,一樣可以融合!」顧雲天大聲說。    在場還真的有人不信,咬破了手指親自實驗,結果竟和顧雲天說的一摸一樣!    眾人又是震驚,又是敬佩,紛紛表示對顧雲天的佩服。    「怎麼會這樣呢?顧大院長,您能不能再解釋解釋?」    「是呀,顧大院長,您是什麼時候發現這個錯誤的?您研究了多久?」    ……    各種問題接踵而來,顧雲天捋著鬍子,笑容里得意難掩。    顧七少的事情已經被他放在第二位了,又或者說已經被他當作解決掉的事了,眼前這個場子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他之所以會發現滴血認親是錯誤性,不過是因為偶然,他不慎割破了手,血滴入染了貓血的清水裡,竟發現他的血也在水中散開,和貓血融合在一起,並沒有排斥。    因為這個發現,他驚喜了三天三夜,興奮得都沒辦法睡覺,從此就秘密開始了這項研究,即便是凌大長老,他都沒有告知。    顧雲天抬起雙手,讓大家安靜下來,「老夫,原本就對滴血認親有所懷疑,只是,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沒有公開提出。」    他清了清嗓子,又道,「目前,可以完全肯定的任何血液都可以在水中散開融合,不會排斥,至於這裡頭的原因,還有待進一步研究!這也是老夫今後研究的重點,希望在老夫有生之年,能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案。」    雖然沒有研究出原因,但是,這個發現已經是非常了不得了,全場爆發出一陣非常熱烈的掌聲,叫好聲也隨之不停傳來。    醫學院那些副院長,長老以及諸位理事,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這結果讓他們再滿意不過了。    這結果不僅僅澄清了顧七少和醫學院的關係,還公布了這麼一項重大的成果,可以說是醫學院的雙喜呀!    北歷那位太醫起身來,作揖道,「恭喜顧大院長,您不愧是雲空醫學界的泰斗,有您的領導,相信醫學院必將造福雲空百姓,您可是我等最大的榜樣!」    天寧的軍官也連忙起身,「顧大院長不愧是杏林良手,再世華佗!多虧有您,否則,雲空大陸將來還得有多少冤假錯案,多少誤診誤斷呀?末將敬佩!」    「顧大院長,你可造福了千千萬萬老百姓呀,本太子回去一定上諫父皇,頒布招呼,廢止滴血認親!」端木白燁也站了起來。    如此風頭,如此風光,顧雲天容光煥發,臉色紅潤了很多,他謙虛地笑著,「這本就是老夫的職責所在,本就是老夫的義務……」    顧七少就站在他旁邊,像個透明人,彷彿被所有人遺忘了,孤獨落寞。    沈三長老眼底一片複雜,不見歡喜,洛醉山看著顧七少孤獨的背影,也不知道怎麼了,眼眶忽然就紅了一圈。    終於,在顧雲天出盡風頭后,他的視線終於回到顧七少身上,他接下來當然是要好好收拾顧七少,既然顧七少自己送上門,他怎麼還能錯過呢?    顧七少來了,就休想再走!    「顧七少,你還有……」    顧雲天的話還未說完,一直不做聲的韓芸汐忽然開了口,「顧大院長,你剛剛說你還沒研究透為何萬物之血都能融合,對嗎?」    顧雲天沒想到這個來路不明的姑娘還敢開口,他不耐煩地回答,「是。」    「如果,我說我已經研究透了呢?不知道顧大院長會不會不恥下問呢?」韓芸汐笑道。    撇開顧七少的事不說,看這樣虛偽的老東西出盡風頭,受眾人吹捧,她真真受不了,不將這老東西從醫學界巔峰寶座上拽下來,她就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今日這風頭,她爭定了!    大家都安靜下來,不解地看著韓芸汐,這姑娘剛剛說什麼了?要顧大院長「不恥下問」?    「你,有何資格讓本院長不恥下問?」顯然,顧雲天被這個詞激怒了。    「因為我早就發現滴血認親的錯誤,而且,我還知道滴血認親行不通的原理,我研究的比你多!」韓芸汐無害的笑容,能氣死人。    「姑娘,這可不是吹牛皮的場子,你是什麼人,誰邀請你來的?」顧雲天質問道。    「莫不是顧大院長怕我公開研究結果,搶了你的風頭,贏了你,所以,急著要趕我走吧?」韓芸汐激將道。    「荒謬!」顧雲天立馬否認,「你一個姑娘家,能研究出什麼來?老夫可以給你機會,可是,如果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馬上滾出醫城!」    「如果我說出個所以然來了呢?」韓芸汐反問道,她已經很久很久沒跟人打賭了。    「不可能!」顧院長一臉鄙夷,這個姑娘年紀輕輕,頂多二十齣頭,怎麼可能研究出他琢磨多年都琢磨不透的東西?    「哎呦,原來顧院長的氣度這麼小?就顧雲長這種氣度,雲空醫學界還有哪些優秀後背敢出頭呢?」韓芸汐無奈感慨。    「你!」顧雲天氣結,「好,老夫給你機會!如果你說出個所以然來,條件隨你開!」    韓芸汐莞爾一笑,看向眾人,「大家可都聽見到,到時候有人耍賴,大家可得給我作證呀!」    顧雲天何時被如此諷刺過,更別說是在這種公開的場合,他強按憤怒,冷冷催促,「你研究出什麼了,快說!」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