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上海迪士尼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上海迪士尼

互聯網 2021-06-24 12:01:43

(原標題:中國這麼努力,新冠肺炎疫情還是成為PHEIC,應如何解讀)

編者按:

近日,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舉世矚目,社交媒體上的信息轟炸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為幫助大家了解疫情的動態變化,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微信公眾號「華山感染」每日更新疫情相關數據,並邀請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就疫情的變化趨勢、熱點問題及相關注意事項,專門進行答疑解讀。

張文宏教授是中華醫學會感染病學分會常委兼秘書長,中華預防醫學會感染病分會副主任委員,他所領銜的華山醫院感染科是國家重點學科,參與過「非典」與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救治,張教授也是上海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自武漢疫情發生以來,張教授持續跟蹤,已在「華山感染」連撰數文,他的文字既專業嚴謹又通俗易懂,澎湃新聞經授權轉發,我們希望張文宏教授這一組文章對讀者更理性地看待疫情、更有效地做好自我防護工作有所裨益。

上海醫療組組長:新冠肺炎疫情成為PHEIC應如何解讀

每日戰報:中國確診病例逼近1萬,16個國家有確診病例

今日新冠病毒疫情:據國家衛健委統計,截至1月30日24時,國家衛生健康委收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9692例,累計收到中國港澳台地區通報確診病例28例。

世界衛生組織:中國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根據《國際衛生條例(2005)》,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被定義為:(1) 通過疾病的國家間傳播對其他國家構成公共衛生風險;(2) 和可能需要採取協調一致的國籍應對措施。

中國政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本著對人民健康高度負責的態度,採取了最全面、最嚴格的防控舉措,很多舉措遠超出《國際衛生條例》要求,中方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

01.為什麼我們國家很在意新冠肺炎疫情是否被宣布為PHEIC?

一旦宣布,世衛組織會提醒各國必須開始考慮如何加強防控、提前準備應急措施、準備病例隔離等事宜。很顯然,新冠肺炎疫情被宣布PHEIC可能引致限制旅行或貿易的危險,目前國際航班和貿易已經受到影響,對中國和世界都會造成經濟損失,當然對中國的影響更大。所以我們千方百計地希望能夠早期控制疫情,能夠阻止世衛組織不要輕易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是PHEIC。

但是世衛組織也承受極大壓力,事實上他們也非常糾結。我們都知道,世衛組織在一周前,也就是1月23-24日,曾在日內瓦總部召開緊急委員會會議,當時並未確定新冠病毒疫情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委員會成員同意這是緊急情況。

這說明當時會議上並沒有達成共識,所以大家都認為是緊急情況,還要再看看,如果事態緩解了,那就這樣了,不宣布了。所以決定並建議應在幾天之內重新召集會議,以進一步審查局勢。

這一周我們知道我們國家有多努力,這是為了我們自己,也是為了全球。

但是這一周,武漢當地肺炎疫情仍處於高峰,而且還不知道峰頂在哪裡。新冠肺炎疫情隨著武漢封城前後,向全國蔓延。事實上,從科學規律上將,二代病例一旦產生,必有新的高峰。

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正在演繹一部「人定勝天」的壯烈故事。這個星期,隨著國家加大力度進行疫情防控,加大力度提高病例篩查度和透明度,我們知道,這周全國的疫情只會上升,不會馬上終結,只是我們不知道高峰和拐點何時出現。

應了一句老話,「我們只知道時鐘的滴答聲,而不知道現在是幾點鐘」。

對中國非常友好的世界衛生組織承受著極大壓力,美國在武漢撤僑,美國疾控發表聲明。

果不其然,1月30日北京時間20:30,因受到極大壓力,總幹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根據國際衛生條例(IHR 2005)再次召開新型冠狀病毒應急委員會(2019-nCoV),理由是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存在「全球暴發的可能」。

1月31日北京時間凌晨3:30,世界衛生組織召開新聞發布會,就會議結果向全球通報:中國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主要基於中國感染者數量增加、多個國家都出現疫情兩個事實。

上海醫療組組長:新冠肺炎疫情成為PHEIC應如何解讀

02.世衛組織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是PHEIC是否合理?

內心堵歸堵,但和制裁中國華為的事件還是不可同日而語。我們還是要靜下心來,看是否合理。

WHO說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是PHEIC,主要基於中國感染者數量增加、多個國家都出現疫情兩個事實。

那麼中國感染者數量增加,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我們不做討論,只是告訴大家事實是現在疫情才一個月,總例數已經超過SARS疫情暴發時候的總例數了,你說是不是認定中國病例數上升是合理的呢?武漢地區的患者病死率為6%,說明這個疾病並非感冒小事,至少和流感大流行的病死率相當。其次,全球播散是否已經存在呢?據央視新聞報道,當地時間29日晚,法國衛生部長布贊在例行發布會上表示,法國確診第5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病患為28日確診的男性中國遊客的女兒,目前已在巴黎畢夏(Bichat)醫院住院治療。日本武漢撤僑,206人中,3個人感染。全球範圍內除中國外,16個國家有確診病例,總數為77例。同時,中國港澳台地區通報確診病例28例。

從這些數據看,WHO將新冠肺炎疫情定義為PHEIC還是有道理的。這些標準主要有:事件對公共衛生影響的嚴重性;事件性質的不尋常或意外;事件有可能在國際間傳播;事件有可能引致限制旅行或貿易的危險。具體因素包括疾病感染病例、死亡病例、傳染性、治療效果、疫區人口密集程度、病情發展速度等。

上海醫療組組長:新冠肺炎疫情成為PHEIC應如何解讀

03.從疫情看,WHO說到:這個決定並非因為中國的情況,而是考慮到在其他國家的情況

世界衛生組織說的這句才是大實話。按照目前人傳人的特點,筆者不知道如果病毒傳播到非洲、東南亞等一些經濟欠發達國家或地區,將會引發怎樣的後果。

中國人喜歡到全世界旅遊,應該知道東南亞、非洲等國家的衛生狀況。這個病毒在中國武漢流行尚且如此,這裡有最好的醫院和醫生、發達的經濟條件和資源,有全國的支持,尚且病情蔓延擴散如此嚴重,一旦進入落後國家會引發怎樣的結果呢?所以前兩天網路上有人還在說某某國家和我們關係這麼好還封鎖我們的邊境,感到很不爽。其實大家還是應該懷著理解的心情,WHO說的話沒有錯,這個決定並非因為中國的情況,而是考慮到在其他國家的情況。

在WHO的新聞發布會上,WHO的發言人解釋道:宣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狀態並非因為中國的疫情惡化,而是因為在其他國家疫情的傳播。

這是WHO一個星期左右第二次召開突發事件會議,原因就在於新型冠狀病毒存在「進一步全球傳播的可能」,因為「中國以外的3個國家,已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根據《國際衛生條例(2005)》,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被定義為:(1) 通過疾病的國家間傳播對其他國家構成公共衛生風險;(2) 和可能需要採取協調一致的國籍應對措施。

該定義意味著以下情況:嚴重,異常或意外;對受災國國境以外的公共衛生產生影響;並可能需要立即採取國際行動。

其實,WHO更關心的中國之外的可能面臨巨大威脅而沒有能力自己控制疫情的國家。

上海醫療組組長:新冠肺炎疫情成為PHEIC應如何解讀

04.WHO對中國控制疫情的能力十分有信心

在WHO的新聞發布會上,WHO的發言人說:WHO對中國控制疫情的能力十分有信心,也相信中國有能力儘早控制疫情。對於中國人,WHO將在抗擊病毒的戰線上肩並肩地與中國人共同戰鬥。

WHO說:再明確一下,這個決定並非是對中國沒有信心,相反的,WHO對中國控制疫情的能力十分有信心!WHO同時也呼籲各國沒有必要中斷與中國的貿易和進出。WHO總幹事還宣布,不建議對中國進行旅行和貿易限制,沒有任何理由去影響國際貿易和旅客進出,並希望所有國家能秉承這個原則。WHO委員會充分認可中國方面的努力以及信息的透明程度,相信我們會取得勝利的!

從這些角度看,我們明白WHO的苦心,不是在於希望限制中國,而是基於對全球的擔憂。我想中國政府已經清晰地表明了態度: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本著對人民健康高度負責的態度,採取了最全面、最嚴格的防控舉措,很多舉措遠超出《國際衛生條例》要求,中方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

那WHO還對哪些國家宣布過 「世衛組織突發事件」?

PHEIC 是世衛組織可以發出的最高級別的警報,自2009年以來僅用過6次。分別為2009年的甲型 H1N1流感、2014年的脊髓灰質炎疫情、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2015~2016年寨卡疫情以及2018年開始的剛果(金)埃博拉疫情(於2019年7月宣布)、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關於這些內容,我們在今後的幾期公眾號內會陸續向大家介紹。

上海醫療組組長:新冠肺炎疫情成為PHEIC應如何解讀

05.既然WHO對中國控制疫情的能力十分有信心,那何時會解除警報呢?

一旦宣布,世衛組織會提醒各國必須開始考慮如何加強防控、提前準備應急措施、準備病例隔離等事宜。根據疫情的發展,宣布PHEIC后隨時可以撤銷及修改。因此,我們的疫情控制的越快,對周邊地區的輸出得到解除,這個警報隨時可以解除。

如果沒有特殊改變,PHEIC發布後有效期為3個月,之後自動失效。只會持續三個月,之後就要對所在地進行重新評估。疫情減弱或者消除之後,可以解除PHEIC。

06.國際權威對認定新冠肺炎疫情為PHEIC有什麼看法?

1月29日,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主編 Richard Horton 曾在其個人 Twitter 賬號上表示,現在一定已經到了(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認定為 PHEIC 的時候。如果不認定為 PHEIC,會讓人們對國際衛生系統的可信度提出質疑。

因此筆者相信,將新冠肺炎疫情定義為PHEIC是WHO在承受極大壓力之後,做出的謹慎決定。而且WHO還非常糾結,就在此前,世衛組織總幹事 Tedros 曾在發布會後的提問環節還特別指出,目前的《國際衛生條例(2005)》規定只能選擇定為 PHEIC,或不定為 PHEIC,沒有中間地帶。他認為應該改變規則,採用紅燈、黃燈、綠燈的形式,在紅燈和綠燈之間可以存在中間情況。這說明目前中國疫情對全球的影響還比較有限,但是國內的病例數還沒有出現拐點(雖然武漢新病例增加數有出現拐點的跡象),此時作出這樣的決定說明疫情處於尚未向國際廣泛傳播,後續如何主要看中國自己了。

07.中國到底處於什麼階段?

中國武漢目前處於控制疫情感染的大會戰,中國其他地區處於疫情保衛戰。未來的1-2周將極為重要。目前武漢新增病例速度無明顯上升,我們相信武漢本地的疫情最終將隨著處於潛伏期的病例被篩查結束,通過物理性隔斷控制傳播,最終疫情會得到很好的控制。

武漢非常艱難,但我們的擔憂仍然是全國其他地區,看上去病例數遠遠沒有武漢多,但是蔓延已成事實,關鍵是根據目前的疫情控制,新增病例一定會迎來一個拐點,但是後續是否有新的一波高峰,則看全國各地政府的聯防聯控是否起效了。

筆者和WHO的觀點一致,對中國控制疫情的能力十分有信心!

最後,我們都已經看到,在這樣一個「文明與病毒之間,只隔了一個航班的距離」的時代,病毒對人類的殺傷力輕易地就能成千上萬倍放大。WHO本次官宣或多或少地讓我們國家醫療工作者和公共衛生者肩上的擔子又沉了一分,我們採取的有力防控措施不僅為了保護中國居民,也為了保護全球的人民。回首過往,不難發現祖國愈來愈強盛的寬闊路途並非處處平坦。然而道路越泥濘,留下腳印就越深刻。

讓我們滿懷信心再啟程吧!

張文宏

2020年1月31日

(本文作者張文宏為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閱讀